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181冷箭
    大厅里的气氛瞬间被扭转了过来,刘虞略带惊讶的看着高飞,没想到高飞的一席话居然能够将难楼劝降。同时,他对高飞也更加看好了,觉得若有这样的一个人来辅佐他,何愁幽州不太平下来。

    刘虞笑呵呵地走到了难楼的身边,朗声道:“既然难楼大人已经同意投降了,那从今以后咱们还是和以前一样。至于高将军提议的将辽西作为你们乌桓人的居住地,我也可以赞同,但是,你们必须接受大汉的直接管辖。”

    难楼点了点头,拱手道:“既然是刘使君坐镇幽州,那我难楼自当愿意接受大汉的直接管辖,我这就令人传令给涿郡、上谷、代郡的小帅,让他们全部退到上谷一带,同时准备将我的族人迁徙到辽西柳城一带。”

    刘虞“嗯”了一声,笑道:“好了,这样一来,我们就皆大欢喜了,难楼大人,希望我们还能和以前一样和睦相处,永享太平。”

    难楼当即叫人进来,吩咐了一番退兵的事情,便令人设下酒宴,要款待刘虞,同时令蓟城中的军队开始准备撤离事宜。

    酒宴过后,难楼便将刘虞、高飞、丘力居、鲜于辅送出了城,同时下令自己驻扎在城中的部下开始撤出蓟城,准备将城池交接地刘虞。

    出了城,刘虞和高飞并肩走着,轻声对高飞道:“子羽啊,你真是年轻有为,没想到你刚才的那一席话便将难楼给劝降了,真是让老夫刮目相看。”

    高飞听刘虞叫了他的字,心中有了一丝的喜悦,这表示刘虞已经不再将他当外人看了,从称呼上已经开始和他套近乎了。他笑了笑,拱手道:“这一切都托大人的福,如果不是大人声名在外,恩泽乌桓人,纵使我提出了这个建议,难楼也不一定会投降。大人,下官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请大人恩准。”

    刘虞道:“今天你立了大功,有什么话尽管说,只要老夫做到的,我就一定帮你。”

    高飞道:“这件事对大人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下官提议将所有的乌桓人迁徙到辽西的柳城到阳乐一带,使得其他各部的乌桓人和辽东属国的乌桓人连成一片,这样一来,乌桓人就能单独作为一个整体居住在柳城到昌黎一带。辽西地广人稀,汉人多数聚居在‘滨海道’以西,而以东则少有人烟。下官以为,不如将辽西郡一分为二,以古燕国的长城为分界点,以西仍为辽西,以西则废除辽东属国,将辽西和辽东属国合在一起,设立昌黎郡,让乌桓人自己管理自己,不知道大人以为如何?”

    刘虞想了一会儿,缓缓地道:“幽州内总共有四十三万乌桓人,如今经过战乱之后,丘力居部、乌延部受到了损伤,总人口应该在三十八万左右,如此庞大的人口,确实不容易治理。乌桓人的风俗习惯和我们汉人不同,如果杂居在一起的话,或许会生出事端来。不过,你的这个提议很好,以夷制夷确实是最好的一个方法,只要他们接受大汉的管辖,不再为乱,划出一郡供其居住也是应该的。好吧,我答应你,等接管了蓟城之后,我就立刻上疏朝廷,奏请设立昌黎郡。”

    高飞拜道:“多谢大人成全,下官还有一事想请大人恩准。”

    “呵呵,子羽啊,以后跟我就不要那么客气了,我虽然是文人出身,可是多年来在幽州一带担任州刺史,身上也难免沾上了一身胡气,你直接说吧,还有什么请求,全部说出来。”

    高飞也不再客气了,当即道:“大人,下官想请大人一并废除玄莵郡,将玄莵郡并入辽东郡,而且将辽东郡、乐Lang郡、昌黎郡这幽州以东的三郡交给下官来统一治理,下官必定竭尽全力将这三郡管理的百姓安居乐业,让幽州局势稳定下来。届时大人在西,我在东,只要大人有什么需要,只需一声令下,下官必然会带领所有兵马援助大人。”

    刘虞捋了捋胡子,停住了脚步,凝思了一会儿,才缓缓地道:“子羽一身正气,在朝中的时候也能处变不惊,如今又是平定幽州叛乱的一大功臣,我本想让你从此跟随在我的身边,留在蓟城,早晚听用,既然你主动提出来要去治理辽东、乐Lang、昌黎三郡,我也不能强人所难。可是现在幽州西部各郡百废待兴,尚需要一段时间招揽流失的百姓,也正是用人的时候,我又怎么肯将子羽如此大才放到东部三郡呢?这样吧,子羽,你暂且留在蓟城帮助我三个月,三个月之后,等幽州局势稳定下来后,我便将辽东、乐Lang、昌黎全部交给你来治理。你觉得怎么样?”

    高飞见刘虞是如此的坦诚,他也早猜出来刘虞将让他留在蓟城辅佐他的意思,所以才及时提出东归。可现在这种状况,幽州西部各郡也确实是需要时间恢复,流失的百姓也需要时间回到幽州,他见刘虞十分恳诚的相邀,而且三个月的时间并不长,当即便点了点头,应允了下来。

    刘虞见高飞答应了,人立刻来了精神,十分的高兴,一把拉住了高飞的手,开心地道:“走,咱们现在就回营,先送走颜良、文丑,然后你的兵马就暂且留在蓟城,以达到稳定人心的目的,三个月后,我必然会如你所请,将幽州东部的三郡全部交给你来治理。”

    蓟城城外的汉军大营已经开始拆卸了,汉军将士们各自收拾着各自的东西,原本的一座大营只在进出蓟城的一段时间里便消失了,留下来的只是一地的狼藉。各部将士正在不断的聚集,所有的兵将都汇聚在了一起,两万马步军雄壮地展现了出来,精良的武器,精良的装备,这就是大汉精锐的北军。只是,如今的北军却成为了当权者的私军,虽然武器装备都很精良,但已经失去了高飞曾经第一次见到北军的风采。

    颜良、文丑二人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几名亲卫等候在一个高岗上,见刘虞、高飞等人走了过来,他们两个便策马向前相迎。

    两个人迎到了刘虞、高飞等人,却并不下马,而是在马背上朝着刘虞、高飞拱拱手,异口同声地道:“刘大人,高将军,我等的使命已经完成,就不在此地逗留了,希望二位大人多多保重,我等兄弟二人就此告辞。”

    刘虞客气地回应了一下,便见颜良、文丑调转了马头,带着早已经准备停当的两万北军浩浩荡荡的朝南而去,渐渐地离开了他的视线。

    高飞见颜良、文丑带走了所有的兵马,而留下来跟着刘虞的只有鲜于辅一个人而已,他对刘虞在这种局势下还能不带兵来幽州感到十分的钦佩。但是转念一想,或许不是刘虞不想带,而是没有兵可带。他的嘴角上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心中暗暗地想道:“如今颜良、文丑走了,幽州叛乱也被扼杀在了摇篮里,如此一来,幽州就只剩下公孙瓒这一部势力了,刘虞没有兵马,而所招降的乌桓人又全部迁徙到了昌黎郡,他必定会极力的依靠我,而我离控制整个幽州也不远了,这一场历时了一个多月的平乱,总算以我获得最大的好处而告终了。下一步,就是驱赶公孙瓒,进而控制整个幽州了。”

    这时一匹快马朝刘虞这边奔跑了过来,还来不及下马,当即便报道:“启禀大人,难楼在北门的兵马突然遭受到了袭击。”

    “你说什么?”刘虞大吃一惊,急忙问道,“袭击难楼的是何处兵马?”

    来人答道:“不知何处兵马,只见袭击难楼军队的骑兵全部骑的都是白马!”

    “公孙瓒?”刘虞和高飞异口同声地疾呼了出来。

    “不好,公孙瓒一向视胡虏为仇敌,他这么一搅和,原本就已经投降的难楼,不知道会有什么别的打算。大人,请快点到北门制止公孙瓒才行!”高飞紧接着叫道。

    刘虞一脸的怒气,从一旁的骑兵手里要来了马匹,一骑上马背,便大大咧咧地道:“这个公孙瓒,净是做一些和我背道而驰的事情……”

    高飞也急忙跳上了马背,跟随着刘虞一起快速向北门奔驰了过去。二人穿城而过,用了没多久的时间便到了北门。

    此时的北门一片混乱,乌桓人和公孙瓒的白马义从混乱的厮打在了一起,喊声震天,惨叫声不断。难楼刚将所有的兵马集结在了北门外,准备向刘虞告别时,突然见到东北方向驶来了一彪骑兵,他知道是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可他已经宣布投降了,便没有对那拨骑兵进行防御,哪知公孙瓒的兵马连旗帜都没有打,数千白马义从一股脑的便冲了上来。难楼没有防备,部下兵马被公孙瓒杀了一个措手不及,部下顿时便阵亡了一千多人,而他见公孙瓒要置他于死地,当即下令部下开始反击,便和公孙瓒的兵马混战在了一起。

    刘虞、高飞看到如此混乱的局面,而且西北方向还有一阵尘土飞扬,一面面旗帜迎风飘扬,他们都可以确定,那是公孙瓒的步兵来了。

    “大人,这种场面,再不制止的话,只怕就会陷入麻烦,难楼好不容易降了,可千万不能被公孙瓒又给逼反了。”高飞朗声道。

    刘虞点了点头,翻身下马,快步走上了城楼,站在城楼上的钟鼓楼上,亲自擂响了战鼓,鼓声隆隆,压制住了下面的嘈杂声,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住了。同时他抛下手中的鼓槌,大声地喊道:“都住手,都给我住手!”

    喊声略显得有点苍白无力,城下混战的士兵仍在不断的砍杀。士兵看到刘虞时,乌桓人各自退开,可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却并不认识刘虞,而公孙瓒本人根本就不予理会刚才的鼓声,一身铠甲的他连头都没抬一下,一直在手持精钢双刃长矛刺杀着乌桓人。

    就在这时,高飞也登上了城楼,手里拿着一张大弓,另外一只手握着一直长箭,他似乎早已经料到了鼓声起不了多大作用。他一上了城楼,当即开弓搭箭,站在城垛上朝着城下仍在混战中的公孙瓒便射出了箭矢,而他的右臂因为用力过猛,本已经愈合的伤口再度迸裂开来,鲜血渗透了他所缠着的绷带,染得右臂一片血红。

    箭矢划破长空,直接朝公孙瓒的右臂飞了过去。

    公孙瓒根本没有注意会有冷箭放出来,正杀的兴起的他,突然感到右臂上传来了一阵疼痛,他当即大叫了一声,抬头看见高飞立在城垛上,手持一张大弓,一双犀利的眸子正紧紧地盯着他看。

    “狗日的!你他娘的想杀了我吗?”公孙瓒当下大怒,捂着右臂被身后的几名亲随保护着朝后退,而他也冲着城楼上的高飞大声骂道。

    高飞不予理会公孙瓒,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朗声喊道:“都住手!”

    喊声如雷,响彻天际,加上公孙瓒一经受伤,他的部下都纷纷护卫着他朝后退去,两边混战的队伍一下子便分开了。

    难楼带着乌桓人在西边,公孙瓒和白马义从在东边,而随后赶来的步兵也停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仰脸看着站在城楼上的高飞。

    “狗日的高飞,你他娘的要是想杀我,就直接下来单挑,放你他娘的狗屁冷箭?”公孙瓒已经怒火攻心了,一咬牙,狠心将将右臂上插着的箭矢给拔了出来,失去理智的他指着高飞便大声骂道。

    高飞冷哼了一声,急忙将背后的刘虞给请了出来,朗声喊道:“这位是新到任的幽州牧刘使君,如今难楼已经投降,重新归附了我们大汉,公孙瓒你却不分青红皂白,擅自杀戮,如果刘使君不让我出此下策,恐怕会酿成极大的恶果!”

    这番话高飞说的十分漂亮,不仅将黑锅推给了刘虞,还将刘虞请出来当挡箭牌,他自己心里都偷着乐。

    刘虞可没想那么多,见高飞一箭便将两军分开了,心里居然还很高兴,朗声喊道:“出此下策,实在是逼不得已,但是我想让你们都知道,现在幽州叛乱已平,所有的人都是大汉的子民,不能擅自随意杀害,否则的话,以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