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圣光洗涤神识突破

第四百二十八章 圣光洗涤神识突破

    “轰!”

    一声巨响,九九八十一步石阶都开始震颤了起来,一圈一圈的圣光自石阶中溢出,一瞬间就恢复了寒清雪与悲无泪还有叶辰所消耗的所有体力。

    叶辰站立在第八十一步石阶之上,他转过身来,面对下方,这一刻无形中竟有一种俯视万古的气势,他就像是一尊绝世君王般,散发出绝对的无敌与气息。

    “吽,咪、嘛”

    整座庙宇中都响起了诵经声,无尽的佛性之光在天空上汇集,而后化为一道金色的大瀑布从天而落,唰地垂落了下来,将叶辰沐浴在其中。

    这一刻,叶辰浑身上下都是金光闪烁,他感受到了强烈的道韵与法则,沐浴在金色的佛性光辉中,似乎隐隐触摸到了什么轨迹,同时神识也进一步的得到了极大地凝练。

    神识修为一点一点增强,不断地突破,神窍秘境神宗境第三重,也就相当于中位神宗!神识境界再次有了大飞跃。

    于此同时,也有两道佛光垂落到悲无泪与寒清雪的身上,她们的神识也再一次得到了凝练。

    尤其是悲无泪,她浑身上下都透射出白色圣光,莹白色的血气不断在体内奔涌,命海之中的灵力也在这一刻发生天翻地覆地变化。

    那些灵力全部化为了法力,这是突破到神窍秘境的体现,一旦体内的灵力完全化为法力,那么就不再是天脉秘境的修者,而是一名名符其实的神宗!

    虽然在地狱中,无法真正的突破到神宗,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悲无泪已经是一名神宗境界的修者。

    无尽的佛性光辉倾泻而下,整整持续了近两日时间,当倾泻的佛性光辉消失后,叶辰、寒清雪、悲无泪同时睁开了眼睛。

    彼此之间的眼中都透着欣喜之色,叶辰与寒清雪虽然没有突破修为,但是神识境界却上了一个台阶,悲无泪命海中的灵力完全化为法力,就差修为与神识的融合了,一旦离开地狱世界,她会在顷刻之间引来神罚,正式晋级为神宗境界的修者。

    “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得到如此大的机缘!”悲无泪感叹,这片地狱世界她已经来过一次,只是上一次并未进入祖神墓,因为那时候宗门并未跟她说起祖神墓的事情,而那时候祖神墓也没有到出世的时间。

    这其中有着很多的秘密,祖神墓的信息是怎么传到东州各大势力耳中的,他们又是如何知道祖神墓会在这个时间出世?这一次提前开启地狱历练,想来必定与祖神墓出世的时间有关。

    叶辰他们都想到了,只是其中的一些细节问题并不清楚,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些秘密不是他们现在应该去追根究底的,眼前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在这祖神墓中寻得大机缘,增强自身的实力,最终安然离开祖神墓,离开地狱世界。

    九九八十一道石阶上泛起淡淡光华,所有的抗拒力量缓缓消失,很快就变成了普通的石阶,悲无泪与寒清雪迈上了第八十一道阶梯,与叶辰站在一起。

    而今,悲无泪看向寒清雪与叶辰的眼光与以往又了很大的变化,她不是心胸狭窄之人,不会因为叶辰与寒清雪的潜力比她大就将他们当做敌人而置他们于死地。

    但是,她有她的骄傲,她有她的信心,像她这样的天之骄女,都有着一颗无敌的心,不管潜力大小,至少心中有无敌的信念。

    “你们的潜力超出我的想象,以往我本来以为已经看出你们的潜力了,现在方才明白,这个世上竟然还有着如此恐怖潜力的人,不过日后等你们与我境界相差无几之时,我一定会邀你们一战。”悲无泪说道,眼中没有敌意,只有一股不屈的战意与对自己的信心。

    “好,到时候一定如仙子所愿,在下也想与仙子切磋一翻,见识见识仙子的大悲赋到底有何神奇之处。”叶辰笑道。

    悲无泪眼中闪过一抹白色的光,微微沉默了一下,道:“叶辰,希望你能一直走下去,你的路太过血腥坎坷,最好不要暴露太多,否则会让自己陷入必死之局。”

    叶辰与寒清雪当即一惊,眼神烁烁地看着悲无泪,他们知道悲无泪肯定是看出了什么。

    悲无泪淡淡一笑,那倾城的容颜如同一朵瞬间绽放的绝世神花,她的眸子很平淡,目光很清澈,带着一丝一丝莫名的悲意,道:“混沌体,天地不容,天下修者不容,你能逆天而行,走到如今这一步,足以说明你不单单是体质绝世,而且心志与机缘也是无人能比,但是你以后的路会更加的艰难,如同上代混沌体,即将迈入圣者之境最终也被天下修为围杀致死。”

    叶辰与寒清雪都想不到,除却李一凡之外,悲无泪竟然也对混沌体有所了解,否则她不可能肯定叶辰就是混沌体而非纯阳霸体。

    “你们放心,我不会泄露这个秘密,因为我不想看到你陨落,反而很期待被天地大道不容的混沌体成长到巅峰时,会会有什么样的能力,这一世大时代开启,各种古老的血脉与体质都会出世,甚至其他天地位面的修者在将来也会降临苍天大地,那时候必然是血腥风雨。”

    “我们苍天大地东方修炼界需要强大的年轻王者,否则将来人族只有被欺辱的份,当初绝代圣皇跨界诛杀几片天地的‘天’,使得那些天地位面的人对我们都有着一种深刻的仇恨。”

    叶辰与寒清雪总算明白了,悲无泪的确是一个很有大局观的人,她知道即将迎来大时代,其他天地位面的人都会将来苍天大地,届时,老一辈的多半不会发生太大的冲突,对战的基本都是年轻一辈,所以东方修炼界不但要应付西方修炼界的年轻王者,还要应付各个天地的天骄俊杰,若是现在自相残杀,年轻王者大片陨落,对于未来的东方修炼界来说,那是一场灾难。

    “仙子是否也是因此才未对梦非烟以及赖月惊等人动手?”叶辰说道。

    悲无泪目光微微一闪,摇头道:“梦非烟此人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时机,她一向对我有杀意,我当然不会引颈受戮,赖月惊这个人则不同,他并未对我生出杀念。”

    叶辰点头,悲无泪其实与他都是同一类人,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若是谁对自己动了杀意,那么就一定不会放过,只要有机会就会将这个危险清除。

    “那么说,仙子如今与我们也有着同样的敌人,梦非烟就不说了,经过前不久的事情,想必仙子不会认为赖月惊依旧没有对你动杀念吧。”叶辰说道。

    悲无泪眼中冷光一闪,道:“在他离开的那一刻,我已经感受到了他心底升起的杀意,虽然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被我所知。”

    叶辰淡淡一笑,现在他和寒清雪还有悲无泪有了共同的敌人,算是真正的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有了悲无泪在,就算是遇到华清扬,赖月惊,郝剑三人联手,他们也可以毫不所惧。

    悲无泪与叶辰谈论了很多,寒清雪则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叶辰的身边。

    悲无泪看了寒清雪一眼,在她的记忆中,寒清雪面对叶辰时已经颠覆了以往的强势与自主。

    “走吧,我去佛堂内看看。”

    叶辰也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只要确定了一些事情就好了无需说太多,他转身看着前方的巨大佛堂,这座佛堂将这个庙宇都隔断了,要进入庙宇的更深处,只有通过前方的这座佛堂。

    叶辰他们站立在第八十一道阶梯上,也是站立在一片巨大的平地边沿,往前看去,佛堂距离他们还有着上百里那么远,这片平地十分的广阔,全都是由青石砌成。

    远远的,他们看到了佛堂正中央盘坐着的庄严肃穆散发出大慈大悲气息的佛像。

    那一尊佛像足有十丈那么高大,浑身都染上了一层金色,闪烁佛性圣辉,透射出一道道的佛光,从佛堂中散发了出来。

    佛陀尊像庄严肃穆,慈悲气息浓重,他阔脸大耳,从其面相来看,似乎有种包容众生万象的感觉。

    叶辰他们回过神来,开始向着前方的佛堂走去。

    由于心底深处对这片庙宇存在着敬意,他们并没有御空飞行,而是在地上行走。

    在这之前,叶辰就有些粗心了,寒清雪长年都是赤、裸双足,没有鞋袜,在太阴城中她都是赤脚踩在地面而行,直到此时叶辰才想起来,在储物袋中一阵翻找,拿出一双叶颜的鞋袜递给了她。

    寒清雪也没有说什么,直接穿上,而后再次往前走去。

    虽然是徒步而行,但是他们的速度依旧很快,不多时就穿越了百里的距离,来到了佛堂的大门前。

    当他们站立在佛堂前,沐浴着金色的佛性圣光,看着佛堂中央盘坐的那尊佛陀时,叶辰、寒清雪、悲无泪三人的眼中全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