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752深入虎穴
    不等朱皓把话说完,高飞便自动撕下了粘贴在下巴上的胡须,说道:“朱兄,还认识我吗?”

    朱皓从高飞一进门便觉得奇怪,如此大的年纪,步伐轻盈,身姿矫健,就连那眼神也是炯炯有神的,现在见高飞揭去了假的胡须,就连脸上的假的皱纹也给去除了,露出了一张清俊坚毅的脸庞来。

    他仔细地看了看,似乎有点似曾相识,但是却想不起来是谁,问道:“阁下是……”

    “在下高子羽!”

    朱皓听后,登时愣住了,惊呆地望着高飞,印象中似乎曾经见过这个人,往日一幕幕浮上脑海,眼前突然豁然开朗。待他反应过来,急忙跪在了地上,叩拜道:“罪民朱皓,参见华夏国大皇帝陛下!”

    高飞急忙将朱皓扶起,说道:“这里没有皇帝,只有朋友。朱兄,你是大汉将门之后,何以沦落到此?我华夏国正缺少你这样的人才,不知道朱兄可有意愿归顺我华夏国?”

    朱皓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色,看了看还在昏睡中的皇甫坚寿,叹气道:“此间事情,由不得我做主……”

    “你和皇甫坚寿的事情我已经听祝大侠说了,如果你愿意,你和皇甫坚寿都可以来我华夏国,雷首山地势险要,虽然易守难攻,但是这里猛兽不少,我听说这里有三四万百姓,想必衣食住行都很困难。就算你不为自己打算,也应该为百姓打算吧?我华夏国并非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如果你愿意接受招安,河东知府的就由你担任,河东是个重要的地方,与秦国相邻,北边和匈奴接,此地若不是平定,以后必然会成为后患。”高飞道。

    朱皓知道高飞以仁义治国,安邑一事,说到底错还在他们这边。本来朱皓和皇甫坚寿是投降了的,可是谁知道皇甫坚寿看到韩猛带着极少的兵力进城之后,便心生歹念,中途变卦,夜袭韩猛,又放火烧成,致使万余无辜百姓葬身火海。后来,皇甫坚寿更是把责任推给了韩猛,说是韩猛不接受投降,任意杀伐,激起了民变,这才带着部众来到了雷首山。

    “陛下以仁义治国,又为雷首山的事情,不惜以身犯险,亲自造访,朱皓若再不归顺,就是不识时务了。陛下在上,请受朱皓一拜!”朱皓想了想,为了四万多百姓的后路,他决定投降,当即跪地拜道。

    高飞不等朱皓跪下,便一把搀扶住了朱皓,说道:“朱知府不必多礼,我早说过,这里只有朋友,没有君臣。我虽然是皇帝,可和你们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一会儿皇甫坚寿醒过来了,又该如何是好?他似乎不像朱兄这么通情达理吧?”

    “皇甫坚寿也是一时鬼迷心窍,罪民自有办法将其说服。其实,皇甫坚寿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也是因为其父皇甫将军意外身亡所致。当年家父和皇甫将军一起应刘虞之邀去调停诸侯混战的局面,不想席间竟然被二袁杀死。皇甫坚寿昔日和董卓交厚,二袁欲要斩草除根,便四处搜捕我和皇甫兄,我们二人这才躲了起来,只可惜刘虞之子刘和成为了袁绍的刀下亡魂……”

    一说起往事,朱皓的心里就一阵难过,他和皇甫坚寿之所以流落到此,也是一阵辛酸。两人在逃亡的路上,一直隐姓埋名,直到袁绍被高飞击败之后,才得以恢复姓名,说到底,高飞也算是替他们二人报了父仇,今日又亲自来到这里招降他们,对于朱皓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

    “只是皇甫坚寿为人果烈,朱兄可有拿住他的办法吗?万一他死活不同意的话,闹将起来,只怕这事还是无法处理……”高飞始终是担心皇甫坚寿,生怕皇甫坚寿不同意,万一闹了起来,苦的还是这里的百姓。

    “请陛下放心,我自有对付他的办法,必然能够劝他归心于陛下。”

    祝公道在一旁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废去他的武功,封住他全身几处大穴,让他无法再使出武艺……”

    “万万不可如此……”朱皓已经很确定了,祝公道和高飞是旧识,当即向高飞拜道,“陛下,皇甫坚寿其实为人不坏,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我自有化解他心中怨气的法子,还请陛下给皇甫坚寿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许以后皇甫坚寿会戴罪立功,为华夏国立下不朽功勋……”

    高飞想了想,觉得朱皓说的有道理,便道:“恩,那就依你之言,给皇甫坚寿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韩猛已经占领了风陵渡,雷首山外围已经被包围,我不希望有人太多的知道我的身份,所以……”

    “我等明白。”朱皓和祝公道一起说道。

    高飞这才又粘上了胡须,然后将假皱纹也给粘上,恢复了老态龙钟的样子。

    “朱兄,可有笔墨吗?”高飞整理好容貌之后,突然问道。

    朱皓道:“有!”

    不一会儿,朱皓亲自拿来了笔墨,摆放整齐后,拿起笔递到了高飞的面前,说道:“陛下请用笔……”

    高飞拿过笔之后,当即奋笔疾书,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一道圣旨,并且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御用的印章,加盖上了印鉴。完事之后,高飞将写好圣旨交给了朱皓,说道:“此乃我亲笔所书,上面也有我的私章,虽然加盖的不是玉玺,可也能代表这道圣旨的真实性。我走之后,你便可以捧着这道圣旨去安邑上任,招散流民,驱散贼众,若有从军者,就地组建一支军队,河东从此以后,归我朝廷直接管辖,不属于任何州。洛阳一带流民对你们心有所向,其余人不便插手,还是交给你们治理。”

    朱皓接过圣旨后,感激涕零,他看到了圣旨上所写的,封他为河东知府,镇军将军,就连皇甫坚寿也被封为了讨虏将军。

    “谢陛下隆恩,朱皓必然将河东百姓治理的安居乐业!”

    高飞在此扶起朱皓,看了一眼祝公道,说道:“我要走了,这个给你,你拿着这个去蓟城,找枢密院太尉贾诩,他会妥善安排你的。”

    祝公道接过高飞递过来的玉佩,问道:“陛下要去哪里?”

    “去秦国,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高飞道。

    朱皓急忙道:“秦国?秦国和华夏国是敌对国,陛下这样去,岂不是羊入虎口吗?罪臣恳请陛下收回成命。”

    “陛下,朱知府说的在理,我去年刚从秦国回来,秦国现在局势不太稳定,陛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交给我来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有些事情,必须要我亲自去才能奏效。”

    祝公道想了想,说道:“我一生飘零,这次又能遇到陛下,实在是三生有幸。陛下若不回蓟城,我去了也没啥意思。不如跟随陛下一起去秦国,凭我这手剑法,如有什么危险,也可以安全的保护陛下离开。”

    高飞见祝公道要跟随自己一起,没有反对,说道:“好吧,有帝师陪同,此行我就更加信心十足了。”

    祝公道很感激高飞,总是称呼他为帝师,抱拳道:“陛下叫我公道即可。”

    朱皓听到二人的对话后,这才知道,原来祝公道是高飞的师父,难怪两个人如此亲密。

    高飞又吩咐了朱皓一些事情,朱皓听后也很受用,说完之后,高飞便在祝公道的陪同下一起离开了雷首山大寨。朱皓要送,被高飞拒绝。

    高飞和祝公道走后没有多久,朱皓还站立在山寨门口张望,向着高飞挥手告别。

    “真没想到,他居然就是那个狗皇帝……”

    朱皓听到耳边传来了一句这话,急忙扭脸,看见皇甫坚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便急忙说道:“大哥,你什么时候……”

    “你们谈话的时候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你……你早醒了?”

    “嗯。”

    “那你……”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一切的错都在我,既然他能以皇帝的身份亲自前来劝降,我又有什么还能放不下的呢?再说,袁绍也是他杀的,父亲的仇也等于是他替我们报了。”

    朱皓道:“大哥能这样想,我就安心了。其实陛下他……”

    “我懂,一切错都在我。”

    朱皓不再说话,和皇甫坚寿相视而笑莫逆于心。之后,朱皓和皇甫坚寿一起率众出雷首山,准备归降韩猛。

    高飞和祝公道原道返回,刚出雷首山,便看见韩猛率军堵住了出山的道路。

    韩猛见高飞和祝公道一起出来了,登时显得很紧张,当即拔剑道:“祝公道,放开特使大人!”

    高飞笑道:“无妨,他是自己人。”

    “自己人?”韩猛不禁怔了一下,这个人曾经两次将自己陷于死地当中,真的是自己人吗?

    说话间,高飞和祝公道一起走到了韩猛等人的身前,司马懿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抓着高飞的衣角说道:“师父,你没事吧?”

    “你希望我有事?”高飞反问道。

    “徒弟不敢……徒弟不敢……”司马懿畏惧地说道。

    高飞笑着牵着司马懿的手,对韩猛说道:“一会儿皇甫坚寿和朱皓会率众出山归降,一切善后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了,你接受归降之后,将并州之兵全部撤回并州,不得有一个留在河东境内。”

    “诺!”

    说完话,高飞带着司马懿,祝公道跟在高飞的身后,便要离开。

    韩猛见高飞要走,急忙喊道:“特使大人请留步,可否借一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