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614死亡的延续性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王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惊恐的眼睛,问道。

    张绣垂头丧气地说道:“陛下驾崩了!”

    王双二话不说,立马走到了偏厅里,定睛看到刘辩躺在了血泊当中,脸上布满了惊恐之色,可见死前他是多么的难受,是多么的不想死。

    “陛下……陛下……陛下……”

    司徒王允、太尉杨彪、太傅马日磾听闻刺客进入了行辕,急忙带着各自的亲随手提利刃赶了过来,刚一进入行辕的院落中,便听见了张绣的话语,对于他们而言,那话就像是一声晴天霹雳。

    三个人神色慌张,惊慌失措地跑到了偏厅,看到刘辩的死状和尸体后,三个人登时瘫软在地。

    “三位大人……”张绣见状,急忙过来劝慰。

    “该死的张绣!你是怎么保护陛下的,你玩忽职守,罪大恶极,来人啊,将张绣推出去就地斩首!”王允一见刘辩死了,登时受了刺激,满脸的怒色,已经忘却了他所在的环境,朗声说道。

    可是,话音虽然落下了,却没有一个人动弹,而张绣的脸上更是带着一种轻蔑。

    “你们都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动手?”王允指着这些士兵说道。

    “王大人,我想你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吧?这些人,可不是你司徒府的,而是我的部下,是秦王的部下。你想,你能指挥的动他们吗?”张绣冷笑了一声,缓缓地说道,“还有,你心怀叵测,暗中造反,想借杨奉之兵来对付秦王,你的如意算盘打的很不错嘛……”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王允惊诧万分,急忙问道。

    马日磾、杨彪也是很诧异,他们的秘密,为何张绣会知道。

    张绣嘿嘿笑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陛下之死,想必也是你里通外敌,勾结燕侯高飞所致……”

    “你胡说,你血口喷人,本府怎么会做出对陛下不利的事情?”

    “事实上,你已经做了,躺在血泊当中的陛下就是最好的例证!来人啊,将王允拿下,推出去,就地正法!”张绣脸上突变,朗声叫道。

    “诺!”

    一群士兵立刻围上了王允,还不等王允反应过来,士兵们便抽走了王允的佩剑,直接将王允反剪着推了出去,任由王允怎么叫唤,都不停留。

    “啊……”

    随后,王允的一声惨叫从行辕外面传来,一个士兵手提着王允的人头走了进来,撂在了地上,对张绣说道:“将军,王允已被就地正法。”

    “张绣,你不分青红皂白,擅自杀害王公大臣,你眼里还有王法吗?”太傅马日磾性格刚烈,之前因为刘辩的驾崩陷入悲伤之中无法自拔,当王允的人头被撂在地上后,他才回过神来,当即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张绣的鼻子大声地斥责道。

    “王法?有秦王的地方就有王法,在这里,秦王的就是王法,我就是王法!太傅大人,似乎参与同谋的还有你和杨太尉吧?”张绣道。

    “是又如何?你们这些乱臣贼子,一定是你们杀了陛下,却推说什么刺客,我看是秦王想谋朝篡位,你们……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马日磾声音一落,从地上捡起自己的佩剑,刚站起身子,便举剑砍向了张绣。

    “放肆!”

    王双见状,挥舞了一下大刀,大喝一声,手起刀落,马日磾的人头便脱离了身体,直接飞向了空中,最后落在地上滚出了很远。

    “轰!”

    一声闷响,飙血不止的马日磾的躯体倒在了地上。

    杨彪就在马日磾的身边,身上溅满了马日磾的鲜血,头上、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血污,他出身公卿世家,哪里见过这种血腥场面,就算见过,也只是远远的观望,何时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心中不禁产生了惧意,瘫软在地上全身发抖。

    张绣见状,便蹲下了身子,冲杨彪嘿嘿笑道:“太尉大人不要害怕,王允、马日磾都是叛贼,欲谋害秦王。太尉大人虽然也有份,应该是受到他们二人的蛊惑,我们不会随意伤害太尉大人的,何况,陛下驾崩,太尉大人身亡三公之一,理当代理太常主持仪式。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先委屈太尉大人在牢房里待上一段时间,并且希望太尉大人给杨奉写一封信,提前召唤他到虎牢关里面来,就说昨夜刺客刺杀了我和王双,虎牢关内群龙无首,请他到关内主持大局。不知道太尉大人可否愿意书写?”

    杨彪坐在那里,并不回答,可是却思绪如飞,他为人低调,做事冷静,不像王允、马日磾如此冲动,加上在官场上混了很久,自然明白此时自己正处于危险当中。他见刘辩驾崩,王允、马日磾都已经死了,而且张绣、王双又已经掌握住了和杨奉勾结的事情,知道大势已去,在想了很久之后,才点头同意书写一封信给杨奉。

    张绣见后,笑道:“太尉大人可真是个识时务的人,既然如此,那就请太尉大人给杨奉写一封信吧,笔墨伺候。”

    话音一落,便有人送上笔墨纸砚,杨彪挥笔疾书,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一封信后,便被张绣拿走,派人火速出虎牢关,送达杨奉。

    之后,张绣说道:“太尉大人,你也参与了王允、马日磾的谋划,只是如何定罪,还要请秦王发落,我没有那个权力。所以,现在就请你委屈几天,要在牢房中待一段时间了。”

    杨彪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个结果,所以面无表情的,什么话都没说。

    “来人,带太尉大人进牢房,好生伺候着,不许有任何怠慢。”张绣吩咐道。

    杨彪被带走之后,王双便主动凑了上来,问道:“兄处理事情行云流水,有大将之风,实在令小弟佩服。不过,陛下驾崩的事情,我们要如何向大王交待?”

    “自然是如实交待,就说王允、马日磾勾结燕侯高飞,以及杨奉,欲谋朝篡位。大王也早有杀陛下立凉王为帝之心,奈何怕引起天下不满,一直未曾动手。既然陛下已经死了,那就省去了大王的一些事情了,直接将这件事推给高飞,让高飞受千夫所指,然后大王就名正言顺的有了出师之名,可以讨伐高飞,尽夺河北之地了。”张绣道。

    “杨彪也是同谋,为何兄长不杀了杨彪?”

    “杨彪和王允、马日磾不一样,杨彪祖上累世公卿,自祖父杨震以下,他父亲杨赐,连同他在内,都是做过三公的人,门生故吏很多,而且杨彪的儿子杨修颇有才华,和军师陈群又是好朋友,和陈氏一族走的很近,所以不能杀。至于杨彪同谋之事,也不必上报了,就关杨彪几天,以示惩戒即可。”

    “兄高见,小弟佩服万分。”王双此时才知道自己和张绣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在武艺上,在头脑上也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如果不是刚才张绣一直朝他使眼色,估计他早就一刀将杨彪劈死了。

    “报——”一个士兵快速跑了进来,大声叫道,“刺客夺门而出,我们无法阻挡,已经出关了。”

    张绣、王双面面相觑,同时皱起了眉头,均摆摆手,示意不必理会,因为他们都知道对方的实力惊人,就算追上去了,也是吃亏。

    但是,让张绣最牵挂的还是那个和他对战时戴着面具的赵云,他可以肯定,天底下能够使得出百鸟朝凤枪的人,就只有三个,一个是他的师父童渊,一个是他的师弟张任。师父早已经仙去了,张任人在蜀国,不禁让赵云成了他心中未解的谜团,暗暗地想道:“那个人,究竟是谁?难道师父在临死前,还曾收过一个关门弟子?”

    百思不得其解后,也就不去想了,他坚信,下次还会碰到的,他和王双一起收拾虎牢关的残局。

    到了中午时,得知虎牢关群龙无首的杨奉带着几十名亲随先行脱离了大军,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虎牢关,可是一进入虎牢关,便立刻被人堵着了,张绣从城内杀出,王双从城外杀出,不由分说的一通乱杀,便将杨奉等人尽皆砍在了马下。

    之后,张绣割下了杨奉的人头,带着一千骑兵亲赴杨奉带来的军队前面,召见了各部首领,示以杨奉的人头给他们看,然后以自己北地枪王的威信安抚了这支七万以步兵为主的大军,并且带着他们进驻虎牢关,准备前去支援在官渡的马超。

    与此同时,赵云、庞德、卢横三个人,带着从虎牢关激战一夜所剩下的一百一十多人安全地抵达了一片可以藏身的小树林,并且加以小憩。

    树林中,赵云、庞德、卢横等人都垂头丧气的,所有的人都带着一种伤感,管亥、李铁和其他八十多个兄弟都阵亡了,最让人郁闷的是典韦居然用装疯卖傻的方法瞒骗过了所有人,并且在最关键的时刻做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事情。弑君的这个罪名,恐怕就要落在他们的头上了,也肯定会给燕国带来一个不小的灾难。这一切,众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去面对最信任他们的主公。

    “典韦……我赵子龙发誓,无论你今生躲在那里,我都要找到你,亲手杀了你!”郁闷到极点的赵云再也忍不住了,一反寻常帅哥、型男的酷酷的形象,打心眼里发出了一声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