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 020子龙(3)
    下曲阳城中灯火通明,城楼上的汉军大旗在夜间被微风吹的呼呼作响,城头上的威武的官军不停地巡视着。当守卫看到高飞从夜色中带回了一拨骑兵汉军骑兵时,便立刻大开了城门,刘备从门洞里走了出来,迎接高飞入城。

    “末将参见大人!”刘备当先欠身道。

    高飞翻身下马,摆手道:“不用多礼,城内局势如何?”

    “城内早已经被控制住了,那些黄巾党多数都有归附之心,加上廖化等人从中协助,并没有发生什么抵触。”刘备看了一眼高飞身后的赵云,见赵云英武不凡,便问道,“大人,这位壮士是……”

    未等高飞回答,赵云当先向前走了一步,抱拳道:“在下常山赵子龙,见过这位大人!”

    “可是与我三弟张翼德对战不下的好汉吗?”刘备当即问道。

    赵云微微欠了一下身子,缓缓地答道:“正是在下!”

    夜色中,刘备听到赵云的这声回答,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转瞬即逝,当即抱拳道:“在下涿郡刘备,字玄德!”

    赵云“哦”了一声,欢喜地道:“原来阁下就是刘玄德啊,我路上听翼德兄说起过你们桃园结义的事情,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不凡,失敬失敬!”

    刘备当即道:“英雄二字不敢当,在下不过一介武夫而已……”

    高飞见刘备和赵云如此聊着,心中十分不爽,当即打断了刘备的话语,朗声问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今日我们大破黄巾,是个值得庆幸的日子,大家又齐聚一堂,应该好好的庆祝一番。子龙,你是我今天请来的贵客,请随我一起入城吧!”

    赵云回答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高飞一把抓住了赵云的手,欢喜地将赵云带入了城里,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大摇大摆地从众人面前经过。

    赵云先是吃了一惊,而又神情便镇定了下来,嘴角里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目光打量着列队在两边军容整齐的官军士兵,心中缓缓地想道:“没想到高大人对我如此重视……”

    刘备扭过头,看着渐渐离去的高飞和赵云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周仓带着骑兵队伍押解着俘虏缓缓地驰入城中,经过刘备身边时,礼貌的向着刘备笑了笑。

    关羽、张飞二人来到刘备的身边,齐声叫道:“大哥,我们进城吧!”

    刘备点了点头,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喜悦之情,一把拉住了关羽、张飞的手臂,朗声地道:“二弟、三弟,咱们一起入城!”

    关羽、张飞没有能够体会到刘备心里的微妙变化,两个人见刘备笑了,也都跟着笑了,和刘备并肩入了城。

    刘备目视着消失在夜色中的高飞和赵云,手里握着关羽、张飞的手臂,心中缓缓地道:“我有云长、翼德这样的兄弟,夫复何求?”

    众人陆续进了城,高飞带着赵云来到了县衙,县衙里是一派热火朝天,士兵们正忙着搬运各种物件,见到高飞到来了,便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齐声拜道:“参见大人!”

    高飞摆摆手,示意他们免礼,同时问道:“是谁让你们搬运这些桌椅板凳的?”

    “回大人话,是费屯长命令我等搬运的,费屯长说等大人回来了,就在县衙里摆庆功宴,让我们先将桌椅摆好,等大人一回来就可以开席了。”一个士兵回答道。

    “费安?”高飞笑了笑,调侃道,“好了,你们继续搬吧,去个人,将费安叫来。”

    “诺!”

    高飞扭身对赵云道:“子龙兄,咱们里面请!”

    赵云欠身道:“大人客气了。”

    进了县衙大厅,大厅里的摆设虽然简陋,但却很有规矩,高飞和赵云分宾主而坐,这才刚坐定,便见费安从外面赶了过来。

    “属下参见大人!”费安一进大厅便抱拳道。

    “免礼!”高飞微微抬了一下手,对费安道,“坐吧!”

    “属下不敢!”费安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拱手道,“大人,属下未经大人应允,擅自安排下了庆功宴用的酒席,还请大人责罚!”

    “这件事你做的不错,今天我们平定了黄巾,本就该是个欢喜的日子,我在外未归,你能想到这一层,不至于让我回来后让事情变得匆忙,很是不错。”高飞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见费安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冷笑了一声,便转换了口气,厉声道,“费安!你虽然是我亲自提拔的心腹,可是你今天做的这件事却超越了你的权限,你不经我的授权,便擅自下达命令,你该当何罪?”

    费安听到如此严厉的话语劈头盖天般的袭来,本来还在暗自庆幸自己做对了事情的他,急忙跪在了地上,大声叫道:“属下知罪,属下知罪,请大人责罚!”

    高飞道:“你起来吧,念在你是初犯,今天又做对了事情,就姑且不予追究。不过,今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定当重重责罚!”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属下以后不敢了……不,没有以后了,只此一次!”费安急忙拜服道。

    高飞道:“卢横呢?”

    “卢军侯在廖化等人的陪同下在清点府库。”

    “好了,你下去吧,通知各个军侯、屯长半个时辰以后在县衙摆庆功宴,另外准备一些酒肉好好的犒赏一下士兵,那些黄巾百姓也不可怠慢。”

    费安拱手道:“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办理,属下告退!”

    赵云坐在大厅里一直没有说话,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高飞的一举一动,见高飞对费安恩威并用,便满意地点了点头。费安走后,他便拱手道:“大人处理事情的方式倒是很独特,对下属不仅爱惜,更有一种威严,在下佩服之至。”

    高飞笑道:“他是我最近才提拔的一个心腹,或许是因为太想表现自己的能力,才作出这种逾越权限的事情,虽然他做的不错,可是如果不加以管理的话,日后必然会得寸进尺。我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想提醒他一下,给他一个警告,让他以后做事的时候,不至于太过出格,让子龙兄见笑了!”

    赵云道:“在下以为,大人做的很对,大人能防范于未然,确实令在下佩服。”

    “子龙兄过奖了!”高飞笑道,“对了子龙兄,我这个人一向爱惜人才,可惜手底下并没有像子龙兄一样出色的将领,不知道子龙兄可否有意加入官军,为我效劳?”

    赵云的脸上似乎显现出来了一丝惊喜,当即站了起来,走到大厅中央,抱拳道:“大人,在下此次来下曲阳,就是奔着大人来的,大人广宗一战,斩杀了贼首张角,从广宗一路杀到下曲阳,连破黄巾贼,在下空有一身武艺,却没有报国的门路,今日能有幸成为大人的属下,子龙三生有幸。大人在上,请受属下一拜!”

    高飞听到这话,简直是欣喜若狂,他本来就有意收服赵云,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赵云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他惊喜之下,急忙走了下去,走到了赵云的身边,亲自将赵云给扶了起来,大声地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今日能得子龙,纵使给我金山银山,也绝对舍弃!”

    赵云也欢喜地道:“今日能有幸跟随大人,也是子龙一声福分,纵使上刀山,下火海,子龙也绝不背离!”

    高飞拉着赵云坐了下来,紧紧地握着赵云的手,心里早已经是欢喜不已,一脸的喜悦,轻轻地问道:“子龙,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前军司马,我斩杀张角的事迹外面无从知道,天下皆知是北中郎将卢植的功劳,你又是如何得知我的姓名?”

    赵云笑道:“大人,在下有一同乡在大人军中,我是从他口中得知的。”

    “同乡?”

    “对,他叫夏侯兰,黄巾起义时便参加了官军,当时我因为母亲无人照料,所以未曾及时参军。前些天我已经将母亲托付给了乡里,恰巧接到了夏侯兰的书信,上面说他是大人的部下,亲眼见大人斩杀了张角、张梁,说大人是他所见过的最英勇的人,我这才从家里出来,一路朝下曲阳而来,来投靠大人。”

    高飞听后,缓缓地寻思了一下和赵云初次相见时场景,见赵云虽然知道他的姓名,却并没有表现的如同现在一般欣喜,心中暗暗地道:“君择臣,臣又何尝不是在选择君主呢,看来从开始到现在,赵云一直是深藏不露,暗中在考察我,还要我表现的不错,不然的话,赵云又怎么肯投靠于我呢?能亲眼所见我斩杀张角的人只有我当时带着的那二三十个骑兵,看来夏侯兰必定是那些骑兵中的一个。夏侯兰虽然比不上赵云如此优越,但是却是因为他而使得赵云来投靠于我,何况我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多收揽一个人才便多一份力量。”

    “子龙兄,我这就让人叫夏侯兰来,让你们欢聚一下,如何?”

    “多谢大人成全!”

    高飞当即让人去军中的骑兵队伍里找来了夏侯兰,当夏侯兰进入县衙大厅的时候,高飞确实感觉到有点面熟,只是并不知道姓名而已。

    夏侯兰个头不是很高,大约有一米六八左右,身体略微有点瘦弱,但是天庭饱满,一双眸子也是闪烁着精明。他一进入大厅,便看见了赵云在座,脸上现出了一番惊喜,但仍未忘却自己的身份,向着高飞拜道:“小的夏侯兰参见大人!”

    高飞打量了一番夏侯兰,便问道:“你现在还是个伍长?”

    夏侯兰回答道:“是的大人!”

    “夏侯兰,赵云就在你的眼前,想必你们也不陌生吧,他如今已经成为了我的属下,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你的一份功劳。如今我正是用人之际,你就调到我的亲兵营里,担任我亲兵队长一职如何?”

    夏侯兰欢喜地道:“多谢大人提拔,小的没齿不忘!”

    高飞笑了笑,扭转身子对赵云道:“子龙,你虽然刚刚到来,但是你斩杀张宝有功,不如就暂时当个军侯吧。”

    赵云推辞道:“大人的美意属下心领了,只是这斩杀张宝的功劳并不是我的,而是张飞一路追杀的结果,我初来乍到的,如果一开始便担任军侯一职,恐怕会惹人非议。我愿意从大人手下的一个马前卒做起,只要能跟随大人左右,我就心满意足了。”

    高飞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行,以你的身手,做个步卒太过可惜了,张飞虽然追逐了张宝百余里,但是斩杀张宝的人是你,这份功劳我不会隐匿的……不过你说的也确实有点道理,不如这样吧,你暂时和夏侯兰一起出任我的亲兵队长一职,你觉得如何?”

    赵云支支吾吾地道:“这个嘛……”

    夏侯兰当即打断了赵云的话语,朗声叫道:“赵子龙,还不快谢谢大人的提拔?”

    赵云看了一眼夏侯兰,见他朝自己使了一个眼色,而高飞又是一眼的期待,当即拱手道:“既然大人如此厚爱,那子龙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高飞哈哈笑了起来,一把将赵云揽在了臂弯里,显得很是兴奋。

    大厅里欢声笑语,大厅外也是酒肉飘香,士兵们纷纷端上了来酒肉,将大厅前面的那一片空地上摆满了桌椅。过了没多大会儿,汉军中的军侯、屯在全部到齐,连同投降过来的廖化、裴元绍、卞喜一起来到了县衙。

    两百个屯长、几位军侯在卢横的带领下一起向着高飞拜道:“参见大人!”

    高飞也是欢喜不已,站在大厅的房檐下,身后侍立着赵云、夏侯兰两人,十分欢喜地冲众人拱手道:“如今河北黄巾已定,大家功不可没,今日是大喜的日子,而我又得到赵云、夏侯兰这两位人才,喜上加喜,大家一起入席,开怀畅饮吧。”

    “诺!”

    高飞一手拉着赵云,另外一只手拉着夏侯兰,坐在了一张桌子前,边上环坐着刘备、关羽、张飞、周仓、卢横、管亥、廖化、卞喜、裴元绍、费安等人,在他的一声“干杯”声后,大家共同举杯,开怀畅饮。

    一杯酒下肚,刘备看了看坐在斜对面的赵云,心中不胜伤感,但是他的脸上还是表现出了一番喜悦之情,缓缓地想道:“河北黄巾平定,张角兄弟三人尽皆战死,黄巾军大势已去,朝廷定然会颁下嘉奖,到时候也是该我带着云长和翼德离开高飞独自闯荡的时候了。赵云,一个很好的帮手就此丢失了,可惜啊,可惜啊!”

    当夜整个下曲阳城里欢天喜地的,不论是官军还是那些刚刚回归大汉怀抱的百姓,心中都充满了一种喜悦之情。庆功宴上,高飞得到了赵云这样超一流级别的猛将,让他欢喜不已,大口喝酒,只觉自己碗里的酒没有了就让人倒,至于倒了多少,喝了多少,他似乎已经不记得了,直到最后他感觉到头晕眼花的时候,一闭眼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了,他睡在一张大大的床上,身上光溜溜的,他扭头看了外面一眼,见外面阳光明媚,明亮的光线从关着的窗户里照了进来。他动了动头,觉得似乎还有点头疼,便不再动弹而是继续躺在床上,自言自语地道:“哎,以后绝对不能如此贪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