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1046大军围城
    孙策的吼声刚刚落下,只听见一声号炮响起,营寨的四面八方便涌现出来大批大批的华夏军,左边张飞、右边赵云、前面徐晃、后面马超,四个重量级的大将军各自带着兵将杀了出来。

    “撤,快撤退!”孙策手持一杆黄金大枪,调转马头后,便迅速地带着自己身后的骑兵原路返回。

    徐晃带着骑兵赶来,挡住了孙策的去路,一轮鎏金大斧毫不客气的便挥舞了过去,一斧头便劈死了一个吴军骑兵,而他看到孙策时,也立刻叫嚣了起来,大声吼道:“皇上有令,斩杀孙策者,赏万金,封万户侯!”

    声音落下,徐晃身后的将士无不奋力向前,抵挡住了孙策这一拨骑兵的去路。然而,吴军也并非庸人,孙策更是勇猛无匹,看到徐晃挡住了去路,面色阴沉,双目怒视着徐晃,便朝徐晃那里赶了过去,一边杀华夏军的骑兵,一边大声吼道:“就凭你,也想挡住朕的去路?”

    不多时,孙策、徐晃两下照面,两个人都毫不留情的挥出了手中兵刃,交马只一合,两个人便随即分开,孙策也不敢恋战,回头望见张飞、赵云、马超都带兵追来,心想自己一个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便狼狈逃走了。

    徐晃伙同张飞、赵云、马超一起追击了十余里,斩杀一千多吴军骑兵后,这才重新返回。

    张飞、赵云、马超、徐晃重新返回后,营寨的寨门前面,高飞已经带着荀攸、太史慈、司马懿、田丰等人等候在那里,四个人便同时翻身下马,跪拜在高飞的面前,同呼“万岁”。

    “都起来吧,今夜若不是仲达献计,只怕我军疲惫之师,定然会受到孙策的重创,你们也都辛苦了,好好的休息休息吧,明日一早,大军便将合肥包围。”此时此刻,已经没人能够阻止华夏军的脚步了,高麟、黄忠的先后败绩,并未给吴国带来什么实质性的福利,相反,却引来了高飞率领的华夏国最为精锐的大军。

    孙策偷袭不成,反被打的大败,损兵折将不说,自己在逃跑中也被马超射了一箭,虽然并无大碍,但是相比较而下,吴军确实不如华夏军。这一点,一直都是事实,只不过,孙策不肯相信罢了。

    合肥城里,周瑜站立在城头,看到孙策狼狈而回,心中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他走了下来,来到了城门口,将孙策迎接进了城,让军医给孙策包扎好伤口后,这才对孙策说道:“陛下,高飞所率领的这支大军,其中涵盖了华夏国的众多名将,硬拼的话,只怕不行,合肥城虽然是座小城,但是胜在坚固,汉末时,大汉的淮南王为躲避黄巾的袭扰,便在合肥修筑一座坚城,此后又经历袁术的修葺,以及我吴国的增筑,城中所屯粮秣充足,只要坚守不战,华夏军也拿我们没办法。”

    孙策听后,恨恨地道:“朕亲率五万精锐,本想出其不意,将战火烧到华夏国,谁曾想却落到这步田地。公瑾,如今我吴国江山已经是摇摇欲坠了,朕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没有一点作为,朕这个皇帝,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陛下,千万别这样想。国家的兴衰,与帝王紧密相联。当此之时,华夏国侵犯我国,却将战争的罪责推在了我们的身上,让我们受尽天下人的谩骂。华夏国欺凌我国,如果陛下不能率众抵抗,那我吴国的百姓以后就要沦为亡国奴。现在虽然华夏军兵锋强劲,但只要坚守不战,重点防御,也不一定能够战败。”周瑜急忙劝慰道。

    孙策稍稍坚定了下信念,说道:“公瑾,我听你的。”

    周瑜看着孙策,但是眉头却皱的很深,虽然坚守不战才是上上之策,但是在强劲的华夏国兵锋面前,到底能坚守多久,则成为了一个未知之数。他走出了府邸,积极地去布置防御,他要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来守卫吴国的门户,就算是死,也在所不惜。

    第二天清晨,华夏国的大军悉数抵达合肥城下,三万大军,将合肥城围的水泄不通,在这里一带的吴国百姓早已经逃散的无影无踪,生怕会受到牵连,田地里的稻谷,也搁在一边没人收割了。

    合肥城虽小,却有四个城门,城下有一道很宽的护城河,围绕着城池一圈,华夏军在城外立了四座营寨,张飞率领五千人守在东门,赵云率领五千人守在西门,马超率领五千人守在北门,而高飞则指挥太史慈、徐晃、荀攸、田丰、司马懿等人守在南门。

    四座营寨全部立下后,华夏军并没有急于攻城,而是开始在城外构筑一道土墙。这样的举动,引起了城内周瑜的注意,看到华夏军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攻城,而是先行构筑一道土墙,似乎是另有打算。

    于是,周瑜便唤来程普,对程普说道:“陛下昨日偷袭不成,反损了不少兵马,此时正在府中休息,不宜吵醒他。华夏军兵临城下,却并不急于攻城,而是先行修建一道土墙,我觉得这其中必有奸计,烦请程将军率领一千轻骑出城,骚扰华夏军,并且试探一下华夏军的动向,如何?”

    程普点了点头,说道:“大都督放心,我这就带人去一探究竟。”

    话音一落,程普便下了城楼,点齐了一千骑兵,便从西门而出,准备攻击那些在构筑土墙的华夏军士兵。

    可是,当吊桥刚一放下的时候,不等程普等人冲出来,负责防护的华夏军弩手,便纷纷从战壕里涌现了出来,朝着吊桥那边便是一阵猛射。

    吴军面对这强劲的箭阵,无法通过,只能被迫退回城门那里。程普气愤不过,准备再次聚集骑兵猛冲一次,却听见城楼上的周瑜喊道:“程将军,不必冲了,华夏军功放有序,很难突破他们的防线。看来,华夏军是想将我们困死在这里啊。”

    “可是……”

    “关上城门,坚守不战。”周瑜说完这句话后,便下了城楼,径直朝城中走去。

    程普虽然气愤不过,可这也是无奈之举,便关上了城门,升起了吊桥。

    合肥城南门外,高飞得知吴军曾经试图突围过一次后,便笑了起来,对正在帐中谋划的赵云、张飞、马超、太史慈、徐晃、荀攸、田丰、司马懿等人说道:“看来,孙策、周瑜刚才是狗急跳墙了。”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笑声落后,太史享便从外面走了进来,先是参拜了一下高飞,随后又参拜了一下在场的人,最后才说道:“皇上,大将军王率领残军败将,在帐外求见。”

    高飞听后,眉头皱了起来,摆摆手道:“知道了。暂时将大将军王等人安排在后营,就说朕这会儿正在商议军机要事,没功夫理会他。”

    太史享听完这句话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唯唯诺诺的道了一声“遵旨”转身出去。可是,当他刚走到大帐的出口时,又听到高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太史享,将朕刚才说的话,一字一句的讲给他听,不能有任何篡改和遗漏。”

    “遵旨。”

    太史享走出了大帐,来到帐外后,很有礼貌的向着高麟行了一礼,紧接着说道:“皇上有旨,请大将军王带着部下到后营休息,皇上这会儿忙着商议军机要事,没功夫理会大王。”

    高麟听后,倒是吃了一惊,一把揪住了太史享胸前的衣襟,喝问道:“父皇当真是这样说的?”

    太史享急忙点头道:“一字一句,皆出于皇上之口,末将只是负责传达。”

    “哼!”高麟一把松开了太史享,心中气氛不过,迈开步子便要朝大帐中走去。

    郭嘉在高麟身边,一把拉住了高麟的手臂,喝问道:“大王哪里去?”

    “我要进去见父皇。”高麟一把甩开了郭嘉的手,大步流星地朝大帐里走去。

    郭嘉急忙追了上去,快步跑到高麟的前面,伸开了双臂,对高麟道:“大王,你若要进去,就是抗旨不尊,请你想清楚了。”

    高麟停下了脚步,被郭嘉的这一声大喊震慑住了,但是眼睛里却是极为失落的眼神,望着郭嘉,双眼迷茫地问道:“恩师,父皇为什么不肯见我?”

    “此地不是说话之地,我们去后营!”郭嘉拉着高麟便走了,马岱、甘小宁、张雄、郭淮、臧艾等人也纷纷跟着高麟走了。

    这时,大帐的卷帘被人用手掀开了,高飞的脸庞从卷帘里露了出来,看着高麟等人离开了,心中也是一番怅然。

    “皇上,大将军王虽然这次被打的大败,可是以往的功劳卓著,皇上这样对待大将军王,是不是有失公允?”司马懿凑了过来,轻声问道。

    高飞放下卷帘,斜眼看了司马懿一下,见司马懿的双眸竟然是如此的深邃,深邃的连他都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面色铁青,注视着司马懿,在炙热的双眸下,司马懿不敢直视高飞。

    “仲达,朕是看着你长大的,朕也是非常疼你的。可是有些事情,不该问的尽量别问,越是装聋作哑,活的时间也就越长,懂吗?”高飞冷笑了一声,轻轻地拍了拍司马懿的肩膀,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