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西方古圣
    “轰隆隆!”

    就在他们将神药自棺材中拔出的一瞬间,整座古洞都轰隆隆摇颤起来,然后在这个石洞的四方就出现一个个幽深的通道。一股股气息传来,像是有无数沉睡的强者在一瞬间醒来。

    在这个古洞的最深处,一个身穿紫金战甲的金发人盘坐在一个祭台中央,他原本毫无生气,像是一具盘坐在那里千万年的尸体。此时却猛地睁开眼来,那蓝色的眸子中透射出两道犀利的光,其中道则交织,恐怖无边,那股气息瞬间笼罩整个古洞。

    所有的神王全都一颤,只觉得一股恐怖的威压铺天盖地,然后手一抖,神药就掉落在地上,而后快速枯萎。

    “嗡!”

    石洞四方的洞道中传来嗡鸣声,一柄柄古矛飞射出来,杀伐犀利,紧接着一个个高大的身影出现。

    “西方修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西方修者!”

    各大神王大惊失色,他们顾不得多想,几乎同时闪身而退,想要离开古洞。

    “噗!”

    一具棺材中的西方修者突然跳了出来,手中幻化出一柄大剑,直接将一名巅峰神主的头颅给劈成两半,那殷红的血液喷射开来,血腥味刺鼻。

    “哈哈哈,几十万年的等待,终于等到了今天!”

    棺材中的西方修者全都苏醒过来,其中一**笑连连,道:“感谢你们拔掉镇神草,让我们苏醒,为了报答你们,我等赐予你们死亡!”

    那西方修者话音一落,体内突然就发出爆响,磅礴的斗气涌了出来,如同大海狂涛般涌向各大神王。

    “就凭你们!一群蝼蚁!”

    星云门的天秤王冷笑,他单手一挥,一股法力涌出,将那些斗气崩灭,不过接下来他直接就向着古洞之外飞去。

    “大家快走,古洞深处有圣息传来,迟走一步,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日月学院的神王也快速退出古洞。

    他们并非惧怕那些苏醒的西方修者,那些人中实力最强的也只有神王境界,但是古洞深处波动出来的圣息却让他们感到恐惧,不敢多留。

    “哪里跑!”

    “我等沉睡无尽岁月,今日初初醒来,你们就做我等的血食吧,为我们补充这些岁月中遗失的力量!”

    就在那些神王退出古洞的下一刻,一大群西方修者全都冲了出来,一个个身材高大,金发披肩,目光凶狠,充满了野性。

    “快走,洞中有圣者!”

    各大势力的神王大吼一声,那些巅峰神主吓得肝胆俱裂,亡命飞逃。

    “嗡!”

    就在各方势力的人逃走时,一只巨大的手掌突然出现在高空中,一瞬间遮掩天地。

    这只手掌枯瘦如柴,像是没有了血肉,只剩下皮包骨头,一把抓落下来,笼罩向所有的神王强者。

    “星域无限!”

    星云门的天秤王大惊,施展秘术,化为一片星域,然后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下一刻就遁出千里,逃离了大手笼罩范围。

    “乾坤无极,隐遁!”

    无极圣宫的神王施展秘术也逃过了一劫。蛮王、日月学院、仙境洞天的神王也逃了出来。

    “啊!!!”

    凌霄洞天与圣修学院的神王没有逃脱,被那枯瘦的大手一把抓在手中,他们疯狂挣扎,震出滔天的法力与成片的神王法则,但是在那只大手之下却起不到一点的效果。

    “神王精血对本圣无用,不过却可以用来滋补本圣的手下,你们两个东方大陆的蝼蚁,死吧!”

    古洞中传出声音,显得无比暴戾与冷酷,然后那只枯瘦的大手一收,两个神王的身体就嘎嘣嘎嘣声响,浑身肌体不断崩裂,神血飞溅,他们惨叫着,挣扎着,但是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力,在圣者的大手之中,如同一只蚂蚁一般。

    此时,其余人都逃到了数千里之外,他们停了下来,心惊胆颤地看着这一幕。他们知道那圣者暂时还无法离开古洞,否则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逃得掉。

    看着凌霄洞天与圣修学院的两个神王如同蝼蚁般被那圣者一把捏死,逃过一劫的神王们全都眼角抽搐,心中颤栗。那些神主强者更是吓得双腿发抖。

    叶辰等人躲在那大石背后看到这一切,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想不到在这古洞中竟然有西方修者!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世界处于圣王墓中,怎么可能会有西方修者。而且他们还是几十万年前就进入这里的,他们是用什么方法逃过无情的岁月而活到这一世的?

    “神圣大人,其他的东方修者跑了,是否需要属下等人将其抓回来!”

    一名身材高大的西方修者对着古洞深处大声说道。

    “不用,你们的实力还未恢复到巅峰,不是他们的对手,本圣暂时还无法离开古洞深处,你们追去只能是送死,都回来吧,等实力恢复,我们就离开天风的坟墓,降临东方大地!”

    那圣者传来声音。

    “是,神圣大人!”

    所有的西方修者全都单膝跪下,恭声道。

    然后,一大群的西方修者都进入了古洞,再也没有人出来,空中的那只枯瘦大手也消失不见,只有点点神王血液凝固在大地之上。

    叶辰携着领域世界快速离开这里,直到远离数万里之后方才在一座山峰之上停了下来。

    “翎儿,你对那些西方修者之事怎么看?”叶辰问道。

    翎儿脸色有些凝重,摇了摇头,道:“此事太过蹊跷,我想不到一个肯定的答案来。苍天战血的坟墓中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西方修者,而且一个个都这么强大。当中有西方大陆的神圣,也就是我们东方的圣者。刚才那些人中有一半都是神王,其余的也是准神王。而且他们的实力并未达到巅峰,法力耗损过多,一旦恢复到巅峰,那些人全都是神王境界的修为,这样的实力有些恐怖!”

    叶辰微微思忖,道:“先前那些西方修者苏醒后对各方势力的神王们说的话我们都听得很清楚。他们说自己已经沉睡了几十万年。言下之意,他们进入这里的时间与苍天战血身死的时间应该相差不久。最奇怪的是,他们竟然可以几十万年不死,逃过岁月的抹杀,这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

    “他们能活到这一世,翎儿想,他们肯定是用了一种圣血封印自己,将自身的气息与法则波动完全封印起来,与天地大道隔绝,如此便可逃过时光的流逝。此处乃苍天战血的坟墓,他们很有可能就是利用了苍天战血的血液封印自己。”翎儿说道。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也就是说只要拥有高境界修者的血液就可以封印低境界的修者是吗?”叶辰问道。

    “是的!比如说圣王,若是拥有足够的大帝血液,那么就可以施展秘术进行自我封印,只要封印不解除,他就算是活上五十万年也没有问题。只是这种活跟死去没什么区别,陷入深度沉睡中,什么也不能做,修为不增反而会在时间的流逝中被消磨一些,所以一般没有人使用这样的方法来延续自己的生命,毫无意义。”

    “可是圣皇与大帝却无法用这样的方法来延续自己的生命。”叶辰摇头,叹息道:“每一个时代都只有一名圣皇,他们无法找到比自己的血液更加强大的血液来封印自己。而大帝们生命本就没有圣皇生命长久,他们死的时候圣皇才步入晚年,同样也得不到圣皇血液来封印自己。”

    “是啊,所以每一代的圣皇与大帝都在追寻长生,长生路究竟是虚无缥缈的传说还是真实存在的呢?”翎儿轻声说道,神色有些出神。

    “长生路是的确存在的。”叶辰说道,他想起了当初在虚无之界的帝宫中看到的刻图,道:“只是那所谓的长生路究竟是通往什么地方,长生路的终点是否就是圣皇大帝们追寻的永恒国度却不得而知。毕竟自古以来都没有人证实永恒的传说。”

    话落,叶辰微微沉默,继而道:“虽然没有人证实过,没有人真正成功过,但是我依旧相信真的存在永生不死的希望。否则历代的圣皇与大帝不会去追寻。”

    “永生不死太过虚无缥缈了,至少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遥不可及,想要拥有寻求永生的资格,我们至少都要拥有大帝的实力,否则连资格都没有。能否永生对于我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只要能让妖族传承下去,能与叶大哥在一起就足矣。”

    “樱子也不要什么永生,只要跟在主人身边,哪怕是明日就会死去,樱子也觉得很满足。”

    叶辰看着这两个女人,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责任与怜惜,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搂着他们,道:“未来的路,我会一步一步走下去,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一直走到巅峰,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你们的所有愿望都会得到满足。”

    他们静静相依,良久之后,叶辰松开手,看着远方,道:“这次凌霄洞天与圣修学院的神王陨落,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夺得神源更加容易了些,现在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