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244兵临城下
    “你懂什么?这叫投石问路!”袁术白了高飞一眼,冷冷地道。

    高飞见袁术、刘表等人一脸的冷漠,均站在后面看着前方浴血奋战的骑兵,便大声地道:“董卓的西凉兵已经是人心惶惶了,如果现在我们一鼓作气,一拥而上,必然能够彻底的将西凉兵击溃,你们跟我一起……”

    “匹夫之勇!”袁术冷笑了一声,目光中带着极为轻蔑的眼神。

    高飞匆匆地看了一眼袁术、刘表等人的部下,看到站在那里排成整齐队伍的大多是步兵,除了护卫在他们周围的百余骑兵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骑兵,这才恍然大悟。他自己带领的全是骑兵,而袁术、刘表等人则以步兵为主,整个联军里,除了吕布的并州兵和他所带领的幽州兵外,其余的各路兵马,骑兵能有五千人的,就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战力了。

    他见袁术、刘表等人无动于衷,而前方战斗又尤为激烈,虽然联军的骑兵占了上风,但是毕竟人数太少,除了吕布的骑兵外,其余的各部都残余数百骑兵,如果再得不到援军支援的话,根本就撑不下去了。

    他冷静地思考了一下,虽然不愿意再让自己的部下受到损伤,但是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他还是有希望第一个进入洛阳城的。他策马回到本阵,对贾诩道:“军师,以目前的情形看,如果我军第一个冲入洛阳城里,那件事能否获得预期的目的?”

    贾诩略微思索了一下,看着前方混乱的战场,缓缓地道:“如今各路兵马毕至,其余人虽然不愿意尽全力拼杀,但也不愿意看到一家坐大。袁术、刘表之所以不出兵,无非是要消磨吕布的兵力,如今战场上并州兵的表现十分活跃,其余的各路人马都因为兵力太少而勉强战斗。如果这时候主公率部杀出去,虽然能够做到第一个冲进洛阳城,可结果也会给袁术、刘表等人带来机会。吕布志在董卓,与我们的目的不一样,可是主公若想控制整个皇宫,就现在这种形势来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顿了顿,贾诩接着说道:“主公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不见得别人没有这种想法,如果入城的只有我一两路兵马,此事极易办成。可如今袁术、刘表、刘繇、袁遗、孔怞、孙坚、吕布、就连袁绍也派来了颜良分一杯羹,这件事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做到的,搞不好还会被冠上谋反的罪名。”

    高飞听了以后,叹了一口气,道:“僧多粥少,这件事计划的不够详细,不然的话挟天子以令诸侯,天下人谁敢不从?”

    贾诩道:“主公,其实挟天子以令诸侯属下并不是很赞同……”

    高飞从一开始就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因为他不想便宜曹操,他甚至没有和贾诩、荀攸商量过就草草地制定了这个策略。此时听到贾诩持反对意见,便急忙问道:“此话怎讲?”

    贾诩道:“主公可以想想,我军带来的兵马只有一万骑兵,而现在只剩下八千多人,诸侯中兵力多达数万的大有人在,如果主公不能以兵力上的优势让其余诸侯屈服,就算率先将天子掌控在手里了,也未必能够长久,很可能会遭到各诸侯的一致反对,这是其一。”

    “那其二呢?”高飞听了之后,觉得有点道理,便问道。

    贾诩不慌不忙地道:“主公是辽东太守,虽然现在很有实力可以占领整个幽州,但是幽州地处偏远,又北接外夷,自古以来,天下帝王大多定都在中原一带,长安、洛阳皆有天险可守,主公若想将天子带到幽州,必然会遭到群臣反对。洛阳繁花似锦,幽州乃苦寒之地,试问那些王公大臣,哪一个愿意到那个地方去?”

    高飞听完贾诩的话后,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虑当中。挟天子以令诸侯,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政治策略,可是在这个背后,却隐藏着太多的艰难。

    “其三,如今大汉虽然将倾,却并没有到达土崩瓦解的时候,董卓独霸朝纲,招来了关东联军,这说明许多人还是向着大汉的。虽然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是个很不错的策略,可是时机尚不成熟,如果强行为之,只怕会走上董卓的旧路,属下恳请主公打消这个念头。”贾诩十分诚恳地道。

    “你说的没错,是我太过草率了。既然你有不同意见,为何当初不直接说出来?”高飞问道。

    贾诩道:“当初主公急于促成此事,属下若提出反对意见,反而会惹来主公怒骂,不如在合适的时候加以制止即可。如果这个时候主公已经到了洛阳,也想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话,属下就算是豁出这条命不要,也要制止主公的这种自掘坟墓的行为。再说主公是个聪明人,听到属下的解释之后,必然不会做出那种傻事来。”

    “哈哈哈……有你这样的人在身边,真是我高飞的福气。那现在我们就在这里坐山观虎斗吧,等待联军进城时,我们也跟着一起进去,将功劳分一杯羹。”

    “不!主公现在应该立刻出兵,争取第一个进入洛阳城。”贾诩突然又说出了和高飞相左的意见,而且还是一脸的坚定,颇有一番你不从我就死给你看的气势。

    高飞眉头一皱,问道:“这是为什么?”

    贾诩道:“如今主公既然放弃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打算,就该将心思放在另外的一件事上。一旦联军入了洛阳城,我们的军队虽然可以保证不会洗劫城中百姓,但是难保其他军队不会。洛阳繁花似锦,物资丰盛,一旦其他的军队受不了这种财富的诱惑,必然会纵兵劫掠,而洛阳城中的百姓也会受到侵害。这样的事情必然会在城中上演,主公现在应该争取尽快入城,先控制住内城的城门,分兵把守住各个城门,才能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嗯,你说的不错,洛阳外城门十二道,内城门八道,如果分兵把守住内城八门,足可以抵挡住乱兵进入。”高飞自言自语地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不过要绕到北门去,都跟我来。”

    一声令下,高飞带着部下的所有骑兵便开始转向北门。

    刘表、袁术等人见高飞突然按照原路返回了,也不知道高飞军搞什么名堂,他们也不在意,只在那里观战,等待着前军消息的传来。

    高飞为了不让人起怀疑,便先后退了几里路,然后绕到洛阳北门。他曾经在洛阳待过,对洛阳城也十分的熟悉,相比其他三门,北门的外城城门只有两个,而北门又紧挨北宫,一旦进入了北门,就可以掌控北宫。他心里很明白,虽然不能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到皇帝面前表表忠心还是必须的,说不定皇帝一高兴直接封了他一个幽州牧,他也不必那么辛苦去赶跑刘虞了。

    洛阳的十二道外城门中,以大夏门的规模最大,有三个门洞,其他各门则仅有一个门洞。大夏门是洛阳北出的城门,紧临北宫,宏伟壮观自不待言。而且北门附近还有洛阳最有名气的金市,一旦进入了北门,不仅可以迅速掌控皇帝所在的北宫,连金市都可以占领了,敲诈一下洛阳的富绅也是很有必要的。

    高飞早已经打听大了消息,董卓在马腾、董旻的护卫下,根本没有进入洛阳,如今洛阳城里的兵力也就只有城门校尉手下的一万人,还分散在十二道城门驻守,兵力太过分散。加上城里许多王公大臣对董卓早就有了怒火,一旦得知联军抵达了洛阳城下,还不纷纷起来反抗嘛。

    很快,高飞带着两千多骑便浩浩荡荡地奔驰到了洛阳的北门,来到了大夏门下。

    大夏门的城楼上驻守着些许士兵,这些士兵都是城门校尉的手下,他们一见到高飞的军队,心里便开始慌了神。

    “我乃镇北将军、辽东侯、辽东太守高飞,董卓大势已去,西凉兵全部被绞杀殆尽,快快打开城门,等我大军到来,我必然饶你们不死!”高飞还是一如既往地先报上名号,这样的话语他已经习惯了,在这个光靠名声就可以有一份好工作的年代,一个人的名声越大,别人就对他越尊敬,越敬畏。

    大夏门上的士兵听到是高飞的名字,每个人的脸上都现出了一番喜悦,他们都是京城里富绅、世家的纨绔子弟,平常什么事情都没有,就知道吃喝嫖赌,偶尔在当个差事,就连工资都比一般的士兵高出许多倍。

    只见在士兵的簇拥下,一个猴精的军司马一脸惊慌地站了出来,看到城门下面兵马强壮,定睛看到高飞缠着一脸的绷带,只露出了两只眼睛和两片嘴唇,不禁颤巍巍地答道:“你真的是高将军吗?高将军我以前见过,根本不是你这个样子的……”

    高飞在洛阳的那一段时间里,也是他在洛阳最为出名的时候,因为他斩杀了十常侍,整个洛阳城里的人谁不知道。此时那个军司马听到下面的人自报是高飞,便露头看了看,结果看到了一脸绷带,他自然不敢相信这就是高飞了。

    “大胆!我家主公是货真价实的,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太史慈一脸怒意地将手中大戟一招,大声喊道,“快打开城门!”

    高飞冷笑了一声,随手解下了脸上缠着的绷带,露出了本来面目,冲城楼上的人喊道:“我就是高飞,如假包换的,如果你们想活命,就赶紧打开城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