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629战争的序幕
    “嗖!”

    一支黑色的羽箭划破了长空,从策马奔驰的高飞手中射了出去,成为了这个战场上的第一箭,飞快地朝着对面奔驰而来的马超而去。

    随后,黄忠、太史慈等六千余名擅于射箭的轻骑兵纷纷射出了箭矢,清一色的貊弓展现出来了他们的威力,让只有在东夷才有如此远射程的弓出现在了中原的战场上。

    一箭射完,第二箭也以迅疾的速度搭上了弓弦,不过,与众不同的是,高飞等人调转了马头,没有再向前冲,而是从两边迂回了回去,同时在退后的时候还不忘记回身射击。

    “叮!”

    马超看到高飞从那么远的距离就射出了箭矢,除了感到有一丝惊奇外,对于高飞等人不与接近更加的恼火。

    就在第一支箭矢以其飞快的速度朝着马超的面门射来时,马超仰身躲过,背部紧贴着马背,一只手突然松开了弓箭,腾出了一只脚蹬着弓体,另外一只手还在拉着弓箭,紧接着,他的脚抬高了,让箭头朝天,一声弦响后,那支箭矢便升空了,同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镝声。

    之后,他翻身而起,坐在马鞍上,用双臂拉开了手中的弓箭,用飞快的速度一连射出去了三支箭矢,一支刚去,另外一支紧接着飞出,而第三支则是尾随其后,三支箭矢犹如大海中层层的波Lang,向着对面的燕军射了过去。

    鸣镝响起,王双等西凉兵接到了信号,纷纷射出了自己手中的箭矢。

    一时间,战场中间的箭矢如同雨点一样密集,两边的箭矢互相对冲着,有的碰撞在一起而因此偏离了方向或者掉落在地上,但更多的则是擦肩而过,分别射向了两边的士兵。

    “哇……”

    一通箭矢的较量正式拉开了整个大战的序幕,两边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在这方面,谁也没有太大的优势。燕军虽然有貊弓在手,可以在远距离就射出箭矢,但是他们面对的是同样在马背上生活并且擅于射箭的西凉兵,加上西凉兵也是在快速的移动中,而燕军则是射完一通箭就撤,在撤退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西凉兵射来的箭矢。

    燕军的整个战争部署都已经很明确了,六千弓骑兵只不过起到挑起战争,引敌来犯的作用,是以边退便射击,不与西凉兵做近身搏斗。

    可马超不一样,在他看来,燕军猛烈般的奔驰过来,中途却又逃跑,这就是缺乏勇气的表现,所以他穷追不舍,用自己手中的弓箭能杀一个算一个,最后直接冲到地方阵营,用铁蹄踏破他们的阵营,让他们知道和自己做对的后果。

    所以,战场上就出现了这样有趣的一幕,起初气势雄浑先发制人的燕军,竟然被西凉兵追着打,而且还是一路被追到了阵营里。

    高飞只放了两箭,至于那两支箭到底射没射死一个敌人,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马超跟来了。

    乌云踏雪马的速度惊人,骤然奔驰到了排列好的阵地前面,高飞用手一挥,排列在最前方举着巨盾的重步兵便直接分开了,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给高飞等退回来的骑兵通行。

    与此同时,重步兵的阵营里也发生了质的变化,他们纷纷移开了自己的巨盾,将身体侧转,在人与人之间的缝隙里,陡然显现出来了无数张重型的弩车,弩车已经被拉开了,车体上面的凹槽里装满了弩箭。

    黄忠、太史慈等人见自己的阵地发生了变化,迅速合兵一处,从已经让出道路的重步兵中间穿行。

    这个时候,站在重步兵队伍里负责指挥的庞德,看准了时机,一边拉开了自己手中的弓箭,一边大声喊道:“放箭!”

    一声令下,早已经准备就绪握着貊弓的弓箭手开始射出了自己手中的弓箭,而重型的弩机,也发出了它的咆哮,被装满这长长弩臂的二十支弩箭,一次性的飞了出去。

    天上是漫天飞舞的箭矢,离地面半米的低空中,是如蝗的弩箭,面对箭雨的侵袭,马超的脸上开始浮现出来一丝惊讶,急忙双腿夹住了座下的汗血宝马,腾空跃起,高过了那贴着地面射来的强劲有力的弩箭,躲过了一次侵袭,同时弃弓取枪,挥舞成一道防护网,将自己和座下战马的前方都罩住了,拨开了许多射来的箭矢。

    “轰!”

    汗血宝马落地,在地上砸出了四个大坑,健壮有力的四个蹄子只稍微弯曲了一下,便随即弹起,被马超用力的拉了一下缰绳,便停住了前进的脚步,远远地看着燕军骑兵尽数撤到了阵营里,而那道供其过往的道路,也迅速被堵上了。

    “啊——”

    背后,是骑兵中箭落马的声音,以及马匹受伤所发出的悲鸣和长嘶。

    马超阴郁着脸,看着严阵以待的燕军,以及不断射出箭矢的弓箭手,他才知道自己上当了,急忙喊道:“全军撤……”

    不等马超把话喊完,燕军阵营里突然战鼓被擂响了,刚才回到阵营里的弓骑兵竟然又从两翼重新杀了出来,左边黄忠、右边太史慈,高飞一马当先的冲在中间,马上的人儿配合着站在方阵里面的弓箭手开始组成了又一次密集的箭雨,纷纷朝西凉兵射去。

    “撤退!”马超急忙调转了马头,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没有必要把功夫Lang费在这上面,因为成宜、张横就要行动了,到时候高飞肯定会以为成宜、张横发动了叛乱,那么就会不顾一切的冲杀过来,到时候,他再用早已经布置好的骑兵将其包围起来,任谁都跑不掉。

    这一次,该轮到西凉兵被追逐了,高飞率领着燕军的弓骑兵开始追逐着,努力的用自己手中的箭矢招呼这些来犯之敌,一通箭矢射完,另外一通箭矢紧接着跟上,没有再撤退的意思,而是穷追不舍。

    西凉兵虽然也是边退边打,可是毕竟弓箭的射程不够,不再向冲锋时那样可以用速度弥补射程的不足了,现在,他们只有挨打的份。

    惨叫声不断,中箭的西凉兵纷纷坠马。

    战争,就这样在一阵箭矢的较量中被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