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四百一十章 强人齐至
    “叶辰,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保住你的性命么?”梦非烟眼中的杀意炽盛。话落,目光自在场所有人的身上扫过,道:“在我梦非烟面前动杀意,你们是在自寻死路!”

    “水梦仙子!”圣修学院中,闵雨涵盯了叶辰一眼,而后道:“你应该知道气运代表着什么,谁能杀了他就代表着可以拥有能改变命格的机会,从此在修炼一途上能更加顺利的成长,我们并非要与你为敌!”

    梦非烟眼神冷冰地看着各大势力的弟子,整个人的气势在瞬间攀升,手中神剑唰地指向前方,道:“你们之中最强者也不过天脉五逆,在我眼中不堪一击,若是你们执意如此,今日便让你们全都成为我的剑下亡魂!”

    各大势力的弟子们只觉得浑身一寒,梦非烟的气势变得强大了数倍,这才是她的真实实力,让一些人心中生出了无力与恐惧感。

    “哈哈哈!这里如此闹热,我是来晚一步了,水梦仙子仙姿惊世,远远一观便让在下心驰神醉,真乃绝代佳人也。只是不知仙子何以如此动怒,与各大势力亲传弟子拔剑相向?”

    远远的一道声音传来,声音不大,但却让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紧接着一道青色的身影快速而来,只是几闪之间便来到了场中。

    “月惊师兄!”

    闵雨涵面露喜色,眼中闪烁莫名的光芒,大声喊道。

    “闵师妹,发生什么事了。”青衣男子凌立在圣修学院一行人的上空,浑身上下灵光滔天,在其头顶上更是有一把阔刀悬浮,刀身轻轻的颤鸣着,发出一股凌厉的杀伐之气。

    青衣男子便是圣修学院当代亲传弟子第一人,赖月惊,也是上届进入地狱历练活着走出来的强者。

    “赖月惊。”

    梦非烟不缓不急的吐出三个字,心中却是不平静,赖月惊一来,闵雨涵肯定会将叶辰身有气运之事告诉他,届时她想要杀叶辰就不可能了。

    几乎就在心念一动之间,梦非烟突然发难,手中的神剑脱手,悬浮在空中飞速地旋转了起来,一道道犀利的仙灵剑气如同极光般透射而出,洞穿虚空,于一瞬间杀向叶辰,这是要将叶辰一击绝杀。

    “水梦仙子,且慢动手!”

    就在梦非烟展开攻杀的同时赖月惊也动了,他头顶悬浮的阔刀突然一震,刀身猛地竖立起来,一道道恐怖犀利的刀气透射而出,直直迎向梦非烟的仙灵剑气。

    “嘣!”、“嘣!”、“嘣!”

    同尽的余力如同潮Lang般涌向四方,各大势力的弟子们没想到两人会突然出手,根本就没来得及闪开,被余力所冲击,震飞好几十米,一个个口吐鲜血,有的更是骨断筋折!

    他们一个个心中骇然,这还只是余力而已,就让他们险些伤到了本源,这等攻击若是落在他们身上将是什么后果,毫无疑问会被秒杀!

    各大势力的弟子们一个个冷汗直冒,还是低估了洞天学院亲传弟子第一人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先前还想与梦非烟争着杀叶辰,若非赖月惊到来,他们或许已经成为了冰冷的尸体!

    就在梦非烟与赖月惊出手的同时,叶辰也动了,他迈步而走,身形如风,瞬间暴退几十米,全身是上下神光流动,在其体表有道金色的罩子,将其护在其中。

    叶辰一直都在注意梦非烟,知道她必不会就此甘休,所以早已准备好了应付一切的打算,悄悄的在体内激活了一张防御神符,那是进入地狱之前死乌龟给他的。

    “神符!”

    梦非烟与赖月惊冷冷的看着叶辰,没想到他竟然有防御神符在身,且什么时候激活的竟然逃过了他们的感应。

    “赖月惊,我今日必杀此人,难道你想阻我?”梦非烟冰冷的眼神直视赖月惊,浑身上下杀气弥漫。

    “仙子误会了,在下只是想要弄清楚始末,想知道仙子先前为何会与我圣修学院乃至其余势力的弟子们敌对。”赖月惊淡淡一笑说道,于此同时,闵雨涵嘴唇轻动,传音入密将事情的始末告知了赖月惊,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变。

    赖月惊的神色变化虽然只是瞬息之间,但还是被梦非烟捕捉到了,她冷冷的道:“赖月惊,此事与你无关,希望你最好别插手。”

    “哈哈哈!”

    赖月惊大笑,指着叶辰对梦非烟道:“此人身上竟有大气运,气运这种东西,仙子是想独占吗?”

    “不错,气运这种东西,可以改变修者的命格,乃逆天之物,对于谁来说都是天大的机缘。”

    就在这时又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一道身影快速靠近。

    “日月学院郝剑!”

    梦非烟与赖月惊同时将目光投过去,只见一位身穿淡黄色衣衫,浑身上下都有丝丝剑气透射的青年男子快速到达了场中,他黑发浓密,随意的束在脑后,眼神非常犀利,身材挺拔,有着一股凌厉的气势,就像是一把随时将要出鞘的神剑。

    “想不到大家都比我先到,梦仙子,赖兄,郝兄,多年不见,久违了!”

    随着一道声音的响起,又一人来到场中。

    “华清扬!”

    梦非烟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显示着她此时的心情是如何的不平静。

    华清扬看着梦非烟淡淡一笑,显得很是儒雅,他有一股难以言喻的亲和力,让人很容易生出亲近之心。

    “各位这是在做什么,祖神墓即将开启,你们这是要在进入祖神墓之前切磋一番么?”华清扬身材修长,身穿浅蓝色的衣衫,一头黑发一半披在脑后一半自然垂落在胸前。

    “多年不见,华兄风采依旧。”郝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客套话就不要说了。”华清扬淡淡一笑,而后道:“两位好像与梦仙子之间有误会?”

    赖月惊与郝剑彼此对视一眼,而后笑道:“是不是有误会你得问梦仙子。”

    华清扬将目光投向梦非烟,梦非烟冷冷的看了赖月惊与郝剑一眼,道:“我欲杀叶辰,是你们在此阻拦,是不是误会你们心中自然明白。”

    闻言,华清扬微微转头,目光停留在叶辰的身上,他淡淡一笑,道:“梦仙子,那叶辰虽为传说中的纯阳霸体,但是我不觉得他现在有资格让你动手,想要杀他只需一指足矣;杀他事小,可杀他之后道心染瑕却得不偿失了。”

    “华清扬,你无需多说,今日我必取叶辰性命,你若要助我便拦下他们两个。”梦非烟是铁了心要杀叶辰,而今与她关系复杂的华清扬到了,等同于多了一个强力帮手,可以牵制赖月惊与郝剑,如此她便可以轻易击杀叶辰。

    华清扬摇了摇头,苦笑道:“既然你执意要杀他,我也只有依你之意了。”

    话落,华清扬看着赖月惊与郝剑,道:“两位,多年不见,不想今日见面便要兵戎相向,事出无奈,还请两位不要介意。”

    郝剑眼神微冷,凝视华清扬,道:“华清扬,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让我看看些年来你长进了多少!”

    “咻咻咻!”

    随着郝剑的声音落下,无数道剑气就从他的体内透射出去,像是一片剑阵笼罩天地一般,带着犀利的攻击力,那股凌厉的气息吓得其余弟子们尽皆飞退。

    “郝兄,你挡住华清扬,我去阻止梦非烟!”

    赖月惊大声道,话落他踏步而行,向着梦非烟的方向冲去,想要阻止他杀掉叶辰。

    “你们两个一个都不能少,陪我好好过两手!”华清扬笑道,声音带着磁性,一头黑发轻轻飞舞着,他气质儒雅,但此时又有着一股霸气,混合在一起有着一种特别的魅力。

    话落,华清扬双手一展,嗡地声,天空中一道巨大灵力网快速地落了下来,将赖月惊与郝剑两人都笼罩。

    “叶辰,我要杀你,谁也救不了你!”

    梦非烟一步一步向着叶辰走去,每一步踏出都让四方空间一阵颤动,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压了过去,那股力量就如同有数座大岳同时镇压了下来,让叶辰都感到一阵胸闷。

    看着梦非烟一步步走来,释放出的气势压迫越来越恐怖,叶辰站在原地一步也未曾移动,在他的命海之中,一张四级极品攻击灵符悄悄地激活,随时都能发出强绝的一击。

    情势已经到了如此局面,叶辰别无他法,唯有打算尽出底牌,竭尽全力才有可能保住性命。

    “无论你是什么体质,在我梦非烟的面前,你都只是可怜的蝼蚁,你没有成长的机会!”

    梦非烟在虚空踏步,强势无比,浑身上下仙灵力滔天,如同倒翻的大海一般不断地压在叶辰的身上,话落之际,她突然出手,一只纤细的手掌随意往前一按。

    “嗡!”

    那只手掌化为十丈大,瞬间崩灭虚空,带起一大圈的灵力波纹冲击四面八方。

    看着梦非烟压落的手掌,叶辰的瞳孔都缩成了两点,心念一动就要祭出攻击灵符。

    就在这时,一抹血光洞穿虚空,突然杀至,快到了极致,伴随着滔天的血气笼罩方圆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