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924最后的战役(8)
    定军山上,张任带领将士们已经构筑了一层壁垒,围绕着定军山的大营半圈,看着前方熊熊的烈火,众人都严阵以待。

    在壁垒前面,有一排排大树都被砍伐了,光秃秃的露着木桩,大树也被切割成许多段,放置在壁垒前面,做防御用的檑木。壁垒后面,更是堆积了许多石头,一旦发现有魏军攻上来,便开始用滚石、檑木招待他们。

    天色将晚,大火弥漫着整个定军山,熊熊的烈火将两军分得彻底,下面是满山遍野的魏军,上面是无路可退的华夏军,两军对峙许久,都在等待着大火熄灭的那一刻。

    定军山下,曹操望着山上的火势不再向前推进了,便皱起了眉头,对身边的人说道:“进展太慢了,天黑之前,一定要拿下定军山,传令下去,所有将士,全部给我攻上去,不惜一切代价。”

    命令下达之后,定军山下的士兵开始向山上冲了过去,全部集结在火势的后面大约二三十米的位置。曹操又从天荡山、大营中调集所有的兵马,全部集结在定军山下,让山上的士兵先行扑灭一些火势,然后一起冲上去。

    定军山上,张任看到魏军的将士们扑灭了一个火势段,虽然还有余火冒出,但是已经无关大碍了,完全能够过人,见魏军从那里源源不断的冲了上来。

    “等敌人靠近,再用滚石、檑木袭击敌人,这段山路最为险要,陷阱什么的都已经被魏军破坏了,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大家听我号令,我一声令下,便向下丢檑木和滚石,弓箭手、弩手都进行精确性射击,确保一支箭矢射穿一个敌人,都明白了吗?”张任大声喊道。

    “明白!”

    张任虽然身处将军之位,这拨士兵也不是他带出来的,但是这拨士兵却都是赵云带出来的精锐之士,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正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正是这个道理。

    张任凝视着山下冲上来的魏军士兵,当即叫道:“开始攻击!”

    这段壁垒构筑在山坎上,是整个定军山较为垂直的一段,坡度极为陡峭,张任等人居高临下,开始向冲上来的魏军反击。

    “轰隆隆……”

    滚石、檑木不断的向下滚动,砸死砸伤了不少魏军士兵,另外一些士兵则用大弓、连弩进行准确性射击,一时间第一波冲上来的二三百人的魏军尽皆阵亡。

    魏军的一员偏将见状,急忙下令停止进攻,然后召集弓箭手,取出透甲锥,开始朝山上不断的放出箭矢。

    两军对射开始,魏军虽然有透甲锥,但毕竟是从下向上射击,增加了不少难度,反倒是不如华夏军的连弩射击的准确性高,也没有连弩的射速快,很快便出现了大量的伤亡。

    华夏军的士兵也有不少被魏军士兵射穿了心肺,当场便毙命了。负责抬运尸体的士兵则将尸体抬到山寨里,受伤严重的则拉到山寨里让军医治疗,伤势较轻的则坚守阵地,寸土不让。

    一番对射过后,魏军的第一波攻击正式被打退,留下的只是一地的尸体。

    曹操亲自在半山腰上设立了一个临时的指挥中心,看着张任构筑的壁垒环形的包围着进山的要道,其余地段都是垂直高度达数十米的岩壁,不禁有些懊恼。

    “陛下,让我去吧,照这样下去,只怕很难突破敌人的防御。我带着虎卫军的将士从两边的险要地段攀岩而上,或许能够出其不意的攻击华夏军。”许褚见状,当即说道。

    “不!你留下,还有大用,让人把孟达叫来!”曹操凝视着山上的张任,不禁想出了一个计策。

    “遵旨!”

    不多时,孟达便从山下跑了过来,来到曹操身边,抱拳道:“末将孟达,叩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曹操问道:“孟将军,你可知道我军当中,谁和张任交厚?”

    孟达答道:“谏议大夫王累、车骑将军黄权都和张任交情颇深。”

    “嗯,黄公衡率领七万大军在后,一时半会儿来不到这里,你去将王累叫来,让他上山去劝降张任,事成之后,朕封他为候。”曹操道。

    “臣遵旨。”

    孟达转身下山去了,火速赶往大营之中,去见王累。

    王累在大营里闲来无事,漫无目的的踱着步子,可是面上却很紧张,心里面总是担心着张任。忽然,他见孟达来了,便问道:“你来干什么?”

    “王大人,好歹我们也曾经同殿为臣,你怎么对我这样不冷不热呢?”孟达见王累没好气的走进了大帐,便跟了进去,笑呵呵地说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王累的心中还是存在着极大的盛怒,在魏军兵临城下之时,成都城内出现了两个派别,一个是投降派,一个是抵抗派,很不幸的,王累和孟达不是同一阵营,王累、黄权、张松等人主张死战不降,孟达以及另外一些官员却主张投降。

    最后,刘璋听从了投降派的建议,主动开城投降,于是盘踞在巴蜀一带的汉国,在建国五年之后,便灭亡了。不过,成都大平原上的百姓,却免去了战乱之苦,算是有利也有弊吧。

    事后,曹操善待刘璋,封刘璋为蜀王,迁徙到巴郡,重用黄权、王累、张松等坚持抵抗的一派,反而贬谪投降一派。由是,黄权被封为车骑将军,王累为谏议大夫,张松为将作大匠,反而吴懿、费诗、李严、孟达等一干主张投降的却没有得到高官厚禄,但是官职却也是不升不降,仍旧维持原职,说是等收复秦州、凉州之后再行封赏。

    张任带兵在外,听闻刘璋不战而降的消息,加上自己的妻女都惨死在曹操的屠城之下,愤恨之下,便带着一支军队坚持和曹操作战,在巴郡的阆中公然造反。后来受到夏侯惇、索绪两路大军的夹击,兵败后带着残余部队逃逸,辗转来到了汉中郡的成固县落草为寇。

    曹操还特意发布通缉令,全国范围内搜捕张任等人,之后才有了高飞路过成固县收服张任一干人等的事情。说到底,倒是曹操给高飞做了嫁衣。

    孟达见王累动怒,便道:“此一时,彼一时。大人刚烈,我孟达也非贪生怕死之辈,只不过当时形势紧张,不得已而为之。何况投降之后,成都一带的百姓都省去了战乱之苦。如今魏军正在收复失地,华夏军又是一个十分强有力的对手。当初蜀王不听法孝直建议,这才有了今天的败局。但是,要挽回败局,也不是不可以。我这里有法孝直一封信,大人看后便知。”

    王累白了孟达一眼,从孟达的手里接过那封法正的信,看了以后,不禁皱起了眉头,原先脸上的怒色也早已经消失不见,当即问道:“这果真是法孝直所书写的?”

    “当然,白纸黑字,无法抵赖。其实魏国前来攻打蜀地,战端一开,孝直便预料到了结局。同时,孝直高瞻远瞩,估算到华夏军不会错失良机,肯定会带兵攻打魏国。到时候曹操老贼自然会回师救援,这才制定出这个复国的计划,所以才联络朝中各大臣。只是,世事难料,这份计划被蜀王给否决了,法孝直又触怒了蜀王,这才被贬谪了,以至于这个计划永久性的被搁浅了。不过,现在这个机会来了,华夏军尽数攻占了凉州和秦州,魏军在和华夏军交战,正是启动这个计划的时候。此次十万大军,其中三万是我们蜀中兵将,如果能够很好的利用起来,复国自然有望。法孝直被贬谪到张任军中,张任投降了华夏军,那法孝直定然也会跟着一起投降。我想,汉中的杰作,正是法孝直的计策。”孟达细细的说道。

    王累听后,将信给烧毁了,当即说道:“如果果真如此,那么一旦复国,我们便可迎回蜀王了……”

    孟达听后,脸色当即变了,问道:“大人对蜀王还抱有信心?蜀王和华夏国的皇帝相比,以大人之见,哪个更具备保护蜀地的实力?”

    “当然是华夏国的神州大皇帝陛下,可是,蜀王才是我们的主子,这是纲常伦理,如何能违背?”王累愚忠的说道。

    孟达不再吭声了,只是一阵沉默。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王累问道。

    “当然不是,曹操让你去劝降张任。我觉得这个时候正是机会,你可假意让张任投降,然后夜晚的时候,就营中起事,我再率领旧部与之想呼应,定然可以斩杀曹操老贼!”孟达邪恶地笑了笑。

    王累道:“此计甚妙,正合我意。你快带我去吧。”

    于是,孟达便将王累带到了定军山的半山腰上,然后拜见曹操。

    “微臣王累,叩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王累一见到曹操,目光中便充满了愤怒,他低着头,心中暗暗地想道,“曹操老贼,你活不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