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963正面交锋
    东方露出鱼肚白时,五万乌丸人便已经开始整装待发了,一夜无事的乌丸人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弥补了连日来的奔波。

    楼班派出前部一千轻骑,让一名千夫长率领着队伍先行离开,在过了半个时辰后,这才率领大军缓缓向前进,越往前走,楼班走的越是谨慎。

    当抵达三十里铺时,楼班便让军队全部停止了前进,静静地等候在那里,等待着先行派出去的一千骑兵的信息反馈,然后再做决定是否要继续前行。

    难楼见楼班行事谨慎,颇有一番味道,笑呵呵地说道:“大单于,你未免也太过小心了吧?”

    “我率军五万,不可因小失大,这支军队所肩负的并不是救援辽东那么简单,如何在救援辽东之后,肩负起歼灭叛军,平定夫余的重任,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不然你以为皇上留我们在北疆屯驻是为了什么?乌丸人是华夏国的一部分,我定要让乌丸人成为华夏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让皇上看看,我们乌丸人是可以替皇上守御北疆的。”楼班壮志地说道。

    难楼道:“大单于说的极是,老朽未免太过轻率了。”

    “无妨,老将军也毕竟是为了早日平叛嘛。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抵达辽东城了,夫余叛军十万,在我们抵达这里时,不应该没有什么行动。可是,夫余人确实没有一点动静,那就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夫余人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或在半路伏击,所以,我们必须谨慎而行,一旦中计,那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难楼道:“大单于所言甚是。”

    大军原地休息,静候所派出去的千人骑队的消息。大约过了一刻钟,但见前方烟尘滚滚,马嘶蹄响,一个千人骑队便浩浩荡荡的奔了回来。

    领头的人便是那位千夫长,一来到楼班的面前,便立刻勒住了马匹,从马背上直接跳了下来,跪在地上,大声地高呼道:“启禀大单于,夫余人在前方十八里河扎有营寨,据我们这里不足十里,沿途所过之处,末将都细细勘察了一遍,从未见到任何可疑动向。”

    楼班听后,眉头皱了起来,不太相信的问道:“可曾勘察仔细?”

    “末将勘察的仔仔细细,按照大单于的吩咐,末将纵马到两边山坡上、树林中和小河里,均为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千夫长答道。

    楼班道:“奇怪了,夫余人难道真的还在营寨中,没有设下埋伏不成?我再问你,敌军营寨如何?”

    “前后绵延出数里,巨石堵塞要道,夫余人则当道下寨,寨中守卫森严,密不透风,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居然防守的如此严密?叛军粮草屯在何处?”

    “就在十八里河的一座小山丘上,四周都是夫余人,看上去守卫是最森严的一个,打的是莫科多的旗号。”千夫长回报道。

    “莫科多是谁?”难楼急忙问道。

    “是夫余王尉仇台新封的大将军,听说勇力过人,是夫余第一勇士。”

    千夫长的话音刚落,难楼便不服气地说道:“哼!什么第一勇士,放在我们乌丸人的眼里,还指不定是什么样的狗熊呢。大单于,有道是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夫余人远道而来,携带的粮食必然是重中之重,老朽愿意请命,带领一万骑兵前去攻打夫余人的粮草大营,只要断了夫余人的粮草,就能够让夫余人不战自退。”

    楼班听后,摇了摇头,说道:“粮草乃重中之重,一般人行军打仗都是将粮草藏在没人看见的地方。而夫余人却将粮草大营如此暴露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就说明这是一个奸计。传令下去,所有人都跟我走,去正面攻打夫余人的营寨。”

    “大单于,正面攻打夫余人的营寨?”难楼狐疑地叫道。

    楼班的嘴角上扬起了一丝笑容,说道:“不必太惊讶,我料尉仇台必然会被我重创。”

    话音一落,楼班便立刻招呼所有人一起向前冲去,朝着位于十八里河的夫余人所扎下的营寨而去。

    楼班更是疯狂般的快马加鞭,带着人迅速冲了过去,比及抵达十八里河时,楼班便远远到底望见前面的道路被夫余人给阻断了,一座大营赫然出现在眼前,而在那座大营的边上,还有一座并不亚于前方大营的营寨,旌旗飘扬,人影晃动,看上去守卫极为森严。

    “果然如此……”楼班看到这些之后,便笑的更开心了,催促着自己的部下开始攻打正前方的那座大营。

    夫余人见到乌丸人突然骤至,本来还有点喜出望外,因为等了那么久终于将乌丸人等到了。但是当乌丸人直奔正前方的大营时,作为夫余王的尉仇台忽然心头一震,不禁皱起了眉头。

    “大王,乌丸人去攻打正前方了,怎么办?”莫科多看到乌丸人的动向,便立刻问道。

    尉仇台抬起手,厉声说道:“本王长眼睛了,这必然是乌丸人的佯攻,不必理会。乌丸人的重点肯定是放在我军的粮草上了,不一会儿便会转变方向前来攻打这里的。吩咐下去,所有人按照原计划行事,任何人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得乱动,违令者斩!”

    莫科多道:“是大王。”

    尉仇台在昨夜得到乌丸人的消息后,便立刻撤去了所有的埋伏,又重新制定了一个计策,准备以粮草诱敌,然后再伏击。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计策,但是尉仇台还是有些担心,因为他看到楼班、难楼率领的乌丸人全部朝着正前方的大营扑了过去,还没有进入夫余人的射程范围,便立刻分成了左右两拨,绕过了堵在前面的道路,从左右的山坡上斜插了过去。

    “大王,乌丸人好像不是佯攻啊……”莫科多发现情况不妙,急忙说道。

    尉仇台道:“闭嘴,再等待一会儿,一定是佯攻,本王不会估算错的……”

    乌丸人分成了两拨,迅速的斜插了过去,正前方的大营外强中干,只有那么多的守卫,虽然不停的射箭,但是却无法抵挡乌丸的大军,刚射出一拨箭矢,便立刻开始向后撤退,被乌丸人逼近之后,便是一阵哭喊。

    “大王,出兵吧,乌丸人是正面攻击,如果被乌丸人真的突破了大营,那我们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莫科多看后,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大声地叫道。

    “不可能的,本王的计策举世无双,不可能失策的,一定是乌丸人的佯攻,一定是……”尉仇台始终不太相信乌丸人会放着自己暴露出来的粮草大营不攻打,却正面攻打前方的大营。

    山坡下面,乌丸人已经突破了夫余人的第一层防御,夫余**多都是猎人出身,不善于近战,被乌丸人逼近之后,都没命似得向后退,一时间乱了阵脚,被乌丸人杀的哭爹喊娘。

    “大王,出兵吧,再不出兵,真的就来不及了,看下面就要一败涂地了。”莫科多跪在地上大声地祈求道。

    尉仇台再仔细看了看下面的乌丸人,见乌丸人的铁蹄正在无情的践踏着自己的族人,没有一点来攻打粮草大营的动向,当即说道:“全军出击,务必要消灭这些乌丸人!”

    莫科多听到之后,立刻站了起来,立刻拔刀而出,翻身上马,长刀向前一挥,大声喊道:“冲啊!”

    一时间,埋伏在粮草大营周围的夫余人尽皆而起,呼啦一声,本来还是空无一物的旷野忽然现出了数万夫余人,声势浩大,人数众多,全部跟着莫科多朝着乌丸人那边冲了过去。

    楼班率军杀散了夫余人,忽然听到侧后方喊杀声四起,当即扭头看了过去,但见漫山遍野的都是夫余人,莫科多更是一马当先的冲了过来,他的嘴角边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暗暗地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这一次,天使我成功……”

    “所有将士准备,按照原计划进行,撤退!”楼班扯开嗓子,大声地喊了出来。

    楼班的话音刚落,号角声便立刻响了起来,不管乌丸人身在何处,一听到这声号角传出的声音,便立刻开始向后撤退。

    乌丸人都是骑兵,来去匆匆,撤退的速度也很迅速,不等夫余人杀来,乌丸人便全部退到了外面的旷野上,之后排开成了一个冲锋队形,稍微整理了一下队形后,便听到了冲锋的号角。

    难楼挥舞着马刀,带领着自己的万余部下作为前锋迅速的朝着莫科多那边冲了过去。楼班则将骑兵分成了三部分,左、右各一万人,自己率领两万人待难楼和莫科多交锋之后,这才向前冲去。

    夫余人和乌丸人第一次大规模的正面交锋,失去了伏击优势的夫余人纷纷用弓箭射杀乌丸人。一时间,数万支箭矢全部朝着乌丸人射了过去。乌丸人不但没有丝毫退却,反而愈战愈勇,不管前面兵锋有多少,都毫无畏惧的向前冲去。

    乌丸人在远处用弓,近战用刀,虽然人数少于夫余人,但是战斗力却很强,乌桓突骑曾经名闻天下,并非Lang得虚名。所以,一经交锋,夫余人便是损失惨重。

    尉仇台看到乌丸人兵锋正盛,自己虽然有数万之众,但是在面对乌丸突骑中,却显得不堪一击,无奈之下,只好下令道:“传令下去,全军撤退,后撤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