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597特殊的囚牢
    “铮!”

    一声兵器猛烈的撞击声在曹操的背后响起,当他回过头时,却看见许褚操着一口长刀拦住了马超的去路,并且与之会战在一起。

    许褚的突然出现不仅让马超感到一丝惊奇,更让曹操感到一丝惊奇,曹操清楚的记得,他到这里时,许褚还在军营之中沉浸在深深的自责,而典韦的离奇失踪更让许褚闭门不出。

    曹操来不及细想许褚是因何突然出现,也来不及细想典韦在何方,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尽快杀出重围,回到自己的军营,积攒所有的兵力,进行布防。

    也许是因为太过相信马超了,以至于让他根本没有做出任何部署,只带着曹纯、曹休和一千虎豹骑便前来朝见天子,本以为马超只会对付高飞一个人,可是西凉兵在马腾的带领下突然杀了出来,让他的如意算盘彻底破灭了,不禁在心里大骂道:“最无信者,马超也!”

    回过头时,曹操还发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情况,刘备在张飞、严颜等人的护卫下,已经安然无恙的离开了战场,西凉兵竟然没有对楚军发动袭击。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马超只对我和高飞展开攻击?”曹操一头雾水,耳边不断的厮杀声将他带回了现实,策马狂奔,见曹纯、曹休已经从西凉兵的左右两翼杀了出去,正迂回到中间予以夹击,拍马扬鞭,手持利刃,带着部下杀了出去。

    后面,马超被许褚阻拦住了,眼看曹操越走越远,马超怒火中烧,瞪了一眼挡住他去路的许褚,大声吼道:“又是你,上次让你侥幸跑了,这次本王要亲手宰了你。”

    许褚舞着古月刀,胡乱地砍了几下,逼开了马超,回头望见曹操已经走远了,便冷哼了一声,说道:“今天我没吃饱饭,改天咱们再打过。”

    话音一落,许褚调转马头,急速奔驰了出去。

    马超见状,正准备追击,却听见北方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遥遥望见西凉兵的后面,大批的燕军骑兵奔驰而来,犹如滚滚的海Lang一般,势不可挡。而高飞等人正在奋力向外拼杀,西凉兵在燕军的面前,并未讨多少好,和其混战在一起,各有死伤。

    “大王,燕军早有准备,我军兵力不足,只怕无法将来人完全斩杀……”陈群一直跟在马超的身边,看了看形势,立刻向马超建议道。

    可是,不等陈群话音落下,燕军便汇聚在了一起,真正的前后夹击着那一部分的西凉兵,而高飞等人也已经杀出了重围。

    马超看了一眼混乱不堪的战场,西凉兵虽然出其不意,但是却没有做到攻其不备,不知道是燕军太强,还是西凉兵太弱,负责袭击燕军背后的两千多骑西凉兵在燕军的夹击中已经所剩无多了。

    他咬了一下牙关,注意了一下楚军的动向,见刘备已经带人脱离了战场,却没有看到楚军大军参战的影子,便恨恨地说道:“该死的刘备,他的军队为何不参加战斗?”

    “大王,求人不如求己,刘备和我们并非同一战线,之所以答应大王前些天提出要求,无非是权宜之计,从今天的这件事来看,是刘备摆了我军一道,让大王一下子把前来的朝见天子的群雄都给得罪了……”陈群分析道。

    “贼你娘!撤军回营,改日再战!”马超悔恨不已,觉得自己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心中也对刘备充满了恨意。

    就在三天前,刘备的使者突然秘密造访了秦军大营,带来了刘备愿意协助马超铲除高飞、曹操的意思,马超信以为真,这才有了今天朝见天子的突然变故。

    只是,让马超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刘备手中的一枚棋子,非但彻底和高飞、曹操决裂了,更让他一点好处都没捞到。

    ……………………

    “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了,我万万没有想到马超会公然如此,难道他想以一己之力同时对付天下诸王吗?”离官渡不算太远的一处高坡上,孙策骑在一匹骏马的背上,远远地眺望着远处的官渡战场,缓缓地说道。

    “少主,不知道刚才你发现了没有,西凉兵并没有对楚军发动攻击。”鲁肃骑着马,站立在孙策的右边,说出了自己发现的一点端倪。

    “军师是说刘备和马超勾结在一起了?”周泰狐疑道。

    “极有可能。”鲁肃道。

    “如果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燕军的处境就危险了。”孙策缓缓地说道,“子敬、幼平,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立足的地方了,我们趁乱回江东。”

    周泰抱拳道:“诺!”

    鲁肃则略有点迟疑地问道:“少主,真的不打算与燕侯告别了吗?”

    “子敬,你是个聪明人,我们自从在燕军大营的这些天内,无时无刻不被人监视着,今天好不容易是趁着典韦闹事才溜出来的,如果再回去的话,我怕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再离开燕军大营了。父王把高飞当兄弟,可我只把高飞当作一个对手,当年讨伐董卓时,我就曾经向他挑战,从那个时候,他就是我心中的对手。何况,他是一方霸主,虽然我不知道父王为何对高飞如此信任,但是这个人不得不防,也许以后会成为我们整个吴国的敌人。”

    “少主,我想我明白少主的意思了,趁着官渡这里大乱,而且刘备也在这里,我们应该尽快赶回来,或许在荆州会有一番作为。”鲁肃一语道破了孙策心中所想。

    孙策笑而不答,调转了马头,看了一眼周泰、鲁肃,简单地说道:“中原混战之际,也正是我吴国崛起之时,我们回江东!”

    “诺!”

    ……………………

    燕军大营里,一百名全身裹覆着钢铁的士兵将典韦给围在了坎心,真正的形成了铜墙铁壁。

    典韦赤手空拳地站在坎心,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双虎目怒视着包围着他的一百名重步兵,恨的咬牙切齿。

    文丑全身披挂,站在重步兵的外面,看着里面的典韦因为体力透支而大口的喘气,便朗声说道:“典将军,文某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你是绝对不可能从这里走脱的,这一百名士兵,就是为了困住你而专门训练的。”

    典韦自从进了燕军大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每天都会有不少于一百名的士兵将他单独“保护”起来。起初他以为是自己受伤的缘故,可是现在他的伤势已经完全愈合了,连出去走走都不行,这才明白,他是被高飞给囚禁起来了。

    从三天前,他就开始试图挣脱这个关押他的无形囚牢,然而失去了双铁戟的他,攻击力大大的减少了不少,只凭借着一股蛮力根本无法冲破这里。

    有了典韦一次的闹腾,高飞生怕典韦会逃脱出去,便命人趁着典韦力竭之际搭建了一座牢笼,将典韦完全的困在了铁笼子里。

    今天,典韦蓄积了全身的力气,掰弯了铁笼子,从里面走脱了出来,立刻引来了文丑带来的重步兵包围,任典韦怎么扑腾都逃脱不了。

    “我要见燕王!”典韦已经累的满头大汗了,他血肉铸就的身躯,根本无法冲破这一百名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卒的包围,刚打倒一个,另外一个又涌了上来,不是因为他无能,而是因为他的拳头根本咋不破那钢甲,即使士兵倒了下去,对他们也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爬起来就能再行战斗。

    “典将军,省省力气吧,我家主公是不会见你的。不过,你放心,我家主公说了,他见你的时候,就是放了你的时候,请你再忍耐一段时间。”文丑冲被困在坎心的典韦喊道。

    典韦环视了一圈,不再吭声,等他缓过来了劲,便猛地发力,向前快速的奔跑,在即将接近前排的一个士兵时,突然纵身而起,腾身到了高空中,身体在空中翻了几个滚,刚一落地,一百名士兵立刻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并不展开攻击,只是单纯的困住了他。

    “你们……你们究竟想让我怎么样?”典韦彻底无语了,他已经试过了他所能想出来的所有的方法,只要他一动,那一百名士兵就跟着他动,再次将他围困起来。

    他对这一百名士兵的体力感到很是佩服,穿着厚重的铠甲,还居然能够跑的那么快,反应的如此灵敏。

    他快要被逼疯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等过了一会儿,便对文丑说道:“我饿了……”

    文丑听后,哈哈地笑道:“典将军,这样才乖嘛,这座营寨专门是给你所立下的,军营里有五百名这样全副武装的士兵,每天轮换着看着你,你就放弃逃跑的打算吧,静静地等候在这里,只要时间一到,我家主公会主动放了你的。”

    典韦冷笑了一声,没有做任何回答,在他看来,只有吃饱了饭,才有力气试试其他的方法。

    “给典将军做饭!”文丑话音一落,便离开了这里,留下一名亲随负责看护典韦。

    文丑回到中军时,正好遇到高飞带着士兵回来,见高飞灰头土脸的,其余的士兵身上大多都染满了鲜血,眉头一皱,急忙上前问道:“主公,发生了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