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148扩张(1)
    “属下参见主公!”番汉城的县衙里,县令胡彧站在大厅里朗声拜道。

    高飞带着三千乌桓突骑日夜兼程,终于抵达了番汉城,一进城也来不及休息,便立刻迫不及待的召见了胡彧。他坐在大厅的上首位置,看了一眼大厅里站立的胡彧,急忙道:“不用多礼了,胡彧,你快将乐Lang郡的情报详细的做一番说明。”

    胡彧“诺”了一声,随即朗声道:“乐Lang太守纵容手下欺凌当地百姓,并且加重了赋税,直接导致了民变。如今,民变已经持续差不多二十天了,乐Lang郡大部分城池均被叛民攻陷,如今只剩下乐Lang太守的治所朝鲜城还有些许兵力,不过也撑不了几天了。”

    “从番汉城到朝鲜城最快要几天?”高飞皱起了眉头,带着一丝忧愁问道。

    胡彧答道:“启禀主公,乐Lang郡一带的地形比较难走,就算是纯骑兵队伍,要从番汉到朝鲜城的话,最快也要五天。”

    “五天?要那么久?”高飞吃惊地道。

    “是的主公,因为沿途要经过增地、浑弥、冉邯三县,这三个县都已经被叛民占领了,要想去朝鲜城的话,就必须呀突破这三个县。”胡彧道。

    高飞沉思了一下,双目微微闭起,随后缓缓张开,轻声地道:“既然如此,那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一早集结所有人马向乐Lang郡进发。”

    胡彧“诺”了一声,紧接着献策道:“主公,如今乐Lang郡已经乱作一团了,如果我们要以救援为理由进兵乐Lang郡的话,只怕会遭遇到叛民更加强烈的阻挡。属下以为,辽东、乐Lang都属于偏远地区,就算主公将乐Lang郡占领了,要传到朝廷那边至少也是大半年以后了的事情了,何况现在中原的局面并不稳定,属下建议这次主公不要以支援乐Lang太守为名出兵,而应该以有道伐无道为名出兵乐Lang郡,这样一来,我们的军队所到之处,就必然会受到当地老百姓的欢迎,也可以一鼓作气直接攻下朝鲜城。朝鲜城是乐Lang郡钱粮广集的地方,只要攻破了那里,主公就可以控制住整个乐Lang郡。”

    高飞听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对胡彧道:“很好,如今东面的高句丽、西面的乌桓都和我们友好和睦的相处,只要在这个时候吞并乐Lang郡、玄莵郡,不仅可以扩大所控制的领土,还可以增加所统治的人口,只要将这三郡牢牢的握在手中,用心治理的话,不出两年必然能够奠定下坚实的基础。胡彧,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吧,明**随同我一起出征,番汉城的事情,就暂且交给县尉处理。”

    “诺!”

    第二天早上,高飞集结了番汉城内的四千兵马,一千是飞羽军,三千是乌桓突骑,为了让所有的骑兵都看起来装束一致,他让乌桓突骑穿上了汉军的衣服,在武器装备上也几乎都配置的一模一样。而且,他还正式将这三千乌桓突骑并入飞羽军,作为他的主力部队。

    番汉城外,高飞一马当先,身后华雄、庞德、周仓、卞喜、胡彧五个人带领着四千骑兵等候在那里,随着高飞的一声“出发”之后,大军便开始急速向前行驶。

    胡彧在番汉城没有白呆这几个月,几个月来,他一直在秘密收集乐Lang郡的情报,并且时常以游侠的身份混入乐Lang郡,探查当地地形,并且绘制成图,加上他对当地风情民俗的了解,一路上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高飞按照胡彧所提出来的“以有道伐无道”的策略起到了明显的作用,在经过增地、浑弥、冉邯三县时,基本上都是用怀柔政策来安抚当地叛变的百姓。他以辽东太守的名义对当地的百姓许诺,不仅免除当地赋税,还答应他们要除去乐Lang太守,所以,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一行人很快便到了朝鲜城。

    朝鲜城外,到处都是被烧焦的村庄和树林,大地上披着被烈火焚烧的痕迹,还有许多被烧焦的尸体。

    看到这一幕,高飞勒住了马匹,登上一个高岗,放眼望去,朝鲜城上守卫森严,可是城外差不多五里的地方都成了一片焦土,不禁问道:“这里……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这烈火焚烧过的痕迹,差不多有一两天时间了,属下听说乐Lang太守心狠手辣,常常做出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看着眼前这个样子,应该是乐Lang太守施行的坚壁清野策略。”胡彧听到高飞的发问,便急忙回答道。

    此时,从山坡下面飞驰而来了一匹健马,马背上驮着的人是卞喜,只见他来到高飞的面前,急忙抱拳道:“主公,已经问出来了,属下在方圆数里内搜寻了一番,在朝鲜城西那里终于遇到了一个活着的人,属下从他的口中得知,两天前叛民围攻朝鲜城,结果被城中的官军设下了埋伏,在城外四周都放起了大火,将朝鲜城外方圆三里内的人烧的干干净净。”

    高飞听到卞喜的话后,整个人都觉得十分的不爽,当即抬起手,怒道:“该死,真该死!”

    “主公,下命令吧,只要主公一道命令下达,我们便带着人将朝鲜城四面围定,不出半日,必定能够攻克朝鲜城。”华雄迫不及待的道。

    高飞凝视着远方的朝鲜城,仔细地观察了一阵,调转了马头看了一眼华雄、庞德、周仓、卞喜、胡彧五个人,当即道:“乐Lang太守进行了坚壁清野的策略,也就是说,他不准备走出来了。如今我们刚刚到来,并未接近朝鲜城,朝鲜城内肯定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到来,而且我们是汉军,城内也是汉军,我们为什么要攻打自己的部队?要夺取城池的话,不一定非要攻城。”

    庞德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光芒,当即道:“主公是想以援军的身份赚开城门吗?”

    “呵呵,聪明。不过,并不是只有这样而已。既然是以援军的身份入城,那就要将这个身份利用的到位一些,进入城中之后,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只要杀了太守和太守的亲随,其他的就好办多了。”高飞道。

    众人听后,都面面相觑,当即齐声道:“请主公下令吧!”

    高飞道:“很好,一会儿只要赚开了城门,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华雄、庞德二人压住阵脚,周仓、卞喜、胡彧三个人跟我一起去太守府,就在太守府里将乐Lang太守给杀掉,而华雄、庞德则兵分两路,一路抢夺粮仓,一路抢夺武库,只要控制住了城中的这两个地方,再加上太守一死,必然能够使得城中的士兵群龙无首,到时候我们再施加压力,就能控制住整个城池,这是速战速决的策略,也是对我们最有利的策略。”

    “诺!”

    高飞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跟我来吧,传令全军,没有我的命令随便乱动的人,便格杀勿论!”

    “诺!”

    商议完毕,高飞一马当先,身后周仓、卞喜、胡彧三人紧紧尾随,而华雄、庞德二人则各自率领两千骑兵跟在背后。

    四千多人快马狂奔而去,在到处都烧焦的土地上奔跑,朝着朝鲜城的北门奔驰而去。

    朝鲜城的城楼上,负责守卫的士兵远远地听到了一拨骑兵的到来,定睛看见是汉军的骑兵,旗手打着“安北将军高”的旗帜,每个人都欢喜不已,急忙让人去通报乐Lang太守。

    杂乱的马蹄声在大地上响起,高飞的马快,最先奔驰到了城下,扬起马鞭指着城墙上的士兵大声喊道:“我乃安北将军、辽东太守、襄平侯,听闻乐Lang郡发生叛乱,特率领兵马前来平乱,快快打开城门。”

    在古代,每个人都有一串长长的官职,而往往说出这些官职也是很有必要的,可以让对方一开始便知道你的身份。高飞已经厌倦了这样喊姓名,可是却又不得不喊。

    声音落下不多时,城门吱呀一声便打开了,一个身穿长袍的胖子从门洞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从属官吏,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欢喜的表情。

    “未知高将军到来,有失远迎,还请高将军恕罪恕罪!”那胖子太守一走到高飞面前,当即拱手道。

    高飞笑了笑,见那太守红光满面的,也不怎么理会,当即道:“太守大人,我在辽东一听闻乐Lang发生了民变,立刻就带着部队赶来增援,沿途路过增地、浑弥、冉邯三县,已经将三地的叛乱平定了,听闻太守大人被困在此地,特地领四千骑兵日夜奔驰而来。”

    “高将军辛苦了,请入城吧,本官已经让人备下了薄酒,以款待高将军的远道而来。如今乐Lang郡能够得到高将军的襄助,那么乐Lang郡的叛乱看来也是指日可定了。高将军,请!”乐Lang太守一脸和气地道。

    高飞“嗯”了一声,拱手道:“还请太守大人准备一些营房,这些士兵已经是身心疲惫了,需要好好的休息,只要休息一天,明天就可以去其他县平定叛乱了。”

    乐Lang太守道:“是是是,这个是必然的,高将军尽管放心,到了朝鲜城,一定上好的酒肉伺候着,高将军请入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