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杀入神赐福地

第八百一十四章 杀入神赐福地

    叶辰心中怜惜她,抓住她的手,感受到了一丝冰凉,将之贴在自己的脸上。

    “我还活着,天难葬地难埋!有了你们我怎能就这么不负责任的死去,日后还要永恒相守呢。”

    叶辰笑道,眼神很温柔,这一次再面对花菱月,灵魂深处涌出刻骨的情将他的心都融化了,叶辰不知道这是为何。不过花菱月早已是他的女人,自己能深爱她是好事,所以他并未多想。

    “你瘦了,也憔悴了好多,我很心疼。”

    叶辰勾起她光洁的下巴,疼惜地说道。

    听着叶辰的话,花菱月失声痛哭起来,像是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女孩,这一刻心底压制的所有情绪全都爆发了出来。

    她满脸泪水,疯狂吻向叶辰,手臂环着叶辰的腰身,像是要将他揉进身体之中。

    叶辰没有想到花菱月会如此的疯狂,不过此刻他的心底也有浓烈的爱需要发泄出来,他想要花菱月,正如花菱月想让他占有自己一样。

    什么言语都是多余的,两人疯狂拥吻,身上的衣衫很快就掉落在了地上,他们一起躺在软榻上,不断翻滚。

    叶辰有些疯狂,花菱月更加疯狂,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她想要将自己的一切都融入叶辰的血液中。

    婉转的娇吟、低沉的喘息、深情的呢喃在房间中回荡。

    也不知过多了多久,房内的一切逐渐平息下来,花菱月一丝不挂伏在叶辰的身上。她那凝脂般的肌肤上还有一层淡淡的粉红色,纤手在叶辰的胸膛上轻轻抚摸。

    “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受到你在我身边。”

    花菱月轻声呢喃。

    “菱月,你在担心什么?”

    叶辰轻声道,伸手拨弄着她柔顺的青丝。

    “我也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反正我害怕。这十万年如地狱般的日子实在是太难熬,所以我害怕失去。”

    花菱月仰起成熟娇美的脸蛋看着叶辰,搂着他的脖子,将嘴凑到他的脸上。

    “你这是自扰而已。”叶辰摇了摇头,“害怕与否,结局都一样,不会改变。”

    “这我当然知道,只是无法控制我自己。”

    叶辰沉默,看着轻纱粉帐,眼中升起一抹忧色。

    “清雪她是何时离开宗门的。”

    “半年前。”

    “你为何不拦住她。”

    叶辰问道。

    “你当知晓她的潜力,若是知道有危险便不去面对,无敌之心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就算是未来成长起来了,在强者路上同样会倒下。”

    “这就是关心则乱,看来我与你一样,无法控制我自己。”

    叶辰苦笑,有些无奈。

    “你可有办法能与她取得联系。”

    花菱月摇头,表示没有。

    叶辰沉默,而后道:“没有就算了,我会去寻她。”

    看到叶辰起身穿衣,花菱月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你这就要走了么?”

    “我担心清雪会有危险,不得不抓紧时间去找她,此事不能耽搁。”

    叶辰点头,在花菱月那娇艳的唇上吻了吻。

    “我为你穿衣。”

    花菱月也不再缠着他,温柔的为他穿上衣衫,像一个体贴的小妻子。

    “我走了,不要担心我。”

    叶辰说道,转身离去。

    花菱月看着叶辰消失的背影,眼中充满了深深的不舍,她多么想这个男人能时时刻刻陪着她,可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

    离开灵泉福地之后,叶辰快速进入伏尸城,想要打探寒清雪的消息,可是没有人知道寒清雪的踪迹。

    他先后到达了数座城池,可惜都让他失望,寒清雪的行踪无人可知,如此想要寻到她就困难了。

    这日夜里,叶辰站立在一座山峰之上,看着天上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山风吹来,凌乱了他浓密的黑发。

    一股萧杀之意激荡开来,自叶辰的体内发出,他的眸子瞬间变得冷酷起来。

    “找不到清雪,我只有将修炼界的注意力转移,这样或许可以为她减少很多的危险。”

    叶辰自语,他做了决定。六年前围杀他的那些势力中,不单单是风家与古帝世家以及幽罗殿与那些顶尖势力,当中还有各大福地等一线势力。

    而今,叶辰活着回来了,那些强大的势力他当然不可能杀上其宗门,可是那些一线势力则不同,这一次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如此,不但可以报六年前围杀之仇,还可以吸引修炼界的注意力,使得各大势力的目光全都投来,寒清雪的处境也会安全许多。

    身在东州,叶辰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神赐福地,因为这个势力与他有许多的恩怨,今夜就一并了结。

    朦胧的夜色下,一道身影划破长空,速度快如流光,瞬息千里,直向神赐福地所在的方向。

    不久之后,叶辰来到了神赐福地山门前。

    神赐福地占据方圆数千里的地域,宗门内奇峰高耸,灵气缭绕,在朦胧的月色下显得很飘渺。

    山门之前,一道巨大的石碑屹立在大地自上,高达千丈,碑面铁画银钩刻着四个大字。

    “神赐福地。”

    叶辰看着那面石碑,表情很冷漠,眼神却如神灯般璀璨。

    他一步迈出,身如大岳横移数万丈,一脚踏下。

    “轰!!”

    千丈石碑直接被踩了个四分五裂,石屑纷飞。

    “嗡嗡!”

    虚空颤鸣,石碑崩碎的一瞬间有一缕缕法则之痕扩散出去,涌入神赐福地中,发出颤鸣,使得神赐福地中顿时一片喧嚣,数道强大的气息爆发出来,元神扫探而来。

    “谁敢来我神赐福地撒野!”

    神赐福地宗门之内的某座山峰上传来冷喝,这声音如惊雷炸响,震散了天上的云层,让一些山岳都在摇颤。

    叶辰没有回应,他目光如刀看向神赐福地之内,迈步而行,每一步踏出四方无数的法则之痕浮现,每一缕法则之痕在颤抖,被他的法所慑服。

    在这朦胧的黑夜中,一缕缕法则之痕成片闪烁,照亮了大片天地,叶辰踏空而去。

    “轰、轰、轰!”

    叶辰强势闯入神赐福地,那护宗大战根本就挡不住他,刚刚才启动就被一脚震成粉碎。

    一个个大阵不断崩灭,叶辰如入无人境,无道阵,什么法阵都拦不住他。

    “什么人!”

    神赐福地中大乱,来人如此强势,让宗门的一些太上长老等人全都惊恐,不知道是谁这么强势的闯进来,难道修炼界真的要大乱了吗?

    叶辰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施展演化术在身上一抹,他的身体便高了一截,脸上片片鳞甲生长出来,将自己变成了原民族的模样。

    这时候,数道身影从神赐福地深处冲了出来,刚好看到一路崩灭大阵闯进来的叶辰,不过因为叶辰改换了形貌,所以他们并不认得此人就是叶辰,看到来人脸上的鳞甲,感受着其体内散发出的蛮荒气息,顿时惊呼。

    “原民王族!”

    “你们原民王族这就坐不住了吗?要知道你们的皇族还未苏醒,如今这般行事,不怕天下共伐吗?”

    一名太上长老王快速赶来,冷声说道。

    “小小一个神赐福地,也想要让天下修者为你们出头?”

    叶辰冷笑,声起间他突然冲向前去,整个人完全化成了幻影,让人看不清楚,瞬息间就逼近那太上长老王的身边。

    “噗!”

    鲜血飞溅,带着热气的血液如同水柱一般自那太上长老王的脖子中喷了出来,喷了身边的几人一脸都是。

    叶辰一把就拧下了太上长老王的头颅,轻描淡写将其秒杀,让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此时每个人都懵了,脑海一片空白,被无尽的恐惧所淹没,竟然连动都不敢动。

    各处山峰上,无数的弟子全都瑟瑟发抖,害怕死亡降临。

    “神王境界以下的蝼蚁,给你们十息时间滚出神赐福地,否则本尊将你们全部灭杀在此!”

    叶辰冷冽的声音传遍整个神赐福地,那些弟子闻言浑身一抖,然后疯狂飞奔向宗门之外,全都逃命去了。

    “站住!你们这些怕死之徒,身为我神赐福地的弟子,怎能在别人的威胁之下弃宗门而不顾!”

    这时候,一声爆喝自深处传来,这声音震得人们双耳失聪,元神刺痛。

    就在声音响起的同时,神赐福地深处一股法则之痕所化的声波急速涌来,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使得大片山峰都不断崩开,天地间罡气呼啸,裂痕遍布。

    “有老祖宗苏醒了,杀了这个原民王族的人!”

    此人一出现,那些太上长老王全都自各个山峰冲了出来,加上一些太上长老,四面八方将叶辰围困,同时展开攻伐。

    “死!”

    叶辰吐出一个字,声音冷酷无比,他抬手间,血气爆射而出,化为一柄千丈血刀,当空一斩,横杀八方。

    这一刀的速度快得出奇,不管是太上长老还是太上长老王都无法躲避,只见血光一闪,然后他们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失去了知觉。

    “噗、噗、噗!”

    一连串的飙血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四方血柱喷射,朵朵血花绽放,在朦胧的月光下有种妖异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