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1012针尖麦芒
    周瑜笑了笑,小声地对鲁肃道:“子敬放心,一切尽在我的掌握当中,这次我一定要让诸葛亮明白和我作对的下场。”

    鲁肃和周瑜紧紧的挨着,两个人并肩走进了蕲春城里,周泰带着一千名亲随精锐紧紧跟随,浩浩荡荡的朝着府衙而去。

    诸葛亮见凌操、潘璋、蒋钦并不跟随,而是留在了城外,便对凌操、潘璋、蒋钦三人说道:“三位将军,一路辛苦了,蕲春城小,容纳不下这么多的人,只好委屈三位将军和众多将士在外面了。这大热的天,也不能让诸位暴晒在烈阳之下,蕲春城北有不足五里的地方有一座小山,山上绿树成荫,十分适合休息,我让霍将军将诸位领过去,之后便差人准备好数万人吃的酒菜,给诸位将士端过去,如何?”

    凌操道:“诸葛大人是主,我们是客,当然是客随主便。诸葛大人尽管去招待我们大都督,我们就不必放在心上了,一下子让诸葛大人做出三万人的酒宴,实在是有点难为大人了,就算大人做不出来,我们也不会介意的。”

    “你这是什么话,我华夏国地大物博,疆域甚广,别说你们才来了三万,就算是来了三十万,我们华夏国也一样能够做出那么多人吃的饭菜来!”霍笃听了凌操的话,心中十分的不爽,瞪着两只眼睛便大声地嚷嚷了起来。

    “霍将军,不得对客人无礼。”诸葛亮急忙制止道。

    “哼!”霍笃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子,不再说话,可是眼睛却时不时的剜了凌操一眼。

    凌操本来也是出了名的坏脾气,不过今天却一反常态,主要是有周瑜的叮咛,无论如何,都不能与华夏国的发生冲突,即使有冲突发生,也要是让华夏国的先动手,这样他们才有反击的理由。他没有理会霍笃,毕竟以他的军职和爵位来说,霍笃充其量只是个小角色,至少还不能跟他这个镇西将军想比拟。

    他拱起手,对诸葛亮道:“诸葛大人,那我们就叨扰了。”

    诸葛亮笑道:“吴国和华夏国的邦交岂能是三言两语所能说清楚的,之前是兄弟之邦,现在是叔侄之国,于情于理,我们这边做叔叔的,自然要好生招待你们那边做侄儿的了……”

    “诸葛大人如此说话,未免太不将我东吴诸将放在眼里了吧!你主是皇帝,我主也是皇帝,凭什么说我们吴国是你们华夏国的侄子?”凌操本来不准备动怒的,可是被诸葛亮这句话一激,立刻便犯了毛病,顿时恼火万分。

    “怎么?我主与你主的父亲情同手足,你主自然是我主的晚辈了,这么算下来,你们吴国自然是我华夏国的侄子辈了,难道还要从头细说不成?”诸葛亮若无其事地道。

    “你……”凌操当下动怒,向前跨了一步,右手已然握住了悬挂在腰间的剑柄,恨不得登时抽出剑刃,直接将诸葛亮斩杀。

    蒋钦生性豁达,且略有权谋,知道这是诸葛亮故意激怒凌操,在凌操的手刚按在剑柄上时,他的右手已然伸出,直接按在了凌操握住剑柄的右手上,如钳子一般的手掌紧紧地握住凌操的手,然后脸上却笑意绵绵的对诸葛亮道:“诸葛大人,我家大都督已经走远了,你再不去招待,只怕大都督会觉得你们华夏国待客之道略有不妥。我家大都督之妻是你们皇上的义妹,这么算来,大都督便是你们皇上的妹夫,你在这里磨磨蹭蹭的跟凌将军耍嘴皮子,却不去款待重要宾客,只怕略有不妥吧?如果诸葛大人怠慢了大都督,大都督怪罪起来,一封信写到洛阳城里交给你们的皇上,然后数落你的大不敬之罪,只怕诸葛大人也吃不消吧?”

    诸葛亮听完蒋钦的这番话后,不禁多看了蒋钦一眼,心中暗暗地想道:“东吴人才济济,周瑜部下也并非是周泰、凌操之流,蒋公奕倒是一个极少冷静的人……”

    他笑了笑,对蒋钦说道:“蒋将军言重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霍峻。”

    “大人。”霍峻从后面站了出来,抱拳道。

    “带着三位将军和吴军的将士到城北的柳林坡歇息,酒菜做好后,便会差人送去,由你作陪,切勿怠慢了诸位将士。”诸葛亮吩咐道。

    霍峻点了点头,对凌操、潘璋、蒋钦说道:“三位将军,请随我来。”

    诸葛亮转身便走,带着霍笃头也不回,看到周瑜、鲁肃、周泰和一千精锐骑兵走在前面,他便对霍笃小声说道:“可给左将军、右将军发信鸽了吗?”

    “发了,左将军和右将军的兵马离此不远,大军赶来,最多只消半个时辰。”霍笃也小声回答道。

    “嗯,你即刻返回江岸,看看吴国的战船上还留的有人不,如果有的话,尽皆邀请到岸上好生款待,如果没有的话,你带人登上吴国的船,然后按照计划驶离码头。”诸葛亮道。

    “诺!大人,这是刚才来的飞鸽传书,是从浔阳城那边发过来的,是郡主的密信。”霍笃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递到了诸葛亮的面前。

    诸葛亮接过信笺后,连看都没有看,直接塞进了袖筒里,然后对霍笃说道:“给郡主回信,就说知道了,其他不要多说。”

    “大人,这……不好吧,毕竟是郡主写来的信,大人还没看呢,怎么知道信中写的是什么内容,万一是重要军情呢?”霍笃疑惑地道。

    “重要军情?我倒希望是,我不看就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此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周瑜跑了,我要困死他!”诸葛亮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冒出了一丝精光。

    霍笃不再多言,直接告退。

    诸葛亮带着府衙的属官便径直入城去了,而霍峻则带着凌操、潘璋、蒋钦等两万九千名将士从城外绕到城北,以免进入城内扰乱了城内居民的正常生活。

    府衙门口,周瑜带来的一千精锐吴军骑兵在街道上排成了两排,整齐的站在那里,尽皆是一身戎装,周泰更是身披重铠,内衬皮甲,整个人装扮的像是要打仗了一样,十分的严肃和威武。

    周瑜和鲁肃见诸葛亮和府衙的属官还在后面,便站在门口等待片刻,毕竟这里是诸葛亮的地方,他们只是客人,怎么能够不等主人来就进去了呢。

    等到诸葛亮和属官翩翩而来时,周瑜便讥讽道:“诸葛大人,你姗姗来迟,反要让客人在门口等你,只怕有失待客之道吧?”

    “大都督教训的是,亮,这里先行给大都督陪个罪,希望大都督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亮计较这些了。再说,大都督反客为主,也似乎没把自己当客人吧?”诸葛亮反驳道。

    “主人不在,我只好自取了,难道要坐在那里等待主人到来我才能动弹吗?”

    “不问自取,是为盗,大都督莫非是想在这蕲春城里将整座城池都盗去吗?”

    鲁肃见周瑜和诸葛亮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又杠上了,急忙出来解围,笑呵呵地道:“大都督,诸葛大人,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们都少说两句话,多喝点酒,既然都到齐了,那就一起进去吧。”

    话音一落,鲁肃便伸出了手,一手拉着周瑜,一手拉着诸葛亮,然后三个人肩并肩的走进了府衙。

    诸葛亮的属官这才跟着进去,而周泰则等到诸葛亮的属官进去之后,他才动弹了一下,目光犀利的扫视着整个城里,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然后便对自己身边的一个校尉说道:“你率领五百人在外面看守,我带五百人进去保护大都督和车骑将军。”

    于是,周泰和五百人纷纷翻身下马,整齐地排列成队形后,便大踏步的开进了府衙。

    周泰没经过一处,便指着几个人留下,然后分别站立在府衙的每个角落里,以防备不测,到最后,他的手里还剩下二百人,跟着他一起来到了府衙的大厅前,然后他带着二十名士兵走进了大厅,站立在周瑜和鲁肃的身后,其余的一百八十名则分别站在大厅的外面,全部不苟言笑的,显得极为严肃。

    只这么一瞬间,本来喜气洋洋的婚礼殿堂,被周泰带来的这些士兵搞得氛围十分的紧张,站岗放哨的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像是进了一个军事壁垒一样。

    诸葛亮看到以后,朝属下的主薄使了一个眼神,主薄便会意了,直接对周瑜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周大都督,你的部下未免太过放肆了吧,这里是婚礼殿堂,是我们知府大人花了好多心血也搞好的,可是你的部下一来,便将这里弄得像是军营一样。固然周将军也是为了保护大都督,可是大都督尽管放眼看看,我这个府衙内除了几十名衙役外,根本没有一个士兵,除了你们以外,任何人都不曾携带武器,是大都督对我们不放心呢,还是大都督一向如此?”

    周瑜听后,也觉得破坏了气氛,对周泰道:“幼平,撤去大厅外面所有的守卫,让他们守候在府衙外面,你只需带五名士兵跟在我身边即可。”

    周泰听了,急忙道:“大都督,这样不妥吧?”

    (PS:从明天起,一日三更,持续一周,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