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另一块仙衣碎片

第七百一十八章 另一块仙衣碎片

    在叶辰思忖之时,绝代圣皇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

    “不朽仙药,原来世间真的存在不朽仙药,一共九株他们是未来宇宙**的最大祸首,谁是鱼,谁是饵?”

    声音到了这里已经微不可闻,之后再也没有声音传来。叶辰心中恍然,绝代圣皇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朽仙药,一共九株,不就是那九座峰头上被人采走的仙药么?

    绝代圣皇口中的他们是谁?

    叶辰心中无数的谜。不朽仙药的功效到底有多大,竟然连绝代圣皇的语气都显得很震惊,还有那未来**的祸首又是谁?

    这一切一切都萦绕在叶辰的心头,使得他的心中越想越乱。

    就在这时,那仙桥中央另一处地方突然闪烁一道浓烈的仙光,刺得叶辰等人眼睛都生痛。

    “嗡嗡!”

    叶辰发现染血的衣襟在体内颤鸣,像是要破体而出,它在颤抖,对就是在颤抖,但并非因恐惧而颤抖。

    “怎么回事!”

    叶辰吃惊,染血的衣襟颤鸣着,竟然带着他的身体飞向仙桥中央那发出浓烈仙光的地方。

    叶辰的身体向着仙桥中央飞去,而仙桥中央那仙光璀璨之处也有一件东西飞了起来,顿时让叶辰心猛地一震。

    那是一块白色的衣片,同样只有巴掌大小,只是它上面并未染血,这是与染血的衣襟唯一不同之处,除此之外几乎一模一样。

    “难道是绝代圣皇的衣襟碎片?染血的衣襟也是她的仙衣碎片么?”

    叶辰心中冒出一个想法,使得他震撼无比,可是接下来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论从染血的衣襟上还是那仙桥中央飞旋而起的衣襟上,叶辰都未曾感受到绝代圣皇的气息。至少与他感受过的绝代圣皇的气息并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就是那股仙性。

    “若不是绝代圣皇的仙衣碎片,难道还有另外一个女至尊曾经来过这里?”

    叶辰心中想道,这个想法冒出来之后,自古以来所知的女圣皇都出现在脑海中。

    “难道是后土圣皇女娲么?”

    叶辰心中一跳,要说因果,他与圣皇女娲之间也有着不浅的因果。当初在蓝雨族与后雨相识,而后雨觉醒了远祖血脉,拥有女娲真身。她的血脉已经不能以女娲传承来定论,根本就是返祖了。

    后来在圣王墓中又得到了女娲留下字迹的石碑,更是得到了她留下的机缘,在洗剑池参悟了苍天战血天风的剑道攻伐。

    不过叶辰依旧不能肯定仙桥中央悬浮的衣襟碎片就是圣皇娲女的仙衣碎片,毕竟古时是否还有女圣皇这难以说清。再者,在这长生路上,不单单是苍天大地的至尊,诸天万界的至尊都有可能出现。

    叶辰的身体被染血的衣襟带离海岸,飞向仙桥中央那片悬浮的仙衣碎片。

    他离开了陆地,来到了仙桥上空,就在他距离海岸不远时,大海中狂风怒号,像是有恶魔在喝吼,一层层的Lang涛比先前猛烈了十倍不止。

    “吼!!”

    在红尘海的中央,水花溅起,直冲九重天,一声大吼传来,使得那片海像是发生了大爆炸似的。

    这一声吼太过恐怖了,声波传来,化为极道之痕,崩灭一切,似乎要在一瞬间毁天灭地。

    叶辰大惊,他伸手一抓,金色的血气幻化的手掌无限伸长,一把就将岸上的雅妃娜与奥斯两人带到了身边,然后瞬间将其收入镇妖壶之中。

    危险突然来临,叶辰唯有将他们收入镇妖壶才能保证安全。

    “嗡!”

    染血的衣襟直接从叶辰的体内飞了出来,轻轻颤鸣,仙光照亮十方天地,化为一缕缕皇极道痕,阻挡了极道声波的冲击。

    整片海都在翻腾,一道道巨Lang翻打上了九天,叶辰看到一具具尸体浮现在海面上,像是从海底突然冒出来的,散发出浓重的阴气,森然无比。

    此时,染血的衣襟飞向红尘海中,它在那声厉吼传出的上空停了下来,一道道仙光如同白色的大瀑布般垂落,将那一片海域方圆百里都封了起来。

    “吼!”

    被封住的那片海域中再次传出厉吼,像是要吼碎星域,无比恐怖。只是声音虽然传了过来,但是其极道之力却被染血的衣襟垂落的仙光所抵挡,对叶辰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轰!”

    那片海域沸腾了,海水爆冲而起,倒卷九重天。

    一具高大的身体从海水中冲了出来,他如同一尊魔神一般,黑发飞舞,眸子空洞,像是没有了灵魂。

    “至尊尸体!”

    叶辰惊呼,这绝对是一具名符其实的至尊尸体。这具尸体生前与那些曾被镇压的天域之王不同,天域之王要比至尊弱一筹,而眼前的躯体,其身前必是真正的至尊。

    他一出现,其身周的虚空中无限的星域都在演化,日月星辰幻灭,恐怖无边。

    “吼!”

    那至尊躯体发出一声大吼,化为一股极道波纹冲击十方,想要突破仙光的封印,但是他未能如愿。

    那具身体给叶辰的冲击力太大了。他高大魁梧,如同一座不朽的圣山,其体表无尽的极道之痕在闪烁,任何一缕道痕都可以崩灭一方天地。

    至尊的躯体怒吼,他在仙光封印的海域中横冲直撞,使得海水不断爆开,化为一道道犀利的水箭,蕴含极道杀伐,洞穿四方。

    只是,至尊的躯体没有了神,他只是一具不朽的尸体而已,体内残留执念,只知道一味的杀戮。

    染血的衣襟颤鸣着,仙光越来越炽盛,它垂落下一条条白色的大瀑布,将那里化为一处仙铁般的牢笼,使得至尊躯体如何冲撞也突破不出来。

    看到这一幕,叶辰总算放下心来。他将目光投向仙桥中央,在那里有一片白色的衣襟在浮沉,同样是仙光闪烁。

    叶辰踏在不朽仙桥之上大步走了过去,他知道仙桥中央沉浮的仙衣碎片肯定与染血的衣襟有极大的关联,否则两者之间不会相互吸引,产生共鸣。

    “轰!”

    叶辰脚步踏出,每一步踏在仙桥之上都会有一道道仙光爆射,然后一种诡异的力量弥漫开来,一瞬间叶辰的心神紧绷,似乎感觉到了无尽的危险袭来。

    “轰隆隆!”

    仙桥四方的海面上Lang涛千重,一具具尸体在巨Lang中沉浮。叶辰看到那些尸体有的已经腐烂了,但是其中依旧有着强大的精气。

    “这些尸体生前绝对十分强大,只是陨落在红尘海中不知因为何故使得他们的精气被抽取得差不多了。”

    叶辰心中暗道,那些尸体肉身本来应该坚逾圣铁,可是而今却远不能与生前相比,精气溃散得差不多了,不过依旧能与神铁相比。

    “呜呜呜”

    天地间突然刮起一阵阵阴风,阴风无比猛烈,席卷整片天地,像是有万千恶鬼在哭嚎,那种感觉无比瘆人。

    “呜啊!”

    叫声尖厉刺耳,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叶辰心中一跳,他看到一具随着Lang涛沉浮的尸体骤然间睁开了眼睛,那眸子空洞却森寒无比,然后他竟然脚尖踩在Lang涛之上直立而起。

    一股腐朽而阴冷的气息扑来,使得叶辰浑身的汗毛倒竖。

    “呲啦!”

    那具尸体冲了过来,五指当空一抓,指甲乌黑森森,爪风撕裂了虚空,一缕缕法则之痕浮现,犀利惊人。

    五道锐利的爪风化为一丈大小,将叶辰当头笼罩。

    “哼!无论你们曾经有多么强大,而今精气枯败,躯体已朽,想要逞凶绝无可能!”

    叶辰声音冷冽,面对当头笼罩下来的爪风,他只是随手一挥,金色的血气如同潮水般涌出,轰然一声将爪风被崩灭。

    紧接着,他一拳轰出,黄金血气凝聚的拳印轰碎虚空,霸道无边,一拳就将那具尸体给轰爆了,腐朽的躯体四飞五裂,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然后化为残碎的烂肉散落在红尘海中。

    “呜啊!”

    四处都有凄厉尖锐的声音传来,叶辰眸绽冷电扫视四方,只见一具又一具的尸体都从红尘海中站立而起,他们悬浮在空中,像是有了生命一般。

    一具具的尸体,几乎难以数计,实在是太多了,密密麻麻。

    就算是经过无尽的岁月,他们的躯体中的精气因为某种原因被抽取了,但是而今这些尸体依旧相当于神王境界的强者,有着神王的战力。

    “吼!!”

    一部分尸体发出咆哮,他们那空洞的眼神看向叶辰,而后又从叶辰的身上移开,最终定格在仙桥中央那浮沉的仙衣碎片上。

    叶辰心中一惊,某非这些尸体都是被以往那仙衣碎片的主人所诛杀的不成。不然这些尸体死后无尽岁月为何还如此仇视那仙衣碎片。

    从那些尸体看向仙衣碎片那一瞬间所爆发出的戾气看来,叶辰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仙衣碎片中虽然有微弱的神念残留其中,但却没有了极道之力,只有浓烈的仙性,否则这些尸体岂敢如此对视!”

    叶辰心暗自摇头,看来那仙衣碎片应该是当初被彻底打残了,否则怎至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