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358用心良苦
    贾诩再次转身,径直走到了高飞的身前,拱手道:“属下怕打扰了主公。”

    高飞冷笑了一声:“军师,我有一句话想问问你,不知道你能否回答我心中的疑问?”

    贾诩目光转动,眼神闪烁,不敢直视高飞,俯身道:“主公有何疑问尽管问便是,属下一定会尽量解答主公心中疑问。”

    高飞抬起手示意贾诩坐下,缓缓地道:“军师,沮授父子的计策到底有没有瞒骗的过你?”

    贾诩心中感到一阵震惊,可是脸上却依然没有一点起伏,拱手问道:“主公何出此言?”

    高飞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到了贾诩的面前,两只锐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贾诩的那张略带阴险的老脸上,看着贾诩的额头上渗出了一丝汗水,而且深邃的目光中也开始有点闪躲,便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贾诩的后脖梗,稍微用了一下力,嘴角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贾诩已经是心惊胆寒了,额头上开始冒出了大量的汗水,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流淌到鼻尖上时,汇聚成一点,正一滴一滴的向下滴淌,而他被高飞紧紧抓住的后脖梗也开始隐隐作痛。他的额头被高飞的额头顶着,那一双如同蛇蝎一般的眼神正在他的眼睛里肆虐,似乎要透过他深邃的眼睛窥探到他的内心。

    这一刻,大厅里静谧异常,高飞和贾诩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一直保持着那种姿势,两双眼睛互相对视着。

    片刻之后,贾诩垂着的双手开始微微的颤抖,面部上也开始出现了一阵微妙的抽搐,内心里的恐惧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致使他对近在眼前的高飞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迫感,那双眼睛盯得他的心里发毛,那双比他还要深邃的眼睛里映着他面部僵硬的倒影,可是他能够看到的只有黑暗无边的深邃。

    高飞冷笑了一声,一把松开了抓住贾诩后脖梗的手,脸上那道细微的伤痕开始皱巴巴地浮现了出来,让他看起来面部狰狞不堪。他转过身子,径直走回了座椅上,大马金刀地坐下之后,便朗声道:“军师,我高飞对你不薄吧?”

    贾诩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急忙站了起来,走到大厅中央,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俯首叩头,全身发抖,汗如雨下,嘴里颤巍巍地道:“主公对属下一直都很好,好过任何一个人……”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做出如此事情?”高飞突然暴喝道。

    贾诩整个人已经不敢再说话了,全身颤抖不已,他还是第一次从高飞的身上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感。

    “郭嘉、欧阳茵樱年纪尚轻,也缺少历练,沮授之谋或许真的未能看出端倪。荀攸的谋略多在军事上,就算能看出一丝端倪,也可能被沮授的计中计所瞒骗过去。这三个人和你比起来,都不够阴毒狠辣,你的阅历丰富,智略过人,当在沮授之上,我不信你看不出一点端倪来。贾诩!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待,你到底为何要这样做?”高飞回到瘿陶城后,仔细回想了这两天来的一些事情,发现贾诩的行为有些怪异。

    贾诩没想到高飞会看出他的内心,更没想到高飞会是如此的可怕,几年来他一直跟随在高飞的身边,从凉州开始,就至死不渝的跟着,出谋划策都是他一人做主,他也习惯了高飞事事都与他商量的生活,才让他的内心里体现出来了自我价值的存在。

    可是,当后来高飞的智谋之士逐渐增多时,他的价值也就逐渐变得弱小起来,虽然一直稳坐智囊团里的第一个位置,也成为了军师将军,但是当他听到高飞对沮授还有所牵绊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价值又在进一步减弱,同时也觉得他应该让高飞做出一些改变,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异常的决定,愣是忍着没有戳破沮授的计策。

    贾诩不住地叩头,额头上早已经被磕破了,口中郎朗地说道:“请主公责罚,请主公责罚!”

    高飞再次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贾诩的面前,见地上已经被磕出了血迹,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直接伸出了一只脚,挡在了贾诩将要和地面接触的额头上,然后蹲下身子,一把提起了贾诩的后背,盯着贾诩的脸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冷冷地问道:“军师,自打你跟随我以后,我就以你为师,以你为友,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可谓是非同寻常。你不好色,也不贪财,我实在想不出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军师,我只想你亲口告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让你做出了这个狠毒的决定?”

    贾诩吞了一口口水,他的眼睛里看到的不再是当初那个高飞了,如今的高飞身上到处散发着一个雄主所具备的所有的条件,坚毅、狠毒、阴险、狡诈似乎都能在高飞的身上看到,可是让人感到不同的是,高飞往往又以正面的形象出现在百姓的面前,使得人心汇聚,民心所向,他替自己感到庆幸。

    他见高飞炙热的目光盯在了他的脸上,而且高飞那深邃的目光中也闪现出来了一丝不解,他也决定说出自己心中隐藏的秘密,缓缓地道:“主公,属下确实看出来了沮授的计谋……”

    高飞松开了贾诩,站了起来,看着跪在地上的贾诩,冷冷地道:“我果然没有猜错。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信都城我决定出兵前,你问过一句话,你当时问我,巨鹿泽是不是非去不可,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就已经看穿了沮授的计谋?”

    贾诩重重地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你明明看穿了沮授的计谋,为何不直接告诉我?你可知道这一战我军损失了两万多的将士吗?你可知道我那些训练出来的精锐士卒就在你的一句话中被抹杀掉了吗?”高飞实在想不通为何贾诩要这样做,愤怒地喊道。

    贾诩伏在地上,抬起头看着高飞,直接道:“事到如今,我贾诩也就坦诚布公地告诉主公好了,我之所以做出了这个决定,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为了我自己,另一个则是为了主公。我从凉州开始跟随主公,早已经将主公作为我唯一侍奉的人了,主公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而且对我也很厚重。可是人都是自私的,我也不例外。我不在乎主公有多少谋士,但是我只在乎的是,主公是否将我放在首位……”

    “我让你做了军师将军,作为我的副贰,所有军政大权你也可以一手操办,难道这点还不够让你满足的吗?”高飞打断了贾诩的话。

    贾诩冷笑了一声:“主公,看来你没弄明白我贾诩想要的是什么,我要的不是权力,我只在乎我在主公的心中是否是首位。主公这两年来招揽了不少人才,我也为主公感到高兴,并且随时举荐有能力的人给主公,可是主公却忘记了当初和我立下的约定,遇到事情后首先来问我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高飞终于明白了贾诩的意思了,他曾经的确和贾诩有过这样的约定,无论以后的谋士有多少,他遇到事情都会第一个问贾诩,可是随着他的谋士越来越多,他询问贾诩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了。他没有动声色,而是继续问道:“你刚才说是为了我,是什么意思?”

    贾诩道:“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大概主公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当初主公没有说服沮授投靠,这时知道沮授被抓,心中肯定会有所牵绊,沮授虽然是个大才,可是他始终是袁绍的人,如果他真的想跟着主公的话,早在三年前就跟主公走了,又何必等到现在?荀攸为黄门侍郎,荀谌为议郎,钟繇为中散大夫,这几人都是在朝廷中有官职的人,可是他们为了跟随主公,都放弃了原有的官职,尤其是荀攸,当初主公还算是一穷二白,他就对主公不离不弃了。可是,主公却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而冷落了自家众位将士的心。如果以两万多将士的代价换取主公以后对自家人的信任,属下认为这是值得的。属下也早已经做过估算,以我军的战力,就算中了沮授的圈套,也绝对不会全军覆没,更不会大败,两万多人也是所估算出来的人数,早在我的预料之中。”

    听完贾诩的这番话,高飞这才知道贾诩是用心良苦,他平息了内心里的怒火,亲手将贾诩拉了起来,深深地鞠躬道:“军师在上,请受我高飞一拜!”

    贾诩急忙道:“这可使不得使不得,主公现在是万金之躯,只要主公能够理解属下的良苦用心就可以了。其实,属下这招确实是毒辣了点,一下子葬送掉了自家两万多兵马,就连属下也觉得有些后悔。可是如果不让主公自己亲身去经历,主公是无法体会到的。天下之大,人才更是多不胜数,如果现在不能让主公吃一次亏,那以后或许主公会在人才上吃更大的亏。”

    高飞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发话,便见门外高林走了进来,抱拳道:“启禀主公,管亥、张郃、陈到、褚燕都回来了,并且从战场上带回来了所有阵亡将士的尸体,其中安东将军胡彧他……”

    “胡彧怎么了?”高飞急忙问道。

    高林叹了一口气,道:“胡彧已经阵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