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791踏破贺兰山缺(7)

791踏破贺兰山缺(7)

    马超的一声呐喊,说高飞带着三十万大军御驾亲征的话语不过是用来激励士气的一种手段。

    可是的确奏效了,二百九十七名狼骑兵尽皆发自肺腑的喊出了这个时候的最强音,跟随着马超,便向铺天盖地的羌人骑兵中冲了过去。

    马超等人犹如大江大河中的一叶扁舟,但就是这样的一叶扁舟,一经冲进了羌人的骑兵群中,却在羌人的骑兵中乘风破Lang,所到之处死尸遍地,一番左冲右突,羌人抵挡不住,又对马超心里产生畏惧,是以再一次陷入了混乱。

    乌蒙虎从后军赶来,见到马超在前军驰骋无敌,顿时大叫道:“都不要怕!马超再厉害也不过才一个人,全军一起上,将其斩杀,大王说了,斩杀马超者,就是二大王了,给我放箭!”

    说实在话,乌蒙虎也很惧怕马超,所以才一直躲在后面,让部下在前面冲。可是,与乌蒙虎有着同样心理的不在少数,一时间羌人迅速向四周逃窜,准备和马超等人拉开距离,用弓箭迎敌。

    马超也不傻,带着那将近三百人的狼骑兵,紧紧地咬住了羌人,跟在羌人的后面,但又不是一味的跟,而是追杀一会儿换成追击另外一伙儿,如此反复,在羌人中间驰骋,从东向西,贯穿整个战场,然后又从南到北,一阵没有章法的胡乱冲撞,将羌人完全打散,让其无法集结在一起,就可以阻止羌人组成密集的箭雨。

    羌人落马的人数不断增加,可是却拿马超没有半点办法,最后着一部分得羌人,越拉越开,稀稀拉拉的无法聚集在一起,或几十人一队,或百余人站在一起。也正由于战场越拉越大,羌人才得以在外围收拢,大有聚拢在一起,组织箭雨的举动。

    马超见状,便将骑兵分成四队,其中三队每五十人一队,马超自引剩余的百余名骑兵,向着不同的方向冲撞。他则直取乌蒙虎,一路横冲直撞,枪影重重,被马超等人刺落马下的羌人激增。之后,马超又陆续分出了两支五十人队,分别朝着不同方向而去,他自己则带着四十七名骑兵,朝着乌蒙虎而去。

    按照马超的策略,分兵出去的五支五十人的骑兵队伍,每个队伍又一分为五,每十人一队,分别又朝着各个不同的方向冲过去。片刻之后,分兵的优势效果凸显出来,不到三百人的骑兵队伍,竟然将高达七千人的羌人骑兵搅乱了。

    整个羌人的前部乱成了一锅粥,乌蒙虎彻底懵了,看到这一幕,无论他怎么喊,都于事无补了,羌人彻底溃散了,乱得像一盘散沙。

    正当他还在发愁该怎么办得时候,突然侧翼的数百名骑兵一阵慌乱,他扭头一看,但见马超带着几十名骑兵不知道什么时候杀了过来,侧翼的骑兵对马超都是心惊胆战,全部作鸟兽散,直接将乌蒙虎暴露在了马超的威胁之下。

    乌蒙虎见马超冲了过来,也是一阵惊慌,顿时调转马头,向后撤去。

    哪知,后面的乌尔德率领大军杀到,两军相遇,互相冲撞在了一起,反倒将乌蒙虎给撞下马匹来。

    就在银灰色的大地上,一杆赤红的长枪一闪而过,乌蒙虎只觉得背心一阵冰凉,同时剧烈的疼痛感传遍了全身,带着粘稠血液的枪头正好从他心窝那里透了出来,他惨叫一声,立时毙命。

    “唰!”

    马超抽出了腰中长剑,快如闪电的一剑,将乌蒙虎的头颅斩下,提在了手中,冲上一片高坡,大声喊道:“还有谁?”

    吼声如雷,滚滚入耳,羌人们见先零羌第一勇士乌蒙虎都死了,他们尽皆胆怯,就连乌尔德也是一阵惊慌,急忙让部下勒住了马匹,对马超心生畏惧。

    就在这个时候,大地上传来了轰鸣般的声音,在这片高坡的南北两侧,同时扬起了滚滚沙尘,远远望去,遮天蔽月,而去地面也为之震动,声势之浩大,令在场的每一个羌人都是一阵心惊。

    马超也感到有一点奇怪,按理说,他只有二百骑兵的伏兵,即使用他得策略,也不可能造就如此宏大的声势。虽然不解,但他看到了这一瞬间的变化,朗声大叫道:“援军来了!皇上御驾亲征,带着三十万大军来了,将士们,都给我杀!斩杀羌王者皇上封他位万户侯!”

    另外两百多名分散在高坡下面还在来回冲突的狼骑兵听到之后,同时大声呐喊了起来,喊声阵阵,逐渐靠拢在一起,拧成了一股力量,向着羌王乌尔德的所在之处,便冲了过去。马超也在这个时候俯冲下去,直奔乌尔德。

    乌尔德听闻马超说援军来了,又见南北两侧的那种宏大声势,而自己的部下早就乱了,加上马超勇不可挡,急忙下令撤军。

    一声令下,羌人骑兵一个比一个跑得块,争先恐后的向后撤去,每一个人都生怕落在后面。

    只一会儿的功夫,九万多的羌人骑兵铩羽而归。

    马超追了两三里,斩首两百余人后,这才停止了追击。与此同时,王双等埋伏好的骑兵也都赶了过来,聚集在了一起,居然又六千多人。

    两下照面,马超便策马奔驰到了王双的面前,问道:“你哪里来得那么多兵?”

    王双道:“将军,不是我,是庞将军派遣他们来的,让他们在后面接应我们。另外末将没有按照将军的意思用火牛阵,怕在夜晚引人注目,还请将军责罚。”

    “责罚你做什么?若不是你们及时赶到,只怕我就要被羌人给包围了,早晚还是死。”

    “多谢将军。将军,皇上……皇上御驾亲征了,目前已经抵达临戎城。这是皇上手谕,请将军过目!”王双说着便拿出了一张字条,交给了马超。

    马超看完之后,点了点头,对王双和其他三名带兵前来的校尉说道:“皇上手谕,让你们全部听从我的命令,我们为皇上的先锋军,现在羌人刚退,趁他们不能识别真假之时,乘势杀过去,杀进灵武谷,一把火烧了他们的驻地。”

    “将军,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我们才六千多人,羌人可又二三十万呢!”一个校尉提醒道。

    马超笑道:“我以三百骑兵对付羌人十万尚且不怕,现在我又六千多人,区区二三十万人,又有什么可怕的?是懦夫的全部留下,我马超的队伍里,只要勇士,不要懦夫!”

    话音一落,没人再吭声。

    马超继续道:“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就表示你们愿意跟随我一起冲杀过去了,那么,你们就全部要听从我的调遣,任何不服从调遣的人,我必杀之!听说你们都是虎牙大将军的旧部,是一支精锐的狼骑兵。既然如此,今夜就让你们的狼性彻底的爆发吧,跟我一起去洗劫羌人驻地。”

    “威武!威武”所有人的战斗性都被激发了,六千四百九十七名骑兵不约而同地大声呐喊了起来。

    于是,马超便带着他们一起沿着羌人溃败的方向追去,并且每匹战马后面继续系着一些树枝,一字排开之后,那种场面从远处看去甚是壮观。

    平明时分,乌尔德刚刚带着大军回到灵武谷,后面的探马便赶来禀告,说看见马超亲自率领五百名骑兵为前部,与马超相隔不远,便是劈天盖地的华夏国的骑兵,犹如一阵狂风一般,卷起了黄土高原上得沙尘,一眼望不到头,正朝着这个方向追逐而来。

    乌尔德一听,当下急了,心想马超太厉害了,不愧是神威天将军。他惊慌之余,急忙下令所有部族全部撤离灵武谷,退到贺兰山上,准备暂避锋芒。

    乌尔德的命令一经发布,灵武谷内的羌人顿时都慌了起来,携带马匹,拉扯牛羊,拖家带口的便朝贺兰山上赶,但是上山的道路较为崎岖,以至于堵塞了道路,最后又不得不轻装前进,将牛羊、马匹、以及一些没有用处的东西全部留在了山下,这才使得上山的道路恢复了通畅。

    与此同时,刘晔也接到了一封加急文书,上面写着郭嘉率领着一支两万人的匈奴骑兵队伍攻占了北地郡的郡城,要他从先零羌这里借兵去收复北地。

    可是,这会儿先零羌都自身难保了,哪里还有功夫去理会刘晔。

    刘晔找到了乌尔德,当即道:“大王走得如此匆忙,难道就不觉得有一点可疑吗?我听传言说华夏国的皇帝率领三十万大军御驾亲征,可据我所知,华夏国的若要调集这么庞大的军队,必须要耗费上一些时日,我觉得,传言并不可信,就算马超果真带着大量骑兵杀来,只要紧守灵武谷,就能堵住马超的去路,也不至于全部都超贺兰山上跑啊……”

    “你给我滚!都是因为你!滚回长安去,告诉你的皇帝曹操,本王不干了!”乌尔德早就不耐烦了,他对马超是很惧怕的,以前若不是马超帮助烧当羌,他先零羌就不会跑到这里来,尽管昨夜不断的说服自己马超并不可怕,可是当他亲眼看到马超斩杀了乌蒙虎后,就后怕不已了。

    刘晔一脸的惊讶,没想到乌尔德会反悔。他还想说些什么,两名羌族勇士便将他给驾到了一边,眼睁睁地看着乌尔德上了贺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