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1021湖口重镇
    亲兵递上了地图,诸葛亮拿到地图之后,抬起手便将一张桌子上的茶具一扫而光,任由那些陶瓷的茶具在地上摔得粉碎,发出了噼里啪啦的一连串清脆的响声。他将地图顺手摊在了桌子上,目光急忙扫视过位于柴桑和浔阳之东的彭泽县,然后找到了那个叫湖口的小镇,这一看之下,眉头不禁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会儿,霍笃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诸葛亮皱着眉头,脸上也是阴沉沉的便问道:“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诸葛亮道:“陈武跑了,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带着两万兵马向东逃走了,看样子是想占据湖口镇,企图阻止我军的东进路线。”

    霍笃正是为了陈武的事情来的,因为诸葛亮让他随同李典、乐进去柴桑通往浔阳的必经之路上埋伏,他们等了一上午,还没有见陈武率兵来,李典、乐进便让霍笃回来问诸葛亮是怎么回事。

    听到诸葛亮的话后,霍笃便道:“大人,末将正是为了陈武而来的,李、乐两位将军久等不见陈武到来,所以派我回来问一下缘由。大人,既然陈武跑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撤回来了?”

    诸葛亮猛地抬起了头,对霍笃道:“速去请李、乐两位将军回来,计划有变。”

    霍笃听后,也不多问,急忙应了一声,便立刻跑了出去。出去的时候,刚好撞上徐盛、丁奉、吕蒙三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霍笃也来不及打招呼,只简单的拱拱手,便迅速离开了。

    “我等参见大人。”徐盛、丁奉、吕蒙进入大厅之后,便当即参拜诸葛亮,虽然他们的当中徐盛的军职在华夏国和诸葛亮同级,但是他们是败军之将,在诸葛亮面前,自然要低上一头。

    诸葛亮见到徐盛、丁奉、吕蒙来了以后,便问道:“三位将军来的正好,我有件事想请教一下,彭泽县的湖口镇可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吕蒙回答道:“湖口镇是鄱阳湖入长江的交汇处,因而得名湖口,乃是吴大都督周公瑾所起的地名。前几年,皇上要求吴国将彭蠡泽改称为鄱阳湖,大都督得益于此,所以定名为湖口。虽然是一个小镇,但是此地东南群山环抱,西北江湖环绕,中部小丘垄埂起伏,加上又是鄱阳湖东入长江的地方,所以地理位置十分险要。于是,大都督曾上疏吴主,要求在此地建镇。而且此地还有一处大山,名曰‘石钟山’,坐镇鄱阳湖口,危崖高耸,形势险要。总之此地是扼三江之门户,当吴越之要冲,说是久后必然会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听完吕蒙的回答,诸葛亮便知道为什么陈武要去这里了,看来是想在此建立一道防护网,然后阻止华夏国的军队继续东进。他对吕蒙流利的回答也颇为欣赏,便问道:“吕将军,你在吴国现居何职?”

    “惭愧,不过是个横江将军而已。”吕蒙叹了一口气,似乎在哀怨自己郁郁不得志。

    徐盛、丁奉的心里都很清楚,吕蒙当这个横江将军已经七年了,七年前他便被孙策破格提升为了横江将军,七年中,比他从军晚的丁奉比他的官职还要高一等,可他七年中依旧是个横江将军。

    徐盛也曾经旁敲侧击的对周瑜提过这件事,可惜周瑜却认为横江将军这个职位很重要,由吕蒙出任他比谁都放心,所以一直没有提升他的官职。

    吕蒙、丁奉、徐盛都不是策瑜军的成员,都是后来从军中选拔出来的年轻干将,但是相比之下,职位却远远比周泰、凌操、潘璋、蒋钦、董袭、陈武这些在策瑜军里当过将领的人要低出许多。虽然是周瑜时不时的会拿话鼓励他们,可是周瑜却不知道,他们需要的不是一句鼓励的话,而是军职的提升,只有官职提升了,他们才会觉得自我价值实现了。

    诸葛亮从吕蒙的一声叹气中觉察出了这微妙的变化,又看了看徐盛和丁奉,见两个人的脸上也有着和吕蒙一样的表情,心里便已经有了主意,对徐盛、丁奉、吕蒙三人说道:“我无权任命官职,但是皇上正在来的路上,不日即将驾临江陵,届时我会亲自在皇上面前替诸位美言几句。但是,皇上给我敕命书还在,在皇上抵达江陵前,我有权对事情先斩后奏,现在……破虏将军徐盛、讨逆将军丁奉、横江将军吕蒙,都给我仔细听令。”

    徐盛、丁奉、吕蒙三个人都带着一种期待,纷纷抱拳道:“末将在!”

    “我能保举的军职品级有限,所以只能是正四品的官,现在我保举徐盛暂行左中郎将之职,丁奉暂行右中郎将之职,吕蒙暂行奋威将军之职,在我们华夏国的军职体系中,都是正四品的官,比你们原先的从四品破虏将军、讨逆将军和正五品横江将军要高出一到两个品级,只要你们肯替我华夏国拿下湖口,进而攻占彭泽县,我皇一向爱惜人才,必然不会吝啬官职和爵位,对你们大家封赏的。”诸葛亮以官职激励地说道。

    徐盛、丁奉、吕蒙听后,都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励,同时抱拳道:“大人请放心,我等必将竭尽全力,拿下彭泽县。”

    诸葛亮点了点头,但是脸上却有些担心,缓缓地说道:“我知道,让你们这么快对以往的同僚下手,有点太过残忍了。但是你们有你们的优势,不管怎么样,陈武虽然逃走了,但是却不知道你们是否真的已经投降了我华夏国,你们抓住这个机会,便可以兵不血刃的将陈武一网成擒。”

    徐盛、丁奉、吕蒙虽然和陈武等人共事多年,但是彼此间没有什么来往,而且他们这些策瑜军的老将也时常会轻视他们这些年轻的小将,所以两边根本不对付。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道:“请大人放心,不抓到陈武,我等绝不会回来见大人。”

    “不,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了,不一定非要抓活的,有时候死的远比活的更有用。”诸葛亮的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们对陈武下杀手,这也是考验他们是否真心归顺华夏国的时候。

    徐盛、丁奉、吕蒙三个人想都没想,便立刻抱拳道:“领命。”

    诸葛亮道:“嗯,去吧,率领你们的本部人马,加一起也差不多是两万,刚好和陈武的部队持平,我这里还有一些迷药,你们也一并带上。虽然下迷药手法有些下三滥,有点胜之不武,但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徐盛、丁奉、吕蒙三个人领命而出,随即点齐兵马,兴高采烈的带着本部人马两万马步军出城去了。

    这边徐盛、丁奉、吕蒙刚走,诸葛亮站在城上目送了一会儿,那边李典、乐进、霍笃的兵马便撤了回来。部队刚到门口,诸葛亮便下城去迎接,很有礼貌地对李典、乐进说道:“我已经派遣徐盛、丁奉、吕蒙去攻打彭泽县了,陈武的两万部队大致就是逃向彭泽县的湖口镇,那里是个险要之地,不能落在吴国人的手里。我对徐盛、丁奉、吕蒙并不怎么放心,害怕他们会出问题,想有请二位将军带领三万兵马跟在他们的后面,一来督促他们作战,二来万一他们有异动的话,就予以格杀。”

    李典、乐进点了点头,不禁想起了自己当降将的那会儿,那种不被人信任的日子可真难熬啊,如果他们此去能够证明徐盛、丁奉、吕蒙都是真心的,对于他们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善事。

    于是,两个人想都没想,便爽朗地答应了下来,带着兵马,便向东而去,紧紧跟随在徐盛、丁奉、吕蒙的后面。

    这边大军走了以后,诸葛亮便和霍笃回城,刚走了没有几步路,便见到城里一个人急忙跑了出来,对诸葛亮道:“大人,皇上手谕。”

    诸葛亮急忙接过来,打开看了以后,便对霍笃道:“霍将军,皇上改了行程,没去江陵,而是直接到了西陵,并且点名要周瑜和郡主,护送周瑜和郡主一家的事情,只能交给你了。”

    霍笃抱拳道:“荣幸之至。”

    于是,诸葛亮便让霍笃准备车辆,船只,他自己则径直去了大都督府。

    此时的周瑜还在床上昏睡着,暂时没有醒过来,欧阳茵樱始终在床边伺候着,生怕周瑜醒来了口渴。但是在她的心里,她却将诸葛亮骂了一千遍,一万遍,竟然用这种手段对付她心爱的周郎。

    而且,她也已经获悉诸葛亮对鲁肃的做法,也知道那是本来要用在周瑜身上的,所以对诸葛亮更加的痛恨。

    “夫人,诸葛大人来了,说是有要事求见。”老胡在门外敲了敲房门,然后说道。

    “不见!”欧阳茵樱正在气头上,便怒道。

    “大人,你看……”老胡在门外说道。

    “无妨,我来喊门。”诸葛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启禀郡主,下官是受了皇命的,皇上已经抵达西陵,要下官派人将郡主和郡马一并送到西陵城的……”

    不等诸葛亮说完,欧阳茵樱便已经打开了房门,一双眼睛怒视着诸葛亮,对诸葛亮道:“诸葛大人,你自求多福吧,到了皇上面前,我会不断的说你坏话的……”

    “呵呵,那我可就有麻烦了。不过在这之前,敢问一句,郡主什么时候启程?”诸葛亮根本没把欧阳茵樱的话当回事。

    “越快越好,就现在,早点离开这个可以看到你的地方,我就早一天轻松。”

    “郡主请稍等,我去安排一下,一会儿便可以送郡主和郡马去西陵。”说完,诸葛亮便毕恭毕敬的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