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两百七十三章 夺魔族,见石刻

第两百七十三章 夺魔族,见石刻

    “想要报仇?”赵天渠冷笑,“你没有机会了,永远都没有!”

    话落,他抬手又是一指,灵绳再次飞出,直接缠绕向玛丽。

    凌霄洞天的亲传弟子眼角抽了抽,微微转过脸去,眼中闪过一抹不忍之色。其余人则冷漠的看着赵天渠出手。

    就在赵天渠对玛丽出手的时候,叶辰动了,神风步五倍速度展开,他化为一道神风,无迹无踪,一瞬间就越过所有人,出现在玛丽前方不远处,虚空中绿化一闪,出现一个绿色的小壶。

    “万法皆存,乾坤赦令,收!”

    就在灵兽即将束缚道玛丽的时候叶辰的镇妖壶祭了出来,一瞬间将玛丽收了进去,于此同时,他虚空一抓,金色的血气大手穿过虚空,一把将玛丽流下的,此刻正落向深渊岩浆的那滴血泪抓在手中。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几乎就在一眨眼的时间,等所有人反应古来时,玛丽已经被叶辰收入了镇妖壶中,而那滴泪水也被叶辰抓在了手里。

    “大胆!你是何人,竟然来此欺我等,简直就是找死!”

    赵天渠暴怒,让人在自己手中将猎物给抢走了,这让他在众人面前颜面大失。

    “锵!”

    一抹剑光乍现,赵天渠含怒出手,祭出神兵斩断虚空,要一击必杀叶辰,这一剑仿佛要将整个魔洞都劈开,只是剑气上自然震荡出的灵力逼得大部分修者不断后退,心中颤栗不已。

    叶辰瞳孔一缩,神风步展开,第一时间退走,但那一道剑光太快了,眼看避无可避就要被斩中。

    这时,一只纤细的手掌突然出现,在虚空随意一拍。

    “轰!”

    虚空崩塌,完全化为了黑洞,这只手掌白皙胜美玉,一掌拍在剑气上,嘣地一声,剑气顿时就溃散了,让赵天渠与一众人都是大惊失色。

    然后他们便看到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美得让人窒息,特别是那种清冷的气质,宛如月宫仙子,只一眼便让人深深的迷醉。

    寒清雪抬手崩碎了剑气,另一只手伸手一揽,竟是直接将叶辰揽入怀中,而后疾电般往来日的出口飞去。

    “拦住他们,决不能让其逃走!”赵天渠反应了过来,陡然一声大喝,他抢先出手,祭出神剑,嗖地一声就飞向洞口,由于他们离洞口比较近,而且很多弟子都靠近那通往外面的洞口,所以很快的一大群人就将洞口给堵住,当中更有数名亲传弟子。

    寒清雪身形一顿,想也没想直接返身而回,向着另一个通道飞去,白影一闪就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追!”赵天渠咬牙切齿,握紧拳头,自语道:“竟然在我手上抢人,我会让你们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凌霄洞天的亲传弟子带着凌霄洞天的一众六合秘境的弟子跟在最后,他面无表情,但仔细看似乎能看到他眼底深处有奇异的光芒在闪烁。

    在这里有着上百个洞口,除了那个来时的洞口,其他的洞口通向何处没有人知道。

    出路已经被众人堵死,寒清雪无奈退走,只得随意选择了一个洞口,她虽然强,但境界始终只有天脉一逆,虽然同阶可无敌,但对上一群都在天脉三逆以上的亲传弟子却无法战胜,何况还带着一个叶辰。

    寒清雪与叶辰进入的洞道很幽深,蜿蜒不知通向何处,他们急速飞奔,后方大批的修者追来,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停下来。

    不知道在这个洞道里飞行了多久,后方各大势力的弟子们紧追不舍,虽然距离寒清雪与叶辰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是这通道没有岔道,只要一直追下去,迟早会被追上。

    渐渐的,寒清雪神色微变,她隐隐闻到了一股腥味,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股惨烈的气息,凶残,暴戾等等。

    叶辰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神识虽然不及寒清雪强大,但对这种未知的凶险有一种特别的灵觉感应。

    “师姐,前方好像有什么东西存在!”

    “我们只能往前走,后面全是各大势力的弟子,前面的东西说不定正好能帮助我们摆脱他们。”寒清雪很冷静,她虽然感觉到前方的未知生物很危险,但已经镇定依然,丝毫不惧。

    叶辰点头,“不错,我们无路可退,唯有向前。”

    寒清雪的速度更快了,她一只手揽住叶辰的强壮的腰身,浓重的男子气息散发而出,仿佛对她也没有半分影响,依旧是那么淡然,清冷。

    越往深处,那股惨烈的气息就越是浓烈,这种气息仿佛是有一头太古凶兽蛰伏在洞道的最深处,让人心悸。

    一刻钟之后,前方的通道变得越来越宽阔,还有幽暗的光亮从深处透射了出来,这种幽暗的光照射在两边的石壁上,引起来寒清雪与叶辰的注意。

    从进入这个洞道开始,寒清雪与叶辰都在全力的飞行,根本没有将注意力放到两边的洞壁之上,而今一看,心中顿时一突。

    在洞壁上到处都是刻痕,其上刻满了各种画面,但每一幅画面中都会有一条条八头大蛇,他们吐着腥红的信子,蛇口大张,獠牙锋利,闪烁寒光,无比森然。

    在那些画面中,一条条八头大蛇凶威滔天,喷吐毒物腐蚀大片土地,一口下去将万千生灵都吸入口中,它们蛇身横扫,所过之处尽是毁灭,山川崩塌,大河断流,地面沦陷,生灵涂炭。

    刻着的图画一幅连着一幅,仿佛是在诉说着一个古老的故事,且有着莫名的力量,让人一观之下仿佛身临其境般将当初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历历在目。

    在那图画中,叶辰看到八头凶蛇仰天嘶吼,八颗狰狞的头颅齐齐摇动,一吼之下周围无尽的山川大岳尽皆崩塌,像是发生了大爆炸,简直就是世界末日。

    叶辰心惊,石壁上的画面定是前人所刻,且十之八九是真实发生的,否则谁有这么无聊跑到这里面来刻下一个虚无的故事?

    那些八头凶蛇,足足有十几条之多,在那刻画中,其中有一头像是所有八头凶蛇的王,它凶残无比,身体一动,整片天地似乎都要崩塌了似的,威势滔天动乾坤。

    而后,叶辰在不断延伸的画面中看到了人类修者,大批的人类修者与八头凶蛇对抗,死伤无数,不过也斩杀了好几头凶蛇。最后那凶蛇王发威,只是信子一伸,如同象鼻般横扫出去,竟是无人能躲过,那信子贯穿天地,横扫八荒六合,所有的修者触之必死,全都化为血雾。

    如此凶威,让叶辰心中震撼,这头凶蛇王太强势了。

    最后,一名白衣人出现,他白衣如雪,黑发披散,随风而动,脸上被迷雾所笼罩,看不清五官,但他就那么往虚空一站,便如同一座亘古屹立的圣山般不可撼动。

    在其身上,叶辰感受到霸绝与凌厉,还有一种无比强势的气息,他一步迈出与那凶蛇王展开激烈大战。

    一人一蛇的战斗可谓是恐怖无边,随意一击就是天崩地裂,乾坤大道都跟着一起崩碎,八荒六合都化为虚无。

    虽然只是看着一幅幅刻画,但叶辰跟寒清雪却如同身处那片场景中真实的看到了那一幕,带给他们深深的震撼,那是无以伦比的视觉冲击。

    最后,那白衣人徒手将八头凶蛇王的头颅一颗一颗拧了下来,鲜血淋淋浸染大地,那鲜血中散发出精纯浓厚的圣息,恐怖绝伦。

    叶辰深深的吸了口气,心脏咚咚直跳,白衣人太强大了,不但是修为,就是肉身也强大到变态,徒手将一头太古异种凶兽之王裂成碎片,霸道至极,难以言喻。

    画面就到这里为止,一直延伸了十几里的洞壁,画面终于消失了。

    叶辰与寒清雪对望,彼此眼中都是震惊之色。

    “前人刻下这些画面是想要告诉我们这些后人什么信息?”叶辰惊疑不定,仿若自语般,“难道在这洞道的深处就有这么一条八头凶蛇。”

    寒清雪神色骤变,轻声道:“刻下这些画面的前辈自身修为也强大到难以揣测,时隔最少数万年法则之力都不散,还可以让我们如同身临其境见到当初的一幕幕,这样的存在断不会没有用意。”

    “那些八头凶蛇都是圣兽,而那八头凶蛇王更是恐怖,若这深处真有八头凶蛇留下的血脉,我们就要更加的小心了。”叶辰说道,想了想继续,道:“不过就算是有也绝不可能是圣兽,我们收敛气息悄悄的潜入,只要摆脱掉各大势力的人便好,也不一定会惊动到那未知的东西。”

    “走,他们追上来了!”

    寒清雪正要说话,脸色微微一冷,感应到赵天渠等人已经快要追到身后了,揽着叶辰飞快的往深处而去。

    叶辰心中很不是滋味,被寒清雪揽着虽然软玉温香,但是这种被女人保护的感觉真的很不是滋味,他一个大男人难以忍受这种三番四次都需要女人来护着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