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圣皇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意乱情迷

第一百一十二章 意乱情迷

    叶辰很愤怒,玉玲珑竟然将他当做渡情劫的试金石,当下冷笑连连,勾住她的脖子往身前一带,嘴唇猛地印了上去。

    “唔”

    玉玲珑美目圆睁,她知道叶辰很愤怒,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做,竟然吻上了自己的嘴唇。一时间,心中羞,乱,慌,一系列的情绪浮上心头,复杂之极,不过她并没有挣扎,既然要以叶辰渡情劫,那么就要让他迷恋上自己,可是内心深处玉玲珑又十分不忍。

    叶辰此时无比的愤怒,将玉玲珑按在青石地面上狠狠的吻着,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不断搅动,那种香滑柔的感觉让他差点沉迷,不过他硬生生的压制住了心内深处泛起的旖旎感觉,疯狂的蹂躏着玉玲珑的小香舌。

    “既然你要让我日后为你日日情伤,那么现在先付出点利息吧。”叶辰松开玉玲珑的红唇咧嘴一笑,笑得很邪异,伸手一把抓住了她胸前的饱满狠狠一揉。

    “唔”

    玉玲珑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动人的娇吟,让叶辰浑身一抖,骨头都差点酥了。

    “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很爽?”叶辰粗俗的刺激玉玲珑,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看着叶辰的样子,玉玲珑心底突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难过,轻声道:“辰儿,你真的那么恨姑姑吗?”

    “恨?我应该爱你才对,我们现在做的不就是爱人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吗?”叶辰冷漠的说道,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了几分,玉玲珑的丰.ru在手中不断的变幻着形状,ru肉从指缝间溢了出来。

    “辰儿,你不要这样!”看着叶辰那冷漠的眼神,玉玲珑心中痛,伸手抓住叶辰那只在自己玉峰上肆虐的大手,欲将其移开。

    “嘶啦!”

    一声衣襟破裂声响起,叶辰一把将玉玲珑的紫色宫装撕开,抓住胸衣的丝带一拉,整个束胸顿时脱离玉体,一对丰满挺拔的玉峰猛地弹跳了出来。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叶辰抓住一只玉峰狠狠的揉捏着,道:“你把我当做渡劫的工具,我为何不能将你当成发泄的工具?”

    “你真要这样做吗?”玉玲珑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否则凭她的实力挥手之间便能将叶辰打飞几千里,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叶辰,很平静的问道。

    “这不是你期待的吗?”叶辰冷漠的说道,“当初在后山湖泊你故意在湖中洗浴让我看到你的身体,在我心中印下难以磨灭的种子,后来又在我脖子上缠绕情劫青丝,你做这一切不就是等待这一天么?今日我就如你所愿,破了你的处子之身!当然,你也可以将我杀掉活着将我推开,以你的实力我是无法反抗的。”

    “你”玉玲珑胸膛一阵起伏,饱满的束胸波涛汹涌,“你明知道姑姑不会这样做,你就是这样欺负姑姑的吗?”

    “嘶啦!”

    叶辰没有回答,伸手猛地一扯,玉玲珑身上的紫色宫装全部离体,内衣裤也被叶辰给扯了下来,顿时白花花一片,完美的玉体散发着绝世妖娆的魅惑之力,那肌肤比凝脂还要嫩白滑腻,阵阵幽香好似催情烈药一般,让叶辰呼吸沉重,而此刻他脖子上的情劫青丝光华闪烁,一种欲望充斥在心底,似乎有个声音在脑海中不断喊着,占有她,占有这具妖娆的媚体,狠狠的蹂躏她,征服她!

    叶辰使劲甩了甩头,想要摆脱脑海中的魔音,但他发现自己无法做到,因为那声音像是从自己心底深处传出的一般,他如同着了魔似的,伸手抚上玉玲珑的身体。

    玉玲珑神色复杂,这一刻她的心中天人交战,是要任叶辰占有自己亦或是将他推开就此离去,玉玲珑心中摇摆不定,此时在情劫青丝的影响下叶辰的神识不清,心智分明被**所迷惑了,若是此时他要了自己,从此之后定会迷恋上自己,但玉玲珑又不忍,不忍伤害叶辰。

    叶辰的手一点一点在玉玲珑的肌肤上划过,从高耸丰满的酥胸一直向下,滑过平坦如玉的小腹,一直到芳草凄凄的诱人**。那里已经春水潺潺,泛滥成灾,玉玲珑同样受到了情劫青丝的影响,已经动了情,只是她神识何其强大,仍旧保持着清醒。

    当她感觉到叶辰那只带着火热气息的大手抚上自己的**时,玉体猛地一颤,眼中闪过一丝迷醉与羞乱,肌肤之上泛起一层粉红色。

    “辰儿,你不能这样,辰儿,你清醒一点。”玉玲珑扭动着身体,内心挣扎着,发出复杂的声音。

    叶辰抬头看着她,双眼中尽是**,他快速脱掉自己的衣服,伏在玉玲珑的身上,下身那狰狞早已高昂,抵在那泛滥的私密处,腰部一沉就要攻城虐地。

    玉玲珑美目一闭,叹息一声,既然要以叶辰渡劫那就任他要了自己吧,日后斩情渡劫再无忧虑。她亦情动,伸手搂住叶辰的脖子将叶辰的头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口。

    叶辰感觉到自己抵在一个温润的地方就要冲杀进去,突然之间,脑海中一声沉喝。

    “小子醒来!!”

    这一声喝如同黄钟大吕在叶辰的脑海中敲响,震得他大脑一痛,所有的**瞬间褪去,神识一片清明。

    他猛地从玉玲珑的胸口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她,目瞪口呆,自己竟然会失性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坚硬如铁的下身还抵在玉玲珑的**,甚至已经进入了一小部分。

    叶辰浑身一个激灵,猛地退了出来,快速将衣衫穿上,样子狼狈而尴尬,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心中暗恼,先前听闻玉玲珑将他当做渡劫的试金石,心中大怒之极心神松弛被情节青丝所扰,竟然失去了本心,想到这里叶辰冷汗直冒,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进入玉玲珑的身体了,这样的绝世尤物,一旦与她有过欢爱,必定会在心底烙下永久的烙印,届时自己就真的成为了她渡劫的试金石!

    清醒之后叶辰也不再那么愤怒,看着玉玲珑,玉玲珑也看着他,两人四目相对,眼神都很复杂。

    “哎!”

    玉玲珑叹息了一声,随手一挥,手中出现一套与之前一模一样的紫色宫装,叶辰接过她手中的衣服,道:“衣服是我撕裂的,现在我为你穿上。”

    叶辰的声音很温柔,但是心中却强制将那种异样的感觉压制,很细心的为她转上衣服,玉玲珑的身体早已被叶辰看了够,甚至都已经被叶辰进入过了,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

    而叶辰在最后关头抽身而退,对于叶辰来说或许没有什么,但是对于玉玲珑来说却遭受到了情劫青丝的反噬,在其心底深处留下了烙印。

    现在叶辰为她穿衣也是要让她心底的烙印更加的深刻一些,让她永世不能忘怀今日的一幕,既然玉玲珑要以他作为渡劫的试金石,那么叶辰也可以反过来俘虏她的芳心,若是在平常情况下或许不可能,但是因为情劫青丝的关系要让玉玲珑爱上自己是很容的事情,最大的难处就在于能让玉玲珑的爱有多深,是否能够深到她渡劫的那天不忍斩去。

    “情劫青丝?呵呵!”叶辰心中一阵好笑,刚才混沌仙魂在脑海中一喝之后还告诉了他关于情劫青丝的一些情况,让叶辰明白了很多东西。

    玉玲珑定定的看着叶辰,眼神一会儿温柔一会儿复杂一挥羞涩,最后重重的叹息道:“辰儿,我后悔了,后悔当初将情劫青丝缠绕在你的脖子上。”

    “呵呵,怎么,你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了?若是这样你岂不是要为我肝肠寸断了?”叶辰笑了笑说道。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姑姑的慧剑有缺,你会怎么对待姑姑?”玉玲珑希冀的看着叶辰,眼眸中秋波荡漾。

    叶辰微微沉默,半晌之后才说出三个字,“不知道。”

    “你真的会那么狠心吗,姑姑曾答应过你父亲,若是有那么一天,姑姑一定会做一个叶家的好儿媳。”玉玲珑眸子中闪烁着惑人的光芒。

    “是么?”叶辰的目光与玉玲珑的目光一触即离,道:“既然如此你就收回你的迷心术吧。

    玉玲珑闻言,心中一惊,叶辰竟然能够在她的迷心术之下丝毫不受影响,不过眼中的光芒却也消失不见,神色复杂之极,道:“辰儿,姑姑希望你能够俘虏我的芳心,但是姑姑也会尽力让你对我痴迷,未来如何,我们各自努力吧,无论是哪种后果姑姑都接受。”

    玉玲珑说出这么一句复杂而矛盾的话后踏空而去,瞬间就消失在叶辰的眼前。

    “不是我为你撕心裂肺,而是你将为我肝肠寸断日日思念!”

    看着玉玲珑消失的方向,叶辰面带自信的笑容,淡淡的说道。

    “老鬼!”叶辰以神识在心中喊道。

    “小子,你叫我什么?”混沌仙魂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叶辰脑海中响起。

    “我叫你老鬼有错么,你是混沌仙魂,诞生于天地初生之前,既是魂那不就是鬼了么,再说你存在了这么长的岁月还不算老?叫你老鬼最贴切了!”

    “你小子你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