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294定东夷(10)
    “伊夷模和他的父亲和兄长有所不同,此人曾经跟我父亲学习过一段时间,深受我们大汉文化的熏陶,可以说性格脾气都十分的温和,而且他因为不喜欢父兄对别国进行吞占,所以也不过问高句丽的国事。”欧阳茵樱侃侃而谈,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便问道,“哥哥,你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

    高飞道:“许攸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如果真是高句丽人在暗中设计的话,那唯一能够用计谋来对付敌人的,就只有接受过汉文化熏陶的伊夷模了。所以我想多了解一下这个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欧阳茵樱看着高飞那一番认真的样子,便格格地笑了起来,缓缓地道:“哥哥认真的样子倒是挺迷人的,怪不得蝉姐姐那么喜欢哥哥。”

    “哦,是吗,呵呵。”高飞爽朗地笑了起来,“小樱,你有喜欢的人没?”

    欧阳茵樱喜悦的脸上突然变得有点愁容,垂下了头,却并不言语。

    高飞见到欧阳茵樱的伤神的样子,倒是有了几分垂怜,走到欧阳茵樱面前,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低声道:“自古多情空遗恨,此恨绵绵无绝期。看你如此伤神的样子,应该是为情所困,你是不是喜欢上我部下的哪个将军了?让我猜猜……将军中以赵云最帅气,你是不是喜欢上子龙了?”

    “哥哥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有喜欢赵云呢,我只是……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而已……”

    “奇怪,想起一个人就能如此黯然伤神,那么那个人就一定是你喜欢的人,快告诉我,你喜欢谁,哥哥帮你。”

    “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哥哥又怎么能帮得了呢。”

    “天南地北?”高飞很少过问过欧阳茵樱的事情,除了最开始在辽东接纳她为义妹之后,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貂蝉和她为伴,他见欧阳茵樱独自伤神,心里也有点伤感,他随即问道,“你的那个他在南方?”

    欧阳茵樱点了点头:“庐江舒城人,和我是同乡,小时候就认识的……”

    “呵呵,还是青梅竹马啊。那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等我回到蓟城之后,就派人到庐江把他给接到蓟城来,让你们两个再续前缘,你觉得怎么样?”

    欧阳茵樱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来了一丝的喜悦,猛地抬起了头,问道:“真的吗?”

    “我似乎还没有骗过你吧?”

    欧阳茵樱慌忙说道:“他叫周瑜,字……”

    “字公瑾,对不对?”高飞听到欧阳茵樱说出来的名字,倒是也有几分意外,随即抢话说道。

    “哥哥怎么知道?”欧阳茵樱不禁吃了一惊,她从未和任何人提起过这个名字,一直将他默默地放在心里,突然听到高飞如此快速准确的说出了周瑜的字,她很意外,“哥哥也认识周瑜吗?”

    高飞笑道:“不认识,不过我听说过。既然你的意中人是周瑜,那就好办了,正好我也想将这个大才给网罗过来,到时候你们两个成婚了,那以后小乔就归我了。”

    “小乔?小乔是谁?”欧阳茵樱不解地问道。

    高飞哈哈笑道:“没谁,一个江南的美女,只怕现在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呢。”

    欧阳茵樱一听说是个美女,便拉长了脸,略带怒意地问道:“哥哥已经有了貂蝉姐姐,又和蔡琰、公输菲有了婚约,难道这还不够吗,还想要再多娶几个?”

    高飞道:“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哼!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子,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都是好色之徒。我不理你了,我走了,等回到蓟城之后,看我不将此事告诉给貂蝉姐姐!”

    欧阳茵樱生气了,一气之下小女孩的任性便出来了,拂袖而去,直接出了大帐。

    高飞也不去理会,毕竟他确实是随口一说,因为人生充满着变数,你根本无法预料到以后的人生会是怎么样的。他看着欧阳茵樱离去,面前却浮现出来了周瑜伟岸的形象来,自言自语地道:“周瑜,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

    “卞兄,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刚刚急冲冲进入卞喜营帐里的夏侯兰,张嘴便问道。

    卞喜脱去了军装和战甲,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正坐在临时的卧榻上擦拭着身边摆放整齐的飞刀,一把把锋利的飞刀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耀眼。他见夏侯兰来了,一边将擦拭完毕的飞刀插进了腰中缠着的刀囊里,一边缓缓地道:“夏侯老弟,我们两个算是老朋友了,从主公当初攻打下曲阳时,我就投靠了主公,毅然决定不再做贼寇了。如今算来,也有三年了吧?”

    夏侯兰点了点头,缓缓地走到了卞喜的身边,一屁股坐在了卧榻上,压得卧榻格格直响,他一进帐看到卞喜的穿着打扮,心里便明白了,轻声问道:“你准备再去一次国内城吗?”

    卞喜呵呵笑道:“还是老兄弟比较贴心啊,主公这次带来的人都是去讨伐董卓的时候新收的人才,只有你和我是主公的最忠实的旧部,这个时候我能信赖的,也只有你而已。”

    夏侯兰道:“卞兄,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小弟我自当竭力相助。”

    卞喜将最后一把飞刀插入了刀囊里,缓缓地道:“今天在主公的大帐中,许攸说我探听到的消息可能有误,我想今晚再进入国内城一次,彻底的打听一下里面的动静。不过,我需要有一个帮手,而且此事也不能声张,我想来想去,军中除了你之外,就别无其他人选了。所以,我想……”

    夏侯兰不等卞喜说完,便打断了卞喜将要说的话:“卞兄,你不用说了,该怎么做,就请卞兄直接吩咐我,我愿意协助卞兄。”

    卞喜立刻站了起来,走到夏侯兰的对面,毕恭毕敬地拜道:“夏侯老弟,请受为兄一拜!”

    夏侯兰急忙搀扶道:“卞兄,你这是干什么?我的年龄没有你大,江湖经验也没有你丰富,就连武艺也是平平,若非主公看在我和赵云是同乡的份上,只怕我连个都尉都当不上。我自从跟随主公以来,一直没有立过什么大功,这次攻打国内城主公不带赵云、张郃、太史慈、庞德等人到此,而是独独选了我,这是主公在给我立功的机会,我绝对不能白白Lang费掉了这次机会。”

    卞喜非常了解夏侯兰的心情,但是他和夏侯兰不同,他有一身飞檐走壁的本领,加上不错的飞刀绝技,常常去敌区执行一些别的斥候难以完成的任务,探听到十分有用的消息。而他也看的出来,高飞对他是非常器重的,不仅让他单独训练出一支斥候队伍,还把他入列为燕云十八骠骑,就冲这一点,他的内心就对高飞充满了无比的感激,这叫知遇之恩。

    “夏侯老弟,我要去的地方,可能会极大的危险。今日听许攸那么一说,我确实也觉得有点蹊跷,因为我进入国内城的时候,实在是太容易了。后来仔细回想了一下今日在城中的所见所闻,仿佛一切都像是在演戏一样。为了能够获得高句丽人的第一手消息,我必须在今夜再去国内城走一遭。”

    “好,我跟你一起去,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进入国内城之后,我会按照你的吩咐行事,不会暴露行踪的。”

    卞喜道:“不,我一个人去,我只让你帮我进入国内城,你等在城外即可。刚刚我又去国内城观察了一下,城墙上的防守力量明显的增加了,你的箭法不错,可以帮助我引开一部分防守兵力,我就趁机进入城中刺探消息。”

    夏侯兰道:“卞兄,你一个人进入太危险了吧,还是我和你一起进去吧,或者我们多带一些亲随……”

    “人多了反而坏事,我一向独来独往惯了,也没有培养过什么亲随,那些斥候也都被我训练成了和我一个样子。再说我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了,自己也容易脱困,你在外面等着就可以了。”

    夏侯兰道:“那好吧,那我现在回去准备一下,一会儿咱们在营寨外面的树林里见。”

    卞喜点了点头,眼睛里充满了感激,见夏侯兰走了出去,自己又准备了四个刀囊。他分别将四个刀囊绑在双臂和双腿上,每个刀囊里各有九把锋利的飞刀,加上腰间缠着的那个刀囊,他的身上一共带了四十五把飞刀,这还是他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出了营帐,卞喜便很快出了大营。很快,夏侯兰也出了大营,两个人一道沿着密林向前走,刚走了每一里路,便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巨吼。

    “站住!”

    卞喜、夏侯兰被这一声大喝给叫住了,紧接着从密林的四面八方都涌现出来了二三十个身披铠甲的士兵。

    卞喜、夏侯兰一起回过头,看到陈到头戴钢盔,身披重铠,一脸阴郁的站在他们的面前,周围的士兵更是举起了手中的钢刀,将他们团团围住。

    卞喜不禁有点吃惊,暗想自己闯荡江湖这么久,还从未踩进过别人撒下的大网,这是头一次。

    映着月光,陈到看清了卞喜、夏侯兰的面容,阴郁的脸也随即变得和颜悦色起来,朝卞喜拱拱手,轻声地道:“原来是卞将军、夏侯将军啊,实在对不住了,我还以为是敌人的斥候呢。两位将军如此打扮,不知道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