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783边患引发的争吵
    回到蓟城后,高飞开始致力于发展国内,重视农业,兴修水利,鼓励商业,推动煤、铁等工业,又在蓟城和洛阳两地设立兵器司,专门研究攻防所用的武器装备。

    在军事上,西北边疆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曹操深知华夏国的强大,所以派人携带金银珠宝、米粮布帛,赶赴驻足在贺兰山下的先零羌处,主动结成盟好。而另外一方面,又派人赶赴鲜卑驻地,面见鲜卑大单于,以同样的手段与其结成盟好,蛊惑鲜卑人和先零羌不断的骚扰华夏国的西北边陲。

    驻守在朔方的庞德,多次率军击退前来进犯的羌人和鲜卑人,然而一直未曾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游牧民族的打法确实让他们处在了主动地位,加上华夏国为了稳定中原,兵力多数在中原一带,新近征召的二十万新兵还未曾训练,兵源的匮乏,导致华夏国无法对这些骚扰的游牧民族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公元191年,华夏国神州二年,七月初三。

    这天正下着雨,是那种细雨,并不是倾盆的大雨,不象瀑布似地倒下来教呼吸迫促的行人跑到大房子的门底下躲藏,而是一种使人无从辨别点滴的极细的雨,一种不断地把那种无从目睹的纤小点滴对人飘过来,不久就在衣服上盖着一层冰凉而有渗透力的苔藓样的水分。

    yin雨霏霏,蓟城的皇宫里,枢密院的办公室内,战报像雪片一般飞舞而来,贾诩、荀攸、郭嘉、卢植、盖勋五个太尉分别在浏览着战报,最后将整理好的文件进行统一汇总,全部集结在一起。

    “西北边患,一直久久不能挥去,如今国内兵源匮乏,朔方频频遭受外族侵袭,却又不能举大兵讨伐,实在让人头疼。诸位大人,皇上一会儿就来了,如果问起,不知道我等该如何回答?”贾诩坐在一张靠背椅上,缓缓地说道。

    荀攸、郭嘉、卢植、盖勋四人也是一筹莫展,羌人、鲜卑人的不断骚扰,让西北边患成为整个国家最受关注的兵事,庞德虽然多次击退来犯之敌,然而整个国家都处在被动局面,战报经常隔三差五的就会接到,让人心烦意乱。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时,蒋干从外面赶来,提着一壶泡好的茶,挨个给诸位太尉倒水。

    “皇上驾到!”门外的侍卫突然高声喊道。

    话音刚落,高飞便大踏步的跨进了大殿,在场的人都急忙起身,站成一排,向着高飞行礼。

    礼毕,高飞已经走到了正中位置坐下,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便说道:“蒋干,你且去一趟参议院,请五位丞相到此商议国事。”

    “诺!”蒋干自从中了状元后,就一直游走在枢密院和参议院,其实就是给十位内阁大臣打下手,当个跑腿了。不过,蒋干人家倒是很乐意,而且每天都屁颠屁颠的,得到机会,就溜须拍马,倒是混的有滋有味,小日子也过的逍遥自在。

    高飞见蒋干出去之后,便对众人说道:“五位太尉大人,对于连月来庞德不断从朔方传来的战报,不知道可有何化解之策?”

    五个人面面相觑一番后,都没有说话。

    高飞道:“朔方虽小,却牵动了整个国家的神经,如今国内正在休养生息,不宜再动兵戈。而且我国经过数次大战后,所剩余的精兵只有十之二三,而稳定中原,也正需要他们,无法抽动兵力。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暂时平息西北边患,就是好方法!”

    五个人听完高飞的这番话后,盖勋首先说道:“启禀皇上,臣有一策,可暂保西北不再遭受侵扰。”

    “讲!”

    盖勋道:“龙骧将军马超,曾是羌人心目中的神威天将军,即使是先零羌,也对其畏惧不堪,鲜卑人远遁漠北,袭扰一次,需要长途跋涉,所以数月间只有过两次进犯,但出于对皇上的畏惧,所以庞将军一出兵,鲜卑人就不战自退。相较鲜卑人,先零羌驻足在贺兰山下,与朔方近在咫尺,进可攻,退可守,实在是一大隐患。臣以为,当派遣马超赶赴朔方,以其在羌人中的信义可以威慑先零羌。”

    “不行!马超戾气未消,暂时不能委派重任。盖大人,请另想他法。”高飞当即道。

    盖勋听到之后,不再言语了,也隐约知道了高飞的担忧。

    郭嘉想了想,当即道:“皇上,臣有一策,但需要耗费极大的财力,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如果花钱能够消灾,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但讲无妨。”

    “臣以为,要对付先零羌,可以暂时采取怀柔政策,以重金贿赂羌人。同时臣会让贱内回匈奴,在匈奴临时征召一支大军,先礼后兵,双管齐下,围剿贺兰山。”郭嘉道。

    荀攸补充道:“皇上,东夷人口众多,也可在当地临时招募兵勇,并且在河套一带修建坞堡,步步为营,向西北逐渐推进,一旦遭受攻击,各个坞堡之间,互为犄角之势,相互救援,可以有效的抵御外族侵袭,拱卫边疆。”

    高飞听后,当即点了点头,说道:“此法甚妙,就这样办。”

    “咳咳咳……”突然,卢植一阵猛烈的咳嗽。

    高飞急忙走了下来,来到卢植的身边,关切地问道:“太尉大人,身体重要,若有不适,当请张仲景或者华佗看看。”

    卢植面色黯淡,说道:“多谢皇上关心,老臣无碍。”

    “臣等参见皇上!”田丰、荀谌、邴原、管宁四个人从外面赶来,齐声拜道。

    “免礼……蔡大人呢?”高飞没有看见蔡邕的影子,便问道。

    田丰回答道:“蔡丞相抱恙在身,无法出席,请皇上见谅。”

    高飞没有当回事,生老病死是自然现象,当即说道:“嗯,蒋干,你即刻去太医院,请张仲景去给蔡丞相看看病。”

    蒋干刚踏进来,便又受到差遣,当即“诺”了一声,便出了大殿。

    “诸位大人请坐吧。”

    众人分别坐下,高飞朗声说道:“我欲对先零羌用兵,解决彻底解决西北边患,然而我军士兵屯驻中原,不宜调度,我想征召外族勇士,雇佣他们为我而战,然这笔军费开支,肯定要稍微多一些。四位丞相,国库中可有闲钱?”

    荀谌当即道:“皇上,如今各处都在建设,尤其是中原,耗资巨大,国库收入全凭几处金矿开采和商业收入,然而这两年来,金矿开采越来越难,仅仅靠商业的微薄收入维持整个国家的运转。虽然河北已经开始征税,但是税率太低,而且征税只有在年底才能进行,国库已经频临空虚,无法凑齐巨大军费。臣以为,西北边患,不过是敌人的骚扰政策,只要严防紧守,可以不予理睬。”

    “皇上,为了在洛阳兴建新的都城,已经耗损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如今中原需要恢复,河北刚有起色,不宜大动干戈。臣以为,只需派一上将驻守边疆,保卫边疆不受侵犯即可,不一定非要出兵攻打。”国渊也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意见。

    “边患不绝,国内何以繁荣发展?臣以为,当出兵剿灭贺兰山的先零羌,然后趁机攻占河套地区,就地驻军,兴建坞堡,让外族知道,我们华夏国的厉害。”贾诩朗声道。

    荀谌听到贾诩积极的支持出兵,当下急了,大声喊道:“穷兵黩武,必然会适得其反,不如暂且休兵数年,待国内繁荣之后,再举兵平定……”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没钱可以暂时挤出来一点钱,征税也可以提前征,非常之时,当用非常手段,不出兵贺兰山剿灭先零羌,我华夏国边患将永不停歇!”贾诩也急了,声音喊得越来越大。

    “出兵不易,不可大动干戈,当休养生息才是上策!”

    “边患不止,朝不保夕,一旦被外族攻入国内,什么休养生息都是狗屁!到时将民不聊生,百姓将丧于外族铁蹄之下!不出兵,何以彰显我华夏国威!”

    贾诩和荀谌吵得不可开交,意见相左,一个主张出兵,一个主张休养生息,喋喋不休,吵得面红耳赤。两个人的性子都是刚毅的,两个人一较真起来,差点动起了手。众位大人力劝不住,只能静观其变,将目光全部集中在了高飞的身上。

    “够了!吵够了没有?堂堂的一品大员,国之重臣,却为了一点意见不合,而大吵大闹,成何体统!”高飞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地叫道。

    一声巨吼过后,贾诩、荀谌这才止住话语,但是两个人的眼睛里却都对彼此不服气。

    “出兵也好,不出兵也罢,这件事就此止住,你们都各自忙各自的去,朕自有分寸。明日午时,朕会亲自发布圣旨,出兵不出兵,全在明天的圣旨当中!”说完,高飞便起身拂袖而去。

    众人纷纷目送高飞离开,齐声道:“恭送皇上!”

    高飞走后,荀谌怒视了一眼贾诩,冷哼了一声,扭头而去。贾诩见后也是一阵怒火,坐在那里胸口起伏不定,忿恨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