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866双杰斗智(8)
    关键时刻,沙摩柯急忙勒住马匹,一拉缰绳,直接调转了马头,手中握着去了刺的铁蒺藜骨朵,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大铁杵。手中大铁杵那样一握,浑身精神那么一抖,双眼那么一瞪,全身气势登时完全展现了出来,横在诸葛亮的背后,大声对部下吼道:“护送丞相离开,追兵俺自挡之!”

    一声令下,诸葛亮在身边十名藤甲骑兵的护卫下,迅速的向前跑去,沙摩柯策马向前,大吼一声,举着手中的大铁杵便朝孙策冲了过去。

    孙策见状,冷哼了一声,大声喊道:“不自量力!闪开!”

    沙摩柯哪里肯闪,虽然右边肩窝昨夜中了一枪,但是幸好他是个左撇子,全身力气全部在左臂上,此时右手勉强提着马缰,左手握着大铁杵,愤然使出猛烈的一击,直接朝孙策的头上砸了过去。

    孙策早就有所防备,身子突然从马背上跃起,腾在了半空中,沙摩柯的大铁杵直接砸在了孙策的座下战马上,那么大的力气,一下子砸了下去,那匹战马登时悲鸣一声,便倒地身亡。

    可是,沙摩柯的大铁杵已经无法收回,而孙策此时在半空中收起一枪便刺了过来,那饮血枪沙摩柯见了甚是熟悉,不禁吃了一惊,昨夜伤他之人,正是用此枪的人。

    “原来是你!”沙摩柯也较为机灵,见情势不妙,立刻抽出腰中佩戴的一把短刀,直接挡住了饮血枪的枪尖,但是由于孙策这一击力度极大,他单手无法抵挡,反倒是短刀直接贴到了身上的藤甲,被猛烈的撞了一下,直接掉下马背来。

    而这个时候,孙策也落在沙摩柯的战马上,为了追赶诸葛亮,孙策放弃了杀死沙摩柯的机会,双脚在沙摩柯座下战马的马背上那么轻轻一点,整个人便立刻向前纵去,反倒是飞起一脚将边上的一个骑兵给踹了下来,骑着那名骑兵的战马继续追逐诸葛亮。

    “诸葛孔明!”孙策奋起直追,所过之处无人敢拦,即使有人来阻挡,也会被一枪封喉。

    诸葛亮正在逃命,忽然听到背后孙策又叫了起来,而沙摩柯压根就没能抵挡的住孙策,这小霸王的名声今日他算是见到了,而自己身边的十名藤甲骑兵纷纷去阻挡孙策,结果被孙策全部杀死。他看到孙策满眼怒火,脸上也是一脸的杀机,不禁在心中叫道:“难道我诸葛亮就要命丧于此?”

    他骑术本来就不精,勉强可以骑马,现在这一番奔跑下来,颠的他难受死了。

    忽然,座下战马马失前蹄,诸葛亮一个踉跄,直接从马背上被掀翻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雪地上,摔了一个狗啃泥,整张脸都埋在了雪窝里。

    孙策见状,当下大喜,快马加鞭未下鞍,快速向诸葛亮跑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孙策就要奔驰到诸葛亮的身边,突然侧面传来一声弦响,一支箭矢从孙策面前飞过。

    孙策吃了一惊,急忙勒住马匹,扭头向着箭矢飞来的方向看去,满脸的怒火,大声怒吼道:“何人放冷箭?”

    只见,十余骑从一个高坡上飞驰而来,为首一声,正是华夏国征南大将军司马懿,他人未到,声先到,大声喊道:“华夏国征南大将军司马懿,特来拜见吴国皇帝陛下,多有冒犯,还请恕罪!”

    孙策吃了一惊,怎么司马懿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一见司马懿跑了过来,心中暗道:“司马懿必然是为了诸葛亮而来,岂能让他占了便宜?”

    一想到这里,孙策扭头看了过去,但见诸葛亮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去了。他恨得咬牙切齿,而这会儿司马懿则骑马奔驰而至,他不见也不行,而且司马懿的部下,也将他圆圈围定,堵住了他前进的道路。

    “外臣司马懿,参见陛下。”司马懿翻身下马,跪在地上,大声地对孙策道。

    孙策皱着眉头,说道:“你来干什么?”

    “外臣是来接受诸葛亮投降的,如今诸葛亮极其属下,都已经是华夏国的部下了,我国皇帝陛下也已经下了诏书。”司马懿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狡黠。

    孙策冷笑一声,问道:“那不知道贵国皇帝陛下的意思是什么?”

    “陛下可能不太清楚这其中的缘由,所以才会和诸葛亮发生战斗,现在应该立即罢兵,诸葛亮等人都已经是我华夏国的将士了,如果再继续争斗下去,只怕会有损两国邦交。为了一个诸葛亮,万一演变成两国火并,到时候只怕吴国也会惨遭横祸,值得吗?”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吴国打不过你们华夏国了?”孙策心中不喜,怒喝道。

    司马懿直起身子,笑着缓缓地说道:“吴国和华夏国世代交好,从未发生过战争,不过,就以目前的国力而论,如果一旦两国之间爆发了战争,只怕吃亏的会是吴国。我华夏国千万子民,百万雄师枕戈待旦,可谓是兵精粮足,人才济济……我想,陛下心中自然会有一杆衡量的尺度。当然,我国皇帝陛下也知道,吴国此次损兵折将,费人费力,为了弥补吴军在战争中的消亡,自然也不会亏待吴国,到时候,皇上会派人来和陛下协商抚恤事宜。”

    “哼!”孙策气愤不过,可是心中也自然不敢跟华夏国叫板,当即调转马头,飞驰而去。

    司马懿见孙策走了,便转过身子,向前大踏步的跨了过去,走到一个小山丘的沟壑那里,看了一眼躲在沟壑里的诸葛亮,便冷笑了一声,喊道:“诸葛丞相,人已经走了,请出来吧!”

    诸葛亮心有余悸,此生第一次被人追的如此狼狈,况且又被司马懿看到,只觉得自己无地自容。他听完司马懿的话后,略微镇定了一下心神,这才从沟壑中爬了出来。请注意,是爬出来的,双手扒着厚厚的积雪,身子在雪地里摩擦着,没有一个人去主动拉他,简直是狼狈到家了。

    等他好不容易爬了出来见那些藤甲骑兵才慢慢地聚拢在一起,正朝这里赶来,他就愤恨到了极点,对这些士兵也是痛恨无比。那么多人,居然还挡不住一个孙策。

    “诸葛丞相,我是来接受你投降的,没想到,你居然会败的那么惨,而且还这么的……哈哈……狼狈……”司马懿讥讽地说道。

    这时,沙摩柯等藤甲骑兵全部聚拢了过来,反倒是将司马懿全部围住了。诸葛亮心中不忿,大声喝道:“绑了!”

    沙摩柯等人听到诸葛亮的一声令下,纷纷行动,两三个人将一个人按住,沙摩柯拿住了牛金,三名甲士将司马懿给按在了雪地上。

    “诸葛亮!你竟然胆敢如此?”司马懿吃了一惊,万万没有想到诸葛亮会将自己给拿下来,一时挣脱不住,便大声叫了起来。

    诸葛亮冷笑了一声,蹲在了司马懿的脸门前,说道:“司马懿,我可没说现在就投降,在我没有投降之前,我依然是你的敌人,是你太轻敌了,羊入虎口,可别怪我哦。”

    “诸葛小儿,你竟然敢这样对我们大将军,你不想活了?你……”牛金见状,急忙叫了出来。

    可是,不等牛金叫完,沙摩柯那如同钵盂般大小的拳头便登时砸在了牛金的脸庞上,一拳下去,牛金的一颗牙齿直接被打断了一颗,口吐鲜血,脸上也有一个很大的拳印。

    “再叫,老子剐了你!”沙摩柯瞪着很大的眼睛,愤恨地说道。

    “诸葛亮,你究竟想干什么?”司马懿要比牛金显得沉着的多,便急忙问道。

    诸葛亮站了起来,嘿嘿一笑,说道:“不想干什么,你看到了我的狼狈,为了以防万一,我也需要看到你的狼狈……”

    说着,诸葛亮便让人将司马懿给扔到了刚才他躲藏的那个沟壑里,叫道:“你给我爬上来,让我看你一次,咱们算扯平了!”

    “诸葛亮!好!好的很!这笔账我记住了!”说着,司马懿便从深深地沟壑里爬了出来,可是当他快要爬上来的时候,诸葛亮抬起一脚便去踹司马懿。

    司马懿早有防备,一把抱住了诸葛亮的那一条腿,两个人就这样一同又掉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沟壑里。

    这一下,两个人摔的都不清,沟壑里虽然没有岩石,但是有土块,两个的脸上都被蹭破了皮,渗出了点点血丝。

    “丞相——”

    “大将军——”

    几乎同一时间,沙摩柯和牛金便狂呼了起来,两个人刚喊完,便随即听到沟壑中传来了两个人爽朗的笑声。

    等沙摩柯走进一看,他彻底就傻眼了,刚才两个人还针锋相对呢,现在两个人居然同时握住了对方的手,仿佛是不打不相识,又或是惺惺相惜的味道。

    两个人被拉上去之后,诸葛亮看了一眼这残局,便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我居然会败在周瑜的手上。既生亮,何生瑜?”

    司马懿听后,安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你第一次率领这么多的大军,能有这番作为,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如今荆南三郡在手,长沙城我看也不用再打了,这两天,皇上或许会亲自抵达长沙,就荆南问题和吴国协商。”

    “那我做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诸葛亮道。

    “也不全是,至少,荆南四郡不会全部落入吴国手中。”司马懿目光独具,跟随高飞身边也很久了,所以能够洞悉一点高飞内心所想,但是却并没有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