爱文学 > 护界仙王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擂台赛(五)
    本来陆通出于好意想要劝慰对面那位金银二环的侄子,想要他知难而退,哪知他不识好歹,口出狂言不说,还一心想要置自己于死地,那么这样就怪不得他无情了。

    看到紫焰门修士凌空而起想要重重的砸碎自己,陆通看都不看,转手就发出了两道威力十足的影箭。

    看到一黑一红两道影箭夹带着淡淡的水纹奔向自己,身在半空的紫焰门修士也并没有什么大惊失色的表情,反而一咬牙,周身的红光更加刺眼起来。

    紫焰门修士之所以敢于硬接陆通发出的两道影箭,也是有所依仗的,那环绕环绕周身的红光就是一件防御形准法宝发出的,他有十足的自信,一定可以抵挡住陆通发出的这两道攻击,而自己正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给陆通一记重击。

    可是令他失望至极的是,陆通发出的那道黑色影箭被红光一挡,接着‘突’的一下消散开来,随之而消散的是护卫他周身的红光,见此情景,紫焰门修士也是大惊,但是身在空中要想做出反应委实晚矣,只听“砰”的一声,陆通发出的那道赤幻之箭一下击中了他,直接将其击出了高台。

    看着紫焰门修士在空中向后飞去的身体,陆通没有丝毫华丽的动作,只是脚步一并,再次静静的站在了那里。

    “呀!……呀呀!……”陆通以仅以一招就将紫焰门修士击出了高台,散修盟的助威人群中尤其是一些年纪轻轻的低阶女修全都尖叫起来。

    没有华丽的招式,但是有强大的实力,没有俊俏的外貌,却有十足的内涵,曾几时,这样的人只出现在梦中,但是现在却真真切切的站在了她们眼前,这如何不叫她们欢呼雀跃,兴奋异常,或许此时只有尖叫方才可以释放出她们心中的倾慕之情,其实不止散修盟的众位女修,就是其它三宗的助威女修中也响起了窃窃的议论之声。

    看到陆通一招击败紫焰门的参赛修士,在最前面观战的四宗元婴期老怪们也全都在座椅上挪动起来。

    “陨流师兄,这次你是不是真的弄错了,陆小子一招就将那紫焰门小子击出了高台,试想一下,当年的我们谁能做到?”看到陆通一招就将那名紫焰门修士击出高台,散修盟那位元婴初期女修略带玩味的向陨流问道。

    其实不用那位元婴女期修问,此时的陨流脸上早已起了变化,使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前的异宝,同时左右看了看其他同阶修士,最后只是略带尴尬的说了一句:“这陆小子斗法经验如此丰富,令老夫也叹为观止啊!继续看吧!”

    而紫焰门的众位元婴修士此时却再也坐不住了,倒不是不可以败,但不能败得如此快速,仅仅一招就被对手哄下了高台,最主要的是对手还是散修盟的人,这让他们这些长辈颜面何存,可是尽管如此,此时的他们却无法做什么或是说什么,只能满脸凄苦之色的用手锤了锤座椅的扶手。

    陆通一招将紫焰门修士轰出了高台,同样引起了飞云宗和锁龙谷的元婴老怪的不安,飞云宗老怪们则是在小声的议论起来,而锁龙谷的陇江雨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挪动了一下身体,不自觉的看向了最后一名还没有出场的灰衣修士。

    对于场下的这些表现,陆通仿佛没有看见一般,而是将目光望向了飞出台外,倒在地上的那名紫焰门修士。

    接连被陆通发出的黑焰之箭和赤幻之箭击中后,那位紫焰门修士只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迷迷茫茫的幻境之中,四周都是没有脸面的人群,全都向他吐起了口水,他想反抗,他想逃跑,他用力的挣扎……

    “砰”的一下,摔在地上的撞击使他清醒了片刻,借着这个机会,紫焰门修士急忙运足法力使自己清醒了过来,猛然的摇了摇头,发现自己站在了台下,满脸瞥屈的一指陆通,大声的说道:“小子,你卑鄙,你……”

    当他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被紫焰门中的一位元婴老怪一声厉喝打断了:“住口,若在战时,你早死了。”

    听到门中长辈喝止自己,紫焰门这位修士懊恼的摇了摇头,暴怒异常,连连跺脚,狂叫着奔向了龙泉广场之外,而待在人群中的金环则直接追了上去。

    看到紫焰门修士摔在地上,用力的摇了摇头方才清醒过来,陆通满意的点了点头,经过藏锋、陨流两位大长老的指导,自己悉心的摸索,他已将《苍冥六箭》中的影箭修炼的炉火纯青,甚至带了一丝水箭的灵韵,那淡淡的水纹就是最好的证明,要知道水箭是只有进入结丹期方才有能力发出啊!

    正当陆通回想的时候,一声低喝,飞云宗那名始终没有参加擂台赛的男修,凌空一番,稳稳的站在了台上,对着陆通微微一笑,抱拳介绍到:“飞云宗冠青叶,前来讨教,看了陆兄的神通,青叶方知同阶之中也适应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但是若陆兄能够再次复制刚才的场面,青叶愿拜陆通为大哥,马首是瞻。”

    打量了一下飞云宗这位冠青叶,高挑的身材,白皙的面容,配上略微修长的面容,长得倒是十分不招人烦,或许是因为飞云宗女修居多的缘故,导致飞云宗的男修也是比较养眼,不过陆通可没有这样的嗜好,微微一笑,对着眼前这位飞云宗筑基期第一高手朗声说道:“青叶兄如此慧眼,知道陆某刚才是侥幸胜出,为何还要难为陆某呢?”

    陆通这话倒不是谦虚,刚才之所以一招将紫焰门修士击出高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方过于自大,若是对手略微躲避或是用他的准法宝硬抗一下黑焰之箭,那随后而来的赤幻之箭攻击力将会大减,很可能不能一击奏效,这一点,他相信在场的众位高阶修士应该有所察觉,所以,眼前的冠青叶方才有此一说。

    “呵呵,陆兄倒是实诚,看来陆兄与人交战获胜,多半是投机取巧了,那青叶就要收回刚才的话了。”听陆通实话实说,而且言语中并没有极强的求胜欲,冠青叶略带玩笑的说道。

    再次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冠青叶,在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端坐在前排的藏锋等散修盟的元婴期老怪们,陆通心中暗暗想到:“看来今天只有高调到底,才会使散修盟的高层重视自己,维护自己,为了自己作出一些超出常规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陆通微抬眼皮,一声冷笑,对着飞云宗冠青叶冷冷的说道:“青叶兄若是玩笑,陆某就当刚才之语全是戏言,若是真愿豪赌一次,陆某全力展示一番也不是不可以。”

    听陆通这样一说,整个外场全都静了下来,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各宗观战修士不自觉的将目光望向了飞云宗冠青叶。

    看到众人全都望向了自己,而且陆通又提出了应战之言,冠青叶脸色微变了数下,到有些吃不准了,虽然陆通一招击退紫焰门修士有多半的技巧和幸运,但是这绝对是以实力做后盾的,万一此人真的能够如此,那自己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想到这里,冠青叶微微一笑,对着陆通说道:“若是陆兄敢于尝试,总不能让青叶自己做出承诺吧!是不是也应该拿出点诚意来呢?”

    冠青叶本意是让陆通也做出点什么承诺,他也好有个参照,那知陆通油滑至极,根本不接他的话语,直接朗声说道:“青叶兄,这个提议是你提出的,陆某只是说要尝试一番,并没有说过自己做不到之时愿意付出什么,当然,若是青叶兄只是玩笑之言,陆某权当没有听见,我们继续切磋就是了。”

    听到陆通这样一说,飞云宗冠青叶脸色一红,上下打量了一番陆通,郑重的说道:“好,冠某言而有信,若是陆兄能够一招击败冠某,冠某愿尊陆兄为大哥,马首是瞻。”

    听到飞云宗冠青叶再次说出这样的话语,陆通低着头露出了诡异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