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551我会对你负责的
    甄府宅子是整个上蔡县城里最大的,甄氏也是整个上蔡县的首富。

    宅子的两翼连接着一面高高的园墙,墙后是一排一排的繁茂的紫杉,随处还有一些丁香树把它们的开花的枝子伸进庭院里来。

    一间宽大的花厅,覆盖在对面窗户上的一簇簇浓密的绿叶使这个厅子的两边充满了绿色的微光,可是在窗户之间两扇大开着的高高的折门,让春天的阳光满满地射了进来,并且使人看见花园的景色,园中布置着一些圆形妁花坛,种着一行一行的壁立的高树,中间隔着一条宽的直路,顺着这条路望过去,便可以望见一潭人工制造而成的小湖,再远一些,还可以望见对岸的树林。

    进了甄府,甄宓首先带着高飞去见了她的母亲,之后又见了一下她的兄长,大家都是一番寒暄。

    寒暄过后,甄宓便带着高飞、甘宁到偏厅,命下人送来茶水、点心等进行招待,照顾的无微不至。

    从城门口一直到甄府,目光如炬的高飞便立刻洞悉了甄府的微妙,整个甄府上上下下全部都是由甄宓这个八岁的女娃在管理着,而且管理的有条不紊的。这一点,让高飞很是吃惊。

    甄府依然沿用大汉的坐姿,只在大厅里的竹席上铺着一个**,人依然跪坐在上面,没有凳子、椅子,显得很是古朴。

    甄宓坐在那里,双手交错放在袭上,直起上身,从上到下打量了高飞一遍,缓缓地问道:“羽高先生虽然穿着极为普通的衣服,但是羽高先生身上的那股贵气却无法掩盖,如果小女子没有猜错的话,羽高先生应该是大户人家出身吧?”

    “实不相瞒,在下的祖上曾是大汉两千石的高官,但后来却家道中落,以至于落魄至此,幸好有小奴甘兴与我相依为命,才不至于饿死街头。”高飞是撒谎的高手,说气谎话来也是有模有样的,说话的时候尽可能把自己表现的十分哀怨,就连甘宁看到了,也都以为是真的。

    “那羽高先生从何而来?又要到何处去?”甄宓问道。

    高飞也在打量着甄宓,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甄宓小小年纪,居然就已经能够撑起整个甄府了,而甄宓的说话方式,却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童真童趣,反而多了一些成年人应有的沉稳、冷静和惆怅。

    “从来处来,去去处去。”高飞简短地回答道。

    “好一个从来处来,去去处去。羽高先生既然不愿意告知,那小女子也不再追问。羽高先生,既然来到了上蔡,不如多逗留几日,小女子猜测羽高先生是要去北方,这去北方的道路并不好走,路上大多是一派荒凉的景象,若是没有携带点干粮和水的话,很可能会饿死在路上。甄府还有些米粮,可以给羽高先生一点救助。”

    “多谢大小姐的好意,实在感激不尽。只是,让我很纳闷的是,为什么一个偌大的甄府,却全部由大小姐一人操劳呢?按照大小姐的年纪,大小姐其实还是个孩子而已……”

    甄宓听后,先是叹了一口气,紧接着说道:“小女子乃冀州中山无极人,是大汉太保甄邯之后。父亲官至上蔡令时,河北张角广收徒众,我父亲担心张角早晚会成为河北之患,便上疏朝廷,力荐抓捕张角,上疏却被十常侍所扣留,隐而不发。于是,我父亲便将全家迁徙到了这里……”

    顿了顿,甄宓见高飞、甘宁都在细细的聆听,便继续说道:“哪知,我全家刚迁到这里,便爆发了黄巾之乱,汝南一带也深受其害,我父亲早做预备,带领刚刚训练不到一月的官军三百人前去平定,反被黄巾所害……”

    说到这里,甄宓的小脸上便露出了悲伤之色,就连话音也变得细小了起来,眼眶里泛着泪光,却一直挂在那里,迟迟不落下来,像是在刻意的忍着。

    “人到悲伤的时候,总会为情所牵动,流泪是人之常情,若是隐忍着不把感情宣泄出来,只怕会憋坏了身体。”高飞见甄宓如此模样,便缓缓地说道。

    甄宓听到高飞的话,抬起宽大的袖子,掩面低头擦拭了一下眼角,当袖子落下再次露出她的脸庞时,她已经恢复了平常,缓缓地说道:“多谢羽高先生关心,小女子没事。自我父亲为黄巾贼所害,黄巾贼便大肆在汝南郡各县烧杀抢掠,许多富户都深受其害。然而,小女子举家刚刚迁徙到此,加上又有两路官军驻扎在上蔡县城两侧,以至于上蔡县城并未受到黄巾贼的迫害。”

    “那你又是怎么肩负起整个甄府的大小事务呢?”高飞顺藤摸瓜的追问道。

    “这事就说来话长了,可能是与小女子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有关,凡是看过一眼的东西,都会深深地牢记在自己的脑海中,读完四书读五经,渐渐地便变得懂事了起来,母亲、兄长都觉得小女子很聪明,都会问我一些家中的麻烦事,我便一一解答,后来小女子逐渐长大,也逐渐得到了母亲、兄长的信任……羽高先生,你是不是觉得小女子小小年纪便掌控着整个家业而好奇?”

    高飞点了点头,说道:“任谁看到了,都会觉得很好奇。不过,这也是你的才华所致,甄府可算是整个上蔡县的庞大家业了,你小小年纪,就能管理的有条不紊的,那就足以证明,你的才华,并不在任何一个成年人之下。”

    “多谢羽高先生赞赏。”

    高飞看着小小年纪的甄宓,缓缓地想道:“甄宓不愧是历史上做过皇后的人,确实有一番才华……”

    “恰才听大小姐说,大小姐是冀州中山无极人?”高飞来的目的就是要带走甄宓,此时见到甄宓颇有才华,就更加的想带走她了,便直入主题,直接问道。

    甄宓点了点头,问道:“羽高先生有何指教?”

    “指教倒是不敢说,只是随口问问。因为我的家就在冀州,我们算是同乡……”

    “哦,难怪我一见到羽高先生就会有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原来我们都是冀州人。”甄宓不失童真地说道。

    高飞笑了笑,他实在难以描述自己在和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如此正经的谈话,心里面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小小年纪都这番聪明沉稳,那长大了还得了?

    古代常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而且女子还要讲究三从四德什么的,其实这些在汉、唐时代都是没有的,一直到了宋代,女子的思想才被禁锢,也有一些汉、唐时代遗留下来的思想,但是在汉、唐相对开放的时代,女子是可以有才华的,而且才女也不少。

    甄宓让高飞的感觉很强烈,因为他一直都喜欢那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就像他前世的老婆一样,让他感到很亲切。但是,他心里也很明白,甄宓如今才八岁,他已经是二十四岁了,按照古代早婚的年龄,他都可以当甄宓的父亲了。

    “落叶归根,狐死首丘,大小姐可否想回到冀州的老家?”高飞缓缓地问道。

    甄宓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自然希望回到冀州老家,而且我的母亲、兄长都希望回到冀州老家,就连我过世已久的父亲,也肯定是这么希望的。然而,要想回到冀州老家,谈何容易?”

    “怎么?大小姐可有什么困难吗?”高飞追问道。

    甄宓道:“如今的大汉,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大汉,大汉的天子虽在,却只存在于长安,天下之大,真正听令于天子的有几个?如今的河北已经成为了燕国的属地,而我所在的汝南,则是魏国的属地,燕、魏两国虽然订立了盟约,但是两国都封锁了黄河渡口,并不相互往来,两国边境关系紧张,要想离开魏国到燕国去,实在是难上加难。”

    高飞听到甄宓的忧虑之后,也皱起了眉头,这是现在燕国和魏国的实情,这次他从庐江来到上蔡,虽然是想带走甄宓,但更多的是想打探一下魏国国内的真实情况。不仅如此,他和卞喜也分开有两年多了,在两年多前他交待给卞喜的那个艰巨的任务,也不知道卞喜完成的如何了,他就想亲自到魏国内部走一遭,顺便联系上卞喜,了解一下魏国的国情,以便制定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话虽如此,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如果大小姐真愿意离开这里去冀州老家的话,我倒是能够从旁协助大小姐一二,能够安全的让大小姐全家全部离开魏国,进入燕国。如今的燕国,算得上是世外桃源了,百姓安居乐业,燕王更是勤政爱民,如果燕王知道大小姐到来的话,肯定会亲自迎接的。”

    “你?你真的能够帮我吗?”

    高飞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我说到做到。”

    “你……你一个落魄之人,又能有什么办法?”甄宓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甘宁听后,急忙插话道:“谁说我家主人是落魄之人?我家主人便是……”

    “嗯哼!”

    高飞轻咳了一声,打断了甘宁的话语,急忙对甄宓道:“大小姐请勿责怪,家奴就是太唉插嘴……如果大小姐真的愿意离开这里的,那就请收拾好一切,直接跟我走吧,我会对你负责的,乃至你的整个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