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护界仙王 > 第五十五章 赠送石瓜

第五十五章 赠送石瓜

    出了石门,陆通只感觉眼前一黑,一阵眩晕后,自己就出现在了功法楼的外面,站定之后,陆通又对着功法楼拜了几拜,内心深处默默地念道:“血长老,晚辈一定会修复你那半只金丹的。”

    随后,陆通迈开坚定地步伐,向钟云海的洞府赶去,他知道自己接下来有更多的事情要准备,一段新的征程又将开始。

    陆通从功法楼快步走出功法堂,两名看守功法堂的弟子一惊,甚至都没看清陆通的面容,只感觉眼前一道蓝色的人影闪现,很快消失不见了。

    “你看清楚了吗?刚才那位好像就是今天解除幽禁的陆师弟。”一名弟子说道。

    “好像是,今天是他幽禁的最后一天,执法堂不是过来通知我俩了吗?你别管那些了,还是好好看守这里,那陆师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能力,早晚会超越你我的,我们不要招惹他,还是安心干好自己的工作要紧。”另一名子弟说道。

    “还是师兄你说的对。”

    随后两名弟子静下来,安心站岗,功法堂又恢复的寂静。

    一路上,陆通没与任何人打招呼,几乎跑着来到了钟云海的洞府前。

    陆通刚到洞府前,紧闭的石门缓缓的打开,从里面传出了钟云海急迫的声音:“陆通,赶快进来。”

    听到这话,陆通一愣,看来师傅早就知道自己今天出来,早已在那里等待了。

    “劣徒陆通,拜见师傅,三年幽禁,烦劳师父挂心。”陆通一溜小跑,进入洞府倒头就拜。

    “哈哈,出了就好,快快站起身来,让为师好好看看。”

    听到钟云海的话语,陆通赶紧站起身来,抬头挺胸笔直地站在原地。

    趁着这功夫,陆通看到了几乎所有师兄师姐都站在另外一边,静静的望着陆通,傅阳、凌冰、金光、黄岩松等还有杨守元、丁铁、方来祥等人都在,人都还是老样子,除了长高了,修为略有增加,其它的没有什么变化。

    “好好好,长大了,长高了,在里面受苦了。”钟云海走到陆通身前,拍了拍陆通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

    “烦劳师父挂念,弟子惭愧。”陆通微微一弯腰说道。

    “好了,别提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出来就行了,你的师兄师姐们听说你今天出来,全都赶过来看你了,你们好好亲近亲近。”钟云海一指傅阳,杨守元等人,开口说道。

    “烦劳各位师兄师姐挂念,小弟在此拜谢了。”陆通冲着其余人略微一拜。

    “去去去,咱们师兄弟还用着来这一套,行啊,长的比我都高了,你小子瞒的我们可是好苦呀!你看看,看看,现在修为早就超过我们了,真是令我们羡慕、嫉妒、恨啊!”丁铁过来笑呵呵的打了陆通一拳开口说道。

    陆通略微一观察各人的修为,内心之中也是震撼不已,傅阳、凌冰、金光三人三年之中只有傅阳突破八层进入九层,其余两人还是八层修为,黄岩松却连进两级达到七层修为,杨守元现在是六层修为,丁铁却还是五层修为,其余人只是略有增长,与自己的晋级速度根本就不可相比,这黑白石的作用竟然如此明显,拉开的差距竟如此之大,这黑白石到底是怎么样的来历?陆通心中的问号越来越大了。

    可是转念一想,考虑这些无用的问题做什么,这黑白石是自己最大的秘密,任何时候都不能公开,自己还是闷声发大财,管好自己的事要紧。

    接着众人围过来七嘴八舌的对着陆通问这问那,陆通都是好好解释,一时间,众人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好了,好了,你们师兄弟也亲近够啦,为师还有些话要和你们陆师弟说,接下来一段时间,你们陆通师弟就暂时住在为师的洞府中,以后你们会有足够的时间交流的。”见众人与陆通交流的差不多了,钟云海开口说道。

    众人听钟云海这样一说,随即明白了什么,于是和师父、陆通一一告别。

    “师父,弟子想去送送杨师兄他们。”陆通见凌冰、金光、杨守元和丁铁等人要退出洞府时,向钟云海请求道。

    “你去吧!”说完这句话,钟云海长叹了一口气。

    于是陆通随着众人一同来到洞府的门口,与众人话别,众人或许不知道陆通接下来要做什么,但陆通知道自己这次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显得格外伤感。

    “陆师弟,你好好保重,我们走了。”金光等人好像知道什么是的,一向不主动说话的他,首先开口说道。

    “烦劳师兄、师姐们挂念了。”

    “我们走吧!”金光说完,带领着高陆通等人一辈的弟子首先离开了。

    “陆师弟,我们还有的是时间见面,你那么伤感干嘛?”丁铁笑呵呵的望着陆通说道。

    “对,师兄说得对,我们还有的时间见面,这只玉盒送与师兄,还请师兄珍重。”陆通与丁铁一个熊抱,顺便将盛有石瓜的那只玉盒放到丁铁手中,转身和众人打过招呼,飞快的跑回钟云海的洞府中。

    陆通知道自己这次可能死在那云阳鬼冢中,见到丁铁仍然是五层的修为时,他就决定将石瓜送给丁铁,所有新进弟子中,只有丁铁最和他交心,是他最要好的朋友,虽然看到丁铁笑呵呵的不以为然,但陆通了解他内心的苦楚,石瓜虽有一定的副作用,可是这些外进弟子中最终又有几人可以筑基、结丹呢?一只石瓜可以省去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苦修,是这些外进弟子梦寐以求之物,又有谁会在乎石瓜那微不足道的副作用呢?

    丁铁望着钟云海洞府慢慢关闭的石门,随手打开玉盒,大吃一惊,见到方来祥走过来,赶紧闭上玉盒,脸上尽量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其实内心早已掀起了滔天巨浪。

    “丁师兄,陆师弟给你什么好东西了,不如让我们大家一起看看。”方来祥过来就要取玉盒。

    丁铁双手一缩,快速将玉盒放入储物袋中,开口说道:“没有什么?只是一些他小木屋中的东西,托我照看照看,我们回去吧!”

    “不给看就不给看,小气。”方来祥吃了闭门羹,小声的抱怨了一句,随后和众人回自己住处去了。

    陆通回到师傅洞府中,见其他师兄师姐都走了,只有傅阳一个人留了下来,随即意识到了什么事。

    “你们过来,为师有话要对你们说。”钟云海见陆通回来,开口向傅阳和陆通说道。

    “想必你们都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为师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们是为师最优秀的弟子,能够参加这十宗会武是你们的荣耀,若是可以进入云阳鬼冢之中,那更是你们的造化,宗门是我辈的最大倚靠,为宗门出力理所应当,为师能做的只是提醒你们,小心谨慎,注意安全。”

    钟云海说这些话的时候,内心是充满痛苦的,三年前,自己的儿子和最优秀的弟子死于妖兽之手,令自己痛苦异常,如今,自己最优秀的两名弟子为了宗门的未来,又要参加一件危险异常的事情,也有可能死于非命,这让他如何不痛苦,不伤感,但他更懂得,小鹰只有经过风雨雷电的磨练才可以翱翔蓝天的道理,虽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极力支持他们。

    “傅阳、陆通这两件极品防御法器名曰赤芯软甲,材料取自二阶妖兽黑斑赤芯蛇,防御尚可,你们每人一件,穿在身上,也好在十宗会武上有所依仗。”钟云海取出两件一模一样红色镶嵌着黑色斑点的软甲递给两人。

    傅阳和陆通赶紧拜谢接过,他们两人知道此时此景说任何话都是毫无意义的,只有借助外界手段提高自身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今天就在为师洞府中休息一晚,明早为师和你们一起赶往长老议事大殿,前去参加十宗会武。”说完钟云海一指洞府左侧,一扇石门缓缓打开,出现了一间小石屋,陆通和傅阳相互望了一眼,向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