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约战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约战

    叶辰抱着悲无泪躺在床上,她的身子很软也很有弹性,肌肤细腻如初雪,散发着她独有的女儿香。

    这本是旖旎的画面,当有幸福的感觉,可是气氛却很压抑。

    叶辰可以感觉得到悲无泪那复杂的心情,她对自己很冷淡,可是内心深处又想要往自己身上靠。

    不过,让叶辰惊喜的是,悲无泪的情况有所好转。虽然她的道心依旧不稳,可是神窍上的裂痕却自动愈合了,这说明她的执念正在从死角中慢慢走出来。

    叶辰看到了希望,这样下去悲无泪一定会恢复如初,心中对血轻舞的怒气也消减了很多。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救她吧。”

    叶辰心中想道,双臂紧了紧。

    不知过了多久,悲无泪醒来,她挣脱叶辰的怀抱,默默穿好衣衫就要下床。

    “无泪,我希望你能放过你自己,不要再这么痛苦下去,你这样是在惩罚我也是在惩罚你自己,更是在惩罚所有关心你的人。”

    叶辰拉着她的手这般说道。

    悲无泪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冷漠地看着叶辰,她没有说话,只是挣脱了叶辰的手,就这么离开了房间。

    叶辰深深一叹,悲无泪的性格太执拗了,想要劝说基本不可能,除非她自己能放开,否则绝无可能。

    悲无泪离开后,叶辰也快速翻身而起,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看到悲无泪打开了另一间屋子的门走了进去。

    叶辰跟着来到那间屋子外,他没有进去,只是开启道眼望穿了房屋的阻挡,看到悲无泪站在房内的窗前默默望着窗外。

    “呼!”

    叶辰松了口气,这一刻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因为他知道悲无泪并没有离开的念头,否则刚才直接就走了,不会回到房间中。

    只要她不离开就不会有危险,心结也会随着时间慢慢化解。

    “或许一切都会好起来。”

    叶辰在心中自语,转身离去。脑海中浮现出寒清雪与后雨的身影,心中刀割般的痛。

    “清雪、雨儿我对不起你们。”

    叶辰呢喃,眸子中浮现痛苦之色。

    大厅内,除了湘绣与陈兵外其余人都在,全都静静等候叶辰,始终放心不下。

    这时候,叶辰迈步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顷刻间投了过去,见到他没事都放下心来。

    “你们去休息吧,我没事了。”

    叶辰这般说道,声音很沉重。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彼此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让叶辰一个人静静或许会更好,当下全都起身离开。

    “轻舞,你留下。”

    叶辰说道。

    血轻舞娇躯一颤,眼中浮现出惊慌,生生止住了脚步。她看到叶辰缓缓向着自己走来,眸子中有怒气。

    “哐当!”

    叶辰直接将她按在桌子上,茶壶被撞落在地发出声响。

    “辰,对不起!”

    血轻舞眼神很慌张,她害怕叶辰生气,更害怕从此后彼此心中产生隔阂。

    “是不是我对你太好,所以你觉得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责怪你?”

    叶辰说道,凝视着她,脸上怒意让血轻舞害怕。

    “不是的,不是的,辰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也是没有办法。你知道我与无泪数十年生死与共,怎能忍心看着她成为废人。”

    血轻舞解释,双手紧紧抱着叶辰的腰身,眼中有泪光闪动。

    “哈哈,原谅你!”叶辰大笑,那笑容更是让血轻舞恐慌。“这简直是天地下最可笑的事情,我的女人竟然给我下催情药,你把我当做什么了?啊!?”

    叶辰真的很怒,若是换做是别人还好,可是自己的女人竟然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让他又心痛又生气。

    “辰,我只是想救无泪,也想让她永远留在你的身边,我知道这么做错了,你原谅我好吗?”

    血轻舞哀求,哭着说道。

    “若是实在没有办法需要这样才能救她,我心中虽然会很纠结,可是我会这么去做。而你在不经过我同意,不告诉我的情况下,骗我喝下了烈性催情药,你尊重过我吗?”

    叶辰说道,声音不大,可是却有深深的愤怒。话落他放开了血轻舞,将她抱着自己腰身的手挪开,转身就走。

    “辰,不要走!”血轻舞被叶辰的反应吓坏了,猛地从后面抱住他,叠声自语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想静静,你去陪无泪吧。”

    叶辰的声音变得很平静,掰开血轻舞的手大步离去,留下血轻舞在那里无声泪流。

    叶辰离开了大殿,独自来到这座府邸中最深处的庭院内,他的心一刻也不能平静。虽然生血轻舞的气,却没有真的要责怪她的心思。只是不能就这么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否则日后在某种情况下,她怕是还会这么做。

    “这一生背负的债太多太沉!”

    叶辰自语,感觉自己快要被压得不能呼吸了,欠下的情债实在是太多。

    他在这庭院中静静站着,看着前方的花圃,里面有蝴蝶在翩翩起舞,就这样整整过了一天一夜,叶辰方才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这一日,梵舞回来了,得知姜木阳等人全都搬到了这里,便也没有回原本的府邸,直接住到了此处,与众人为伴。

    日复一日,叶辰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那座庭院,而其余人也没有去打扰他。

    叶辰盘坐在地上,面前有一块脸庞大小的原铁,他以逆命之轮将其分化为六块,然后全心雕刻阵台。

    一缕缕阵纹出现在原铁上,有轮回的气息散发出来,这里圣光冲霄,皇道气息弥漫,让整座府邸中的人都吃惊。

    半月之后,叶辰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六道轮回大阵已经雕刻好,其上阵纹密布,古老的符篆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

    除了原铁之外,叶辰自己还加了不少的材料在其中,如此可以增加大阵的威力。

    六个小阵台平放在地上,叶辰单手一挥,阵台飞起,它们开始发光,然后彼此靠拢,很快就融合在一起,合成一个完整的六道轮回阵。

    “来吧,只要你们想围杀我,就别怪我将你们一一坑杀!”

    叶辰自语,声音冷漠无情。

    话落,他站起身来,将阵台收入体内,转身走出庭院来到悲无泪的房间中。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悲无泪淡淡地说道,她背对着叶辰看着窗外。

    叶辰轻叹,看着她的背影,最后转身离去。

    大厅中,叶辰坐在正上方的位置上,下方坐着姜木阳等人,除了悲无泪之外其余人都在。

    “大战要开始了,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叶辰说道。

    “时刻准备着。”

    燕行狂点头,眼中有兴奋的光在闪烁,他渴望战斗,渴望与同代至尊血战,可以磨砺己身,提升自我。

    “天一,三日之后正午时分,城外南方古战场分生死!”

    叶辰发出道喝,滚滚声波传遍了整座关城,震得四方星空都在摇颤。

    全城沸腾,叶辰向苍天战血约战了,这将是一场无比激烈的龙争虎斗。

    人们知道,一场巨大的暴风雨即将来临,他们清楚各大年轻至尊间的态度,这一次叶辰约战天一很有可能会引发一战大混战,到时候许多的年轻至尊都会加入此行列。

    这一刻,全城都在议论,每个人都在谈论三日后大战的话题。

    “混沌体,我曾说过,在这里必取你头颅,记住洗净你的脖子等我来取。届时宇宙万族都会知道,号称无敌的混沌体不过是个笑话,在我天一的面前你只能喋血,成为尸骨被我踏在脚下,加固我的无敌道路!”

    城池的某一处传来天一那霸道强势的声音,从他的话中可以听出根本没有将叶辰放在眼中。

    “哗!”

    人们哗然,天一这般强势,竟然不把叶辰放在眼中,这让人们不敢置信。当年他被叶辰打爆的事情可是早就被人传来了,不过手下败将罢了,如今却这般狂傲。

    “这天一曾经败在叶辰手中一次,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有如此的自信,真是让人想不到。”

    有人这般说道。

    “听说天一很多年轻就在参悟一种恐怖的神通,想必是神通大成了。”

    人们纷纷议论。

    府邸中,叶辰并未再回应天一,说再多都是无用的,三日之后自见分晓。

    “我们这一次务必要将潜在的危险份子尽数拔出,让那些迫不及待想要出手的和犹豫不决的人全都血溅此城。”

    叶辰这般说道。

    “那些犹豫不决的人若不出手,我们如何能镇杀他们?”

    姜木阳说道,带着疑惑。

    “他们犹豫不决是想要寻找一个最合适的机会罢了,既然如此我们就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做决定。”

    叶辰淡淡一笑,眸光却是冷冽无比。

    第二日夜晚,城外南方的古战场中传出惊天大响,有数道圣光冲霄,那里的天穹都炸开了,一颗颗大星被乱射的光击裂,密密麻麻落了下来,宛如下起了流星雨。

    全城惊动,只是相隔太远了,有数十万里,可以看到炽盛的光,却无法看清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轰!”

    黄金血气汹涌,将那些的大片天地都淹没,人们看到有血气飞溅,宛如一道道瀑布,那血有殷红的有黄金色的,古战场的那方地域战到了狂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