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1028连杀二将
    高麟的话语刚落,前锋营校尉马岱便拍马舞枪飞驰而出,同时大声叫道:“我去将他的人头拿来,献给大元帅。”

    “给马将军助威!”高麟哈哈笑了两声,便立刻冲后面的龙鳞军将士喊道。

    “呜噜噜……”高麟的话语一落,身后五千龙鳞军的将士便纷纷伸出了右手,然后大声地呐喊,右手却在嘴上一张一合。

    这些人久经沙场,加上在西北多年,所以骨子里透着一股子狂野,许多地方都与游牧民族的粗犷相似,但是唯一不同的是,龙鳞军平时散漫,可一旦面临敌人,每个人都是遵纪守法,更是听候命令的好将士。

    祖茂亲率两万步骑兵赶来,为的就是怕华夏国突然发起进攻,那么寿春重城就会不战而降。今日他来的真是巧得不得了,如果再晚来一会儿,只怕寿春城的守将就将城池给献出去了。

    他看到对面一员年轻小将驰骋而出,便勒住了马匹,对身后的将士喊道:“摆开阵脚,看我县斩杀敌方一员大将,挫一挫华夏军的锐气。”

    吴军将士便按照祖茂的话摆开,祖茂的两个儿子便分成左右两翼,左边是祖虎,右边是祖豹,祖茂居中,手持双刀,身披连环铠,俨然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马岱看到祖茂摆开了阵势,便朝祖茂喊道:“祖茂老匹夫,敢和我单打独斗吗?”

    祖茂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胆略和勇气还在,当年跟随孙坚征战沙场时,单凭手中的双刀,所斩杀之人多不胜数。虽然许多年没有再打过仗了,但是自身武艺不敢荒废,所以每天都会勤加练习,刀法更加精湛了。

    “小子,老夫杀人的时候恐怕你还在娘胎里呢,居然敢在老夫面前叫嚣?也好,老夫就让你见识见识一下厉害。”祖茂冷笑了一声,从背后拔出双刀,挥舞在手中,目光犀利的盯着马岱,然后双腿一夹马肚子,便立刻朝着马岱冲了过去,“小子,我刀下不杀无名小卒,报上名来!”

    马岱见祖茂冲出,心中欢喜无限,当即策马而出,大声叫道:“华夏国龙鳞军前锋营校尉,凉州马岱是也!”

    祖茂哪里听过什么马岱的名字,心中根本不当回事,举着双刀,更不答话,便将要和马岱冲撞在一起了。

    两马相交,马岱、祖茂刀枪并举,但听见“铮铮铮”的声音不停的响起,两个人一经交锋,便迅速的颤斗在一起,做对的厮杀,在两匹战马相互冲锋的时候,以自己最厉害的招式迎敌。刀来枪往,寒光闪闪,真是惊险万分。

    两个人相互斗了三个回合后,马岱和祖茂胜负不分,马岱枪法出众,祖茂刀法精湛,一老一少,互不相让。

    当第三个回合分开之后,高麟便冷笑了一声,说道:“祖茂不过如此,下一个回合,马岱必胜。”

    甘小宁、郭淮、张雄、臧艾听后,几乎同时问道:“大元帅,马将军和祖茂明明是胜负未分啊,如此下去,只怕要颤抖二三十回合才能压制住祖茂,怎么大元帅说下一个回合马将军就会胜出?”

    高麟笑道:“你们都是我的心腹,我们共处多年,马岱的武艺如何,你们难道还不知道?很明显,前三个回合马岱是在试探敌人的实力,第四个回合,才是取胜的关键。你们睁眼看好就是了。”

    甘小宁、郭淮、张雄、臧艾将信将疑,虽然四个人知道马岱是他们当中武艺最为出众的一个,可是他们也看的清楚,似乎马岱并未想让。他们持着怀疑的态度观战,眼看就要进行第四个回合了,他们都屏住了呼吸,想看看马岱到底是怎么样杀死祖茂的。

    战场上,马岱已经调转了马头,看着对面的祖茂,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心中却在暗想道:“什么吴国四大将,简直不堪一击,祖茂的人头是我的了。”

    他双腿夹了一下马肚,立刻飞驰而出。对面的祖茂也舞着双刀来与他相战,距离在他的眼中是越来越近了。

    在两马即将相交的时候,马岱突然将手中长枪倒转了过来,手持枪头,将枪尾指向了祖茂。

    祖茂见状,虽然感觉到有一丝异样,但是却也没有多想,前三个回合都与他旗鼓相当,这一回合也必然不在话下。于是,在和马岱即将交马的一瞬间,双刀便用力砍了出去,他看到马岱的嘴角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转瞬即逝,那种笑容让他心中极为不安。

    马岱的长枪在手中紧紧的握着,眼看着祖茂的双刀砍了过来,他却没有出招,只是身体向后仰着,紧贴着马背,避过了祖茂的双刀。

    “他为什么没有出招?”祖茂见到马岱的奇怪举动后,心中便起了一阵狐疑,联想到之前那个诡异的笑容,他居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连他想好的后招都忘记使出来了,而是愣了一会儿神。

    眼看就要分开了,谁曾想到马岱突然倒提着长枪,身子同时向后回转,大声地吼道:“回马枪!”

    祖茂吃了一惊,心中暗叫不好,这一枪来的实在太快,他无法躲闪过去,只好将身子向一边侧了过去,同时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从背后袭来。马岱的一记回马枪直接刺中了他的背脊,若不是在背道而驰,只怕这一枪早已经将他的身体刺穿了。

    “父亲!”祖茂中枪之后,祖虎、祖豹无法淡定,纷纷举着长枪从左右两翼杀出,直接杀向了马岱。

    马岱刺伤了祖茂,刚准备调转马头乘胜追击,忽然见到祖虎、祖豹攻了过来,便决定先解决祖虎、祖豹,再来杀祖茂。

    于是,马岱、祖虎、祖豹三枪并举,祖虎、祖豹夹攻马岱。马岱枪法精湛,挡住了祖虎、祖豹的双枪,然后开始反击,只一个回合便将祖豹刺下了马,祖豹当场毙命。同时长枪一扫,便打在了祖虎的背上,将祖虎从马背上扫落下来,祖虎还在滚落,马岱便用长枪向前一刺,直接刺穿了祖虎的心肺,祖虎惨叫一声,也立时毙命。

    两军阵前,所有的人都看的很清楚,马岱先是刺伤了祖茂,后刺死了祖豹、祖虎,这番武艺,顿时让两军之中尽皆哗然。

    “威武!威武!威武!马将军威武!”龙鳞军这边不住的为马岱欢呼,五千将士发出振奋人心的呐喊声,整个龙鳞军的士气已经达到了最高峰。

    反观吴军,祖茂见马岱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心中不胜疼痛,加上自己身上还有伤,他调转了马头便朝自己的阵营里奔驰而去,竟然不战而逃。

    吴军的将士们也都是士气低靡,见祖茂逃了回来,众人纷纷沮丧着脸。

    就在这时,寿春城的城门突然打开了,守将在城门口大声高呼道:“快退入城中,暂避锋芒!”

    于是,吴军的后队开始向城中撤退,祖茂也大声地喊道:“撤入城中!”

    高麟见祖茂全军想进入城中,二话不说,“驾”的一声大喝,举起手中的方天画戟,便飞驰而出,身后的甘小宁、张雄、郭淮、臧艾等五千将士也全部朝着前方冲锋,万马奔腾,气势如虹。

    马岱追击了过去,手持长枪拨当着吴军射下来的箭矢,只一会儿功夫便直接撞在了吴军的阵营中,长枪突刺,连连刺死几个士兵后,高麟便已经赶到了这里,方天画戟纷飞乱舞,所过之处恍如无人之境,立刻便杀出了一条血路。

    龙鳞军的五千将士接踵而至,高昂的士气杀的吴军血肉横飞,而吴军则争先恐后的进城,城门口一度拥堵。

    守将连斩数人,才止住了混乱,让士兵有序进城,并且安排城上的弓箭手开始射箭。

    祖茂被挤在了城门口,看到已经变成后军的前军混乱不堪,龙鳞军肆无忌惮的屠杀着自己的部下,便大声嚷道:“全军鱼贯入城,弓箭手散开两翼,骑兵在后面挡住!”

    吴军听到祖茂的叫喊,方才开始不再混乱,大军鱼贯入城,弓箭手开始胡乱射击,妄图抵挡住龙鳞军的攻势。

    龙鳞军奋勇杀敌,武器、铠甲都很精良,正在和吴军的骑兵厮杀,忽然射来了许多箭矢,盔甲抵挡住了不少箭矢,但是身体的胳膊和腿都没有防护,有不少人便被射伤了。许多龙鳞军并没有因为这些小伤而退却,反而许多龙鳞军当场便将箭矢折断或者拔出来,显得极为血性。

    “挡我者死!”高麟方天画戟一挥,身边几个吴军骑兵尽皆被扫落下来,然后双手抖动着方天画戟,一番连刺,便将几个骑兵刺死,同时大声地吼了出来。

    鲜血喷涌,高麟整个人已经成为了血人,经过鲜血的洗礼后,整个人更加显得勇猛,带着身后的龙鳞军便杀出了一条血路,直接朝着城门口杀了过去。

    吴军入城之后,渐渐地稳住了阵脚,祖茂更是亲自登上了城楼,忍着身上的疼痛,张弓搭箭,看见高麟正在厮杀,便瞄准高麟,“嗖”的一声便将箭矢射了出去,心中暗想道:“要你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