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029归乡
    收拾好了行李,交代完了该交代的事情,高飞便带着找赵云、夏侯兰、裴元绍、卞喜四个人一起回陇西老家,将陈仓的事情全部委任给了廖化和卢横,他相信这样的小事卢横和廖化还是能够处理好的。

    回家对高飞来说有点忐忑不安,毕竟他不是真正的高飞,而是灵魂附在了这个叫高飞的陇西人身上。他仔细地搜索着高飞之前的记忆库,记忆中他在老家还有个相依为命的祖母,高氏虽然是陇西大姓,但是高飞的身世还是有点可怜。

    记忆中的高飞刚一出生没有多久母亲便去世了,父亲也在他三岁时候参加了平定羌人的叛乱,最后壮烈殉国了,祖母因为不忍白发人送黑发人,把眼睛都哭瞎了,从此祖孙两个相依为命,幸好有同宗的叔伯照料,这才使得幼时的高飞茁壮成长。

    凄惨的身世在这个年轻人的心里留下了极大的阴影,他并非天生神力,与那些西北大汉比起来显得要瘦弱许多,但是他心中怀揣着梦想,不甘心就此沉沦,刻苦锻炼身体,虚心向人求学。十二岁那年机缘巧合之下救下了一个黑衣蒙面的剑客,剑客怀着感恩的心教授给了他一套枪法。后来剑客突然就消失不见了,以至于他的枪法还有最后几招没有学全。不过,饶是如此却也使得少年高飞逐渐在家族内渐露头角,终于在十五岁那年入选了羽林郎,从此进京当了宿卫皇宫的羽林郎骑官。

    往事一幕幕的从记忆中被搜索出来,高飞的眼前就如同放映的纪录片一样,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禁对这个英年早逝的少年有了一丝惋惜。可是如果不是这个青年的英年早逝,他的灵魂也许就不会附身在高飞的身上,更加不会有重获新生的机会。

    “高飞,一路走好,我会好好的利用你的这个身体的。从此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一定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他因为高飞的身世而纠结,心中缓缓喊了出来。

    路上高飞没有说太多话,或许尚自沉浸在隐隐的不安之中,在几天后即将面对那个把他抚养成人的老奶奶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何感想。

    从陈仓到陇西,中间只隔着一个汉阳郡,沿着西去的官道,高飞等人渐渐里走出了陈仓,西北的景色和河北的不同,没有一望无垠的平原,多得是高山大川,群山环绕中,官道弯弯曲曲,进入汉阳郡时,眼界才豁然开朗,但还是能够看见连绵起伏的高山。

    陇西郡有十一个城,太守的治所在狄道,而高飞的家则在襄武。襄武和汉阳郡接壤,高飞带着赵云、夏侯兰、裴元绍、卞喜四个人沿着官道直走便可以抵达,沿途众人欣赏了凉州的景色,略微显得有点荒凉,经常可以见到大户聚集而居的坞堡,周围散落着一些百姓,人口相对很稀少。

    走了四天,高飞等人一路上也算是风餐露宿了,除了在汉阳郡的冀城歇过脚补充了一下食物和水源之外,沿途基本上都是在荒野中渡过的。西北风沙大,又是在九月的秋天,空气也相对的比较干冷,骑在马背上被冷风迎面吹来,只觉得脸上的皮肤几乎要被划开一样,什么叫秋风如刀,高飞这一路上总算领教了。

    古代的一年四季很分明,春夏秋冬的更替也很分明,因为许多地方都还保留着原生态,而且地球上更没有什么温室效应,所以古代的天气要比现代的冷多了。

    “侯爷,过了这个界碑我们就进入陇西地界了,襄武也就在前面不远了。”赵云指着远处路边的一块石碑轻声对高飞说道。

    高飞只“嗯”了一声,策马和赵云等人缓缓地驶过了界碑,襄武就在前面不足四十里的地方。越接近襄武,高飞的心里越感到一丝沉重,他此次回来的目的很明确,是来招募子弟兵的,可是沿途看到的景象让他不容乐观,人口如此稀少,要想募集到两千个家乡勇士,确实有点困难。

    走一步算一步吧,能募集到多少就募集到多少,守不住陈仓大不了不守了,高飞如此的想道。

    继续向前走了一段路程,不知不觉起了风,如刀的冷风吹动着地面,立刻扬起了沙尘,沙尘卷在冷风里向众人袭来。

    “注意了,起风沙了,下马到路边避避!”高飞用袖子挡住了整张脸,对手下的赵云等人喊道。

    卞喜的反应十分的迅速,立刻找到了路边一处土岗,指着那处土岗对高飞道:“侯爷,到那边避一避吧!”

    于是乎五个人策马向土岗奔了过去,然后陆续下马,躲在土岗背后,任由风沙从头顶上刮过,一些淅淅沥沥的沙土从空中飘落,弄得几个人灰头土脸的。

    “妈的,这就是老子不想待在西北的原因,除了一处关中平原和河套地区外,其他地方几乎都是这样的天气,不如东北的白山黑水来的自在。”高飞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地骂了出来,脸上更是现出了一丝不爽。

    约莫十几分钟后,风沙没有停止的意思,而且越刮越大,有愈演愈烈的局势。不远处的官道上的沙石乱飞,犹如风卷残云一般,弥漫着沙尘的大风能见度小于五米,到处都是土黄的颜色。

    又等了片刻,高飞等人隐约听见了官道上传来了驼铃声,一些大汉吆喝着嗓子,听那沙尘中的嘈杂的声音,约莫有个百余人,口音是纯正的西北音。声音越来越近,只见一个人影从风沙中闪了出来,看了一眼躲在土岗后面的高飞等人之后,便折道返回了。不多时,驼铃声滚滚传来,期间还夹杂着马匹的嘶鸣声,一群穿着劲装的刀客纷纷牵着马从风沙中走了出来,朝高飞所在的土岗这边缓缓驶来。

    刀客们都是个个精壮的汉子,在他们的簇拥下,一名面色蜡黄的汉子走了过来,从众人对那汉子的言行举止可以看的出来,那汉子是他们的头目。刀客们一行百余人,每个人的手里都牵着一匹膘肥体壮的西北马,这些人来到土岗背后,客气地向着高飞等人拱拱手,送上了几个笑容,却并不言语。

    等到这百余人全部都到齐了,约有三十米长的土岗被这群刀客和他们所牵着的马匹挤占的拥挤不堪,而高飞等人也让出了诺大的地方,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土岗的边缘了。

    两拨人都没有说话,互相看了看之后,便在这风沙中静默一片。

    “几位这是朝哪里去啊?”沉寂了片刻之后,刀客中那个领头的黄脸汉子朝高飞这边走了过来,也许是因为太过无聊,又或是出于对高飞等人的好奇,那汉子便打破了沉寂。

    “襄武!”高飞简单的回答了那个黄脸汉子的话。

    黄脸汉子的脸上带着一个刀疤,下颌有着卷曲而又浓密的胡子,一直延伸到两鬓,眼窝深陷,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朝高飞身上打量了几下,然后继续操起他的西北口音,笑呵呵问道:“听口音几位似乎是关东的,见各位穿着打扮,也不像穷人,是来襄武购买马匹贩到关东吗?”

    高飞摇了摇头,他对这个黄脸的汉子没有什么好感,主要是这汉子长的太抽象了,加上脸上还有个刀疤,一笑起来让他的脸上显现出来了几分狰狞,而且从那汉子身后的百余名刀客的眼神里也能看出来一丝杀机,倒觉得这伙人是不折不扣的马匪一般。他依然很简单的回答道:“回乡探亲!”

    “哦?”黄脸汉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奇,听着高飞说的是一口纯正的官话,便拱手问道,“小兄弟是襄武人?”

    高飞点了点头,道:“对,我是襄武人。”

    黄脸汉子突然笑得很开心,急忙向前跨了一步,哈哈地笑道:“真是巧啊,我也是襄武人,说起来咱们还是同乡呢。在下李文侯,未请教小兄弟姓名?”

    “李文侯?不就是那个和北宫伯玉一起造反的人吗?真他妈的倒霉,怎么遇到这样的一个角色,居然跟他还是同乡。看他带着这一行百余人莫不是去湟中找北宫伯玉商榷造反的事情吧?”高飞对这段历史还是知道的,不久后湟中义从反叛大汉,共同拥立北宫伯玉、李文侯为将军,一路烧杀抢劫,到了金城的时候,劫持边章、韩遂一起造反,弄得整个凉州以后的几年里都不曾消停过。

    “在下高飞!”知道了李文侯的来历,高飞虽然不喜欢他,可人家背后还有百十号兄弟呢,何况自己这边又没有带什么兵器,便礼貌地回答了李文侯的问话。

    不曾想李文侯听到了高飞的回答大惊失色,急忙问道:“阁下莫不是平定河北黄巾,因而封为都乡侯、食邑陈仓的高飞高子羽?”

    高飞没想到自己的事情传的那么快,虽然现在颍川和南阳的黄巾还在负隅顽抗,但是河北黄巾平定的消息奔走相告,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只是高飞他自己不知道这件事罢了。他笑了笑,呵呵地道:“正是在下。”

    李文侯还算有点礼数,在确定了高飞的身份后,便急忙毕恭毕敬地拜道:“小人李文侯拜见侯爷。”

    高飞见李文侯那么客气,便道:“不用客气。”

    李文侯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没有想到咱们襄武也出了一个侯爷,侯爷可真是给咱们襄武人的脸上增光了。可惜小人名字里有个侯字,却只能干给人看家护院的勾当,真是给襄武人丢脸。”

    高飞听到李文侯如此说话,似乎觉得李文侯现在还没有要造反的概念,而且对自己也是毕恭毕敬的,他的思维突然发生了质的转变:“我只想到如何去抵御叛军进攻了,差点忘记了官逼民反的至理名言了,或许这些人并不像造反,而是被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不然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凉州人一起跟着造访,声势浩大不说,而且所到之处都能迅速拉起几万人马。历史记载北宫伯玉造访是十一月份的事情,现在是九月,或许我能利用时间的差额来制止这场造反,然后凭借着自己的这点名声,拉起一支队伍不成问题,最后再带着他们到东北老家发展,嘿嘿,嘿嘿嘿,我真是太他妈的聪明了。”

    想到这里,高飞的心中一阵窃喜,便对李文侯道:“都是同乡,我能做到的你也一定能做到。对了,你也是回乡吗?”

    李文侯摇了摇头,冷笑道:“回乡?回去干什么?能填饱肚子吗?小人可不像侯爷有食邑。”

    高飞听出了几分讥讽和不满,人和人之间确实有着差别,现代的普通老百姓都梦想着自己能有家产百万,可百万富翁就会想着自己能到千万和亿万的程度,古代也不例外,“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很好的证明。

    “那李兄这是?”

    “去湟中,护羌校尉大人在那里招募义从,我就是带着人去参加官军的,为朝廷打仗,也想捞个侯爷当当。我的手下虽然不多,但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马刀手,与常与羌人交手,有这一百多人做为根基混个屯长、军侯之类的也不成问题。”

    高飞听完李文侯的话语,便思虑了一番,然后问道:“李兄可否愿意到我的手下做事?”

    李文侯拱手道:“侯爷的好意小人心领了,只是小人已经和好友约定好了,一起去参加义从的,小人不想爽约。”

    高飞脸上却堆起了笑容,继续客气地道:“那李兄可否等待我一两天,我想跟随你一起去湟中看看,我恰巧也有一个好友在湟中,正想去走访一下。大家都是同乡,一路上也有个照应,不知道李兄意下如何?”

    李文侯想了想,道:“好吧,既然侯爷愿意和小人一起上路,那也是小人的福分,正好我的这些手下也想回去看看家里,毕竟都出来那么久了,还一次家都没有回去过呢。”

    高飞笑了笑,心中却缓缓地想道:“看来去湟中是势在必行,要是能阻止了他们造反,又能拉起一支队伍,倒也是很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