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护界仙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称呼
    再次出现时,陆通已出现在清泉宗支持兴建的万泉城中,离清泉宗驻地也是不远了,走下传送法阵,陆通长吁了一口气,至少自己现在处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了。

    “咦,那不是丁铁师兄么?好像还当了个小头目。”陆通刚走下传送法阵,就看见丁铁正悠闲的游逛在各个传送法阵之间,查看着各个传送法阵的情况,内心不禁笑道。

    丁铁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变化,此时的修为已经达到练气期九层,隐隐有突破至十层的迹象。

    “丁师兄,想不到你都当了小头目了。”陆通见传送馆中人不多,于是走到丁铁身边,一拍他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

    “这位前辈,您是……”丁铁感到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回头看到陆通正笑呵呵的冲着自己说话,见对方是一名筑基初期修士,眉头一皱,略微一拜开口问道。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是陆通啊!”陆通继续笑呵呵的说道。

    “陆……,放屁,我陆师弟早就陨落在云阳鬼冢之中,你是何方妖休,竟然感冒充我陆师弟来我清泉宗万泉城捣乱,别以为你是筑基修士,我就会怕了你。”丁铁听陆通这样一说,略微一愣,随即向后一跳,一下捏碎一只玉符,同时取出一件极品法器小心的戒备着,与此同时,其他看护法阵弟子全都停下手中的工作,亮出等阶不一的法器纷纷围了过来。

    “丁师兄,我真的是陆通啊!你难道不认识我了?”陆通不知丁铁为何如此,也是大惊,急忙解释道。

    “妖休,休要猖狂,事先也不打听打听,我陆师弟长得什么样子就盲目的假扮,一会我师父来了,自会收拾你。”丁铁根本不为所动,极品法器一指陆通,叫骂着。

    “唉。”陆通听丁铁这样一说,方才意识到什么事情,自己见着亲人也是一时高兴,竟然忘了自己早已运用阴阳换容决变换了脸面,于是当着丁铁等清泉宗弟子的面,运转阴阳换容决,慢慢的变回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丁师兄,我真的是陆通啊!我刚刚……”

    陆通正急于向丁铁解释什么,就听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何方鼠辈,竟然敢扰乱我清泉宗万泉城。”

    “师父。”陆通暗道一声。

    只见钟云海快步走了进来,五年不见,不知什么原因,钟云海好像一下老了许多,头上竟然出现了几缕白发,格外显眼。

    “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陆通见着钟云海,连忙扑身在地,磕起了响头。

    “你真是陆通?”钟云海看了看陆通,又看了看陆通身后的包裹。

    “你真的是陆师弟?”丁铁也用颤巍巍的声音问道。

    “师父,徒儿真的陆通,徒儿刚刚从云阳鬼冢之中脱困而出,丁师兄,我真的是陆通啊!我们是一起被选拔进入清泉宗的,平常是你最照顾小弟了。”陆通怕他们还不相信,对着钟云海和丁铁一口气说了这些话。

    “丁铁,关闭所有传送法阵,对外就说传送法阵需要临时维修,关闭传送馆大门,禁止所有弟子外出,赶快去通知楚长老,你黄师伯,就说有十万火急之事,让他立刻前来。”钟云海听陆通这样说完,脸色一沉,对着丁铁说道。

    “不用了,我们来了。”钟云海刚刚说完,就听到传送馆门外响起了楚雄和黄万刑的声音。

    “清场,除了我清泉宗弟子,任何人不得靠近传送馆半步,违者,杀无赦。”楚雄进门看了跪在地上的陆通一眼,又看了看陆通身后的包裹时,毫不犹豫的命令道。

    于是,清场工作立刻开展起来,六座传送法阵缓缓的停止运作,正在看热闹的几名其他宗门修士还没有弄明白什么事,就被友好的清除出传送馆,随后传送馆大门缓缓的关闭,整个传送馆大厅中只剩下陆通等清泉宗弟子。

    “你真的是陆通?”待所有闲杂人全被清除出传送馆后,楚雄向前走了几步,双眼直勾勾的望着陆通问道。

    “楚长老,弟子正是陆通,前一阵子侥幸从云阳鬼冢中成功筑基脱困,在独树城中耽搁了几天,遇到过吴师叔等人,但不便相认,处理完一些琐事后,就匆忙的回到此地。”陆通毫不畏惧,跪在地上对着楚雄一拜,开口答道。

    听完陆通的回答,楚雄对着黄万刑和钟云海点了点头。

    “通儿,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呀!好,好,哈哈……哈哈……”楚雄刚点完头,钟云海快走几步,一把扶起跪在地上的陆通,竟然忍不住狂笑起来,但眼中却流出了高兴的泪水。

    “弟子不孝,让师傅挂心了。”陆通见钟云海眼中流出了泪水,心中不禁一酸,感动至极,想不到师傅竟然如此挂念自己,自己真不知如何表示好了。

    “哎,哎,钟师弟,人家好歹也和我们一个级别的了,别在让人家师傅师傅的叫着了,先将称呼改改再说。”黄万刑见陆通师傅长师傅短的叫着,急忙提醒道钟云海。

    “对,对,你看我都高兴糊涂了,你们过来见过陆师叔。”钟云海稍微运转法力,转眼恢复常态,同时对着传送馆中的所有练气期弟子说道。

    “弟子见过师叔。”包括丁铁在内,所有练气期弟子全都对着陆通一拜,口中说道。

    “恭喜陆师弟顺利进阶筑基,陆师弟之福,清泉宗之福。”丁铁等人刚刚拜完,黄万刑和钟云海齐刷刷的对着陆通一拜,同时口中说道。

    “师父,弟子,弟子……”陆通虽然明知此事是修真界惯有的规矩,在修真界,筑基以上修士之间的称呼只以修为高低为依据,不论其他,但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的确一时难以接受,吓得他连忙跪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哈哈哈……,和你那时一样,赶快起来,陆师弟,实话和你说,你师父的师父就是我,你看我们现在师兄师弟的叫的不是好好的,称呼吗?只是个虚无,关键是看相互之间的关系,关系不好,你就是叫云海一声师父,又能如何?”黄万刑见陆通极其窘迫,急忙笑着打起了圆场。

    此话一出,陆通、丁铁等人也是一惊,难怪在清泉宗之中,黄万刑和钟云海走得最近,原来两人还有这样一层关系。

    “陆师弟,你起来吧!我们之间不必拘泥与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只要你能活着从云阳鬼冢之中出来,比什么都好。”钟云海再次上前将陆通扶了起来。

    “可是,师父,徒儿……”陆通起来吞吞吐吐的说道。

    “叫师兄。”钟云海则一脸的怒色。

    “是,师……师兄。”陆通也是无奈,这是迟早要面对的事情,说不定哪一天自己早钟云海一部进入结丹期,钟云海还要称呼自己一声‘长老’呢?难道到时自己不去面对了?既然早晚有一天要去面对,还不如现在接受下来,免得以后老是磕磕绊绊的,让人取笑。

    “这就对了,陆师弟,黄某有一事相问,还望如实告知。”黄万刑见陆通站起身来,正色的问道。

    “师……师兄请问。”陆通略微一拜,开口说道。

    “陆师弟福缘深厚,有惊无险的从云阳鬼冢之地出来,不知这五年之中,在里面见到我那幽倩孩儿和郝天宇了吗?”黄万刑脸上闪过一丝期望,开口问道。

    “师兄,云阳鬼冢之中之事,一言难尽,在里面我并没有遇到任何同门,难道黄幽倩和郝天宇出了意外?”陆通听黄万刑这样一问,心中明白了什么,立刻反问道。

    于是钟云海大体上将最后一天的等待之事是说了一下,听完后陆通也是惊讶万分,看来黄幽倩和郝天宇一定是遇到了厉害的鬼魂甚可能遇到了怒山、邪娥或是谷公子等鬼士,早就遭遇不测了。

    “万刑,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不要再难过,忘了吧!”楚雄见黄万刑脸色略有难堪,及时提醒道,同时又对着陆通说道:“陆师侄,还是将你在云阳鬼冢之中的事情简单一说,也好为我们解惑,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找寻到灵脉之心了。”

    “对了,晚辈在云阳鬼冢之中机缘巧合,确实有所收获,这是三颗灵脉之心,一颗小型土属性的,一颗小型木属性的,还有一颗中型金属性的,还请楚长老代陆通转交于宗门。”陆通听楚雄这样一说,急忙将背上的背包解下,交到楚雄手中。

    “你说什么?多少?还有中型的?”纵使楚雄贵为宗门长老,结丹中期大修士,也是满脸惊讶,吃惊的望着陆通,黄万刑和钟云海则是相互望了望,用一种不敢相信的面容望着陆通,其他弟子不明就里,只能大眼瞪小眼,望着眼前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