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1004祸水东引
    祝公道、祝公平两大高手联手对敌,加上周围都是华夏国的士兵,那个可疑人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不大一会儿功夫,祝公道和祝公平便立刻将那可疑人制服。

    但是,在制服那可疑人之后,此人的嘴严实的很,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撬开,始终说无人指使,就连此人的来历也无人清楚。

    最后折腾到大半夜,高飞始终无所获,便油然生出一计,对高横道:“去国宾馆,将吴国的平南候吕范给我请到这里来,就说朕有要事和他商量。”

    高横抱拳离开,立刻带人去了国宾馆。

    高飞则让人将那可疑人暂时关入了天牢,他自己则在天牢里静静地等待着。

    吕范在国宾馆中坐立不安,不知道自己所说的高飞会不会同意,此次之行,如果不能够顺利完成,那么以后吴国可能就会面临危险。正当他还在为这件事而苦恼的时候,忽然见高横到来,说是高飞有要事相商,请他去叙一叙,连想都没有想,便立刻跟着高横一起走了。

    半个时辰后,吕范跟着高横来到了天牢,见到了坐在天牢里的高飞,高飞的脸上竟然是一脸的铁青,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急忙跪在地上,朝高飞拜道:“臣吕范叩见皇上。”

    高飞道:“平南候,朕不是你的皇上,你也用不着如此的喊朕。朕现在只问你一件事,牢房内关押着的这个人,你可认识?”

    吕范看了一眼牢房内被关押着的人,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了,蓬头垢面的,全身上下都是鲜血淋漓的,他仔细地看了一眼容貌,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回皇上,臣……外臣不认识他……”

    “不认识?哼哼,你当真不认识他吗?你以为朕是三岁的小孩吗?”高飞突然厉声问道。

    吕范见高飞脸上青筋暴起,不知道高飞是怎么了。但是他在国宾馆的时候也听说了,外面全城戒严,听说是在抓一个可疑人,他又瞅了一眼牢房内的人,估计这个人便是可疑人物了。可是,他确实不认识,便道:“启禀皇上,外臣确实不认识此人。”

    “平南候,我洛阳城一向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治安状态十分的好,可是为什么平南候前脚刚来,我洛阳城中情报部便有重要公文失窃了呢?”

    “这……也许是一个巧合……”吕范这才知道高飞为什么会如此动怒了,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巧合?可还真是巧啊,你一来,朕的情报部就失窃了,而且朕抓到的人也说着东吴一带的口音,这你又做何解释?”

    “这……外臣只能说,这可能又是一个巧合,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我吴国和华夏国是盟国,而且我吴国即将向华夏国称臣,只要皇上一同意,那边我主便去帝王,向华夏国称臣,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吴国又怎么会做出如此有损两国盟好的事情呢?”吕范当即辩解道。

    “平南候言下之意是朕冤枉你吴国了?那么不如你们在朕的面前对质如何?”

    “我吴国不做亏心事,自然是问心无愧,对质就对质。”吕范也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当即说道。

    高飞于是让人用凉水泼醒了正在昏睡中的可疑人,厉声问道:“我问你,你可是吴国派来的?”

    那可疑人起初先是咳嗽了几声,之后见到吕范在侧,便立刻道:“是,我的确是吴国派来的细作,侯爷,我让你失望了。”

    此言一出,高飞和吕范都吃了一惊。高飞本来以为这可疑人不会说出来,但是却没有想到这可疑人见到吕范后反而一口咬定了吴国。这么一来,高飞便可以排除是吴国人作案的嫌疑了,但是自己本来就想将这件事推到吴国的身上,现在这个可疑人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当即让他感到兴奋不已。

    吕范急忙指着那个人可疑人说道:“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指使你偷取东西?”

    可疑人道:“侯爷,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你就别再硬撑了。”

    “你闭嘴。”吕范急了,转身对高飞说道:“皇上,你别听这贼人胡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真的见都没有见过他,又如何……”

    “平南候,朕有眼睛,有耳朵,不会让你们蒙蔽的。平南候这招可真是妙啊,以吴国称臣为由,却暗中使人盗取我华夏国重要情报,这招事情严重的有损了我们两国之间的盟好,朕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平南候,念在你是使臣的份上,我今日不为难你,等明天便派人送你走,你回去之后,告诉孙策,如果真要动歪主意,就正大光明的来。”

    “皇上……”

    “高横,送平南候出去,明日便驱逐出境,派人送他回吴国。”高飞根本不给吕范任何解释的时间,便对高横下令道。

    吕范听后,急忙叫道:“皇上,你听我说啊,这件事绝对不是皇上想象的那样,那家伙分明是在污蔑我,皇上……皇上……”

    高横亲自将吕范给驾了出去,之后关上了天牢的牢房大门。

    高飞径直走到了牢房前,吩咐道:“打开牢房!”

    卫士将牢房的大门给打开了,高飞跨步走了进去,蹲在了那个可疑人的身边,看到快要奄奄一息的可疑人,啧啧地道:“你这一身很俊的轻身功夫倒是很难得,如果你肯说出你的幕后主使者是谁,朕就放了你,而且还给你安排一个官位,让你荣华富贵。如何?”

    “呵呵,皇上,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那平南候就是主谋,我是吴国派来的。”

    “哼!也就是因为刚才你帮了朕,朕才这样好声好气的和你说话,你嫁祸给吴国,倒是省了朕再找借口和吴国开战了。你这么一个铮铮铁骨的汉子,朕若是杀了你,你就死的太不值了,不如说出你的主使者,然后享受你的荣华富贵……”

    “皇上,我已经说了,是吴国派我来的,是平南候主谋……”

    高飞站起了身子,目光凶狠地看着那个可疑人,怒道:“冥顽不明,严加看管,好好的给他治伤,然后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什么时候说出幕后主使,什么时候放他走。”

    话音一落,高飞便跨出了牢房,刚走了没两步,但听见“砰”的一声,从背后传来了一声巨大的闷响,他急忙回过头,看见那个可疑人竟然一头撞死在了墙壁上,脑浆迸裂,和鲜血混在一块,可见是这一撞是下了多大的勇气啊。

    “哎……死无对证,这下子可彻底没辙了。不过此等烈士,天下少有。收拾一下,便将其厚葬了,撤去全城戒严,然后发出皇榜,就说偷窃之贼被畏罪自杀了。”高飞望着那个可疑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吕范出去之后,脑门被凉风一吹,便细细的想了一下细节,这才知道自己中了高飞的奸计,这样一来,只怕吴国将不保了,让他的心里更加的担心。

    高飞从地牢出来时,正好遇到了贾诩,贾诩礼毕之后,高飞便对贾诩道:“看来,对吴的攻略,要提前进行了。明日召集所有大臣,早朝,朕有事要宣布。”

    “诺!可是那偷窃之贼……”贾诩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人死也要保护自己的主人,忠心可嘉,既然这件事知道的很少,就姑且静观其变吧,我相信,这件事的幕后主使人以后还会浮出水面的。不过,眼下最主要的是对吴的攻略,东吴是我华夏国的一块心头之病,不将其灭掉,华夏国就永无宁日。这次借口也有了,也是时候结束这纷乱的世界了。”高飞一边走着一边对贾诩说道。

    第二天一早,吕范便被强行送出了洛阳。而在这个时候,皇宫大殿上的朝臣还是和以往一样精神。

    早朝并不是天天有,高飞一般政令都经过内阁,内阁的权利很大,已经涵盖住了下设的九个部门,所以一般无甚重大之事,高飞一般不召开早朝。

    天刚蒙蒙亮,高飞便已经坐在龙椅上已经很久了,看到群臣到齐,这才说道:“自前汉黄巾起义以来,朕经历大小战斗无数场,从一个小小的汉军的军司马到现在的皇帝,朕已经走了二十个年头了。汉末纷争,天下大乱,二十年间,朕面击败了一个个对手,如今只剩下东南的吴国仍然在苟延残喘。如果不尽早统一全国,天下将永无宁日。加上吴国昨日的不耻行径,彻底的破坏了我们两国之间的盟好,我华夏国大,吴国小,岂能让小国欺负我大国?长久以来,朕都本着联盟的心态能让则让,但是昨日的一件事,朕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如果再一再的忍让,朕的脸面何在,华夏国的威严又何在?所以,朕决定,对吴国发起灭国之战,众位爱卿当各抒己见,拿出攻吴方案,然后兵马钱粮一起调动,我华夏国百万雄师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平东南,廓清宇内,成就我华夏国盛世之基础。现在,各位爱卿便可畅所欲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