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727离间计
    马超血气方刚,加上又喝了点酒,这脑门一热,什么都不顾了。大步流星地走到了篝火边,摆开了架势,朝着许褚便喊道:“死胖子!你放胆过来,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许褚冷笑了一声,虎躯一震,当即脱去了上衣,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肌肉,满脸愤怒地朝着马超喊道:“你看清楚!我这可是一身肌肉,哪里有一点胖了?”

    马超不予理睬,不过论起块头,这许褚确实能顶三个马超,那腰围,那胳膊,那身板,往那里一站,绝对是重量级的。不过,马超艺高人胆大,虽然知道许褚很难对付,但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他一定要竭尽全力击倒对方。

    熊熊篝火照耀四方,黑色的夜空下,两个人对峙而站,旁边的羌人都一起前来围观,羌人的部落里,很久没有这种挑战了。

    许多羌人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讥讽,认为许褚身材虽大,但未必能够取胜,马超的能力他们是亲眼见过的,一招击败了西羌王那良,要知道,那良可是西羌最强劲的勇士。

    不过也有其他的羌人刚才亲眼看到了许褚和那良的战斗,也是一招就把那良给甩了出去,虽然没分胜负,但是实力明显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于是,有一部分人开始站在那里起哄,不自觉地为许褚加油。

    当然,马超的神威天将军的名望不是盖得,早噪杂的声音一经喊了起来,替马超加油的声音响彻天地。

    打斗是在羌人的部落中习以为常,可是这种颠覆的对决却很少见,羌人在一旁起哄,带动了更多的人前来围观,只片刻功夫,烧当羌的羌王的大帐附近聚集了成百上千的人,有的为了能够看一眼里面的动静,不惜站在马背上,或者干脆坐在穹庐上面,人山人海的。

    曹操见气氛被活跃起来了,站到了西羌王的身边,朝站在人群中央的马超和许褚大声喊道:“点到即止,仲康莫要伤了太子殿下!”

    “曹阿瞒!你给我闭嘴!”马超怒不可遏地说着,一双冷眼紧紧地盯着许褚。

    许褚也是在紧紧地盯着马超,握紧了拳头,突然暴喝一声,声音如雷,震惊四野,犹如野兽咆哮,同时双腿用力向前一蹬,整个人便蹿了出去,朝着马超势不可挡的奔去。

    马超虽然有些微醉,但是头脑还清醒着,见许褚冲了过来,他便抖擞了下精神,举起拳头便朝许褚迎了上去。

    这一次交战,两个人均赤手空拳,与在马上用兵器生死相斗不同,如果说在马上对战是惊天地,那在他们两个人此番战斗就是泣鬼神了。

    两个人一经冲向对方,便立刻展开了浑身解数,拳脚相加,你来我往。不过,马超的身法极高,每每许褚的拳头砸向他时,他都是能轻易的避开,兵器周游在许褚身边,伺机而动。

    许褚块头大,行动却没有那么迟缓,每次稍微露出的破绽,还不等马超攻到,就立刻用拳头给弥补了。对于许褚来说,只有进攻,他要打的马超无处躲闪,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方式。

    拳风四起,虎虎生风。许褚那如同钵盂般大小的拳头快速地攻向了马超,每一拳都包含着他的极大力道,只要让他打中一拳,马超估计就会很难撑过去。

    马超也知道这一点,论力气,他似乎比不过正值壮年的许褚,所以只能依靠自己敏捷的身手不断的躲闪,并且伺机而动。

    饶是如此,在旁边围观的羌人的心里却产生了极大的落差,在他们心中勇猛异常的神威天将军,竟然被人逼到如此田地,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西羌王那良更是紧皱眉头,看着马超和许褚的打斗,不禁为马超捏了把汗。

    一连过去了十招,十招当中都是许褚占领着主攻权,马超跳来跳去的始终无法还手,看的在场的羌人不禁都开始叫骂了起来。

    场中正在战斗的马超听到这番叫骂声,心里愤恨不已,可面对许褚的压迫,他也无法分心,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渐渐地拖累许褚。

    曹操看在眼里,心里美滋滋的,暗暗地叫道:“仲康,坚持住啊,照这种情形下去,你根本不需要打败他,只需要再拖久一点即可,羌人已经渐渐对马超露出了不服气的心里了,你可以一定要坚持啊……”

    马超和许褚的战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精彩,一个人不断的攻击,另外一个人不断的躲闪,除了开始第一招两个人拳来脚往了一次对抗后,后面的根本没有一点意思。

    “呔!”

    马超似乎也快顶不住那种巨大的压力了,他是神威天将军,怎么可以在羌人面前表现的如此狼狈。他大叫了一声,身子朝后纵出好远,滑行出几米的距离,然后握紧拳头,振奋了一下自己的精神,立刻展开了猛烈的反攻。即使许褚没有丝毫破绽,他也要进行反攻,攻击到许褚有破绽为止!

    于是,一套快速的组合拳在马超的施展下迅速地朝许褚攻去,马超压抑了那么久得小宇宙终于爆发了。

    许褚本来占上风的,突然发现马超像是不要命的猛攻猛打了起来,像极了一条发疯的狗,他冷笑了一声,心想终于将马超给逼急了。只不过,他没有像马超那样躲闪,而是依然矗立在那里,举起胳膊、抬起腿,认真的抵挡着马超的每一拳一脚。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两个人正式交手,拳打脚踢后留下来的声音,他们在用自己的身体和对方硬碰硬。

    许褚的这番表现,在马超看来是傻,因为许褚之前用力过度,现在几乎不能抵挡住他的快攻,十拳里面总是会有两三拳着实的落在许褚的身上。可是,在其他羌人的眼里,许褚更像个真正的男子汉,不知不觉中,羌人的目光都被许褚吸引了,身上每中马超一拳,羌人的心里仿佛感同身受一样。

    此时,篝火边人影绰绰,马超和许褚的战斗正式进入了精彩的局面。

    又是十招过后,两个人颤抖不止,尚未分出胜负。

    这时,一个满脸是血,身上的衣服被撕裂的破烂不堪的人一瘸一拐的闯进了人群,朝着西羌王那良奔驰了过去,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大声说道:“大王,我们的马匹……被人抢走了……”

    那良听后,顿时恼火地说道:“谁敢抢本王的马匹?”

    “好像是……是先零羌的人……”

    “娘希匹的!先零羌的人欺人太甚!”那良暴喝了一声,立刻转身,对身后的几个渠帅说道,“传令下去,立刻纠结所有骑兵,天一亮,就随我出发,东征先零羌!”

    曹操听后,觉得这事情中间有些蹊跷,刚好看见曹仁从人群中一晃而过,他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急忙说道:“大王,我看这事情另有蹊跷,先零羌怎么会不远百里来到大王的属地偷取马匹呢?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吗?”

    那良听完之后,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未必是先零羌的人偷的马匹,或许有人栽赃也说不定。烧当羌和先零羌是世仇,彼此征伐不断,而且据我所知,烧当羌和先零羌在西羌部落中也是轮流称王,一定有什么不法之徒借着这次事端想挑起两部落的征战,大王应该查明原因才是。”

    那良觉得曹操说的很有道理,先零羌早已经被他打趴下了,怎么可能会有那个胆子,他低下头,问了那个跑来高密的羌兵,说道:“你可亲眼所见?”

    “大王,我亲眼所见,确实是先零羌的人……”

    “那些哨兵都干什么吃的,先零羌的人来了都不知道?”那良怒道。

    “大王,或许……人来自内部呢?”

    那良狐疑地看了曹操一眼,问道:“何出此言?”

    “大王,借一步说话。”曹操谨慎地说道。

    那良和曹操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问道:“有话快说!”

    曹操笑道:“大王以为天将军为人如何?”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知道大王曾经资助十余万羌人给太子殿下,助他平定中原。可是太子殿下却在中原惨败,致使回来的羌人才十之一二,难道大王就不曾怀疑过吗?”

    “怀疑……怀疑什么?”

    “我是亡国之君,无路可去,只好暂时归附在秦国,对马氏也没啥好感。我之所以提醒大王,是不想大王被蒙在鼓里。”

    那良听曹操越说越神秘,便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情?”

    “大王可知道太子殿下这次赶赴西羌的真实用意吗?”

    “不是带来礼物慰劳那些死者的家属吗?”

    “此其一,然却是不重要的。马超此行的真正目的是想颠覆西羌……”

    “颠覆……颠覆西羌?他真有此等想法?”

    “马超是你们羌人心目中的神威天将军,威名甚至盖过你西羌王,如果他联合其余部落,一举将你推翻,你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烧当羌这次损失惨重,据我所知,那十余万羌人里面,有十万都是烧当羌的骑兵,如今烧当羌少了这十万骑兵,威名自自然不如以前,然而其他部落的实力犹在,尤其是先零羌,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创伤。马超如果想做西羌王,必然要除去大王,所以,这个时候出现先零羌人抢夺马匹也见怪不怪……”

    “马超安敢如此?”那良怒不可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