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八百五十三章 神武大帝

第八百五十三章 神武大帝

    叶问天出现,弹出一指。

    “嘣!”

    那至尊神链竟然如同烟花般绽放,直接崩开,化为满天的光雨,这让幽罗殿的神秘人与风家的圣主全都巨震。

    “父亲!”

    叶辰在远处大喊,漆黑的眸子中有泪光在闪动。

    “辰儿,你快带着他们走,你与清雪去无间深渊,待为父解决这些人之后,你们才能在修炼界行走。你的魔性即将敛去,会虚弱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久留!”

    叶问天说道,他立身在虚空中,隔断了神武王蔡洪福与幽罗殿神的秘人以及风家圣主。

    在他的四周,一个个世界在演化,阴阳逆乱,时空乱流,宇宙崩塌,是一幅幅无比恐怖的画面。

    他的身影如同万古不朽的圣山屹立在那里,并未散发出什么惊世的气息,却让幽罗殿的神秘人与风家圣主都颤栗不已,即便在至尊器的保护之下依旧心生畏惧。

    “什么?你是叶辰那孽障的父亲!”

    风家圣主眼睛血红,他嘶声大吼,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叶问天不语,只是冷漠地看着他与幽罗殿的神秘人。

    “不管你是谁,即便你再强大,难道还能与至尊器相抗衡吗?跑了小的,杀了你这个老的,为我儿子报仇雪恨!”

    风家圣主疯狂了,他催动伏羲琴,体内法力与血气不要本钱似的涌出,要最大限度激活至尊器。

    “想不到这世间还有你这样的强者存于世,只是终究不是圣皇,难以抵挡至尊器的全力一击,今日让你灰飞烟灭!”

    “嗡!”

    幽罗殿的神秘人祭出的至尊器在颤鸣,虽然并未自动复苏,但同样散发出惊世波动,那道痕比先前凝实了许多,方圆数千里都在大破灭,而且这个范围不断扩大。

    “辰儿走!”

    叶问天声震九天,要叶辰快速离去,与此同时他伸手一扫,罡风狂涌,万里之外在皇极之威下匍匐的人全都被震入了虚空中,瞬间飞退不知多少万里。

    “父亲!”

    叶辰咬牙,然后带着所有人快速离去,他以领域世界将众人笼罩,催动时空梭没入虚空,很快就远离了这里。

    “蔡道友,你去那边帮助双儿。”

    叶问天的目光向发出惊世波动的遥远天地望了一眼。

    神武王蔡洪福点头,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风家圣主与幽罗殿的神秘人催动至尊器,万千的道痕浮现,化为波Lang涌向叶问天。

    叶问天并未反击,他的身周有一个个世界演化出来,散发出帝极之威,体内涌出黄金血气,形成一道气罩,将所有的道痕都挡住。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不断向着九天上飞去,风家的圣主与幽罗殿的神秘人也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星空中,这时候叶问天出手了,没有什么复杂的招式,他单手伸出,往前一按。

    “轰!”

    这一片星空都在湮灭,神武帝道在绽放,气息霸绝天地,凌厉异常。

    一只手掌几乎是覆盖了一片星空,向着前方按去,压制了幽罗殿的至尊器与风家的伏羲琴所震出的道痕,狠狠拍击在两件至尊器上。

    “当、当!”

    两件至尊器倒飞,被打入了星空深处,连带着幽罗殿的神秘人与风家圣主也跟着至尊器飞向了星空深处。

    “轰!!”

    星空深处突然炸开,至尊的道在绽放,那里光华亿万缕,璀璨无比,让大片星空的星辰接连爆开,那里彻底变成了末日之地。

    “铮铮铮!”

    琴声铮鸣,伏羲琴飞了回来,他在绽放皇极之光,琴声颤动,琴弦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拨动。

    伏羲琴复苏了,气息越来越恐怖,惊动了诸天万界。

    此时此刻,不但是长生大陆的人感受到了惊世的皇威,就连其他几片天地,还有宇宙中无数的生命古星中的人都感受到了这股无边的波动,像是真的有一尊圣皇降临了一般,威压寰宇。

    紧接着,幽罗殿的至尊器也飞了回来,划过无垠的星空,笼罩在它体表的迷雾消失,显出了本形。

    这是一根短杖,通体黝黑,闪烁冰冷的幽光,杖头是一颗骷髅头,很狰狞。

    这根短杖也在复苏,在叶问天的帝极之力下感受到了压力,内蕴的神祇自主苏醒,要发动圣皇般的伟力。

    叶问天神色凝重,没有半分轻视之心,如今的他与当初的他不同,现在他还未达到当初的巅峰境界。

    而今的他只是无限接近大帝境,并未真的成帝,没有得到大帝的道果,战力自然不能与曾经的他相比。

    现在,两件至尊器的神祇复苏,发动的攻击是无以伦比的。

    “铮!”

    伏羲琴颤鸣,万缕皇极道痕化为刀刃杀来,割裂了无垠的星空,那股波动传出去,让无数枯寂的星辰直接爆开。

    短杖通体发光,阴气弥漫星域,无数的虚影出现,鬼面獠牙,这些并非寻常的厉鬼虚影,而是皇极之道在绽放,全都扑杀向叶问天。

    “嗡!!”

    整片星空都在颤抖,叶问天双手划动,他化为了千手大帝,千万只手浮现,各自向着四面八方击出一掌。

    惊世的碰撞湮灭了星空,三种道在碰撞,在绽放,这里化为了末日景象,无边恐怖。

    “轰!”

    一面天碑从天而降,镇压下来,有着镇压万古的威势。

    那是一道神武虚影,高大无比,手持不朽天碑镇压下来,当场崩碎了满天的鬼影。

    “逆乱式!”

    叶问天的黑发在飞扬,君临天下的气势尽显,他打出一式散手,顿时让宇宙都颤栗。

    这个天地都在炸开,阴阳乱流,时空都崩灭,一切都在逆向流动,天与地都像是倒过来了一般。满天的黄金道痕在闪烁,密密麻麻。

    “轰!”

    一连八座天碑从天而降,它们散发出永恒不朽的气息,镇压万古青天,崩碎世间万物,霸绝到难以想象。

    “铮!”

    伏羲琴与短杖全都飞了起来,绽放出了炽盛的皇极道光,让方圆数百万里都在燃烧,所有的星球只要被光芒照射到,全都在一瞬间被焚烧成灰烬。

    “轰、轰!”

    两件至尊器冲了出去,与八面天碑交击,不断碰撞,让许多的天地都在摇动,九天十地中的修者们全都恐慌,这种波动像是要将万界诸天都崩碎,恐怖到了极致。

    这一刻,幽罗殿的神秘人浑身都在发抖,他想到了什么,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真武八绝式的终极散手,你,你是神武大帝,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在世上!”

    风家圣主闻言,心中一抖,一种无边的恐惧在心底浮现出来,但是很快他就大吼起来。

    “不要胡说,他怎么可能是神武大帝,不过就是得到神武大帝的传承罢了。当初的神武大帝可与圣皇争锋,若他真是神武大帝,早已将我们的至尊器压制。”

    “风圣主说的不错!”

    幽罗殿的神秘**声道。

    “看来是我糊涂了,让至尊器极尽复苏,势必要将此人镇杀于星空中,否则日后你我的宏图大业必定会因此人而断送!”

    “轰!!”

    伏羲琴与短杖的光芒更加炽盛了,在与八面天碑的碰撞中各自都有一道高大的虚影浮现出来。

    伏羲琴上浮现的是一名睥睨九天的男子,皇姿盖压寰宇,说种说不出的气质。

    短杖之上浮现出一名尸气滔天的身影,这道身影雄壮威武,像是能压塌九天十地。

    “尸皇!原来如此!”

    看着那尸气滔天的声音,叶问天的声音变得很冷冽。

    对于尸皇他也是听闻,这个尸皇存在的岁月太过久远了,在百万年前。此人以尸证道,开创先河,不过却残忍无比。

    想不到幽罗殿竟然是尸皇一脉的传承,这让叶问天都很意外。

    “封皇台!”

    叶问天伸手一抛,一座巨大的石台凭空浮现,迅速放大。

    圆形的石台中央竖立一面石碑,正反面刻着几个古字。

    封皇镇魔。

    此器一出,两件至尊器上显化的虚影身周皇极道痕密布,杀意激荡,崩裂十方,让万界的人都感受到了这股铁血的杀意。

    不过,当伏羲琴上的虚影看到叶问天的时候,那虚影当即一震,眼中爆射出璀璨的光。

    “是你!”

    伏羲琴上的虚影发出声音,威严而飘渺,像是穿越了无尽的时间长河传来。

    “是我。”

    叶问天点头。

    “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一世相见,古今第一帝,名不虚传。”

    伏羲琴上的虚影说道。

    叶问天摇了摇头,道:“你虽留下一缕神念至今,可一直在器中沉睡,对你的传承后代之事却一概不知,而今的风家”

    叶问天的话并未说完,就此打住。

    那虚影微微一震,脸上浮现出沧桑,眸子中竟然有泪光在闪动。

    他猛然转头,神念如潮水般没入风家圣主的元神中,将其记忆印记全都抽取。

    “孽障!”

    那虚影大喝一声,震得整片星空都爆开了,余波惊世,席卷千万里。

    “噗通!”

    风家圣主惊恐万分,直接跪了下去。

    “祖皇请息怒,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风家着想。”

    “留你不得!”

    虚影摇头,风家圣主砰的一声爆开,就此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