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血与乱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血与乱

    八口石棺加上主棺一起构成一个奇异的杀阵,交织出一张玄奥的道图,其中蕴含绝世杀力。

    九大至尊见到这一幕都吃惊无比,这种杀阵与道图的杀力太过恐怖,若他们不将自身的战力恢复到巅峰的话,就算是九人齐上也要被镇杀。

    “归一杀阵!”

    那高大模糊的身影发出冰冷的声音。

    “你倒是窥视了不少玄机,不过你以为将自己化为那个遁去的一就能镇杀本尊吗?”

    “轰!”

    命运出手了,他抬手一抓,无数的星辰都给拘在了过来,在飞向他手心的过程中不断浓缩,其上被他加持了自己的无上之道直接镇杀而来。

    九口石棺旋转,道图震动,垂落下杀光,嘣的一声将那些镇杀而来的加持了无上大道的星辰崩得飞灰湮灭。

    嗡的一声,道图飞了过去,悬浮在命运的头顶上,将其笼罩,垂落下无尽的道痕,要将其困于其中。与此同时,九口石棺也杀了过去。

    “轰!!”

    这方星空再次爆开,像是在开天辟地,混沌气与玄黄之气翻涌,道痕乱射,战到了狂暴。

    过了很久,九口石棺与那道身影同时从对战的中心倒飞出来,彼此都在震颤。

    “哼!待本座修复伤体,届时必将你留下的所有印记彻底从这片宇宙中抹去!”

    那高大模糊的身影发出冰冷的声音,而后直接消失不见,消失在长生路的尽头处。

    九口石棺沉浮,全都在颤鸣,尤其是八口小石棺,棺身上的道痕几乎都被磨灭了,光华暗淡,棺身都出现了裂痕。

    主棺上的道痕闪烁的光华也暗淡了不少,散发出的气息再也没有先前那般强盛。

    不朽皇城皇宫内,叶辰的心揪在了一起,他很担忧。在那口古棺显化出来的一刻,他就知道那是绝代圣皇曾经镇压的命运。

    今日,主棺本来应该不会出世的,或许绝代圣皇留下了元神烙印于棺内,洞悉了长生路上的变故,担心九大至尊进入长生殿后会将镇压的命运放出来。

    可是,虽然她出来阻止了,但是封印之力依旧被崩开,命运脱困,日后必将是无患无穷。试想,那可是曾经让绝代圣皇留下了命运伤的存在,而且号称杀不死,这样的存在实在是让人无力。

    不过,叶辰并未将这些说出来,否则的话身边的人必会恐慌。

    此刻九大至尊眼神阴晴不定,全都盯着八口石棺围绕的主棺,有人意动,显然是想要动手,不过最终控制住了自己。

    九口石棺于破败的长生殿上空沉浮了一会,而后破空离去,重新回到了九州禁地,稳稳落在九座山峰之上。

    宇宙中无数人震撼,今日的所见所闻超乎了认知,命运竟然有一个掌控者,这是多么惊人的事情。而那个掌控者曾经险些被绝代圣皇镇杀,这更让人震惊。

    “她竟然有这么强!”

    夺天至尊这般说道,冷漠的声音中充满了震惊。

    “再强又如何,终究是不在了,顶多不过留下了皇极道痕与一缕元神在石棺中,先前一战,她留下的力量怕是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再也没有办法阻挡我们的路,管她作甚!”

    天风至尊说道。话虽如此,可心中始终有种难言的感觉,同为皇者,但是战力上的差距很明显。

    “过了长生殿就是红尘海,彼岸在望,我们还在等什么!”

    “不错,联手修复长生路!”

    “好!”

    九大至尊绽放自己的皇极大道,各种光闪烁,亿万缕。

    他们以大神通修复被绝代圣皇的石棺崩断的长生路,最后以大道交织出一条古桥。

    九大至尊踏上古桥,到了长生殿对面,最后一路来到红尘海,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挡。

    红尘海波涛滚滚,原本有一条不朽仙桥贯通两岸,只是却被人崩断了,那断掉的地方还有一个深深的手掌印。

    “听说当年她一掌崩断了仙桥,竟然是真的!”

    “这个女人深不可测,传闻她突破到了皇极境五重天以上,看来也是真的!”

    至尊们自语,看着被崩断的仙桥,脸色一阵变幻。

    “轰!”

    夺天至尊动了,他一步迈出踏上了不朽前桥,来到了断裂之处,脚步一震,一条大道之桥构建出来,直接延伸到彼岸。

    “吼!!”

    红尘海巨Lang滔天,海水翻滚不朽,其中竟然有至尊的尸体冲了出来,狰狞无比,对九大至尊发动狂暴的攻击。

    “找死,不过一些至尊尸而已,也想兴风作Lang!”

    至尊们脸色冷漠,抬手间皇道绽放,那些至尊尸体全都被崩飞,四分五裂。

    彼岸如仙土,到处仙气缭绕,真的宛如仙境。来到这里,九大至尊都有种要飞升的感觉,他们觉得像是受到了莫名力量的加持,体内的岁月之痕竟然变淡了一些,被磨灭了许多道。

    这种变化让九大至尊大喜,每个人的脸色都很激动。之所以不能长生皆因为无法磨灭体内的岁月之痕,可是站在这里体内的岁月之痕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磨灭了一些。

    他们同时向彼岸的壁垒望去,那里有一道细小的缝隙,那磨灭岁月之痕的气息就是自那缝隙中溢出的。

    “永恒天域真的是不朽之地,必是我们的长生之所,看来那个人没有骗我们!”

    天风至尊这般说道。

    他们站在彼岸的土地上环目四望,看到了远处的一座延绵的山脉,其上有九个峰头,传来一股旺盛的生命仙气。

    “你们看那是什么,好像是绝世仙药的叶片!”

    几大至尊同时望去,看到九座峰头上各有一个土坑,有的土坑边还有残破的叶片,散发出旺盛到无以复加的生命气机。

    “那里曾有九株绝世仙药,可惜被人给采走了,到底是谁?”

    九大至尊都很吃惊,彼此对望,久久无言。

    “各位道友,我们试试能不能以皇极道力轰开天域壁垒!”

    夺天至尊这般说道。

    其余至尊闻言彼此点头。

    “轰!”

    这里各种皇道在绽放,九大至尊器爆发出亿万缕光华,与皇极大道一起轰向壁垒。

    万界都在摇颤,宇宙都像是要破碎了一般,九大至尊同时出手合力轰击,这种威势自然是恐怖无边,震得大宇宙都在嗡鸣。

    可是,无论他们如何轰击,天域的壁垒始终不破,坚固不朽。其上有无上道痕闪烁,将所有的攻击力量全都化解于无形,让九大至尊无力。

    “看来真的行不通,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可用了。”

    九大至尊彼此对望,眼神冷漠无比。

    “当初那人就说过,想要磨灭壁垒的道痕,必须要用亿万万生灵的鲜血洗刷,要无尽的冤魂之力才能做到。”

    “只有牺牲那些蝼蚁了。”

    “轰!”

    一颗生命古星爆开,直接被一只手掌抓爆,无数的人惨叫。其上的人与生物全都死了,一身的血气被抽离,无尽的血液化为长河在星空中奔涌,而后没入虚空中。

    在一声震动宇宙的轰响声中,彼岸显化在星空深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内。九大至尊离开了那里,他们向着宇宙各个生命古星出手。

    “轰!”

    一只大手从天而降,铺盖了东州的一方地域,惨叫声此起彼伏,亿万人陨落,他们的鲜血从体内涌出,被汇集在一起,化为血河涌向星空深处,冲刷在彼岸壁垒上。

    “父亲,你不要死,呜呜!”

    “孩子,我的孩子啊,你们这群天杀的,什么至尊,简直就是一尊恶魔,恶魔啊!”

    “不,不要!”

    到处都是凄惨至极的声音,整个宇宙都到处都是哭喊声,人类与各种族生灵都遭受灭顶之灾。

    这是一幅幅惨绝人寰的画面,但凡有大手横空,被其覆盖的地域上那些人类与各族生灵全都要死亡,精血被抽离,化为干尸,令人发指。

    叶辰咬紧了牙齿,而今才明白所谓的血与乱,竟然是因为至尊们要打开天域壁垒,他们需要鲜血来冲刷,需要怨魂来磨灭道痕。

    整个宇宙都陷入了血腥风雨中,不知到有多少亿万万生灵死去,那些血液汇集在一起,化为无数的血河奔涌,刺鼻的血腥味充斥了无数的星域,到处都是一副惨不忍睹的画面。

    此时,长生大陆算是比较好的,虽然至尊对这里出手,可是他们并未一巴掌就覆盖整片大陆,因为这里有他们的禁区也有其它的禁区,且这片大陆上出过许多的皇者,很多地方都有皇道之痕烙印。

    至尊们虽然也对长生大陆出手了,可是每次都只有一小域的人死去,算是遭受灾难最轻的地方了。

    “我跟你们拼了,****至尊,一群疯狗!”

    有一位巅峰圣王冲天而起,看到自己的族人不断惨死眼前,睚眦欲裂。可是,他直接被至尊的道痕垂落下去崩成肉泥,他的家族也不复存在。

    宇宙各地怨气冲天,死去的人的不甘与怨恨汇集在一起,阴气滔天,遮云蔽日。

    “你们这群蝼蚁,能为至尊的长生付出生命,是你们的荣幸!”

    尸皇冷漠地说道,他无情出手,接连抽干了数颗生命古星上的生灵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