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九转混沌诀 > 第八百二十章 又见月如

第八百二十章 又见月如

    那些修士身后的柱子上画满了神秘的咒纹每隔一段时间那些咒纹就会蓦然闪耀一阵红光。

    红光每次闪耀那些修士就会身子一颤口鼻中也会发出一声轻哼而他们的脸色就会显得更加苍白身子也会显得清瘦一圈。

    那小池子里的暗红色液体则会随着红光的闪耀而冒出几个泡泡。

    巫王盯着那小池子看了一会儿又围着那几根柱子和修士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丝毫问题后才行到洞穴的一角很是随意地盘膝坐在了一块乌黑的石头上。

    袍袖在身前一挥虽然身前空无一物但这位通天圣岛上的顶尖强者却是眯着眼睛神情显得非常认真。

    随后巫王开始施展各种法术或神通都只能是让他看到混沌谱的模糊影像无法将混沌谱逼现出来更不能让混沌谱里躲藏的萧凌宇受到丝毫威胁。

    巫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萧凌宇则越来越轻松。

    一开始萧凌宇还担心自己躲进混沌谱里也不安全毕竟对方是通天圣岛的顶尖强者难保没有什么逆天手段可现在见巫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他才对混沌谱充满了信心。

    “小友应该能听到老夫说话吧?”

    巫王冲着身前的空荡言语道:“老夫无意为难小友小友可出来与老夫谈谈一直被困着滋味儿也不好受的。”

    可惜的是萧凌宇确实能够看到外面也能看到巫王在说话却是无法听到巫王的声音只能通过巫王的嘴唇口形来判断巫王说的是什么却又因为对巫王的言语方式不算熟悉而无法判断准确。

    萧凌宇也能够猜到巫王是要骗自己出去对此他自然不会予以理会。

    巫王可不是那量天子而且在传说之中二者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修士代表。

    量天子乃是道德隆崇之辈为人慈善境界高远;巫王则是杀戮成性手段狠辣穷凶极恶。

    面对巫王萧凌宇不敢有半点侥幸心理。

    巫王说了几句发现身前并无半点异动他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显得非常气愤。

    “哼!那你就永远躲在里面吧!”

    巫王失去了耐心他站直了身体而后来到洞穴的另外一个角落。

    面对洞穴的一面石壁巫王又开始念诵起咒语并手掐印诀。

    不多时后那面石壁一阵诡异波动又显露出了一个禁制光门他用袍袖裹着混沌谱进了光门。

    光门后面就不是洞穴了乃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密室四面墙壁都比较平直。

    这个密室的布置就十分简单了除了一块深红色的石块之外再无其他东西存在。

    不过密室的四面墙壁上却是画满了一道道邪异而神秘的符纹。

    巫王盘膝坐在了那深红色石块之上然后再次放开袍袖以秘法确定混沌谱被带进了密室后他才冷笑了一声接着闭上了眼眸。

    透过混沌谱的一扇光门萧凌宇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密室里的巫王。

    巫王渐渐进入了修炼状态纹丝不动气息不变整个身子仿若沉寂了一般可萧凌宇却不敢自混沌谱里出来。

    “这老家伙看样子是和我耗上了。”

    “唉申公豹那家伙还真是谁遇到谁倒霉!”

    萧凌宇苦叹一声将一位分身放出来让分身盯着外面的巫王他本身则去找自己两位老婆了。

    让萧凌宇郁闷的是清璇和妙盈上次听了他的建议后还真去努力自创最适合自己的法门了就连平时修炼只需要无限吞噬的灵儿都闭关参悟了唯有比较懒的小冰倦着身子躺在同样很懒的吃货身上睡大觉。

    萧凌宇闷闷地回到那扇光门前平躺下身子双手枕在脑后忽然想道:“这九转混沌诀到了九转也就算到头了可九转也就能比通天之境到顶了也不是长生境界那我以后的修炼该当如何?”

    眼下有一位邪魔沉睡在自己身体里摆在萧凌宇面前的却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在那邪魔苏醒之前晋级到长生之境。

    可如今自己所修炼的功法并没有到长生之境的法门那么萧凌宇就只有两个选择了一是放弃自己所修炼的九转混沌诀去找一个可以修炼到长生境界的法门二则是在九转混沌诀九转之后再推演出更厉害境界比如十转。

    第一个选择看似困难实际上对于拥有混沌谱的萧凌宇而言并不算难事儿有混沌谱就不缺时间而且他可以利用自己的身家快速聚敛很多修炼资源一口气修炼到通天之境难度不会太大。

    而寻找可以修炼到长生境界的法门也不会是什么难事至少在这通天圣岛之上有着太多这样的法门。

    第二个选择比较有挑战性难度也非常大九转混沌诀本就是非常高深的法门想要在九转的基础上寻求突破虽然不是没有可能但也需要悟性极高之辈才能完成。

    九转混沌诀的每一转的突破都会让修士们取得极大进步越到后面每一转的差距就越大如果要在九转之后创立十转那么十转必须要在沿袭前面九转的修炼方式与特性的同时具备极大的跨越和强大。

    “就算要创立十转也得先到九转才行以前这一脉的先辈之所以没有创立十转的法门估计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修炼到九转的。”

    萧凌宇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便是将创立法门的事情先甩到一边了。

    在混沌谱里待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外面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萧凌宇已经懒得去算计了。

    忽然一天盯着外面的分身给萧凌宇提了个醒萧凌宇立身而起看向了光门之外。

    巫王已经离开了那间密室不知所踪。

    “估计是故意引我出去的。”

    萧凌宇犹豫了下没有离开混沌谱。

    又等了一段时间巫王终于是又回到了密室里不过却并不是独自回来而是带了一位女子。

    让萧凌宇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巫王带来的女子竟是来自于狭义神界的月如。

    “她竟然也到通天圣岛了!”萧凌宇显得有点诧异。

    月如的命运非常坎坷甚至可以说是悲剧年幼时父母双亡然后在霖谷村做一名籍籍无名的小药师好不容易遇到一位值得倾心的人却在表白时遭到拒绝更是在刚刚大婚不久就死了夫君然后又得了煞体更是在之后被夜魔族强者掳走。

    如今不知道怎么就到了通天圣岛竟又落入了心肠狠辣的巫王手中。

    不过通过混沌谱的光门萧凌宇可以看出巫王对月如似乎不错而且在月如面前是一脸的和煦仿若尊长一般。

    萧凌宇随后想到一点那便是月如的煞体倒是与巫王所修炼的巫术同属阴暗属性而且有着很多共通之处更是能够相辅相成巫王将月如请来估计是看重了这点。

    “这老家伙不是想趁着自己冲击长生之境以前找个衣钵传承就是存着别的不良念头。”

    萧凌宇来了几分精神便是收起分身亲自盯着外面。

    他在想如果巫王对月如不利自己该当如何?出去帮忙的话怕是连自己都要搭进去不出去的话莫非要眼睁睁看着月如被算计?

    巫王倒是没有对月如不利看样子还像是在非常用心地指点月如的修炼甚至经常取出一件件品质不低的材料供月如修炼之用完全是一副倾囊相授的师尊姿态。

    “若巫王真是诚心教授月如倒是月如的一桩机缘。”萧凌宇如此想道。

    月如虽是身怀煞体不过毕竟还是一位资质颇高的药师她在这密室里也经常取出药鼎来炼制丹药由于隔着禁制光门萧凌宇看不出月如炼制丹药的品级也不知道月如现在在炼药一道上进步到了何种水平。

    巫王经常离开这个密室可萧凌宇不敢确定那老家伙是不是在算计自己他还是不敢出去。

    又等了许多年巫王在一次离开了长达数百年时间后重新回到这间密室时却是显得十分虚弱脸色一片苍白像是受了沉重伤势的样子。

    回到密室之后巫王对月如交待了几句然后就打坐闭关了。

    “这老家伙肯定是故意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骗我出去。”

    萧凌宇依然不为所动。

    巫王这次打坐恢复只用了几个月时间便就醒转过来脸色却没有太大变化。

    如巫王这样的顶尖高手一旦受伤恢复起来会很难的。

    醒转后的巫王取出了颇大的玉瓶在那玉瓶里面则有着一颗褐红色的还在跳动的模样奇怪的心脏。

    巫王将玉瓶的禁制打开那颗心脏从玉瓶里蹦了出来却是像很有灵智一样想要逃脱出去。

    可惜的是那颗心脏纵然有着极快的速度却是无法撞开密室的石壁。

    每次那颗心脏撞在平直的石壁上石壁上的符纹就会蓦然闪耀一阵妖异光辉将那心脏给弹开。