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都是来送死

第三百四十七章 都是来送死

    夜晚,四名长老潜入城主府大院,对付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与十多岁的小少年,他们四人心中很是不屑,不过太上长老的命令不可违。

    潜入城主府后就直奔大院,他们一路无比的顺利,没有任何人发现,当他们来到三名护法身死的大院中时,一丝危险的警兆在心底升起,还未曾有所动作,一张巨大的网便从天而降。

    四人冷笑,单手一举,手中出现一把雪亮的长刀,一刀劈出想要将罩落下来的网给斩破。

    “咻咻咻!”

    就在这时,无数尖锐的破空声同时响起,几乎就在一瞬间上千道弩箭破空而来,那锐利几乎要穿透虚空了,犀利无比,带起强劲劲风,还未射杀到他们的身上便让他们感到遍体生寒,心中被死亡的恐惧所笼罩。

    “快避开,这些弩箭穿透力极强,足以破开我等的防御,不能硬抗!”一位长老急声喊道,身行连连闪动想要避开,可惜四面八方全都是弩箭,将他们可以躲避的空间完全的封死了,根本就避无可避!

    “拼了!”

    四**吼,浑身上下透射出灵力,形成护罩,于此同时血气遍布全身。

    “嘣!”、“嘣!”、“嘣!”

    四人体表的灵力护罩只是稍微挡了一下便嘣嘣的碎裂了,弩箭穿身而过。

    “噗!”、“噗!”、“噗!”

    四人身上不断爆射出血箭,他们惊骇欲绝,没想到还未见到叶笑与青幽便失去了生命,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未看清楚到底是哪些人射杀了他们。

    他们不相信是军队中的弩箭手,因为他们认为军队中的弩箭手不会有这等实力,同时他们明白了,叶笑与青幽是故意引诱他们来刺杀的,早已在城主府中设下了各种埋伏。

    看着青幽与叶笑从大院后方的屋子中走出来,四人的目光同时定格在他们的身上。

    “你,你们你们好卑鄙!”有三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有当中一人勉强说出几个字来。

    “卑鄙?”叶笑不置可否,“何为卑鄙,若非你等想要取我与青幽的人头又怎会死在这里,这一切都是你北冥家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

    这一切的过程叶辰与叶颜还有后雨全都看在眼里,他们在应城之外,以神识扫探,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中。

    北冥家的四大长老一去不返,可谓是损失无比的惨重,不过着仇恨却是更加的深了。他们无法相信,四名长老,那可都是有着命海秘境第一次命泉汹涌的修者,而且是第一次命泉汹涌巅峰,这么强大的四人竟然也陨落在了城主府!

    北冥家剩下的三名长老与三名太上长老也都来到了家族大厅,这一次三名太上长老没有急着说要让人再去刺杀了,大厅中很安静,落针可闻,气氛无比的压抑。

    良久之后那位面色如婴儿般红润的太上长老出声打破了沉寂,道:“今晚我亲自走上一趟,看看叶笑与青幽身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高手,竟然连我北冥家的四大长老一个都无法活着回来!”

    “太上长老,这您不能去冒险!”北冥家主急声说道。现在的他真的不想对付炎龙王朝了,若是太上长老们也死了,那么北冥家很快就会被其他几大家族分食得点滴都不剩。

    “不是还有他们在吗?”那位太上长老指了指另外两名太上长老,而后道:“我北冥家还有老祖,虽然三百年了,但是老祖的生死无人可以定论,所以即便是我们这几个老家伙都不在了,其他几大家族也不一定敢动我北冥家。”

    “大哥,我看你还是留下灵魂烙印吧,如此可防万一,若是真有强大的人物在叶笑与青幽的身边保护他们,大哥若是有危险也可以灵魂印记传递一些消息回来。”另一名太上长老沉声说道。

    “这是当然,我倒想要看看究竟是何方高人,在这整个楚王朝,除却楚王城的护国堂中有几位命海秘境第三次命泉汹涌以上的超级高手之外,我还真未听说过有哪个高手,除非是那些大家族中的老家伙!可是叶家能请动吗,他们能出得起什么样的代价去请那样的高手?”

    这一日夜里,深夜时分,万籁俱静,叶辰与叶颜还有后雨依旧在注视着应城城主府。

    一抹灰白色的身影如同幽灵般进入了城主府内,避过所有的巡逻军士,很快的便向着城主大院而去,不多时他便到了三名护法与四名长老身死的地方。

    到达这里时,太上长老北冥硕神色一变,他感受到了北冥家的护法与长老遗留下的淡淡气息,他眼中精光湛湛的扫视着大院的地面上,耳朵快速的闪动了起来。

    突然北冥硕冷笑一声,道:“现身吧,就凭你们这些弩箭手也想伏击老夫,真是天大的笑话,老夫就是站在这里让你们射上一万箭也难以伤到老夫分毫。”

    “哈哈哈!”叶笑与青幽自大院后的屋子里走了出来,“稀客,稀客啊,北冥家太上长老夜深造访,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只是不知道阁下不请自来,且行为鬼祟意欲何为,是要做梁上君子行偷盗行为吗?想不到堂堂北冥太上长老竟然是这等货色,真是难以置信啊。”

    “你!黄口小儿修要逞口舌之利,今日老夫特来取尔等项上人头,你等若是识相的就自割头颅!”北冥硕冷笑道,不过心中却是有些惊骇,他发现叶笑竟然有着命海秘境第一次命泉汹涌巅峰的修为,而青幽的修为竟然与他一样处于第二次命泉汹涌巅峰,这实在让他不敢相信。

    非但如此,大院四周埋伏的弩箭手竟然全都是九段巅峰的修为,有的更是迈入了准命海秘境的行列,实在是让他震惊得无以复加,这样的一只军队世俗界谁能抗衡?

    不过他倒是不担心,因为他有灵兵,灵兵这种兵器虽然在修炼界算不得什么,但是在世俗界来说,能在命海秘境第三次命泉汹涌以前就有灵兵的人少得可怜,而手持灵兵势必能让自己的战力大大的提高,对付一个与自己同样境界的人以及一个比境界低一个境界的人,北冥硕信心十足。

    叶笑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北冥硕,淡淡的道:“北冥太上长老,你说你也七老八十的人了,半截身体都已经埋进泥土中了吧,一跳出来就大方厥词,如同一个三岁小孩,你知羞不知羞?”

    “不知羞。”青幽摇了摇头,眼神冷酷的看着北冥硕。

    “两个小孽障,你们杀我北冥家数名长老与护法,仇深似海,今日老夫割下尔等头颅,杀光城主府中所有人来祭奠北冥家的英灵!”

    北冥硕被气得疯狂,像他这样的人在北冥家乃太上长老,不但是在家族中受人尊敬,就算是在整个应城,乃至整个楚王朝也是地位崇高的存在,何时被人如此嘲讽过,况且还是一个年轻人与小小少年。

    北冥硕话落整个人如苍鹰般的扑杀了过来,四周的弩箭手就要发射弩箭,青幽抬手止住他们,他单手一伸,锵地一声颤鸣,一把漆黑的灵刀出现在手中,刀锋泛动幽冷的寒光,刀尖上的刀芒更是吞吐不已。

    见到青幽亮刀,北冥硕心中一惊。

    灵刀!

    他想不到对方也有灵兵,而且他感受着那气息,似乎品级不会比他的灵兵低。

    “轰轰轰!”

    北冥硕连连挥出数拳,土黄色的灵力狂暴而出,化为几道磨盘大的拳印,将虚空都震得嗡嗡声响,带起一道道狂暴的罡风,所有的弩箭手快速避让,只觉得肌体欲裂,一阵生痛。

    青幽挥刀而斩,一道道雪亮的刀光划破漆黑的夜空,照亮了四方,嘣嘣嘣声中直接将北冥硕的拳印全部劈散,于此同时他身体微微一震,冰冷的杀气散发而出,一瞬间,所有人都有种跌入九幽地狱的感觉,一种刺骨的森寒直透心间。

    北冥硕心中一颤,灵魂深处莫名的升起一股惧意,就在这时,青幽一刀斩下,北冥硕大惊之下心念一动祭出一把灵剑当空一档。

    锵!

    灵剑顿时便化为两截,但是刀势微微受阻的一瞬间,北冥硕侧移两步避过必杀一击。

    “你避得了吗?”

    青幽冷酷的声音响起北冥硕的身边,就在他的身体刚停稳的时候,一只手骤然伸了过来,屈指成爪,噗地一声穿透了他的胸膛。

    “噗!”

    北冥硕顿时便喷出一大口鲜血,雪白的胡须都染成了血红色,他的眼中满是惊恐与不甘,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样死去,修炼两百年,一朝化枯骨。

    青幽五指一收,砰地一声捏碎他的心脏,北冥硕一口鲜血喷出数米远,瞳孔急速扩大,然后失去所有的光泽,身体缓缓往后倒去。

    叶笑眼角微微抽了抽,虽然他身为将军,也见过铁血的画面,但是青幽将手伸进北冥硕的胸腔内捏爆其心脏还是让他受了点刺激。不过他知道,若非北冥硕狂言要杀光城主府上下所有人的话,青幽应该不会这么残酷的杀死他,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