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840新的战略
    诸葛瑾笑着给司马朗倒了一杯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举起茶杯对司马朗说道:“伯达兄一路辛苦,应该先吃好喝好,然后,我们再谈条件!”

    司马朗被诸葛瑾给调动了胃口,如果果如诸葛瑾所说,那么此次南征必然会省去很多事情,凤雏之名,他也听过。曾经,他听高飞说过,卧龙、凤雏的故事,也知道这两个人都是不世出的奇才,如今卧龙诸葛亮有心要投靠华夏国,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他坐立不安,急忙喝下一杯酒,便追问道:“到底是哪三个条件,你现在说出来,我才能安心吃喝。”

    “伯达兄好心急哦,那好,那我就不卖关子了。舍弟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个就是一旦舍弟将荆州让给贵军,舍弟必须入职贵国参议院,担任丞相之职。”诸葛瑾说道。

    “第二个呢?”司马朗问道。

    “第二个是,必须让舍弟留镇荆州,统属原汉军所有兵马。”

    司马朗皱起了眉头,又问道:“最后一个呢?”

    “必须封舍弟为王,永镇荆州,世袭。”

    司马朗笑道:“第一个、第二个或许还有商量的余地,但是第三个,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华夏国禁止异姓封王,就算是皇子,到现在还没有封王,诸葛亮凭什么要封王?”

    诸葛瑾道:“这只是舍弟初步的三个条件,我只是代为通传。至于实际中如何洽谈,还需要舍弟和贵国皇帝陛下一起磋商。为了表示诚意,我会派出军队护送关、张两位将军的家属渡过汉水,你们只需在对岸接应即可。另外,江陵地处要冲,吴国早有觊觎,如果贵军和舍弟谈不拢,那么整个荆州就会拱手让给吴国。我想吴国的皇帝孙策应该会比华夏国大方一点。”

    “吴、汉有世仇,汉军杀了吴国孙策之父,此仇不共戴天,他怎么可能会跟你们谈条件?”

    “冤有头,债有主,孙策也只会去找刘备,跟我们兄弟无关。”

    司马朗急忙道:“我回去之后,必然会如实禀告皇上,在我们没有任何回复的情况下,请切勿和吴国进行交涉。我会鞍前马后的促成这三个条件的。但是这三个条件到底要如何,还需要诸葛孔明和我皇上亲自洽谈。”

    诸葛瑾道:“如此最好。来来来,我们正事谈完了,就该谈私事了。”诸葛瑾笑着举杯,敬司马朗一杯。

    司马朗此时内心已经是翻涌了,哪里还有心思饮酒吃饭。草草吃了顿饭后,便和诸葛瑾约定了一个时间,然后准备在江北接人。诸葛瑾也很爽快,一口便答应了,并且派出兵马,护送司马朗离开,随后派出兵马,让关羽、张飞的家眷全部离开了江陵城,谎称关羽、张飞在前线打了胜仗,已经反败为胜,攻克了宛城,正准备向洛阳进发,要接全家去宛城。

    关羽、张飞的家眷都信以为真,被一千名骑兵保护着,便浩浩荡荡的被送走了。与此同时,诸葛瑾为了防止吴军骚扰,主动派出兵马,佯攻吴军大营。这才使得吴军分身乏术,无从知道关羽、张飞的家眷被送走了。

    司马朗出了江陵,路上正巧遇到了卞喜下属的斥候精英,便让斥候将消息全部通传到高飞那里,自己折道返回,又重新回到了江陵,生怕诸葛瑾耍诈,又担心吴军攻城,想在中间左右。

    诸葛瑾见司马朗去而复返,也没说什么,照样热情款待。吴军本就不想进攻江陵,又以为司马朗走了,所以干脆继续原地待命,江陵之事就暂且搁下了。

    ………………

    邓县汉水沿岸,华夏国的大营已经全部扎好,包括水军营寨,也已经在立下,沿江一带分二十四座水门,以大船居于外为城郭,小船居于内,可通往来,至晚点上灯火,照得天心水面通红。岸上营寨连绵百余里,三十万大军全部集结完毕。

    冬日寒冷,士兵却依然是热火朝天,经过长达两个月的调兵遣将,三十万已经于今天全部集结完毕,汉水沿岸黑底金字的华夏国的大旗迎风飘展。

    这日,高飞骑着骅骝正在巡视军营,忽然来了一名斥候,将司马朗的事情全部奏报了过来,他立刻觉得心花怒放起来,如果真的如同司马朗所言,那么这次南征就可以兵不血刃地拿下整个荆州。

    回到营帐之后,按照司马朗给的联系方式,高飞便亲笔写下了一封书信,然后让斥候转交给在荆州潜伏的卞喜,让卞喜去和诸葛亮联络,相约在五天后,在汉水的江面上会晤。

    当斥候走了以后,高飞这几天来的心结总算解开了,那天刘备为何用弓箭射杀关羽、张飞,今天总算得到答案了。

    不多时,赵云便走了进来,抱拳道:“皇上,不知道传唤臣有何要事。”

    “子龙,上次迎战关羽、张飞时,似乎你并不太尽力啊,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高飞一脸笑意地问道。

    赵云心里清楚,早晚高飞会来问自己的。他也不隐瞒,如实地回答道:“臣有些许顾虑,所以……”

    “是因为你的妻子怀孕的事情吗?”高飞问道。

    赵云点了点头,说道:“臣有罪,请皇上责罚!”

    高飞道:“你有何罪?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现在是做父亲的人了,很担心自己太过拼命了,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尚未出世的孩子就会没有父亲,对吧?”

    “臣知罪!”

    “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人之常情嘛。幸好上次抓住了关羽、张飞,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这次,我叫你来,是想让你去做一件事。”

    “请皇上吩咐,臣万死不辞!”

    “据可靠消息,曹魏正在攻打蜀汉,蜀国已经被攻下了一半。我军也不能坐井观天,三十万大军对付汉军搓搓有余,我想派遣你带着一支偏军,沿着汉水西进,然后转沔水,一路去攻打房陵、上庸、西城、钖县四地,这四个县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千万不能有失,趁着曹魏大军还在攻略蜀郡之际,你此时前去收服,四县必然会闻风而降。之后,你驻军西城,以防止曹魏从汉中和长安的兵马,切断子午道,并且收降溃散的蜀汉军队。”高飞将自己的战略意图给说了出来。

    赵云听后,欣然领命,没有丝毫的犹豫。

    “很好,朕拨给你三万兵马,你带上足够的粮草,今天便出发,越快越好。”

    “诺!”

    赵云出去之后,高飞将贾诩、荀攸、郭嘉、田丰、荀谌、司马懿全部叫了进来,向他们说明了诸葛亮的三个条件。

    众人听后,都是一阵皱眉,除了第一个条件外,统统认为后面两个条件都不可答应。

    高飞想了想,说道:“你们之中,肯定有人持有反对意见,不妨说来听听。朕虽然爱才,但是也绝对不能步沮授后尘。如今诸葛亮又开始抛砖引玉,必然有所图谋。我已经派人暂且答应了他的三个条件,并且约他会晤,从中窥探他的的图谋。你们若有何良言,尽管说来给朕听,即使说错了,朕也不怪罪!”

    贾诩老谋深算,第一个发话了,说道:“陛下,臣以为,诸葛亮此举,必然有诈。他无缘无故,为何要献此殷勤?况且刘备尚在,他又怎么能大权在握,或许江陵可以,可是襄阳决计不能,而且吴军又占领了半个荆州,二十万兵马在荆州境内枕戈待旦,说要献出整个荆州,臣以为是不现实的东西。臣以为,或许是诸葛亮的推托之词,借此机会,让我军贻误战机。”

    荀攸道:“臣也有同感。”

    田丰、荀谌也一起说道:“臣等附议。”

    唯独郭嘉、司马懿没有发话,一直坐在那里,却也不吭声。

    高飞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问道:“两位爱卿是何意见?”

    郭嘉道:“臣以为,诸葛亮此举,未必有诈,他的条件列举的非常清楚,就是想成为荆州之主。吴军虽然有二十万枕戈待旦,但是由于吴军出兵仓促,调集兵马特别急,甚至将征讨士燮的兵马也抽调了出来,可见吴军确实想占领荆州,此时一战未开,是在养精蓄锐,调整状态。如果再迁延时日,只怕吴军就会缓过气来。诸葛亮竟然敢说这样的大话,必然会有所对策。臣觉得,陛下可以再和其会晤之后,再做打算。毕竟这也是兵不血刃的一个良机。”

    高飞听后,觉得郭嘉说的也有道理,便问司马懿:“仲达,你是何意见?”

    “臣没有意见。”司马懿回答道。

    “没有意见?”高飞惊奇地问道。

    “因为臣还暂时没有看出诸葛亮想要干什么,所以臣没有意见。”司马懿道。

    高飞听完之后,说道:“好吧,诸位的意见我已经有所了解,朕觉得,一切在和诸葛亮会晤之后,再做打算。”

    散会后,高飞单独留下司马懿,问道:“仲达,你当真没有看透诸葛亮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