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573入主中原(8)
    “你怎么看?”马超反问道。

    陈群缓缓地回答道:“如今大王已经占据了虎牢关,魏军败退,知道大王来犯,必然会严加防范,只怕再前进,就会很艰难。与其举步维艰,不如暂时在虎牢关休整,等凉王的大军到来,再另做打算也不迟。”

    马超知道陈群足智多谋,对事情的看法也颇有见地,而且也经常帮助他出谋划策,比王允、杨彪那两个老顽固更加的识时务,所以他很喜欢听陈群讲话。

    “你是不是已经有什么主意了?不妨说来听听。”马超见陈群胸有成竹的样子,便问道。

    陈群点了点头,说道:“孙子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是故不战而屈人之兵方是兵法的上上之策……”

    马超知道陈群学识渊博,但是他不太喜欢听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装着样子点了点头,说道:“文长,跟本王说话,你不必如此文绉绉的,直接说你心里的想法。”

    “诺!”陈群对马超确实心存感激,感激到甘愿为他驱使,有道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一点陈群做的非常到位。

    “坐吧!”马超抬起手,对陈群心平气和地说着,感觉像是两兄弟见面一样随和。

    陈群坐下之后,便缓缓地道:“如今天子御驾亲征,大王是奉天子令讨伐不臣。燕王高飞、魏王曹操、吴王孙坚都是自立称王,未曾经过天子诏令的颁布。预知形成对比的则是楚王刘备和蜀王刘璋,二刘是汉室宗亲,虽然昔年凉王殿下和蜀国之间发生了点摩擦,但总体来说,刘璋的心还是向着天子的,至少天子的命令在二刘那里还是行得通的……”

    “继续说。”

    “大王挟天子以令不臣,天下莫敢所向,刘璋、刘备在想称王的时候主动上疏天子,请求册封,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两个是经过天子正式册封的,而且二刘一心向汉,对天子忠心,就可以为大王所利用,完全可以形成盟好关系。这样算下来,天下就可一分为二,高飞、曹操、孙坚盘踞半个大汉江山,若要逐一进行铲除,或许会很难很难。”

    “那你的意思呢?”马超继续问道。

    “属下以为,以天子诏书,给天下各王下令,就说天子重返旧都,召集天下各王共聚洛阳旧都,筹建旧都重建。在颁布圣旨的同时,必须要做足排场,让全天下的老百姓都知道天子回到了旧都,以圣旨召集天下各王群策群力。如今这天下,虽然四分五裂,可表面上仍然是大汉天下,天子仍在,大汉皇权犹在,百姓、文人志士的心里对大汉多少都存有余温,必然会引起天下反响。到时候,天下各王就算想拒绝的话,也会考虑到违抗圣旨所带来的后果,必然会全部前来汇聚。”陈群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哈哈哈……文长,你这个计策不错,召集天下各王群聚旧都,之后再随便捏造个罪名给各王,然后让天子废除各王,只要各王除去,其余各国群龙无首,大汉就可以享有太平了……”马超欢喜地推测道。

    张绣站在一旁,听到陈群的计策后,便轻声道:“如果天下各王真的前来了,到时候就由不得他们了。不过,天下各王身边都有智谋之士,应该能够看穿大王的意图吧?只怕到时候天下各王到来的时候,会带着许多兵马,那么,旧都就会再一次成为了战场……”

    陈群笑了笑,说道:“张将军不必多虑,这正是我所要达到的目的,以我的推算,孙坚、刘璋是不会亲自来的,只会派遣使者来,高飞、曹操、刘备都在司隶的边缘,或许会亲自带领兵马到旧都来,其实只要想法先除去一两个王,再从中挑拨各王之间的关系,使他们形成水火之势,我们只需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何况凉王殿下带领着十万西凉铁骑,在兵力上绝对让各王感到一定的压力。”

    马超道:“就按照你说的去做,不管来不来,先用这个计策缓一缓,至少让天下各王知道,本王手里掌控着天子,掌控着朝廷,以后谁敢不听本王的,本王就打谁!”

    “诺!”

    随后,陈群主办此事,当即草拟圣旨,分派出颁布圣旨的太监,让他们开始送达各国。

    …………………………

    燕国,河内郡。

    太守府的大厅里,黄忠、赵云、甘宁等人都站立在那里,朝着坐在上首位置的高飞拜道:“臣等参见大王。”

    “免礼。”高飞刚刚抵达这里,还带着一丝的疲惫,有气无力地说道。

    “大王,臣已经命人安排好了一切,大王一路上鞍马劳顿,还是早点歇息吧。”赵云说道。

    “嗯,这一路上累是累了点,但是却很充实,自己也亲眼所见了一些事情,总体来说,还是收获颇丰。”高飞说的是实话,从江南一路走回来,不仅带来了大小乔和甄宓,更主要的是他了解到了一些中原的民情,对于他下一步有极大的帮助。

    “启禀大王,那支神秘的队伍,臣已经查清楚了,是秦王马超在作祟……”赵云道。

    “我都已经清楚了,马儿长大了,野心也有了,竟然想逐鹿中原了。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收到了消息,马腾已经率领十万西凉铁骑进驻关中,不日即将赶赴洛阳旧都,看来马氏父子在西北搞的小朝廷要开始行动了。”高飞打断了赵云的话,说道。

    黄忠抱拳道:“大王,要不要出兵阻拦?”

    “师出无名,徒劳无益。再说,马氏父子这次的矛头是曹操,不是我们,我们没有必要加以干涉,姑且隔岸观火吧,只要严防死守黄河渡口即可。”高飞道。

    “报……”卞喜大叫着,人随声至,直接进了大厅,抱拳道,“大王,圣旨到。”

    “圣旨?哪门子的圣旨?一个没有传国玉玺的皇帝,颁布的诏书也能叫圣旨吗?”高飞话语中带着几许讥讽。

    在场的人都跟随高飞很久了,对大汉早就没感情了,在他们心里,只有燕王,只有燕国,而没有天子。

    “大王,真的是圣旨,从黄河南岸来的……”卞喜刚回来,便立刻恢复了以前的职务,还是负责整个斥候系统。

    “人呢?”高飞见卞喜一本正经地,便问道。

    “就在外面,大王要见吗?”

    “人就不见了,把圣旨拿来就是了。”

    “诺!”

    话音一落,卞喜便退出了大厅,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面多了一道圣旨,直接递给了高飞。

    高飞接过圣旨,匆匆一瞥之后,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黄忠、赵云、甘宁、卞喜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圣旨上写的是什么,但是见到高飞笑成那个样子,便都感到很好奇。

    高飞见状,将圣旨给他们互相传阅,并且说道:“马儿真是异想天开,居然想用这个方法将天下各王弄到旧都任他摆布……”

    黄忠、赵云、甘宁、卞喜等人看完之后,甘宁首先问道:“大王,我看不去也罢,去了反而是凶多吉少,马超那厮实在太狠了,在魏国的时候,一路烧杀抢掠,弄得尸横遍野,大王若是去了,那马超肯定不会放过大王。”

    “甘将军言之有理,我看马超是自取其辱,其他各王岂能看不出这背后所隐藏的事情吗?我看不会有人傻到这个地步……”卞喜道。

    “不!大王若是不去,正中马超下怀,这天下仍旧是大汉的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王名义上还是天子的臣子,如果违抗圣旨,只怕会给马超留下口实,并且天下百姓又将如何看待大王?”赵云反驳道。

    黄忠道:“大王,我同意赵将军的看法。燕国才草创数年,而大汉已经存在二百多年,天下百姓莫不是对汉室心存牵挂。前者大王自立为王,燕国境内的百姓虽然没有什么怨言,那是因为大王将燕国治理的好,他们觉得大王应该登上王位。可是这次不一样,大王如果违抗圣旨,只怕国内那些心存汉室的百姓和仁人志士都会对大王嗤之以鼻,对燕国以后的稳定很有影响。”

    这时,从大厅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人,那人一进大厅便张嘴说道:“黄、赵二位将军言之有理,臣以为,大王应该去,不仅要去,而且还要浩浩荡荡的去,最好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大王是去解救天子的。”

    高飞见那人进来了,脸上浮现起了一丝喜悦,问道:“公达,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荀攸,他还没有进大厅便听到了里面的对话,所以一进门便说出了刚才的那番话。

    “臣荀攸,参见王上。”荀攸走到高飞面前,拜道。

    “免礼。你突然到了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要事?”高飞把荀攸留在了蓟城,所以对于荀攸的造访有点意外。

    荀攸道:“臣是奉了军师之命,专程来迎接王上的,正好听到谈话。”

    “你说浩浩荡荡的去,是什么意思?”高飞对荀攸很信任,也不再多问,直接切入正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