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319钢铁的意志
    大厅内其乐融融,臧霸一拍自己的脑袋,哎呀的叫了一声,随即说道:“我真蠢,侯爷当初说自己叫余子高,这不正是侯爷把名字给倒过来取的谐音嘛。”

    高飞哈哈笑道:“无所谓,只要你们能来我就很高兴,臧将军,这一路上让你辛苦了,从东莱到辽东,又从辽东到蓟城,如此折腾我也是有点过意不去。”

    臧霸抱拳道:“侯爷太过客气了,臧霸能有幸投靠侯爷,已经很知足了。只是在下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侯爷在东莱黄县的海边还设下了一个秘密的渡口呢?难不成侯爷有跨海夺取青州之意?”

    高飞道:“暂时不会,只是用于接待青州百姓逃离到辽东罢了。你也知道,青徐一带并不太平,百姓多受罹难,所以我才在那里设下了一个秘密渡口,以供转移百姓用。”

    “侯爷为国为民,实在令在下敬佩万分……”臧霸朝自己的几个兄弟使了一个眼色,昌豨、尹礼、吴敦、孙观、孙康都一起站在了臧霸的身后,一起抱拳道,“我等飘零江湖许久,从未遇到过侯爷这种主公,如蒙侯爷不弃,我等愿意率部归顺到侯爷麾下,誓死追随侯爷!”

    高飞的用意很清楚,他之所以让臧霸到幽州来,就是为了收服臧霸,此时见臧霸主动归顺,便欢喜地道:“好好好,你们不必多礼,从此以后你们就归到我的麾下。军师,命人备下酒宴,好好款待六位壮士的到来。”

    贾诩见高飞对臧霸很器重,便“诺”了一声,随即吩咐士兵去备宴。

    酒宴上,臧霸、昌豨、尹礼、吴敦、孙观、孙康六人都是狼吞虎咽,一路上风餐露宿,可让这些汉子饿坏了,这时看见好酒好肉都上来了,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每个人都如一头饥饿的野狼。

    吃饱喝足之后,高飞让贾诩给臧霸一行两千余人安排下了军营,并且颁发统一的武器、战甲,让臧霸暂时担任横野将军,昌豨、尹礼、吴敦、孙观、孙康六人结为臧霸部下军司马。

    处理完了臧霸来归顺的事情后,贾诩便再次找到了高飞。

    “主公,如今已经进入了春季,据卢横汇报,袁绍的军队已经在范阳一带蠢蠢欲动,并且增调了不少马步,以属下看,袁绍很可能会在不久后对我军展开攻势,主公应该及早防范。”

    高飞道:“嗯,渤海郡的公孙瓒一直按兵不动,我去泰山的时候曾经两次从渤海郡穿行而过,在渤海郡也了解到了一些信息。公孙瓒如今兵马已达四万,屯兵在南皮,表面上是袁绍的手下,实际上却一直想借用袁绍夺取幽州,然后分庭抗礼。两个人虽然各怀鬼胎,但是目标一致,矛头都指向了我。所以袁绍若要出兵,公孙瓒也必然会从渤海攻打天津,再加上刘备一行人也暂时在袁绍的帐下,如今的袁绍已经今非昔比了,可谓是拥有了三家不同战力,我军必须小心应对。”

    贾诩道:“目前我军和鲜卑各部族都友好相处,云州的商业贸易也是如火如荼,而东夷在胡彧的治理下,这半年来稍有起色,东夷人畏惧主公武力,暂时不敢轻动。属下以为,现在应该是主公积极进行备战的时候,可以抽调各处精英兵将会聚于蓟城,只要战端一开,便可以随时进入战争阶段。”

    “好,就这样办,你即刻下令,命赵云、张郃、庞德、胡彧各抽调一半部下到蓟城。另外,让昌黎太守盖勋赶赴代郡,代替赵云驻守代郡,云州暂时交给士孙佑,沈阳交给国渊,抚顺和铁岭全部交给于毒,至于东夷之地就交给伊夷模治理,让胡彧带领精锐部下到蓟城来。”

    “诺,属下这就去给各位将军下达命令。”

    高飞目送贾诩离开,随即又让人将田丰唤来。

    田丰如今是燕国的国相,处理燕国所有的日常政务,可谓是日理万机。但是他确实在施政上有着很大的才华,在处理政务上也是得心应手。他一接到高飞的传唤,便立刻跑到了燕侯府,前来拜谒高飞。

    “主公如此匆忙的传唤属下,不知道所谓何事?”

    高飞道:“自你担任国相以来,燕国的政务都没有出现过什么纰漏,这大半年来,燕国开垦荒地无数,兴修的水利也在燕国境内纵横,加上你又提议大肆发展畜牧业,使得乌桓人积极投身到了饲养马匹、牛群、羊群的热情中,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我军对战马、耕牛的需求。我此次让你过来,是准备奖赏给你一百斤黄金,以资鼓励。”

    田丰推辞道:“主公,如今燕国正在蒸蒸日上,各处建设都需要挪用很大的一批钱财,这一百斤金子足以购买十匹上等的战马,属下断然不敢收,还请主公收回成命。”

    高飞道:“好吧,既然你执意不肯,那我也不勉强。荀谌、郭嘉、许攸、司马朗在你手下做事还好吧?”

    田丰道:“他们四人也都是兢兢业业地完成主公所交托的任务,荀谌管理钱粮、郭嘉管理盐铁、许攸管理军备、司马朗管理户口,都是各司其职。”

    高飞道:“很好,从今天起,你要给我准备五万马步军一年用的粮草和军饷,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田丰听完之后,立刻问道:“主公莫不是要攻打冀州了?”

    高飞笑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必须先准备妥当了,我才能对冀州展开攻击。不知道这一年粮草和军饷,可否有困难?”

    田丰道:“主公执掌幽州时,曾经减免了幽州境内一年的赋税,而且所收赋税也很低,筹集起来,确实有点困难。不过主公不用担心,只要给属下一个月的时间,属下定当筹集到足够七万马步军享用一年的粮草和军饷,以备战时之需。”

    高飞很清楚自己燕国的处境,他执掌幽州时,便抄没了洛阳来的九大富商和幽州境内的八大恶霸的全部家产,虽然一时间得到了很多财物和粮草,但是时隔一年半,这一年半中幽州的各项建设都在用钱,可谓是入不敷出,除了来自云州城进行的贸易收入之外,幽州就没有一点款项收入,所谓花钱如流水,为了搞好幽州的各项基础建设,那些钱财早就已经用去了大半。

    要知道,打仗打的就是国力。不打仗的时候,幽州有足够维持十万军队的粮草和军饷的能力,但是一旦开战,在钱财和粮食上的消耗就会成倍增加。

    高飞不清楚田丰将要用什么方法来筹集这些粮草和军饷,但是他相信田丰,便对田丰道:“国相,你需要如何做,就放开手去做吧,我不会过问。”

    田丰“诺”了一声,便退出了燕侯府,开始实施筹措粮草和军饷的计划。

    第二天,田丰就开始了行动,派出了许多驿卒,往来奔赴在各郡县之间。他让各郡县提前半年收拢百姓的赋税,并且派人向各地富绅进行募捐。他还亲自去了一趟士孙瑞的府邸,让士孙瑞再次放了一次血。

    要说士孙瑞也算是够慷慨的,或许是因为当官当上瘾了,对钱财就看的很淡薄了,一听到高飞正在为南下攻打冀州做准备,并且讲云州全权委任给了自己的儿子士孙佑,他便一下子拿出了现有家产的一半,资以军用,还分出了士孙府三分之一的米粮。

    幽州的百姓也都深受高飞的恩惠,听说收取赋税时,非但没有进行抵抗,反而主动上缴,主要是十税一的赋税在整个大汉境内都是最低的了,加上这两年幽州境内大丰收,百姓也都变得富庶了起来,所以有的大户还一次交三年的赋税。

    短短的一个月内,幽州境内各处的兵马不断地朝蓟城云集,而各郡征收赋税完毕的运粮车队和运钱财的车队也都纷纷进入蓟城,使得蓟城再次成为了整个冀州钱粮广集,兵马最多的城池。

    四月二十六日,田丰顺利筹措完毕了战时可供八万马步军一年享用的粮草和军饷,而幽州各地的兵马也全部云集蓟城。

    这一月的时间内,袁绍虽然断断续续地向中山、河间增兵,却并没有展开什么大的行动,而高飞也在积极备战,一方面让新组建的连环马营和重步兵营进行操练,一方面让各部将军训练各部的士卒。

    五月初五,端午节的时候,天气开始燥热起来,蓟城内外汇集了五万马步大军,除了一万重步兵、五千组成连环马的重骑兵外,其余的全部是清一色的轻骑兵,高飞进行了一次阅兵仪式。

    在观看阅兵仪式的时候,高飞看到所有的士兵都是身披钢甲、手持钢制的武器,心中也颇为高兴,当即朗声对士兵喊道:“将士们,你们都是我幽州的健儿,我们要以钢铁的意志,击败一切敌人,让世人都知道,你们是最强的钢铁战士!”

    “威武!威武!威武!”

    阅兵仪式过后,高飞便将所有的将领和谋士全部聚集在了一起,在燕侯府的大厅里,大声地道:“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如今我军粮秣齐备,军马整齐,是时候和袁绍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