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083卖官
    抬起头,高飞看到了最让他吃惊的一幕,大殿的皇帝宝座上坐着一位二十七八岁的汉灵帝刘宏,刘宏的双腿大剌剌的岔开,双腿中间的隐私部位毫无遮掩地展现了出来,居然穿的也是开裆裤。

    高飞急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以最快的速度将整个大殿给扫视了一遍。皇帝宝座的左右两侧站着两个中年的太监,一个身材微胖,一个骨瘦如柴,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都笔直地站立在刘宏的身边,目光中露出了一丝狡黠,正注视着他。

    他和那两个太监的目光有了一次短暂的交会,转瞬即逝之后,他便看到曹操站在自己前面不远处,心中惊奇道:“曹操怎么也来了?”

    刘宏从皇帝宝座上走了下来,每向前走一步,他裤裆里那如同泥鳅的玩意儿四处晃荡着,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穿着,无拘无束的自由让他甚是快慰。他笑着走到了高飞的面前,细细地打量了高飞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缓缓地道:“朕没想到爱卿居然如此年轻,爱卿今年多大了?”

    高飞一低下头便看见了刘宏裤裆里的那玩意儿,心中不禁将刘宏这个“露阴癖”大骂了一通,随即将目光直直地盯住地面,不慌不忙地回答道:“启禀陛下,微臣今年十九。”

    “嗯,爱卿年轻有为,以十九岁的年纪便做到了羽林中郎将,确实是天下少有。”刘宏先是夸赞了高飞一番,紧接着扭头对一边站着的曹操道,“曹孟德,如果朕没有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三十了吧?”

    曹操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刘宏居然记着自己的年龄,当即回应道:“是的陛下,臣今年刚好整三十岁。”

    “三十可是而立之年啊……”刘宏说完这句话便顿了顿,想了好大一会儿,才缓缓地道,“朕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两个。光录勋刘焉已经去当太常了,这光录勋一职现在就空缺出来了,朕本来打算从你们两人中选出一位来担任光录勋一职。但是现在见过高爱卿之后,觉得高爱卿还很年轻,如此年轻就担任此高位,怕心力不足。朕看,这光录勋一职,就由曹孟德出任吧。”

    曹操听到这话,急忙表态道:“陛下皇恩浩荡,对臣如此厚爱,臣定当竭尽全力做好本份的工作。”

    高飞空欢喜了一场,想想安光录勋也是九卿之一的高官,居然因为自己的年龄而白白跑掉了。不过,他并不是很喜欢在刘宏手底下当官,固然京师吃喝不愁,也繁花似锦,但是他心里明白,大汉王朝早已经腐朽不堪了,是没得救了,皇帝都穿开裆裤了,这天下还能不乱吗?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随即附和道:“陛下英明,曹将军定然能够胜任……”

    “启禀陛下!”站在龙椅边上的那个微胖的太监打断了高飞的话,同时走了过来,露出了一脸的阴笑。

    刘宏回头看到那个太监,便问道:“张让,有什么不妥吗?”

    高飞看了一眼张让,见张让肥头大耳的,便想道:“原来臭名昭著的张让长的就是这等模样,这个该死的大太监,今天终于让我给见到了。”

    张让当即阴阳怪气地道:“陛下,高将军以十九岁年华便担任了羽林中郎将的官位,可谓是天下少有,如果他再以十九岁的年龄步入九卿之列的话,这就更会成为天下人口中的谈论的焦点。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天下人的嘴里肯定会说陛下慧眼识英雄,也会大肆赞扬陛下一番,陛下何不成全了高将军呢?”

    刘宏听后,脸上大喜,欢快地拍了拍手,叫道:“你说的不错,朕怎么没有想到这点呢?不过……不过朕说一不二,已经将光录勋的官职给了曹爱卿了,怎么能轻易改变呢?如果让天下人知道了,那岂不是在说朕出尔反尔吗?”

    “陛下陛下,微臣有一个好的提议。”一直站在龙椅边上的那个瘦的太监急忙一路小跑了过来,嘴里欢喜地说道。

    刘宏急忙问道:“赵忠,你有什么好的提议?”

    赵忠道:“陛下,少府刘虞在职期间虽然没有出现什么漏子,可也没有什么好的建树,以微臣的意思,不如让刘虞做宗正,把少府的位置空出来,这样以来,陛下不就可以封高将军为少府了吗?”

    “哈哈,还是爱卿聪明,如此一来,朕既不用失信于天下,又能获得天下人的赞扬,确实是一举两得。”刘宏高兴地道,“高飞,朕现在就封你为少府,让你位列九卿,以后就好好的替朕办事,别辜负了朕对你的一片期望。当然,你也得谢谢张让和赵忠,如果不是他们,你也做不上少府。至于谢金嘛,随便给个一两千万意思意思就行了,知道了吗?”

    高飞没有觉得高兴,反而觉得这官职来的太过儿戏了,三公九卿在刘宏的手里,就是赚钱的工具,说什么封官,倒不如说是刘宏硬卖给他的。他没有表现出不爽,反而表现出一脸喜悦的表情,拜谢道:“多谢陛下厚爱,臣必定尽心尽力。”

    刘宏“嗯”了一声,扭头对曹操道:“孟德啊,念在你祖父曾经为大汉有过贡献的份上,你的那份钱朕就不要了,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高飞听了觉得很荒唐,皇帝封了官职,还找人家要钱,遍览古今,估计也就只有这一位汉灵帝才做得出来。他听到曹操无奈的答谢声后,心中缓缓地想道:“腐朽的大汉,不推翻是不行了。”

    “孟德啊,你先退下吧,虎贲中郎将的职位朕已经让人去做了,你去交接一下就是了。”刘宏一脸喜悦地道。

    曹操道:“微臣告退!”

    刘宏见曹操走后,随即对高飞道:“爱卿啊,少府一职非同小可啊,为了能够让你有所了解,朕让中常侍张让给你讲解一番,随便将谢金交给他。”

    高飞脸上窘迫不堪,问道:“陛下,如果臣没有那么多谢金怎么办?”

    刘宏道:“那也没有关系,有多少拿出来多少,不够的用宝贝抵押,如果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的话,也没有关系,你不是有俸禄嘛,那就从你俸禄里扣,扣完为之。好了好了,朕累了,你们下去吧!”

    “臣等告退!”

    出了安福殿,高飞和张让一同走了出来,赵忠留在殿里陪同刘宏,随后几名姿色尚佳的宫女便穿着开裆裤走了进去。高飞笑了笑,心中想道:“看来皇帝陛下是来XY了,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种马。”

    “高大人,什么事情那么好笑?”张让看见高飞的脸上扬起了笑容,便趾高气扬地道。

    高飞忙道:“没什么。”

    “高大人,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你现在虽然是少府,可你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给的,只要你积极地配合我,我自然会让你前途无量的,别说一个小小的九卿,就是三公之位也可以给你做。刘虞不识时务,不积极配合我,我只能将其调离少府的职位。我说的这些话希望你能记在心里,别到时候出现了什么不愉快了,你反过来怨恨我。”张让提醒道。

    高飞忙道:“请张大人放心,高飞心里明白。”

    张让道:“明白就好,从今天起,你要牢牢的记住,你的属下里凡是有我的人,不管是什么事情,你一律不准过问,只需要管好三个地方就行了,一个是尚书房,一个是太医院,另外一个是御膳房。其中以尚书房最为主要,每次尚书令所递交的奏折你都必须先拿过来给我看,你明白了吗?”

    高飞点头哈腰地道:“明白,大人交待过的我都谨记于心了。”

    张让笑道:“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记住,在陛下面前,你是我的上司,陛下不再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属下,只要你尽心尽力的为我办事,我哪天高兴了就封你一个公爵当当。”

    高飞继续道:“是,大人的话我都明白了。”

    张让见高飞对自己惟命是从,也是欢喜不已,当即亲自带着高飞到御膳房、太医院、尚书房走了一遭,让高飞认认门。东汉的少府位列九卿,算是高官了,但所掌管的是皇家的琐碎事务,就连宦官都在少府的手底下管着。最值得一提的是尚书令这样重要的官职也在少府所管辖的职责范围内,东汉的政令均出自尚书台,但是到了汉灵帝的时候,尚书令已经被宦官给孤立了,根本不让见皇帝,有奏折也只能通过少府或者中常侍递给皇帝。

    少府这个官职,就相当于皇帝的管家,一个大内总管。就是这样的一个高官,其中许多职位都被宦官霸占着,而且在宦官的操纵之下,凡是不和宦官合作的,都做不长。

    在张让的眼里,高飞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于是对他也很是赞赏,一路上给高飞讲了许多宫中哪些地方该他管,哪些地方不该他管,而高飞则总是跟在张让的后面,总是对张让低头哈腰的,像一个温顺的小猫。

    好不容易逛完了皇宫,张让这才松了一口气,并且毫不掩饰地对高飞道:“明天你就正式上任,你之前的羽林中郎将自然会有人去接替的。不过,今天晚上你必须将一千万钱送到我的府上,这可是陛下的意思。”

    “明白,大人尽管放心便是。”

    张让拍了拍高飞的肩膀,笑道:“嗯,好好干,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