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点醒燕行狂

第四百四十三章 点醒燕行狂

    “叶辰,在我的万兽领域中,你必败无疑!”

    万兽领域将叶辰笼罩其中,燕行狂凌立在这片领域世界的中央,在其身周无数的古兽虚影浮现,发出惊天咆哮。

    “你相信你无敌,我亦相信我自己无敌,你的领域世界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叶辰黑发飞扬,冷眸如电,燕行狂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对手,比郝剑等人都要强。

    “竟然你如此自信那就接接我的万兽无疆!”

    燕行狂霸道出手,双臂一展,领域世界中无数的兽影浮现,全都发出震天巨吼,如同一座座山岳般向着而叶辰狂奔而去,所过之处如同在碾压。

    “吼吼!!”

    无数的古兽自四面八方奔来,将叶辰完全淹没在其中,那些古兽嘶吼,声势惊天动地,若换做他人早已被这等气势所慑,但是叶辰镇定如山,他根本就不闪不避,脚踩神风步,浑身黄金血气滔天,每一寸肌肤都坚硬如神铁,一双金色的肉拳挥出,将一头头古兽打到爆。

    “砰!”、“砰!”、“砰!”

    叶辰不断挥拳,无数的古兽在金色拳头下崩裂,但是那些古兽像是无穷无尽,怎么也轰杀不完。

    “没用的!何为无疆,你身在我的万兽无疆之内,将永远没有尽头,古兽无尽,直到你消耗最后的一丝力量!”

    燕行狂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透射紫色血气,他立身在领域世界中央,双手不断挥动,一个又一个古字浮现,印入虚空之中。

    “你的神通对我无用!”

    叶辰的声音自万兽无疆神通之中传来,显得很是飘渺,像是自另一个空间传来。

    “任你万兽无疆,我自一拳打爆!”

    叶辰更加的霸气,更加的强势,声起间他双拳开始划动起来,一个个古老模糊的世界浮现而出,六道轮回被他融入双拳之中,对着前方缓缓轰了出去。

    “嗡!”

    整个领域世界都在摇颤,这一拳打出,恐怖的气息弥漫天地,六个古老模糊的世界显现出来,如同无底的黑洞一般,将所有古兽全部吞噬,六个世界轮转交替,将那些古兽尽皆碾压成靡粉。

    燕行狂浑身一震,蹬蹬后退几步,眼中浮现惊骇之色。

    “兽王囚笼!”

    他身形一止,手掌遮天,对着叶辰当头罩落,那只手掌仿佛化为了无限大,像是一张天幕,其中无数的兽王冲出,白虎,神狮,巨象等等,全都浮现,四面八方将叶辰所在的空间围困。

    这是一幅恐怖的场景,各种古兽王浮现,蛮荒气息袭人。

    叶辰打出大崩裂手,带着崩裂万物的意志与奥义,一掌横扫四方。

    “轰!”

    一连串爆响,金色的手掌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灰飞,那些兽王哀嚎连连,被金色的手掌扫中,庞大的身躯开始龟裂,而后轰然溃散,化为无形。

    “你的一切手段在我面前都是朽木!”

    叶辰迈步而上,屹立在万兽领域世界的天穹之上,面对燕行狂。

    “叶辰,再接我一击!”

    燕行狂野性十足,一面巨大的古石轮盘自眉心中飞出,迎风见长,顷刻间就化为无尽大,其上刻满了各种兽王图腾,带着一股无尽的蛮荒气息,对着叶辰镇压而下。

    叶辰屹立在原地,脚步未曾挪动一丝,看着那从天镇压而下的图腾石盘,双手开始演化起来,在其头顶上方顿时就浮现出一道巨大的金色方印。

    这道金色的方印散发出一崩裂天地的气息,嗡地颤鸣一声逆天而上,狠狠迎向图腾石盘。

    “轰!!”

    金色的方印与图腾古盘对碰在一起,印身一震,顿时就将图腾古盘给震飞,于此同时方印追击上去,倒翻过来,狠狠砸下。

    又是一声巨响,燕行狂的图腾古盘轰然一声被砸向地面,整个领域世界都遭受了难以承受的震荡,顿时就崩裂开来。

    “蹬蹬蹬!”

    燕行狂连连退步,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

    “你那是什么印法?”燕行狂大声问道,他不甘,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图腾古盘竟然被叶辰直接砸飞。

    “秘术演化的翻天印!”

    叶辰淡淡地说道,一双眸子冷电般地逼视燕行狂。

    “翻天印”燕行狂自语,眼中的狂傲与野性在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形无踪,此时的他变得有些落寞与颓废,自嘲道:“曾经我以为同代同境界中我是无敌的,自从修炼兽王裂神道,就算寒清雪我也有信心在同阶中力压她,而今才知道自己是如此自大,连天脉五逆的你都打不过,谈何无敌!”

    燕行狂仿佛在一瞬间苍老了数十岁,他的眼中浮现出迷茫之色,道:“强者之路要何如走下去?谁能告诉我!!”

    叶辰静静地看着他,这一刻他觉得燕行狂有些可怜。

    在与燕行狂交手的过程中,叶辰感受到的只有那冲天的战意与无敌的信心,没有丝毫杀意,这也让他改变了对燕行狂的看法。

    “以一颗不屈的,无敌的心走下去!”

    面对燕行狂的落寞自语,叶辰开口说道。

    燕行狂微微一震,他看着叶辰,眼中闪烁光芒,道:“你说的对,没有人生来就无敌,只有在成长过程中不断蜕变,最终实现无敌。”

    话落,燕行狂又恢复了自信,整个人再次变得霸道而充满野性,他看着叶辰,道:“今日我败了,你与我二世党素来有怨,你若要杀我尽管动手!”

    叶辰看着他良久,最终摇了摇头,道:“你若死了,对于将来的东方修炼界来说是一个损失。”

    “怎么?你不想取我性命?”对于叶辰的话,燕行狂绝对有些意外,在他所了解的信息中,叶辰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从来都是杀伐果断,只要有机会绝不对让自己的敌人活着,而今从叶辰的话中,燕行狂可以听出他并不想取自己的性命。

    “你与他们不同。”叶辰淡淡地说道,“你虽是二世党中的主事者,但是二世党并非完全由你掌控,你也是被人蒙蔽,受人利用!”

    “此话何意!”

    闻言,燕行狂一身气势骤变,杀机爆射,他目光中闪烁一抹骇然的光,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说,在你们二世党的背后有着一个天大的阴谋在酝酿,关乎灵泉福地宗门传承兴衰。”叶辰一边说一边感应燕行狂的神识波动。

    “不可能!”燕行狂一口否定,道:“二世党乃是我一手建立,能有什么阴谋!”

    “不错,二世党乃是你一手建立,但是却并不受你一人掌控,甚至你也受人掌控。”

    燕行狂沉默了,聪明如他,顿时便想到了什么,眼中的杀机透射了出来,道:“你是在挑拨我与我祖爷爷之间的关系吗?”

    叶辰淡淡地看着燕行狂,哂笑,道:“你不觉得这样的伎俩十分低劣吗,你会上当吗?”

    燕行狂再次沉默了,经过叶辰这么一说,顿时很多的事情都浮现在脑海,建立二世党是他祖爷爷授意,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在按照他祖爷爷的的意思去办,而今想来,燕行狂也发现了许多可疑之处。

    “你是大祖的玄孙,你们之间最为亲近,他不会想到你会怀疑他,所以很多事情都会光明正大的安排你去办,你仔细细想想,你身边的几个二世党巨头他们是不是也有可疑之处。”

    燕行狂目光闪烁不定,脸上浮现出一抹抹杀意。

    “我现在只想知道,若是日后宗门有变,你会怎么做?”叶辰说道。

    燕行狂目光有些复杂,沉默了半晌,道:“我生于灵泉福地,在宗门成长,那里就是我的家,我不允许任何人做出有损宗门传承的事情来!”

    “就算是你的亲人?”

    “是,就算是我的亲人!”燕行狂咬牙道。

    叶辰点头,道:“希望你到时候会像你今天说的这么做,否则我一定取你性命!”

    “下次我一定会打败你!”燕行狂目光中透出一股自信与狂野,他的目光很凌厉。

    “我不会给你机会。”叶辰摇头。

    “我会有机会!”

    燕行狂说完之后转身就走,几个迈步就消失在叶辰的视线中。

    看着燕行狂消失的方向,叶辰摇了摇头,他不知道今日放过燕行狂是不是对的,直觉告诉他,燕行狂这个人并不知道宗门内的阴谋,且这个人除了有些桀骜不羁之外没有什么缺点。

    “燕行狂,你是第一个我亲手放走的敌人,希望我没有看错你。”

    叶辰轻声自语,话落转身离去,脚步刚迈出,一股危险顿时就笼罩心间,一步侧移闪出数十丈远,于此同时一抹血光穿透而至,将叶辰先前立身之处洞穿。

    叶辰身形刚停稳,犀利的攻击又突然出现在背后,这一次他并未闪躲,骤然反身,金色的手掌闪电抓出,锵地一声将一道血光抓在手中。

    那是一把短刺,血色的短刺,其上血色光芒吞吐个不停。

    “嗡!”

    就在叶辰的手抓住短刺的时候,头顶上方空间发出嗡鸣声,瞬间就塌陷了,一只手掌当头压落,那种力量如同数座大岳压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