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581入主中原(16)
    燕军的中军大帐里,高飞和文丑相互攀谈着,显得格外亲切。

    毕竟,在高飞称王的这两年里,作为燕国五虎大将之一的文丑,一直率部戍守北方,并且协助田丰督建塞外新城,将并州五原郡的九原县附近一带的地方,全部划为塞外新城,并且命名为包头。以包头作为通往塞外的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以及未来的重工业基地。

    两个人在大帐中侃侃而谈,屏弃了君臣的关系,文丑也将田丰与诸位将士在建造新城的喜怒哀乐都说了出来,并且也道出了新城规划所存在的问题,都让高飞听的颇为用心。

    听完文丑的话语之后,高飞便举起了一杯倒好的水,对文丑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全军禁酒,文将军这两年来为建造包头费尽心机,让我实在过意不去。文将军的功绩,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以后回到蓟城之时,定当厚厚的封赏。文将军,我在这里以茶代酒,敬文将军一杯。”

    文丑见状,急忙端起了茶水,慌忙站了起来,说道:“主公使不得,属下本来就是败军之将,若非主公收留,属下早已经命丧黄泉,岂有今天?主公非但没有嫌弃属下,反而以属下为五虎大将,盖其他诸位将军之上,属下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可以再接受……”

    “文将军说的是什么话,在我帐下为将,没有什么你我,大家都是同一条绳索上的蚂蚱,蹦不了你,也蹦不了我……额……不对,我比喻错了,应该是大家都是共患难的兄弟,没有彼此之分,应该同生共死才对。文将军,我先干为敬!”

    话音还没有落下,高飞便将茶水给喝的一干二净,然后举着空杯,对着文丑笑。

    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可如今文丑手里端着的茶水,仿佛像着了魔一样,竟然让他闻到了一股甘醇的酒香,散发出醉人的芬芳,让他毫不犹豫的将其一饮而尽。

    “多谢主公厚爱,属下以后定然会竭尽全力的辅佐主公,替主公平定天下。”文丑喝完手里举着的茶水后,高兴地说道。

    在场的荀攸、郭嘉、许攸、司马朗、陈琳看见了,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笑容。

    “文将军,田丰还好吗?我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看见他了。”高飞放下茶杯后,示意文丑坐下,然后问道。

    文丑答道:“田军师很好,不管大小事务,都要亲力亲为,生怕别人会出错,此次属下接到主公的调令之后,临行前,田军师还嘱咐属下,让属下务必给主公带个话,说塞外之事,完全可以请主公放心,只要主公安心经略中原即可。”

    “田丰办事牢靠,为人又是刚正不阿,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只可惜他凡事都要亲力亲为,只怕会对身体有所损伤。孔璋,你即可给贾诩修书一封,让贾诩在蓟城找一个医术好的大夫,然后将那大夫派到包头,专心调理田丰,省的田丰身体出现什么毛病了。”高飞听后,便说道。

    陈琳听到以后,“诺”了一声,即刻挥笔疾书,不大一会儿,便写成了一封书信,派人用信鸽将书信送达蓟城。

    “文将军,这两年在塞外苦了你了。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塞外和中原不同,广袤千里,拥有着一望无垠的草原,从包头向西北走上三百多里,便会有鲜卑人出没。两年前,鲜卑人被我军一举击垮,步度根被俘,带领族人投降,已经被我们改造成了各个矿厂的职业矿工。然而,西部鲜卑尚有七八十万人向西迁徙,远遁凉州一带,和羌胡杂居,恐怕早已经像羌胡一样,依附了马腾。我最担心的,就是怕鲜卑人和羌胡联合在一起,万一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我们当如何防御?”

    文丑道:“主公尽管放心,属下敢保证,五年之内,北方绝无边患。”

    “文将军怎么敢如此保证?”

    “张辽率部驻守朔方,常常出塞远遁,他部下的狼骑兵一直都是由匈奴人组成,其精锐程度可见一斑,加上张辽在鲜卑人的心中有着颇大的影响力,是以鲜卑人不敢轻易犯边。”

    “嗯,可是这次我连张辽一起调了过来,万一鲜卑人听到什么风吹草动,那北方不是危急了吗?”

    “主公可以放心,张将军文武双全,年轻有为,在离开朔方的时候,早有安排,他只身离开朔方,没有带走一兵一卒,并且让属下一直竖立起他的旗帜,鲜卑人远远看见就会自动躲避。”

    高飞称王后不久,便将许多位大将一起调到了北方,一方面营建塞上城市,另一方面大肆鼓励和发展畜牧业,第三方面则是训练游骑兵,从草原到大漠,从大漠到东夷,那广袤的地方上就是骑兵的训练场。

    在古代的战争中,骑兵一直充当着很重要的角色,快速的移动力,加上迅猛的冲撞力,都使得骑兵成为了古代战争中最强有力的一种兵种。要在古代成为一个强大的军事帝国,就要拥有一支很强大的骑兵。

    当然,步兵也是不可缺少的,野战一般靠骑兵,但是攻城战,一般都是步兵。

    所以,高飞这两年来,一直没有扩军,而是在招降的降兵和自己原有部队以及所招募的少数乌桓人、匈奴人身上下苦功夫,将兵将都训练的十分精良,无不以一当百。

    “张辽,是一员将才……不!应该是帅才,以后,他会成为我燕国军队中的顶梁柱。只不过,现在的他还不够锋芒,需要一番历练,不似文将军这等一直活跃在战场上的宿将。”

    “主公过奖了。文丑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人罢了,与黄忠、赵云、太史慈比起来,还差的很远呢。”

    “那倒未必。不过,你们也没有为此去争斗,自己人就应该对自己人好一点。此次我大军十万渡河,必然会引来非议,为此,我们一定要谨慎行事,做到严格保密。”

    “诺!”

    这时,黄忠、赵云、太史慈、甘宁、张辽、张郃、庞德、魏延、陈到等人都陆续到齐,一下在将空荡的中军大帐塞的满满的。

    高飞见文武到齐,便朗声道:“三天前,我让士兵一脸休息了三天,好吃好喝的在黄河北岸逍遥自在,为的就是让他们过过瘾,然后痛痛快快的打一仗。从今天起,全军戒酒,任何人不得再饮酒,包括我在内。”

    “诺!”

    “另外,大家都负起责任来,各自统领各自的部下,听候上司的命令。”

    “诺!”

    “那么,现在第一次中原行战前扩大会议正式召开,请各位将军、大人,都各抒己见吧。”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异口同声地答道:“诺!”

    ………………………………

    官渡,曹军大营。

    “大王,末将无能,非但没有阻止燕军渡河,反而损兵折将,自己也差点……”曹休跪在中军大帐里,头都不敢抬,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曹操端坐在王座上,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曹休,脸上面无表情的环视了一圈,斜眼看了一下站在一旁的刘晔,问道:“曹休当如何定罪?”

    “噗通!”

    一声闷响不等刘晔开口,便在大帐里响了起来,只见一个大汉跪在了地上,伏地抱拳说道:“大王,曹休年少,加上所说均属事实,实在是因为那个叫王双的太过勇猛了,而且又是秦军先出来搅局,才给了燕军可乘之机。臣肯定大王赦免曹休之罪,先暂且免去其虎牙都尉之职,降为普通士卒,让其以后再报仇雪恨……”

    “曹纯!你身为整个虎豹骑的将军,不依军法处置曹休,还公然为其求情,你的部下里出现了这样的人物,你也难辞其咎!谁在敢多言一句,本王就斩了谁!”曹操动怒道。

    曹纯经受不住曹操的吼声,低下头不敢再多说什么,只一个劲地说道:“臣知罪!请大王责罚!”

    “大王,曹休无罪,这是突发状况,秦军突然出现,已经打破了原有的计划,更何况曹休等人在那样的环境下面坚守了好几天,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请大王饶了曹休的罪吧。”曹仁立刻跪在地上,求饶道。

    “求大王饶了曹休之罪!”曹洪见状,也急忙跪在了地上,再怎么说,曹休也是他侄子一辈的,总不能就这么年轻,连个子嗣也没有就死了吧。

    曹操见状,冷哼了一声,不冷不热地道:“你们好让本王失望,你们可知道,本王在虎豹骑身上投入了多少心血吗?你们可知道,虎豹骑可是本国的精锐吗?但凡被挑到虎豹骑里来的,都是千人挑一或者是万人挑一的,可曹休在和王双打仗时,带着五百精锐的虎豹骑,和对方五百骑兵交手,竟然被差点赶尽杀绝,难道你们的脸上都不觉得羞耻吗?秦军真的有曹休说的那么强吗?”

    “有!”帐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曹操向帐外看了一眼,见是徐庶,问道:“秦军,真的很强悍吗?”

    “是的。大王,你可曾和秦军交战过嘛?”徐庶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曹仁、曹洪、曹纯、曹休,就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