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172兵败
    “派去柳城的人至今未归,虽然现在汉军并未追赶,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应该尽快离开此地,到了柳城之后,便可以重整兵马,进可攻,退可守,到时候一切全凭大王做主。”木叶丸回答道。

    丘力居仔细地想了想,觉得也不应该待在这荒山野岭里,当即对木叶丸道:“那下命令吧,全军一起回柳城,让那些没有马匹的两个人骑一匹,谁要是敢再逃跑,就地斩杀。”

    “诺!”

    全军集合完毕之后,丘力居带着剩下的一万八千多突骑兵,开始缓慢的向柳城方向而去,他们走走停停,沿途到附近的森林里去打猎,经过两天一夜总算快要抵达了柳城。

    “大王,越过这道丘陵,柳城就到了。”木叶丸指着前方山丘,兴奋地说道。

    丘力居此时恨得呲牙咧嘴,沿途他不断的派人到柳城,结果被派出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此时柳城就快要到了,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大骂道:“那些该死的人,一回到柳城都把我这个大王给忘记了,等我回到了柳城,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守卫柳城的小帅也要一并杀掉!”

    大军继续前行,翻越过那道丘陵之后,便看见了柳城。

    柳城的城墙上还插着狼头大旗,在狼头的边上绣着一个大大的“辽”字,大旗随风摆动,发出了呼呼的声音。可是,城墙上却空无一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人都死哪里去了?”丘力居怒火中烧,见柳城没有一个人,便大声地叫嚷道。

    木叶丸细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见丘陵起伏,密林相间,他仔细地回想起一路上的经过,策马来到丘力居旁边,低声道:“大王,柳城内本来有我们两万骑兵,可如今却看不见一个人影,就连先派来的人也都没有了音讯,此时又是如此的静,看来这其中必定有诈!”

    话音刚刚落下,余音还在空气中回荡,便突然听到一声号炮响起,从四面八方杀出来了许多汉军。当先一人骑着白马,手持精钢双刃长矛,身披连环铠甲,长相俊朗,身材魁梧,正是公孙瓒。

    公孙瓒这边一出来,身后立刻涌现出来了许多白马骑兵,挡住了丘力居要去的道路。他策马向前走了两步,将长矛指着丘力居,大声喝道:“丘力居!我再次等候你多时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放箭!”

    一声令下,两旁的高地上一字排开的弓箭手在王门、邹丹等人的指挥下,开始朝道路中间的骑兵射出了箭矢。

    乌桓人都个个大吃了一惊,被汉军的弓箭手射死一拨之后,其余的人开始了反抗,纷纷取出自己的弓箭和汉军对射。

    与此同时,丘力居抽出了自己的弯刀,他也不去追究柳城到底为何失守了,只一心想着赶快冲出这里,逃回平冈了事。于是,他将弯刀向前一招,冲后面大声喊道:“汉军已经将我们包围了,不想死的都跟我一起杀过去!”

    一声令下,木叶丸当即率领着身后的突骑兵便向前冲了过去,此时乌桓人犹如困兽之斗,冲出去的那些骑兵都不想死,许多人拧成了一股绳,犹如一把利刃直接插向了前面挡道的公孙瓒和他的白马义从。

    两军迅速交战在了一起,虽然乌桓人在体力上有所不济,但是为了活命,都拼死杀敌,后面和中间的突骑兵一边和两边高地上的汉军对射,一边向前快速移动,将丘力居牢牢的护卫在中心。

    公孙瓒率领白马义从迎击乌桓突骑兵,身后的刘备、关羽、张飞、田楷、公孙范、公孙续等人也都奋力迎战,和乌桓人在一块巴掌大的地方上你来我往,一时间将整个道路给堵的死死的。

    木叶丸率领部下连续冲了三次都没有冲过去,索性集结了所有的兵力猛冲一处,经过一番浴血奋战,终于将白马义从撕开了一个口子,带着许多乌桓人开始从那道血路中杀了出去。

    丘力居在众人的护卫下迅速冲出了包围,后面的乌桓骑兵也都沿着那条血路冲出去,白马义从只有两千人,一经被乌桓人冲开,便无法再次聚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批乌桓骑兵从血路中冲出去。

    公孙瓒见势不妙,当即下令道:“关羽、张飞,各带二百骑于道路两边向前追击掩杀,莫要跑了丘力居!”

    关羽、张飞“诺”了一声,当即各自带领着二百骑兵追了过去。汉军严阵以待,养精蓄锐,座下的战马也用草料喂得饱饱的,奔跑起来的速度要比乌桓人这些吃不饱的战马要快了许多。只用了不到一会儿功夫,关羽、张飞便追上了丘力居。

    “丘力居,哪里跑?”张飞暴喝了一声,手持丈八蛇矛当先冲进了乌桓人的战阵里,一番左冲右突,所过之处任谁也拦挡不住。

    关羽借机带兵越过了乌桓人,挡在了道路的最前面,将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向前一挥,便正面杀向了丘力居。

    丘力居脸上一怔,见前去阻挡的人都无法抵挡关羽、张飞,正踌躇间,只听见木叶丸大声叫道:“大王快走,追兵我来挡住!”

    “你要多加小心,我会在平冈等你归来!”丘力居一拽马缰,带着亲随五百骑兵,便朝道路的一旁驰了过去,向西北方向逃去。

    冲出来的乌桓人立刻分成了两拨,一拨跟随丘力居跑了,一拨主动留下来跟随木叶丸迎战关羽、张飞的数百白马义从。

    “二哥,丘力居跑了,你在这里挡住这个家伙,俺去追丘力居!”张飞正杀得痛快,一扭脸见丘力居带人跑了,他急忙对关羽大声喊道。

    关羽还来不及回答,便见木叶丸策马朝张飞跑了过去,举着手中的弯刀便朝张飞砍了过去,并且大声喊道:“有我在这里,你休得猖狂。”

    张飞用蛇矛挡住了木叶丸的攻击,只觉得手上微微发麻,不禁对木叶丸的臂力十分佩服,他冷笑了一声,大声喊道:“好!先解决了你,俺在追丘力居不迟!”

    木叶丸冲身后的亲随喊道:“围住那个红脸的汉子,绝对不能让他去追击大王!”

    一声令下,木叶丸的亲随有数百骑兵便将关羽连同手下的白马义从给团团的包围了起来,而木叶丸则亲自带兵迎战张飞。

    两马相交,转瞬即逝,木叶丸和张飞转着圈的厮打,骑在马背上一面利用过人的武艺,一面利用精湛的骑术。

    张飞的蛇矛因为木叶丸的近身而略显得吃力,加上木叶丸的刀法精湛,着实让他费了好大一番功夫。二人在马上对战二三十招,居然胜负未分。

    木叶丸看着面前这个黑脸的汉子,也不禁佩服对方的武艺来,在他所遇到的对手里,除了辽东属国的乌力登之外,就没人能够和他打了这么长时间了。若不是他贴身和张飞战斗,只怕撑不了几招便被张飞一矛刺死了。他占了兵器上的便宜,可也不敢大意。

    张飞本以为木叶丸是个小角色,可一经对战,马上便来了精神,嘿嘿一笑,抖擞了几分精神,冲木叶丸大喊道:“好样的,不过今天你遇到了俺,也算你倒霉,能死在俺的矛下,你也不枉此生了!”

    话音一落,张飞越战越勇,蛇矛舞动起来也越发的娴熟了,又连续斗了十招,只听张飞大声一声“杀”,木叶丸便被张飞一矛刺中了心窝,从前胸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木叶丸根本没有看清张飞是如何刺出这一矛的,只觉得心窝里一阵凉意,剧烈的疼痛便传遍了全身,他连喊都没有喊一声,便被张飞一矛给挑了起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被杂乱无章的马蹄给踩的血肉模糊。

    此时的关羽手起刀落间,一颗颗人头落地,周围的白马义从虽然不断减少,可他杀的乌桓人也逐渐增加。正杀的兴起时,忽然看见乌桓人因为木叶丸的死而一哄而散,只有一个大汉冲张飞跑了过去,同时大叫道:“还我哥哥的性命来!”

    关羽的嘴角上扬起了一丝笑容,将手中的青龙偃月刀突地掷了出去,刀头直接贯穿了那个大汉的身体,从马上倒了下来,便一命呜呼了。他策马来到了那大汉身边,伸手拔出了青龙偃月刀,对不远处的张飞喊道:“三弟,丘力居跑远了,大哥那边还在苦战,我看不追也罢!”

    张飞粗声粗气地道:“啐!狗日的丘力居,跑的倒挺快!”

    公孙瓒、刘备等人还在战斗,他们已经牢牢的将五六千乌桓人包围了起来,那些乌桓人越打越没有战心,一时间纷纷丢下了手中的兵器,高呼投降。

    “将军,太好了,这五千多人终于要投降了!”刘备看到那些投降的乌桓人,一脸喜悦地道。

    公孙瓒眉头一皱,看着那些投降的乌桓人,当即叫道:“乌桓人叛汉作乱,杀死了不少汉人,如果我让他们投降了,就无法向那些死去的汉人交待。我不许他们投降,全部将其射杀!”

    随着公孙瓒的一声令下,他手下的兵将开始大肆屠杀那些手无寸铁的乌桓人,有的乌桓人还准备拿起武器再战,可是却已经为时已晚。不到一会儿功夫,数千声惨叫后,被包围的乌桓人便全部被屠杀了,只留下一地的尸体。

    刘备看到这一幕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中想道:“公孙瓒只崇尚武力,却不懂得利用乌桓人,这一点和高飞比起要差的远了。如今大汉的江山风雨飘摇,各地太守之间也都大肆招兵买马,天下即将大乱,我也是时候去博得一番功业了。公孙瓒虽然对我不薄,可是他这种性格早晚有一天会害了他,我想,也是时候离开公孙瓒了。”

    此时,关羽、张飞从后面带着残余的两百骑兵回来了,来到了公孙瓒的身边,拱手道:“启禀将军,丘力居在万余乌桓突骑兵的护卫下,向西北方向逃去。”

    公孙瓒冷冷地道:“可恶!让丘力居给跑了,这样一来,丘力居势必会被埋伏在白狼山的高飞所吞没,真是便宜了高飞了。”

    刘备当即道:“将军,如今丘力居一部已经不足为虑,将军在辽西苦战这些天,也是时候带着兵马回右北平了,难楼、乌延尚在广阳、渔阳、右北平一带为乱,将军若是率部返回右北平,凭借将军的名声,定然能够对难楼和乌延起到威慑作用。到时候将军再招诱乌桓人为己用,大乱便可就此平定,朝廷方面也必定会给予将军极大的封赏。”

    公孙瓒道:“招诱?那些乌桓人祸害汉人还不够吗?应该统统杀光,省的以后再度犯上作乱。不过你说的没错,丘力居确实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我现在应该速速回右北平才是。玄德,你给高飞写一封信,以我的名义向其告别,咱们也不再这里逗留了,我也尽快赶回右北平,重整兵马,将难楼、乌延全部抹杀掉。”

    刘备虽然不同意公孙瓒的做法,可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也不想老是跟着公孙瓒手底下跑,如果公孙瓒能对他言听计从,或许就另当别论了。他什么都没说,只轻轻地道:“诺!”

    于是,公孙瓒的兵马在这一带打扫了一下战场,焚烧了乌桓人的尸体,便带着大军开始返回右北平。

    与此同时的丘力居,正在没命似得向前奔跑,一口气带着残余的万余突骑兵奔跑了五六十里,在确定后面没有追兵的情况下,才停了下来,稍作休息。

    丘力居坐在路边,拿过水囊大口大口的喝着水,抬头看见夕阳西下,天边的晚霞如同鲜血一般红艳,从不服输的他,竟然落下了两行泪水。

    “真没想到,我会落到这步田地!”丘力居带着一份忧伤,对身边的士兵朗声道,“木叶丸可赶上来了吗?”

    士兵回答道:“启禀大王,大帅他……他已经阵亡了。”

    就在这时,一个虬髯大汉冲着丘力居跑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声喊道:“大王,我大哥、二哥都被公孙瓒的白马义从杀死了,念在我们一族对大王一直中心耿耿的份上,请大王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丘力居叹了一口气,将那个大汉扶了起来,轻轻地道:“木易丸,你放心,回到平冈之后,本王会再次纠集所有的兵马,一定要踏平公孙瓒,将他全部屠戮。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本王现在就任命你为大帅,统领所有兵马。”

    木易丸是木叶丸的弟弟,当即拜谢道:“多谢大王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