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圣骨破法阵

第六百八十四章 圣骨破法阵

    蛮兽吃痛,发出厉吼。

    滚滚声波冲击八方,所有之处山崩地裂,烟尘满天。

    双头秃鹰王与蛮兽大战,战到四方空间崩灭。蛮兽本就伤痕累累,很快就处于绝对下风,被秃鹰锋利的爪子撕下大块大块的肉来,将胸膛都被一爪子洞穿,一颗巨大的心脏清晰可见,强有力地跳动着。

    “虎猿兽,你的主人已死,你守护此地数千年,到头来同样落得个飞灰湮灭,这样的付出毫无意义,我劝你立刻离去,本王饶你不死!”

    秃鹰说话了,它口吐人言。

    “秃鹰王,我劝你就此退走,就算本王将此药田让给你,你也取不走古药。药田有法阵加持,你若妄想抢取无异于找死!”

    虎猿兽等着一双血红的眸子,身上大片的血液飞洒,厉声道,它亦口吐人言。

    “哼!”秃鹰王冷笑,道:“就算本王得不到,也不会让你得到。是死是留,给你三息时间考虑!”

    “你一定会后悔的!”

    虎猿兽厉吼,它那两只血红如残阳般的眼睛闪烁凶光,最后狠狠盯了秃鹰王一眼,迈动脚步快速离去,只是一眨眼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虎猿兽最终还是走了,逃命去了。主人留下的药田暴露,今日秃鹰王带着万千古禽来袭,它已经守不住了。与其枉死,不如留下性命,日后有机会还能报仇。

    散修者们隐藏在远处的山峰之中,看到这一幕全都暗自咬牙。他们本来是要等着蛮兽与古禽拼个两败俱伤最后坐收渔翁之利。不想,虎猿兽受伤太重,先被围攻,后又被秃鹰王重创。

    眼下,他们的计划落空了,想要得到古药比登天还难。谁都可以看出秃鹰王是三级王兽,他们这群神主对上那是寻死。不说其它,单单是秃鹰王手下的一群古禽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散修者们的心在这一颗刻从天堂跌入了深渊,有着一种巨大的落差感。与古药无缘,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强烈的不甘。

    一大片的古药药田就在眼前,眼睁睁看着却无法得到,这中滋味太难受了。

    更远的地方,叶辰与死乌龟隐藏在一座山峰的大石之后,看着前方的一幕,死乌龟道:“嘿,那秃鹰王到头来也只是徒做嫁衣而已。”

    叶辰点头,那药田上有恐怖的力量流动,显然是有法阵加持,想要得到古药谈何容易,若是强取,必会遭受法阵绞杀。

    “轰!”

    秃鹰王一爪子探出,神芒割裂虚空,袭向药田。

    “嗡!”

    在那神芒即将到达山峰的药田时,山峰上浮现出一缕缕古老的纹痕,其上法则流动,恐怖无边。

    “神尊之法!”

    叶辰一惊,法阵中波动出神尊法则,显然此药田的主人曾是一名神尊。

    “轰!”

    法则激活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反震而回,崩灭一切。滔天的法力倒涌,如同长河倒卷。

    秃鹰王长鸣一声,振翅高飞,于此同时它张口一吐,一块晶莹剔透的东西从口中飞了出来,闪烁神光。

    “那是一块头骨,准圣的头骨,有一丝微弱的圣息散发出来!”

    叶辰微微一惊,想不到秃鹰王竟然还有准圣头骨,以此来对抗神尊法阵。

    滔天的法力长河倒卷,秃鹰王祭出准圣头骨,准圣骨头遇到法力波动的攻击,顿时就光芒大盛,那神光透射十方,璀璨得像是一轮浓缩的太阳。

    “嗡!!”

    准圣头颅洒下神光,那光芒中带着一丝丝圣息,恐怖无边,与神尊法阵的力量对碰在一起,发生惊天发爆炸。

    轰!!!

    那一方天地完全被淹没了,万千古禽与秃鹰王倒飞很远,都怕被波及而殒命。

    准圣头骨很恐怖,但是神尊的法阵同样恐怖。毕竟法阵是神尊生前亲手布下的,而那准圣头颅只是一块骨头而已,难以真正力压法阵的力量。

    两者散发出恐怖的力量不断碰撞,使得虚空崩灭,一方天地都成化为黑洞。

    “轰隆隆!”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近一个时辰,人们终于听到了一道骨裂声。

    那道骨裂声如此的清晰,使得修者们心中一跳。放眼看去,只见准圣头骨上生出了一缕缕裂痕,那裂痕在缓缓蔓延,整块头骨像是即将崩碎。

    “咔嚓!”

    这时,又一道裂声传来,却是从山峰的法阵中传来的,法则也裂了。在力量的对碰中,它也无法完整保存下来,阵基的力量耗损过多,生出了大裂痕。

    “嗡嗡!!”

    准圣头骨颤鸣,发出无比炽盛的光芒,它在一瞬家化为一座山岳那么大,对着山峰的法阵直接镇压而下,像是要将整座山峰都给压成粉末。

    无尽的神光倾斜而下,笼罩整座山峰,压力无以伦比,恐怖滔天。

    “轰隆隆!”

    法则受到巨大的压力,也全面复苏,要进行强绝反击,里面冲出了无尽的法则之痕。那些法则之痕凝聚在一起,化为成片的法则之链,一根根铮铮而鸣。

    “轰!”

    准圣头骨与法阵的法则之链终于再次大碰撞,顿时山崩地裂,方圆千里都像是在沉陷,一座座的山峰崩塌,江河断流,瀑布倒飞。

    方圆千里,只有那药田所在的山峰是完好的,其他的一切都崩灭了,一副灭世场景。

    “喀嚓!”

    准圣头颅裂开了,化为碎末簌簌而落,所有的神光在一瞬间消失。

    那山峰上的法阵阵基也不断崩裂,杀伐之力顿时消失,一片碧绿的药田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药香弥漫。

    所有人都看到,那药田是在一座洞府之上,那座洞府的石门紧闭,石门上遍布裂痕,像是随时都会崩塌开来。

    “哈哈哈!

    秃鹰王发出大笑。

    “虽然损失了一块准圣头骨,但是本王终于得到神尊药田中的古药,其中的那株药王起码有两万年的年份了,足以使得本座再上一个台阶。至于其他的古老年份虽然不长,但本王可以将整片药田都搬走,让这些古药生长!”

    “恭喜大王,有了这些古药,大王的实力将会大增!”

    万千古禽都口吐人言。

    “嗯,今日收获甚大,我们觊觎这药田已经千年之久,今日终于得偿所愿,哈哈哈!”

    秃鹰王大笑,得意之极。

    叶辰心中微急,传声道:“想不到准圣头骨最后将大阵的杀力完全消耗了,那秃鹰王完好无损,想要夺取古药有些难。”

    “嘿,不要着急,我们要淡定。我保证那有够那秃鹰王喝一壶的,此时它得意忘形,显然没有发现危险并未完全消失。”

    死乌龟说道,脸上带着一抹阴笑。

    叶辰一愣,听到死乌龟如此一说,他细细感应,发现那裂痕遍布的石门之中隐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当即便明白了一切。

    那是药田主人的洞府,其身死之前除了布下杀阵,且还在洞府之中留下了一道杀力。虽然大阵的力量消耗殆尽了,但是只要秃鹰王对药田的古药下手,肯定会引动洞府中的那道杀力。

    “小的们,你们警戒四方,现在本王要将整片药田都搬走!”

    秃鹰王大声说道。

    话落,它飞向山峰上方,巨大的爪子伸出,化为遮天之幕,一爪子抓落下去,将整片药田笼罩。

    就在这时候,那些散修者中有人坐不住了,化为一道光直接冲向药田,想要夺取几株古药而后快速退走。

    “找死!”

    那散修者一动,那些警戒的古禽就发现了,顿时就飞了过来,利爪所向,无比犀利。

    古禽的速度有多快?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修者能比拟的,那修者当场被抓爆,化为漫天的血雾,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

    “蝼蚁,竟然也敢来抢夺古药,不自量力!”

    秃鹰王冷笑,它一把笼罩整个药田,法力运转就要将药田从山峰上搬走。

    “轰!!”

    就在这时,那洞府前裂痕遍布的石门突然崩碎了,一道无比犀利的杀伐之力透射了出来,使得秃鹰王大惊,双翅展动,扶摇直上,想要躲避这凌厉的一击。

    “噗!”

    它的速度虽快,但还是被那道杀伐之力击中,一只翅膀都被击成了肉沫,羽毛纷飞,血液飞洒。

    “噗!”、“噗!”、“噗!”

    杀力贯长空,如同有人在控制一般,在空中来回穿杀,只一瞬间就将万千古禽绞杀了大半。

    “退!快退!”

    秃鹰王大惊,拍动一只残留的翅膀飞退老远,其余古禽也飞退。

    杀力穿杀几个来回之后就消失不见了,整个山峰又恢复了平静。

    那些躲在一边的散修者吓得浑身冷汗直冒,想不到洞府中还有这么一股恐怖的杀力。

    等待杀力消失,秃鹰王拖着残缺的身体飞了回来,这一次它没有像刚才那般肆无忌惮地出手,而是打出一股力量击在洞府之中,想要试探。

    轰!

    洞府内轰隆隆直响,石屑纷飞,并没有杀力透射出来。

    “想不到他竟然还留了一道杀力在其中,险些让本王喋血在此,真是可恨!”

    秃鹰王冷声道,两只鹰眼冷光爆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