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四百零二章 苍天座下的使者

第四百零二章 苍天座下的使者

    血轻舞轻轻的推开叶辰,从叶辰的身下翻爬而起,她亦是浑身浴血,若非叶辰以身体死死相护,在那滔天的银河之水冲击下,她早已失去了生命。

    这让血轻舞的心中升起了疑惑,难道叶辰的肉身比她的肉身还要强大?显然,血轻舞可以感觉得出来,以叶辰而今的境界,肉身强度最多也就与她在伯仲之间,不可能比她更强悍。

    可是,面对银河之水的冲击,显然叶辰的肉身抵抗力要更强一些。

    血轻舞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叶辰身上,此时的叶辰早已不成人形,一身的骨骼完全碎掉,整个人像是散了架似的,血肉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很多地方都已经成了肉泥。

    “叶辰!”

    血轻舞声音颤抖,当她发现叶辰尚有生命气息时,脸上不自觉的展开一抹激动的笑容,这是自四岁之后她的第一个笑容。

    “我知道你不会轻易死去,因为你的命是我的!”

    血轻舞自言自语,眼神中,一时恨,一时喜,精彩至极。

    话落,她将双手贴于叶辰的身上,蕴含强大生机的修罗血气灌入叶辰体内,为他修复伤势。

    血轻舞自己也受伤不轻,但是此时她没有先为自己疗伤,而是以血气助叶辰疗伤。

    由于受伤不轻,内腹本就有许多的裂痕,如今体内的血气全都用来为叶辰疗伤,使得她的伤势逐渐的加重,口中大口的血液涌出。

    血轻舞的情况很不好,叶辰的身体机能在缓缓地恢复,她却在逐渐地恶化,一张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苍白无比,但是她没有停下来,依旧不断的为叶辰输送血气。

    直到两日之后,叶辰的伤势终于是稳定了下来,其实以他的体质根本就用不着血轻舞如此耗费血气疗伤,血轻舞也知道这一点,但她还是为叶辰持续不断输送了整整两日的修罗血气。

    此时,血轻舞面色苍白如纸,性感温润的嘴唇也变得干裂,甚至都崩出了口子,她无比的虚弱,最后看了叶辰一眼,然后便闭目开始调息起来。

    一日之后,血轻舞的身体好了大半,伤势痊愈,整个人的状态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叶辰的身体也缓缓的动了动,然后渐渐地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叶辰便看到血轻舞那张美丽倾城的容颜以及冰冷的眼神。

    叶辰盘坐起来,微微运转血气,发现体内有一丝异样,微微一愣,而后道:“谢谢你。”

    血轻舞冷冷的道:“不用谢我,我只是还你一份情,日后依旧会杀你!”

    “无妨!”叶辰摸了摸鼻子,笑道:“我随时恭候。”

    “那银河劫,你能承受,为何我不能?”血轻舞问出心中的疑惑,这让她一直不解。

    叶辰笑了笑,眼中浮现出一道莫名的光,道:“因为这是我的劫,是为我特定的劫,我想它并非真的来自天道。”

    “并非来自天道?”血轻舞被叶辰的话弄得有些懵,微微思忖后,目光扫视这片世界,惊疑不定的道:“你是说,这或许是六道圣皇早已安排好的?”

    “或许是吧。”叶辰点头,他也只是怀疑,并不能肯定。

    血轻舞眼中光芒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微微深思后站起身来,冷冷的道:“走吧,去世界中央,等你学会六道轮回大阵,我们便可离开这个地方了,还有很多机遇等着我们,再说一年的时间也不长,已经快过去一半了。”

    “好,走吧!”

    叶辰自地上翻爬而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踏上虚空,当先而去。

    血轻舞紧随其后。

    就在这时,天上突然之间就是乌云压顶,整个大地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叶辰与血轻舞同时大惊,还未等他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股恐怖的威压顷刻间笼罩天地,像是有一头蛮兽复苏了,天地间到处都充满了暴戾之气。

    同一时间,圣城外的地狱峡谷中,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他们所在的上空中也是乌云压顶,罡风呼呼声响,在那九天之上像是有一头蛮兽即将挣脱枷锁。

    玉玲珑脸色微变,一双妩媚夺魄的眸子中透射出两束紫色神光穿过紫玉宫殿,直透苍穹。

    “青鳞使者,你这是何意,难道要不顾这片天地的规矩,强行对修者出手吗?”

    玉玲珑的声音冰冷,透着一股坚决与战意,话落,她从紫玉宫殿中飞了出来,浑身上下紫光滔天,一条条近乎道的法则之痕笼罩周身,闪烁个不停!

    “修者,本座自不会破坏规矩,苍天沉睡,只余一丝神念执行这片天地的规则,所以规则不全,本座作为苍天座下四大使者之一,自有代为执行规则的权力,你身为这片天地的修者无权干涉本座行事!”

    那九天之上轰隆隆直响,发出一道威严的声音,如同雷鸣,震得人们双耳发聩。

    所有人的修者全都面色苍白,他们感受到了一股无以伦比的威压,恐怖至极。

    洞天学院以及福地的主事者们浑身颤抖,他们当然明白九天之上的是什么,虽然看不到真身,但是苍天座下四大使者青鳞之名却让他们颤栗。

    苍天,这片天地称之为苍天大地,苍天就是这片天地的规则的最高执行者,从未有人见到其真身,不知道是人是兽,亦或是能量体,但是人们都知道苍天恐怖绝伦。

    自古以来,多少圣皇都无法奈何苍天,唯有绝代圣皇惊艳古今,不将苍天放在眼中,但是对于一般的修者来说,那就是绝巅的存在,绝对的主宰!

    苍天座下的使者,不用想也知道有多么的恐怖!

    所有人都瑟瑟发抖,不知道苍天座下的青鳞使者为何会出现,大部分的人都伏跪了下去,承受不起这等威压,各大势力的主事者们在苦苦的支撑,也即将伏跪而下。

    “希望你不会破坏这片天地的规矩,你若要代天道执行规则,那么你应该知道分寸,你应该很清楚,苍天大地虽然已无圣皇,但并非无帝尊!”

    玉玲珑一句话惊起千重Lang,无异于在所有人的心中投下一块大石。

    “难道这个世上还有大帝在世吗?”

    这简直就让人们不敢相信,大帝若真的在世,为何数万年来都不见其踪影,难道是新生的大帝?

    这一刻,人们心中充满了谜。

    “修者,你是在威胁本座吗?”青鳞使者的声音自天穹上传下来,带着无尽的威压与蔑视,仿佛天下的所有修者在他眼中都只是蝼蚁。

    玉玲珑冷冷的看着九天之上,道:“你若不信,大可不顾规则一试!”

    “哼!一只蝼蚁也敢威胁本座,当今天下若有大帝,怎可逃脱本座的感应!”

    青鳞使者冷冷的声音传了下来,紧接着一只巨大的青色爪子自苍穹上探了下来,那只爪子表面覆满了青色的鳞甲,带着一股惨烈的气息洞穿虚空,直接自祭台之中穿过。

    同一时间,叶辰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危险感,那种危险不是来自他身处的世界,而是来自另一个地方,他猛地推飞血轻舞,整个人如同一只狂暴的蛮兽,狂化诀运转,发出一声低吼,身体瞬间暴涨一倍。

    攻杀术运转,血气叠加十次,触发五倍攻击力,在狂化诀之下就是十倍攻击力,于此同时,两大领域世界展开,大崩裂手施展,大杀生术也施展开来。

    所有的秘术一并施展,叶辰感觉到了无以伦比的危险气息,那种气息太恐怖了。

    “轰!!”

    就在这时候,一声震裂天地的巨响声,使得这个世界疯狂地摇动,叶辰看到天穹裂开了,一只巨大的青色爪子探了下来,其上覆盖了青色的鳞片,每一块都有桌子那么大,闪烁寒光。

    血轻舞被叶辰推飞,刚反应过来便看到那青色的爪子从天而降,一把抓向叶辰,那股气势像是整片天宇都压落了下来!

    “大崩裂手!”

    叶辰轮动右手,整只手掌完全化为橙金色,一股崩裂万物的气息散发而出,嗡地一声崩碎虚空,直接迎向那巨大的青色爪子。

    “轰!!”

    大崩裂手携着十倍的攻击力拍在那青色的爪子上,发出一声大响,但是叶辰却感觉自己像是拍在了神铁之上,一股力量反震而回,使得他浑身嘎嘣嘎嘣声响,骨骼几乎全碎,这让他心中惊骇无比,这只青色的爪子是哪里来的?

    外界,地狱峡谷中,玉玲珑眼中冷光爆射,直视天穹,道:“青鳞使者,你违背了规则,竟然动用神窍秘境应劫的力量,你可知道后果吗?”

    “后果?苍天沉睡,本座就是法,本座就是道,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规则!”

    话落,青鳞使者的那只爪子变得更加的粗大了,恐怖无边,其上的气息也是暴涨,竟有一缕缕的法则之痕在闪动,看来他是想要一举灭杀叶辰。

    “你!”玉玲珑大惊,一身紫色神光滔天,双手快速划动起来,一缕缕紫色的法则之痕凝聚,嗖地一声贯穿虚空杀向青鳞使者的爪子。

    “呦!”

    就在这时,遥远的天际尽头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凰鸣声,各种异象纷纷呈现。

    “帝息!”

    有人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