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护界仙王 > 第十九章 师门变故
    在小木屋中,陆通急切的喘了几口气,平静了一下跳动的内心,取出玉简查看刚刚选择的两部功法,《灵犀诀》、《五行真解》共值230块下品灵石呀!这得积累多久才能买得起呀!陆通边想着边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那里面是他所有的积蓄,共十三块下品灵石。

    陆通拿出记载《灵犀诀》的玉简放出神识查看起来,这是一部凡人界的功法,全书共有靠、冲、闪、挑、撞、挤、转、缠八个部分。其中闪、转二字是防御身法,其余则都是进攻技法,每一个字后面都详细的列举了修炼方法,使用的注意技巧,八个字八种技巧,且每个字都可以分开练习使用,也可结合起来,如果在凡人间绝对是一部绝世的秘籍,再修真界在陆通手中能够发挥多大的威力,陆通自己也不知道,只能认真练习后看看再说了,但陆通相信,30块灵石的价格绝不会是忽悠人的。

    陆通只知道30块灵石的价格确实不低,可他不知道的是这部《灵犀诀》是来自凡人界是不假,但那是来自上古人类望物所学,模拟数十种动物才创造出来并被不断完善的无上秘籍,不知被哪位修真者带入修真界,若融合天地元气之力、自身体魄之坚固加以施展可以发挥出通天彻地的威能,在上古修真界也曾经是一部鼎鼎大名的功法,只是经历千万年的时光,慢慢沉浸在历史的长河中,毕竟人类修士中元气境界,自身体魄都达到大成者少之又少,即使有所达到者也不一定会有这部功法的修炼之法,最后不知被清泉宗哪位前辈修士放在了功法楼中,之所以值30块下品灵石,就是因为修士们觉得在练气期修炼一下,可以增加自身近战的灵敏度而已。

    放下《灵犀诀》,陆通又拿出记载着《五行真解》的玉简用神识查看起来,这部《五行真解》中一共记载了《驱物术》、《金斩术》、《木缠术》、《水箭术》、《火球术》、《重力术》、《御风术》、《冰封术》、《雷击术》、《传音术》、《敛息术》、《天眼术》、《遁法》、《潜行法》、《神行法》等共计十五多种功法术法,可以说是包含了修真界几乎所有的基础功法术法,简直就是一步功法大全,就是威力欠佳,不过陆通不在乎这些,我要的就是全面,其他的以后再说。

    陆通一个术法一个术法的查看了整整一个下午,累的他头昏脑胀,身心疲惫,在入夜的时候陆通缓缓的放下这只玉简。

    “果然如我所想,大而多,博而杂,几乎包含了所有属性的功法,每种术法炼至大成威力也不俗,看来标价200灵石是有道理的。”陆通沉思到。

    只是陆通不知道这部《五行真解》是一部修真界的总章之作,涵盖面广,内容繁多,是修真最基础最全面的著作,一般练气弟子绝不会选择它作为修炼功法,就是身具五行灵根的弟子也不会选,他们大多会征求师傅的建议,选择一部最适合自己突出属性的功法,也就陆通知道自己是五行均等灵根,又因师傅有事离开,也没有征求师傅的意见,最重要的是自己做最坏打算的想法占据主流,才选择了这部功法,陆通却不知道正是因为有了这部功法,才为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夯实的基础,才能在以后的修行中走的更快更远。

    “看来以后的修炼计划得有所改变了,既要运转周天,积蓄元气,又要苦练功法,提高技能。”陆通透过木屋的小窗望了望漆黑夜空中的星星沉思道。

    “陆兄弟,陆兄弟,你起了吗?”第二天天刚刚亮起,陆通就听见于青山在屋外大声的喊道。

    “于师兄,奥,各位师兄都在啊!有什么事吗?”陆通推开屋门一看,见杨守元等众人都站在门外等着他。

    “今天师父命我等全都到他洞府去,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杨守元开口说道。

    “杨兄,对陆师弟还有什么隐瞒的吗?走吧!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丁铁望了望杨守元开口说道。

    于是大家一起向钟云海的洞府走去。在路上陆通终于弄明白了昨天钟云海急匆匆的离开的原因,确实是发生了事情,而且是大事情。

    原来,每位弟子在达到练气四层以后就可以领取任务,赚取灵石,走出宗门,外出游历,猎杀妖兽,探查宝物,寻求机缘。

    通常这种活动都是几名要好的弟子一同结伴外出,一是增加安全性,二是有什么不测也可尽快通知宗门。

    对此,各位师傅是十分鼓励支持的,钟云海的弟子也不例外,前一段时间,他的大弟子也是他的儿子钟彪,二弟子韩开平和宗门其他十几位练气九层、十层的弟子分成两队一同结伴外出进入雾凇山脉南部猎杀妖兽,探寻宝物,按说这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危险,因为炼气弟子能够进入的范围有限,况且这些弟子的境界非常高,属于练气期顶阶,不可能遇到什么强大的妖兽鬼物,可这一次不同,一同出去历练的17位弟子其中包括一名结丹、五位筑基修士的子孙,只有两人逃了回来,而且伤势严重,钟彪虽有练气十层的修为,但还是陨落了。钟云海虽有七个孩子,但只有三个拥有灵根,钟彪、钟皓还有钟恋虹,三个孩子他都倾注全力培养,尤其是钟彪马上就可以尝试筑基,现在却莫名陨落了,这怎不让他伤心透顶、怒火中烧。对此,整个清泉宗也是大为震动,甚至惊动了一位元婴初期老祖,毕竟,这次损失了十五位顶阶弟子,任何一个宗门都不可能坐视不理,而据逃回的两名弟子描述,他们这次遇到了数头三阶妖兽,三阶妖兽那是具有结丹期修为妖兽,就是钟云海遇见也只有掉头就跑的份。在东虹大陆上,和修真界对立的是妖界和幽冥界,妖界是指各种非人的东西,主要指动物、植物、金属、石头一类,长年累月的吸收日月精华,形成了自己的意识,开始修炼,而妖界之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就是妖兽,妖兽按等级共分为八阶,每阶分初期、中期、后期三级,其中三阶妖兽开始生成妖丹,具备了相当于金丹级别修士的实力,四阶妖物可以化形具备了相当于元婴级别的实力并生成不亚于修仙者的灵智。为此,为了稳妥起见,这次该元婴老祖亲自带队,三名结丹长老,十位筑基修士的猎兽队伍组成,准备探寻雾凇山脉南部,猎杀妖兽,肃清障碍,以防止以后再出现类似的事情,而刚刚经历丧子之痛的钟云海坚决要求参加猎兽队伍,估计这次把所有弟子召集到洞府中就是在临行前安排好所有的事。

    不知不觉中陆通一行人来到钟云海洞府所在地,杨守元将手掌放到洞府门前的石壁上,不一会洞府石门大开,陆通等人快步走了进去。

    进入洞府,陆通暗暗一惊,里面已经站了不少人,金光、腾冰、周师兄、庄师兄、黄岩松等都低着头默默的站在那里,其中有好几位他都没有见过,但根据别的同门的描述,那几位应给就是钟云海其他几位得意弟子了。

    在这些人中,一名十四五岁的女孩抱住一名中年妇女小声的抽泣着,他的旁边站着一名高挑的青年,双眼含着泪珠。

    陆通知道,那名中年妇女名叫苏心云,师傅的双修伴侣,也是筑基中期修为,神通不亚于钟云海,那名高挑的青年就是钟皓,钟云海的小儿子,练气八层的修为,那名哭泣的女孩就是钟恋虹,练气五层的修为,时常跟在母亲身旁。

    看到这样一幅场景,陆通心头也是一酸,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不知自己的父母现在又过得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