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753关山飞渡
    高飞点了点头,松开了司马懿的手,对韩猛道:“你跟我来。”

    韩猛跟随着高飞走了好远,在密林中停下来之后,便道:“特使大人,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高飞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特使大人知道下官要说什么?”韩猛惊诧地道。

    “嗯,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对吧?”高飞点了点头,说道。

    韩猛左顾右盼了一番,粗大的树干遮挡住了他们的身体,远处的士兵根本无法看见他们在树林里的情况,他当即跪倒在了地上,低声说道:“罪臣韩猛叩见陛下!”

    “嗯,你确实有罪,有欺君之罪。如果不是朕恰巧来到此处,只怕还被你蒙在鼓里。你想当然的将雷首山部众当成了一般山匪,却不想这伙山匪如此顽疾,竟然托了你半年之久。你欺上瞒下,致使这里生灵涂炭,百姓人人自危,更是对我华夏国抵触异常,你罪责难逃。”

    “罪臣知罪,请陛下将旨责罚!”韩猛一脸的愧疚,俯首说道。

    高飞道:“念在你昔日的功劳上,暂时扣除一个月俸禄,并州知州你即刻卸任,上书参议院,请参议院委派合适人选出任。”

    “罪臣遵旨,罪臣毫无怨言。”

    “那就这样吧,朕先走了。”高飞话音一落,便大步流星地朝人群中走了过去,冲祝公道和司马懿招呼了一声,祝公道、司马懿便跟着他一起离开了。

    韩猛见高飞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抬起袖子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渗出来的冷汗,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好险,陛下格外开恩,真是我之万幸……”

    ………………

    祝公道、司马懿一起骑着马,跟在高飞的身后走着。

    走了好远一段路后,司马懿见祝公道头戴斗笠,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一直垂在身前,未曾动过,便觉得很是好奇,小声问道:“师父,这个人究竟是谁啊,也要跟我们一起上路吗?”

    高飞点了点头,说道:“他是你的师公。”

    “师公?是师父的师父?”司马懿问道。

    “嗯。”高飞轻描淡写地说道。

    司马懿斜看了祝公道一眼,问道:“师公,为什么你的左手那么奇怪,总是戴着手套?”

    高飞呵斥道:“仲达!不该问的就别问!”

    “仲达知道了。”司马懿见高飞动怒了,便不再说话了。

    祝公道笑了笑,说道:“童言无忌,无妨。你要是想看,我可以把手套摘下来让你看。”

    “不了,不该看的,我不会看的。”司马懿抬起头,目视远方,一本正经地说道。

    祝公道哈哈笑了起来,问道:“陛下,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一个小孩?”

    “我不是小孩!”司马懿反驳道。

    “嗯,我知道,你是大小孩。”祝公道一脸笑意地说道。

    高飞并不说话,只是笑了起来,知道这是祝公道在逗司马懿。忽然觉得,一路上多了一个同伴,或许会热闹一些。

    中午过后,三人一起来到了风陵渡,风陵渡已经被华夏国的军队接管了,韩猛在这里留了兵驻守,士兵们看见高飞等人到了,便急忙上前问候。

    于是,高飞吩咐备船,送他们渡河,士兵也照做。

    一行人来到黄河西岸后,高飞抬头便看见了潼关,巍峨的潼关矗立在那里,当真是雄关虎踞。

    潼关的东门城楼北临黄河,面依麒麟山角,东有远望沟天堑,是从东面进关的唯一大门,峻险异常,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进关时,沿着东门外陡坡道拾给而上,举目仰望关楼和巍峨的麒麟山,恰如一只眈眈雄视的猛虎,守卫着陕西的东大门,它以威严雄险著称。

    一下了船,高飞便能隐隐约约地看到潼关城楼上的秦军巡逻的士兵,但是站在关城上的士兵却未必能够看见他们,因为这附近被树林遮挡的十分严密,给人一种阴暗的感觉。

    “如今我们已经踏入秦国地界,说话行事都要事事小心,从现在起,我姓唐,名亮,字一明。”高飞十分谨慎地说道。

    “我是哑巴,是唐老丈的家奴。”祝公道很爽快地说道。

    “我……我还叫马一。”司马懿道。

    高飞点了点头,说道:“就这样定了。只是,潼关城门紧闭,如何能从这里进入秦境?”

    “此间有一条小道,一般人都不知道,只要翻越过去,就可以越过潼关。”祝公道回答道。

    “奇怪,潼关不开门,禁止通行,即使风陵渡的客商渡过黄河,驮队也无法进入秦境,为什么他们还要从风陵渡渡河?”高飞奇怪地说道。

    祝公道回答道:“其实潼关守将并非把守森严,只要是驮队,一般都会放其通行,但是首先要向守关之人交点钱财,而且能够出关经常的驮队,也大多都是秦国境内允许的,也就是说,秦国鼓励一些客商出关进行贸易,但是获得的钱财,商人们和秦国朝廷平分。所以真的能够从此关进出的,都相当于是秦国知根知底的商队。”

    听完这个解释后,高飞这才释怀,当即对祝公道说道:“可惜我们没有驮队,否则我也要从正门进入秦境。”

    “八百里秦川,潼关才是第一步,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何处?”祝公道问道。

    “长安。”

    祝公道不再问了,转身走了,对高飞说道:“请跟我来。”

    高飞则牵着司马懿的手,跟着祝公道走。三人开始攀爬山岭,很快便进入了一处山谷,三个人便在山谷穿来穿去,到得午间,在山坳里见到一株毛桃,桃子尚青,入口酸涩,三人却也顾不得这许多,采来饱餐了一顿。休息了一个多时辰后,又再前行。

    到黄昏时,祝公道终于寻到了出谷的方位,但须翻越一个数百尺的峭壁。

    高飞见司马懿太小,走这么多路已经累的不行了,现在体力严重透支,便将司马懿背负于背上,准备攀爬而上。

    哪知,祝公道将司马懿抢了过去,放在了他的背上,带着司马懿便腾越而上。

    高飞也不去阻拦,毕竟比起这飞檐走壁的功夫,他不如祝公道。好不容易登上峭壁,放眼一条小道蜿蜒于长草之间,虽然景物荒凉,总是出了那连鸟兽之迹也丝毫不见的山谷,三个人都长长吁了口气。

    此时正值初春,万物复苏,春暖花开,黄河上游的万山丛中,积雪消融,封冰解冻,黄河流量剧增。

    高飞站在这峭壁上北眺东望,只风银光四闪的冰凌伴随着河水,汹涌而下,水于一色,眼前一叶叶冰船傲居Lang头,忽高忽低,时隐时显,有的排着长队,中流争渡;有的单枪匹马,岸边徘徊。风声、水声、隆隆的冰块相撞声,威武雄壮,激荡情怀。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好是潼关北边的峭壁上,从高处俯瞰,整个潼关尽收眼底,里面兵马虽然不多,可是借助地利之势,却也依然巍峨不动。

    高飞坐在一块岩石上喘着气,将所见到的潼关内的兵力分布情况牢牢地记在了心里,以求以后有所用途。

    他在现代曾经听说过潼关八景,只是如今他看到的,也不知道是那几景,但可以肯定的是,潼关这里的除了地势险要之外,风景确实很美。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道道晚霞映在天空中,景色宜人,也使得人陶醉其中。

    祝公道看了高飞一眼,见高飞已经累的不行了,而且这天色也即将黯淡下来,便对高飞道:“陛下,从昨晚到现在,您一直没有休息过,今天又体力透支,不若就暂且留在这里过夜,我去找个山洞,寻些野果,或打些野味来,好好的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不迟。”

    高飞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甚好。”

    “陛下在此稍等,我去去便回。”祝公道话音一落,纵身向远处跳去,身轻如燕的他,脚尖在岩石上轻轻一点,便立刻跳出很远,很快便消失在了暮色当中。

    高飞看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司马懿,小司马懿已经累的不行了,有气无力的喘着气,估计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走过的最远、最难、最长的路。他伸手抚摸了一下司马懿的额头,问道:“累吗?”

    “有师父在,我就不累……”司马懿强打着笑容说道。

    “这也算是对你的一种磨练吧,以后你会感激我的。”高飞将司马懿轻轻地揽在了怀里。

    不多时,祝公道便回来了,他找到了山洞,来叫高飞。他在前面带路,高飞和司马懿在后面跟着,很快便进了一个天然的小山洞。

    祝公道在山洞内升起了一堆篝火,又去打来了野味以及弄回来了水源,一切都弄好之后,便伺候着高飞吃喝。

    吃饱喝足之后,高飞和司马懿倒头就睡,睡在了早已经铺就好的干草垛上,而祝公道则盘膝而坐,守在山洞的门口,就这样渡过了一夜。

    次日清晨,三个人沿着那条小道继续向前走,翻越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历经三天时间,才算正式走出了群山之中,进入到了华阴县地界。

    这一路上关山飞度,确实让三个人吃了不少苦,对于司马懿更是一种历练,出山之后,司马懿的表现,倒显得成熟了一些,不再是之前那样叽叽喳喳的小屁孩了。大概是因为进入到了秦境的缘故,又或是听到的到处都是秦腔,让他觉得像是聋子听炸雷。

    到得一处大市镇,高飞从怀中取出一些钱财,要祝公道去投店借宿。

    一进门,司马懿就去睡觉了。

    高飞叫了一桌酒席,命店小二送来一大坛酒,和祝公道一起痛饮了半坛,饭也不吃了,一个伏案睡去,一个烂醉于床,直到次日红日满窗,这才先后醒转。

    醒来之后,祝公道便对高飞说道:“且在此休息片刻,我去去便回。”

    话音一落,不等高飞回答,祝公道拿了把长剑便走出了客栈。

    高飞见到祝公道风风火火的样子,笑道:“游侠真是游侠,一身豪放不羁……”

    “师父,什么时候了?”司马懿这时从床上醒了过来,正在揉着眼睛,一脸迷茫地问道。

    “还早,你再睡会儿吧。”

    “哦!”司马懿应了一声,朦胧的眼睛根本没睁开,就继续躺下睡了。

    说实话,这爬山爬了那么多,最不累就是司马懿,由于体力不行,一路上都是祝公道背负着他,没想到他现在还没睡醒。

    高飞自觉肚子有点饿,便叫店小二送来酒肉,胡乱吃了几口,填饱了肚子。

    祝公道这一去,竟然是一个多时辰。高飞正自担忧,生怕他特征明显,游侠性子犯了,遇到什么不平事,就站出来和别人打斗一番。刚欲起身出去寻他,却见他双手大包小包,挟了许多东西回来。

    祝公道打开包裹,一包包都是华贵衣饰,说道:“主人还是扮成大富商的模样,越阔绰越好,主人老人的模样有了,可是却透着一股子贵气,若不打扮成大富商的模样,就太惹人生疑了。”

    高飞也觉得有所不妥,见祝公道心细,当即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说的在理。”

    于是,高飞换上了一身新衣服,全身上下都彰显着贵气。祝公道连同司马懿的东西的也卖了,叫醒司马懿,让他也换上衣服,就连他也里里外外换得焕然一新。

    出得店时,店小二牵过一匹鞍辔鲜明的高头大马以及一辆马车走了过来,这也是祝公道买来的。

    祝公道乘马而行,高飞和司马懿坐在马车里,还专门聘请了一个赶车的车夫,缓缓向西前行,离开了这个镇子。

    当晚,三人便来到了华阴县城。

    一进入华阴县城,祝公道便对坐在马车里的高飞说道:“主人,我有一位好友住在此地,今夜可在他家住宿一晚,明日赶路不迟。”

    “嗯!”自从祝公道跟着高飞之后,这里里外外的事情,祝公道都弄得井井有条,当真像是一个富家的家奴,将主人伺候的服服帖帖的。

    进得城来,一路上行人比肩,好不热闹。

    一行人来到了县城北边,一处大的庄院便映入众人的眼帘,遍地都是梅树,老干横斜,枝叶茂密,此时正值初春梅花盛开之日,香雪如海。

    穿过一大片梅林,走上一条青石板大路,来到一座朱门白墙的大庄院外,行到近处,见大门外写着“祝家庄”三个大字,但见这几个字儒雅之中透着勃勃英气,想必也是出自大家之手。

    祝公道下马,走上前去,抓住门上擦得精光雪亮的大铜环,将铜环敲了四下,停一停,再敲两下,停一停,敲了五下,又停一停,再敲三下,然后放下铜环,退在一旁。

    过了半晌,大门才缓缓打开,并肩走出两个家人装束的老者。

    高飞此时已经下了马车,看到那两个人时,微微一惊,这二人目光炯炯,步履稳重,显是武功不低,却如何在这里干这仆从厮养的贱役?

    左首那人见了祝公道,便躬身说道:“原来是祝大侠光临,真是有失远迎,我家庄主要是知道大侠去而复返,必然会欢喜异常。”

    祝公道笑了笑,指着高飞说道:“此乃我之主人唐公,今夜路过此地,叨扰贵庄了。”

    那人道:“大侠亲自临门,庄主知道后必然欣喜若狂。唐公既然是大侠之主,也是鄙庄客上客,庄主又岂会怠慢?”

    说着,两个人便将庄门洞然打开,右首那人道:“大侠请,唐公请。”

    祝公道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高飞的身边,说道:“主人,我和这里的庄主交情颇深,主人尽管放心在此住宿,请主人跟我来。”

    高飞对祝公道自然不会怀疑,而且看这祝家庄似乎和祝公道又有些渊源。高飞知道祝公道的就是王越,王越是他的曾用名,现在他叫祝公道,而此时他们所光临的地方又叫祝家庄,难免不会让人多想。

    “仲达,随我进来!”高飞冲身后的司马懿叫道。

    司马懿紧跟在高飞的身后,一改往日的调皮,显得极为淡定,或许到了陌生的环境之下,他整个人都会发生一些改变。

    祝家庄左边的那个人将高飞、祝公道、司马懿迎入庄子,右边的那个人则负责将马匹、马车引入庄内,并打赏给了车夫一些钱财,便将祝家庄的大门给关上了。

    庄内甚大,到处种植的都是奇花异草,芳香扑鼻,直入心脾。除此之外,庄内还有一处假山湖,湖水在桥下流淌,假山矗立在桥边,泉水叮咚,十分的幽静。

    将高飞等人引入庄内的那个人,几步路的功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一名中年劲装男子的身后。

    那中年男子身材修长,一露面便是笑意绵绵,双目炯炯有神的望着祝公道,大声喊道:“公道大哥,你可真是想死老弟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