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一千零九章 神月宫(一)

第一千零九章 神月宫(一)

    血路第九十九关城,这是属于最后的一座城池,在这座城池之后便是终极雄关。所谓的终极雄关并非是一座城池,而是一个皇极大道创造出来的世界。

    叶辰与血轻舞终于来到了九十九关城前方,这座城池无比巨大雄伟。

    黑色的城墙高达万丈,全都是由绝顶圣级材料砌成,闪烁冰冷的金色光泽,其上布满了痕迹,有刀斧剑痕,也有岁月的沧桑。

    城内的建筑蜿蜒起伏,错落而立,每一座建筑都雄伟高大,其上阵纹隐现,皇道气息弥漫,让人敬畏。只是,这些阵纹只有防护之力,没有任何一丝的杀伐之气,否则无人敢进入其中。

    整座城池占地最少有方圆数十万里,巨大无边。这只是城池内的范围,不包括城外的周边地域。

    在城池两边与后方是无边的山脉,宛如黑色的巨龙横卧,其上古木林立,每一株都像是要撑破天穹,更有一声声兽吼传来,震动四野。一只只古老的神禽划破长空,发出鸣叫,全都是稀有种类,有着圣级修为,展翅间铺天盖地,让下方一大片地域都笼罩上阴影。

    他们向着城池靠近,这座关城太雄伟了,远非之前的那些关城能比。城门高大,通体为黑色,上面雕刻着各种纹痕,组成一道道古老的图案,两排兵士身穿铁衣,手持铁戈并排而立,身躯如标枪般笔直。

    “止步!”

    前方的两名守卫兵士将铁戈往前一横,彼此交叉,挡住了叶辰与血轻舞。

    “请出示你们的身份牌。”

    冷漠的声音从兵士的口中发出。

    叶辰与血轻舞手掌一翻,令牌出现在各自的手中,递了过去。两名兵士接过令牌在他们身后的城墙上的一张道符上晃了晃,两者同时发光。

    “身份已验证,请入城!”

    兵士将令牌还给了他们,叶辰与血轻舞将其之收起,迈步进入城池内。他们没想到这城池竟然会这么严格,还要验证身份。

    “辰,你有没有觉得那些兵士有些不对劲?”

    进入城池后,血轻舞以元神波动与叶辰说道。

    “的确有些不对劲,体内生气与死气并存,死气被深深掩盖,实则那才是他们的本源气息。”

    叶辰这般说道,在看到那些兵士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只是并未表现出来。

    “该不会是幽罗殿的战尸吧,难道这座城池已经被幽罗殿掌控了?”

    血轻舞很惊讶,元神波动很不平静。

    “这怎么可能,你想太多了。这些人的本源中尽是死气,但是却没有半分邪恶,反而还有股不灭的意志,那是一种守护的信念。”

    叶辰摇头,否定了血轻舞的话。

    血轻舞闻言不再都说了,脸色却越惊疑不定。

    叶辰知道她心中还有疑惑,因为这实在是让人吃惊,难以置信。

    那些兵士应该是早已死去不是多少的岁月了,可是他们的信念太深,执念不灭,一直未曾从体内散去。当然即便是这样也不可像个活人一样长存到现在,当初必定是开创血路的皇者施展了什么神通手段才会如此。

    他们在街道上行走,前方街道上有很多的修者在走动,也越来越嘈杂,这里很热闹,也很繁华。

    “你们看那是谁?”

    有修者发出惊呼声,目光锁定在叶辰的身上,他这一叫,周围的人全都将目光投来。

    “那是好像是混沌体叶辰!”

    有人认出了叶辰,因为早已见过别人从血路后方传来的叶辰的影像。

    混沌体叶辰来了!这个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飞传开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很快就传遍了这座城池。

    人们全都吃惊,很多人神情激动,他们知道将有一场激烈大战要上演了,是来自于年轻至尊们之间的激烈争锋。而今年轻至尊们相互安好,可是叶辰一来必定要打破这个格局。

    城池内东部一座豪华的宫殿大殿内,一群美艳女子身着轻纱,娇躯若隐若现,在那里歌舞。许多的年轻至尊坐在两侧,在他们面前案几上排放着各种神果、神酒,散发出浓郁的香味,闻之让人心旷神怡。

    大殿的上方有一张玉石雕刻的座椅,其上铺着一层粉色的绒毯,上面坐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身穿粉色丝衣,头戴神玉珠花,一些头发盘在头顶,其余的则披在身后。

    她伸出欺霜赛雪的手捋着垂落在胸前的两缕发丝,一双眸子勾魂夺魄,其中宛如有秋波在荡漾。其容颜倾国倾城,美艳无比,让人一望之下难以移开眼睛。

    她的一条腿微微翘着,露出两截美玉般的玉腿,足趾晶莹,不着一丝鞋袜,此时她端起一杯神药酿成的美酒,红唇轻启,对着下方两边坐着的年轻至尊,道:“诸位同代至尊能赏脸来神月宫,我神无月倍感荣幸。这里没有别人,美丽的女子,动人的歌舞,喝不尽的美酒,希望诸位能尽兴。”

    “无月神女客气了,能受到神女的邀请是我们的福分。神女此处实乃人间佳地,重要是的有神女亲自招待,我等荣幸之至。”

    有年轻至尊端起酒杯,这般说道。他的目光落在神无月的身上,当着众人的面好不保留地表现出爱慕之意。

    其余年轻至尊不语,其中有一部分人眼中都有爱慕之色,对于神无月这个神女,难以抵挡其魅力,都想要与之亲近。

    这时候,一位身材妙曼的女子自大殿上方的一道小门中走出,一副侍女打扮,附在神无月的耳边说了几句。神无月当即微略动了动嘴唇,那个侍女点头,快速离去。

    “呵呵。”神无月轻笑,宛如万花齐放,有种说不出的魅力,这一刹那让很多年轻至尊都心神一荡。

    “诸位,很快将有一位新的客人来到神月宫,无月知道诸位对这个客人一定会感兴趣。”

    “神女,不知此人是谁?”

    当即就有年轻至尊发出疑问,能让他们都感兴趣的人能是谁?

    “诸位很快就知道了。”

    神无月并未说出那人是谁,浅浅一笑,魅力十足。

    一众年轻至尊也没有在追问,全都饮酒听歌赏舞。

    大殿两边一共有二十名年轻至尊,大部分都来自不同古星,不同的天地,并非全是人族。

    此时,一名身穿燕尾服的家伙一脸猥琐,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神无月,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神女之貌实在是艳绝天下,哥见过许多的女子,可是却没有见过能与神女你的美貌相提并论的女子,不知哥是否有幸做神女的入幕之宾?”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怔住了,不大部分瞬间将目光投去,宛如天刀一般逼人。

    “我当是谁,原来是混沌体身边的人,竟然在这里痴心妄想,你什么身份,在这胡言乱语!”

    “不错,神女请你来此那是因为混沌体的缘故,并非因为你是同代中的至尊,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有几人先后说道,眼中充满讥讽。这几个人并非年轻至尊,而是站立在那些年轻至尊身后的扈从。

    “几位道友,不知道可否管教管教你等的扈从,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地位,这里岂有他们这样的下人说话的资格。”

    一位身穿银灰色战衣的男子说道,他黑发披肩,五官英武而俊逸,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其瞳孔中光芒闪动,宛如有两座火焰神炉在燃烧。

    “你们给我闭嘴!”

    那几个年轻至尊呵斥身后的扈从,而后带着淡淡的笑容看向姜木阳,道:“姜兄与诸位道友见笑了,扈从不懂规矩。”

    陈兵见姜木阳如此为自己撑腰,底气顿时足了起来,更加肆无忌怠,他直接抬起一只腿踩在座椅上,端起酒一边喝一边看向神无月,道:“哥说句肺腑之言,对神女你一见钟情。当然,哥也知道,在座的各位对神女也都心存爱慕,当公平竞争,人人都有机会。不过哥这般帅气而又有品味的男人到最后一定会打败所有的竞争者,让神女你为哥痴迷。现在哥有个心愿,不知道神女能否满足哥呢?”

    在座,所有人都眼角抽搐,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竟然当众说自己帅气有品味,还要打败竞争者让神无月为之痴迷。

    神无月表情不变,眸子秋波荡漾,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浅笑,道:“不知陈兄有何心愿,若能做到,无月自会尽量满足便是。”

    “嘿嘿。”陈兵贱笑,双眼眯在了一起,看着神无月,眼中透射丝丝yin光,搓了搓手,道:“不知神女你可否将贴身内衣送给在下,夜深人静时也可慰藉哥的相思之苦,最好是穿过的,有神女你的味道,那才最好。”

    陈兵说完做了吸鼻子的动作,那样子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饶是神无月再淡定也是眼角微抽,不过很快就咯咯大笑起来,并未表态。

    “混账!”

    几名年轻至尊怒了,那目光比剑还要犀利,目视陈兵,寒光闪烁,道:“你若再口无遮拦,说些轻薄神女的话,就算是姜木阳与简峰也保不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